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怪物出来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咔擦咔擦的裂纹声,一下子就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瞬时,所有人都变了个脸色朝后退去。

    几双目光直直的盯着那像是蜘蛛网一般的裂痕。

    相比他们露出的害怕情绪,那冰棺中的怪物,却是酣畅的笑了起来。

    那撞击着的蛇头,目光紧紧盯着那顾生的模样,笑是很是渗人,说出来的话,很是阴森。

    “不是又能怎样?等我出来后,把她的魂召唤回来,她不就变成那女人了!”

    怪物看了一眼顾生之后,又将目光放在了顾莲和翁小宝的身上,话里带着阴狠的杀意,他道:“这个世上有一个那女人就够了!其他长的一样的,都去死吧!”

    两句话说完,顾莲便有些站不住身子了。

    对于眼前的怪物,她虽然不是太清楚,可是壁画上画出来的故事,一下子就让她想起了当初顾生曾经跟她讲起过去曾经做过的噩梦。

    她说,一个蛇头的怪物曾经将一个女人的家人,全部活生生的杀了。只是因为她的家人,有着和她相似的脸。

    想起这个,顾莲便是通体生寒。

    一旁沉默着的沈一天,一直静静站在冰棺的旁边没有动,当他听见这怪物说的疯狂的话后,修长好看的手,默默地放在了冰棺之上。

    指尖一击一击在的冰棺上敲击着。

    随着他微微的敲击,一抹淡色的金色光圈以他的指尖为中心的入了冰棺中。

    随着金色光芒的潜入,那微微裂开的裂纹又突然恢复成了原状。

    眼前的这奇异的景象,一下子将翁小宝那群人给惊住了。

    翁小宝愣愣的看着沈一天,看着他指尖中涌出的金色光芒,目光有些复杂,内心之中,她对于金色有着一层厌恶感。

    此刻的沈一天,一副淡漠的模样,漆黑的眼珠,直直的盯着冰棺之中的蛇怪。

    冰棺裂痕奇异的恢复,令里头的两个蛇头,齐齐的愣住了几秒之久。

    尔后齐齐的仰起了蛇头,当两双金色蛇瞳瞥到沈一天的面容后。

    阴森的声音,更为的渗人了起来。“是你!”

    那疯狂的蛇头,一下子大张起了蛇嘴,朝着沈一天而去。

    不过,他似乎忘记,它与沈一天之间,还有一层厚厚的冰棺隔着。

    轰咧的碰撞声,听的翁小宝几人心里有些发紧。

    只是,翁小宝却没有在意那疯狂撞击声,而是对于蛇怪认识沈一天而感到震惊。

    沈一天也在蛇怪的这一话落,心尖发起了颤,指尖微微一顿,本是淡漠的目光里,夹着一丝轻微的害怕,他默不作声的瞥了眼翁小宝,看到翁小宝将所有的目光都放在自己的身上,那探究的目光,一下子让他忘记了接下来要做的事。

    他的这一失神,又让那冰棺的裂痕再次显现了出来,只是比起刚才的裂痕,却是更大了起来。

    这蛇怪之所以出不来,只不过是有一道封印,而这个封印,早经过岁月的洗刷,已经撑不了多久,如今又经过了顾生的血液的沾染,让封印有些摇摇欲坠,在加上这冰棺之中的怪物本就不是一个小觑的存在,已经让那封印快要脱落下来。

    趁着沈一天的失神,冰挂之中的怪物毫不犹豫的朝着裂痕撞了上去,这一个撞击。

    咔擦咔擦的声音不断的响起,沈一天再想弥补已是来不及。

    几十秒过后,只听清脆的冰块坠地的声音,尔后一阵猛烈的狂风从着冰棺之中冒起。

    突然挂起飓风,一下子让所有人都抬手捂住了脸。

    翁小宝想起身边的顾生,准备将顾生拉在自己的身边,可刚准备伸手去拉的时候,顾生的人似是收到了什么引力一般,转眼便到了那个蛇怪的怀里。

    当顾生落入蛇怪怀里的那一刻,那股诡异的风便停了下来。

    翁小宝和翁正连忙朝着顾生的方向跑去,齐齐地喊道:“妈!”

