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多少点钱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一天直接翁小宝公主抱,毫无费力的抱了起来,眼里隐着淡淡的伤痛,朝着翁正道:“走吧。”

    翁正看了一眼顾生,而顾生却只会背对着他,根本也不看一眼,他望着顾生的背影,有些惨淡的想着,他和翁小宝拼了命的闯进来,结果最后什么也带不走,就连一个活生生的人,也带不走。

    沉默了良久,许是没有听到翁正的回应,顾生缓缓的转过了头,她表情呆滞,完全没有了先前发飙时的生气,完全就跟个木偶人一般。

    她看着翁正,缓缓的开口说道:“你,走吧。”

    翁正抿了抿唇,脚下的步子依然没有踏出去。

    顾生似乎也看出了他的不愿意,手下微动,一条长长的白绫直接将他给裹了起来!

    然后毫不留情的甩了出去,如此被甩开的翁正,瞪大了眼睛,眼里布着血丝,怔怔的看着顾生,想要再看一眼顾生的脸,然而,顾生却是一点留恋的余地也没有的转过了身。

    被甩出去的翁正只能看着那一道纤弱的背影,暗自伤神,他想,如果老爹在这的话,大概也会和沈一天一样,一点也不给顾生这样的机会,直接扛起来就跑。

    可是……

    老爹不在了……

    看着翁正他们已经朝着外面而去,一旁的秦泽三人看着情况,也很麻溜的朝着的门外而去。

    内心祈祷着,让那两头蛇赶紧的自相残杀,最好死掉一个。

    然而,事实根本不如他们所愿的。

    那两头蛇似乎是感应到他们所有人正准备逃走,就在这个时候,他们齐齐地高昂起了蛇头,吐着蛇信子,朝着他们高喊到:“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说着,空气之中更冷了起来。

    而听到两头蛇的话语,秦泽几个人又哪里敢停下一步,反而脚上的步子更加的快了起来。

    正当他们快要跑出去的时候,一股强劲的风似乎在牵扯着他们一样。

    让他们举步不前。

    这一刻,他们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口,眼神里充满了绝望和害怕。

    就在他们要被牵扯到返回的时候,两块染着红色鲜血的白绫凌空中仿佛裹住了什么。

    没过几秒,那白绫之上便多了几块蛇形的痕迹。

    没了牵扯的力量,三个人连忙马不停蹄地朝外走着。

    只是跑了没几步的顾莲,心中一跳,默默的回头看了一眼顾生。

    只见此刻的顾生浑身上下却是鲜血淋漓。

    看着这般的顾生,顾莲连忙的转过了头,不再去看着顾生。

    一边跑着的顾莲,脑海里不停的闪着顾生鲜血淋漓的模样,顿时心陡然的害怕了起来。

    那些黑呼呼的虫子,仿似有灵性一般的,齐齐的让出了一条道路给他们离开。

    脚下鲜血粘稠一片,秦泽他们也顾不得恶心,直接就着这一地的鲜血跑了出去,朝着顾生说的地方跑去。

    冰窟之中,疯狂的蛇头,看着浑身是血的顾生,发出渗人的笑容,他道:“每一次,你都这样,为了那些自私愚昧的人,牺牲自己,你对着他们那么好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被抛弃!”

    顾生此刻早已没了说话的力气,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冰窟之中滴落着。

    那满身符文的地方,此刻每一处都渗透着鲜红色的血液。

    顾生终于支撑不住的倒在地上。

    而就在她倒地的那一刻,两头蛇却是一瞬的上前,将顾生的身子接在了怀里。

    顾生朦胧着睁着双眼,此刻她的生命,正在被蛊的力量消耗殆尽。

    她想要挣脱两头蛇的怀抱,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力气。

    疯狂的蛇头,摸着顾生的脸,道:“女人,我睡了这么多年,也该你睡了,我会重新给你找个身体,你不是喜欢寄生在你后代的身体里吗?我就把这个女人女儿的身体给你找来,当你灵魂的容器。那个女人的身体对你来说可是完美的容器,不会死,你就可以一直活在这个世上了。”

    顾生听着疯狂蛇头的话语后,有气无力的摇着头,尔后静谧的空气之中,听着她的声音道:“我,我,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出去的。”她已经将她的子孙害的够惨了……

    随着她的话音刚落,门外的那群黑色的毒虫,像是黑色的潮水,一下子涌进了冰窟之中,爬上了他们两个人的身躯。

    而那两头蛇对于那些毒虫的撕咬并不在意。

    一瞬之间,一人一怪便淹没在毒虫的潮水中。

    另一边已经逃离的翁正几人,来到了顾生说的那个棺材处。

    沈一天因为抱着翁小宝的缘故,根本空不出手来,想要让翁正来开棺,却发现此刻的他双眼放空,处于愣神的状态中,无奈之下,他只能让着秦泽来做。

    秦泽哪里敢犹豫,使着力气,便将棺材盖给推了开去。

    而棺材盖推开的一瞬间,竟然露出了一个阶梯一样的通道。

    一看到阶梯,秦泽几人便欣喜了起来,看着翁正他们,秦泽想了想,朝着沈一天开口道:“你先。”

    沈一天则是看也没有看秦泽一眼,抱着的翁小宝便入了里头。

    秦泽正准备让秦晓第二个进的时候,秦晓则摇了摇头,示意他们先。

    秦泽也看出了秦晓是为了什么,当即便是不犹豫扶着顾莲先入了棺材里。

    见他们都进了通道后,秦晓才连忙的将走神的翁正给拉了起来。

    “诶诶,赶紧回神。”秦晓说的毫不客气。

    被这么一扯的翁正,没有的焦距的目光看向了秦晓。

    看着这样的翁正,秦晓心头一惊,转了转眼珠,只能开口骗道:“快点走,刚才沈一天说,小宝醒不过来了。”

    一听到翁小宝这个名字,翁正便猛的回过了神,哪里还去怀疑什么,一咕噜的爬进了通道里,带着小跑的速度,朝着里头而去。

    这么轻易地搞定了翁正,秦晓缓缓地呼了一口气,小宝,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啊。

    秦晓偷偷瞥了眼不远处,那白光映照出来的黑色虫子,浑身一个颤抖,当即就下了通道。

    那个阶梯的通道也不算窄,也不是黑暗的一片,墙的两边,小小的火苗跳跃着。

    悠长的通道里的,几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而赶来的翁正,一把的跑到了最前面,一脸紧张的看着沈一天怀里的翁小宝。

    看着翁小宝紧闭着眼,沉睡的模样,翁正有些紧张的问道:“小宝,怎么样了?”

    眼见翁正关切的模样,沈一天虽是奇怪,但还是说了一句无事。

    听闻无事的翁正顿时松了口气,整个人便朝着旁边的墙上一靠。

    只是他的身子刚靠在了墙上,便听到一阵响动,整个人竟差一点摔倒在地。

    原来,翁正靠着的那堵墙,竟是一道旋转门。

    好不容易稳住身子的翁正,堪堪的抬头,看向那道密室。

    当看到里面的事物后,翁正以及身后的人都震惊极了。

    那被推开的室里,竟然有些十几个的冰棺!

    而躺在冰棺之中的人,竟然一个个的都长着一张相似的脸孔。

    那是和顾生一般相似的脸!

    而顾莲看着那一张张一样的脸,整个人都不得劲,看着里面躺着的人,总觉得在看自己死的模样。

    翁正情不自禁的朝着里头走了进去。

    里头的棺材前,都摆着一个木碑,上面清楚的磕着一个个的名字。

    翁正一个个的将名字看了过去,而当他看到一个空着的棺材,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尸体的躺着的时候,微微怔了一怔,视线落在了那木碑之上,只见上面刻着——“苗家子孙顾生之墓”。

    当看到这个名字的瞬间,翁正却是扑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先前他还看到自己母亲活生生的人,此刻却已经看到这个木碑,这说明了什么?

    这在告诉他,母亲已经在生前,给自己立了木碑!