    只是人跑了还没有几步,就被什么诡异的力量给震了出去。

    索性的是,沈一天反应的快,就在他们飞出去的那一刻,一下子就将翁小宝抱在了怀里,一手拎着翁正的领子,他们才没有撞在墙上。

    这不似人类的迅速,终于让翁小宝意识到了沈一天的不寻常。

    不同于翁小宝的翁正,则是对于沈一天这突然的动作,没有半分的惊讶,甚至于还是特别淡定的说了一声谢谢。

    听到翁正这般淡定从容的道谢,翁小宝的脸上闪过一怔的表情,带着满脸的震惊看着翁正。

    翁正还没从那飞一般的感觉恢复过来,一时之间也没有意识到刚才的自己暴露了什么,直当他的目光接触到秦泽和顾莲的目光后,才突然的想起了什么。

    猛然的回头,看向翁小宝的方向,当对上翁小宝愤怒着的眼神后,心中猛然的想起了一声咯噔。

    “小宝。”翁正想要的说些什么,只是最后言语中只剩下喊着翁小宝的名字。

    翁小宝对于的翁正的喊叫无动于衷,若是翁正不做些什么的话,翁小宝的心中还会自我安慰着什么,可是现在,她知道,这个翁正什么都知道!

    这一刻的翁小宝只觉得一股无言的愤怒涌上了心头,也顾不得那抱着自己的沈一天的力道有多么的紧,只是狠狠地将沈一天的手给搬开。

    沈一天也意识到翁小宝的情绪不对劲,不敢执着的继续搂着翁小宝,堪堪的将手缓缓地放了下来。

    翁小宝心中虽是对于他们两个人有着愤怒,可是想到刚才沈一天救了自己一次,抿了抿后,便是一句淡漠的道谢后,便转头朝着那个蛇怪看去。

    只是不看不打紧,一看,翁小宝的心里油然的升起一股怒气。

    只见,那个怪物,双手紧紧的搂着顾生的腰,无论顾生怎么在他的怀里挣扎,他都能轻易的消去了顾生的力道。

    那个疯狂的蛇头,此刻完全的忘乎所以,金色的蛇瞳,痴痴地望着怀里的顾生。

    虽然翁小宝知道,这个蛇怪看的根本就不是顾生这个人,而是透着顾生,看着梦境中的那个女人。

    可是尽管如此,翁小宝也是止不住的愤怒。

    脑子一热的她,想要从那个蛇怪的怀里将顾生给拉扯出来。

    只是,她还没有动作,就被人给拉住。

    回头一看,居然是沈一天,翁小宝本能的将这个男人的手给甩了开来。

    被这么一拒绝的沈一天,神色难辨。

    疯狂的蛇头沉浸在顾生的容貌里无法自拔,另一个的蛇头,却是相当的冷静,他眯着蛇瞳望着翁小宝几人,当蛇瞳注视到翁小宝的那双眼睛后,一下子高昂起了蛇头。

    他用着诡异的声音,说道:“天,你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那般重要的东西也都给了这么个女人。”

    闻言,翁小宝一怔,完全没有明白眼前的蛇怪说的东西是什么。

    沈一天目光一沉,极为冰冷的声音在空气中传进了那个蛇怪的耳朵里,“闭嘴。”

    随着他的话,一股震慑的龙威朝着那个蛇怪的压去。

    被这么龙威突然的打压,那个冷静的蛇怪,蛇瞳微微的眯了起来,一股危险的光芒在那蛇瞳里闪耀,“刚见面,就给这么的一个丰厚的礼。”

    随着他阴沉的声音,一股子无形的力量,便直接朝着翁小宝而去。“小子,你虽然比我高上一个等次,可你别忘了,论道行,我可比你长了几百年!”

    翁小宝听着那个蛇怪的话后,心中便陡然的窜起一股子的危机感,随着那危机感越来越大,翁小宝的眼睛陡然的变化了起来,一抹淡淡的金色升了起来。

    随着眼球颜色的变化,翁小宝终于看清了骨子里窜起来的危机感究竟是什么!

    只见一条隐形的细蛇,大张着蛇嘴,朝着自己冲过来!

    还不等翁小宝闪躲开来。

    眼前被是一个黑影闪过,翁小宝便只看见,本是在自己身后的沈一天,却是笔直的站在的自己的身前,只见他的右手,一把的抓住了那条蛇的七寸后,狠狠地一个握紧,那蛇挣扎了一下后,便消失了。

    肉眼看不出什么的秦泽和顾莲几人,只是愣愣的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这么诡异的画面。

    隐形的蛇就这么被沈一天轻而易举的解决了,那冷静的蛇完全没有任何的惊讶的情绪,似乎对于沈一天的行为完全没有出乎自己的意料。

    而就在沈一天和冷静的蛇头僵持的时候,外面却是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听着这声音,翁正便是转头看了去。

    只见满地黑压压的一片,一群黑油油的虫子,竟然和着那群的花斑蛇搞在了一起。

    那群团成一片的蛇,似乎很是惧怕那些个触角的虫子,竟然在那里挣扎起来!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个花斑蛇,从剧烈的挣扎,到最后,竟然化成了一地的血水后,翁正猛然的一个哆嗦,便转过了头。

    这简直就是单方面的杀戮啊!

    而那冷静的蛇头也发现了这样的情景,立马就将蛇头伸向顾生的面前。

    “你这女人,果然够狠。”冷静的蛇头阴森的说道。

    只是那个疯狂的蛇头却是挤开了冷静的蛇头。

    被挤开的蛇头,目光森冷,声音渗人,他道:“我怎么会跟你有着一样的身体。”

    那疯狂的蛇头的仿佛听不到一般,冷静的蛇头目光一寒。

    下一瞬间,翁小宝就看到那个怪物,将还抱着的顾生给丢了出去。

    看到顾生被这么丢了出来,翁正和翁小宝两人赶紧上前,堪堪的接住了顾生的身子。

    眼见怀里的顾生没了踪影,疯狂的蛇头,又一次疯狂了起来。

    他竟然张开了蛇嘴朝着冷静的蛇头咬去!“不想拥有一样的身体,那你就去死啊!”

    而那冷静的蛇头,面对那疯狂的蛇头而来的攻击,怎么可能硬生生的受着?

    当即,就将那疯狂的蛇头给撞了开去。

    “要死,也是你死!”

    说着两个蛇头便开始相互的撕咬了起来。

    眼见两个蛇头开始自相残杀了起来。

    翁正和翁小宝几人暗自庆幸着,甚至恨不得他们都死了才好。

    而被他们两个人接住顾生,却在下一刻将他们推了开去。

    用力的在手上划了很大的口子,顿时一股子的鲜血从那伤口之中流了出来。

    见顾生如此自残的手法,不仅翁小宝和翁正心慌地惊呼,就连一旁的秦泽和顾莲也是止不住的心颤。

    而随着顾生血液的流逝,外面的虫子好像更加的躁动了起来。

    当外面的蛇都化成了一团的血水后,顾生才缓缓的开口道:“你们赶紧走,出了这个洞门,忘左走,在最靠墙的那扇棺材,是通往外界的通道。”

    听着顾生的话,翁小宝和翁正又哪里肯听,他们来这里的缘故,便是想要知道当初自己父亲为什么要来这个墓地,如今找到了自己的母亲,又怎么可能丢下顾生离开?

    他们当即便摇着头。

    只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顾生却是道:“我不是你们的母亲,你们的母亲在就在那个通道里等着你们。快走。”

    顾生的话,令他们有些反应不过来。

    见他们依旧愣在原地不动,顾生便将目光放在了沈一天的身上,她用着平静无波的声音,缓缓地说道:“请你帮我,带走他们。”

    被顾生这么看着的沈一天,微微的一愣,看着顾生的面孔,脸色微微的沉了下来,目光中像是隐忍着什么,尔后看向翁小宝。

    当接触到沈一天的目光后,翁小宝便是扯着嗓子道:“你若是答应了,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

    沈一天浑身一个僵硬,如此狠绝的话,简直就像是针在戳他的心。

    而顾生却已经开口道:“求你。”

    如此祈求的话,沈一天只能狠下心,抿着唇,看着翁小宝,尔后,出其不意的将翁小宝给击晕了过去。

    沈一天连忙上前,一把扶住了翁小宝的身子,而一旁的翁正,则是看着沈一天,凉凉的道:“你知道你这样做的话,小宝绝对不会原谅你?”

    沈一天的唇瓣抿成了一条直线,他说:“已经做了一次,又哪里在乎第二次?她是不会死,可是你会死,如果这个世上连你这么一个亲人也没有了,她会更加的承受不住。”

    翁正闻言,神情一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