    想着,翁正的心便是止不住的颤抖。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背包里的阴铃却是突兀的响了起来。

    静谧的空气中,突然响起来这个声音,着实地将外头的顾莲和秦泽给吓住了。

    而听到这个阴铃的声音后,翁正的心却是一跳,脸上带着期盼的表情。

    果然,随着阴铃的声响,一抹淡淡的叹息声,在翁正的耳边响了起来。

    听着这声音,翁正猛地转头看去。

    然而他除了空荡荡的空气,根本什么也没有看到。

    想到了什么,翁正准备从包里拿出什么东西来的时候,那叹息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崽儿,别拿那鬼玩意,现在我的模样可丑了。”

    翁正一顿,抿了抿唇,只得僵着动作,跪在原地。

    而那声音又一次的响了起来,那声音里似乎带着点庆幸,她道:“还好,翁神那家伙不在,要不然给他看到的话,不知道要怎么嫌弃我呢。我可不想让我最爱的男人看到我丑的样子。”

    听着这样的一顿话,翁正不由得喉咙间有些发紧,抽抽的有些发疼,他不敢告诉顾生,她爱的男人早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而那道声音又开始说道:“崽儿啊,以后翁神和妹妹就真的全交给你照顾了。”

    “翁神啊,平时最喜欢喝酒了,一喝酒就没个正形儿,你和小宝,也别对他有什么怨言啊,给他煮个醒酒汤……哦,别的醒酒汤不行,得这样做,我教你啊……先放……”

    顾生的声音如生前一般的好听,而她对于自己的死仿佛根本就不在意,只是不停的说着该怎么让自己的儿子照顾自己的丈夫。

    终于,翁正忍不住哑着嗓音道:“妈,我笨,这些事儿,我记不住,要不,你自己来做。”

    那声音却是突然的一顿,沉默了许久后,才开口道:“你个小兔崽子,这点事儿都记不住,以后你怎么娶媳妇?你又没翁神那样的帅气,你拿什么颜值骗媳妇?”

    明明该是很伤情的事,顾生却是故意的将事撇了开去。

    翁正的眼睛更红了,想要流泪,却硬生生的止住了。

    许久没有听到翁正的回答,顾生也跟着静默了好久,最终忍不住的说道:“你倒是回个话啊!你不说话,老娘倒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话说的有些牵强,可是翁正从那声音里,依旧听到了微微的颤音,那是忍着哭泣发出来的。

    翁正张了张嘴,吸了大半天的空气,道:“妈,老爹说,想你了。想你做的饭,想你给他煮的酒,想你平时没事跟他撒娇发脾气……”

    这一回,顾生静默的时间更长了,过了好久,翁正似乎听到抽噎的声音,可是下一刻却听到顾生特别有脾气的声音:“我果然嫁给了好男人,就是生了两个白眼狼,老娘消失这么多年,你们两个小白眼狼,一点儿也不想老娘……”

    被顾生这么一句话,翁正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不理你们两个小白眼狼了,我要在奈何桥上等翁神接我回家!”

    翁正一怔,想要挽留顾生,结果却是哑了声音,过了好久,背包里的阴铃不响了后,翁正才堪堪的吐出了一句话:“妈,你最爱的男人已经在奈何桥上了。”

    而就在他话音刚落下没有多久,包里的阴铃又响了起来。

    一听到阴铃的响声,翁正的身体便是一僵。

    等了好久,翁正没有等到什么声音,翁正张了张嘴,尝试性的对着空气喊了一声:“妈……”

    这一回顾生在也没了先前强装着的情绪了,只是淡淡的道:“翁神早就死了?”

    翁正无法,只得点头道:“恩。”

    过了好久,顾生才道:“也好,把翁神丢给你们两个照顾,我也不放心,正好,奈何桥上,我还能好好的照顾他。”

    接着,顾生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了眼翁小宝,又道:“家里就剩下你和小宝了,小宝女孩子家家的,你要多让着点,别人要是欺负她了,你哪怕是骨折,也给老娘讨回来。”

    翁正这一回,心里倒没有什么亲妈偏心不偏心的心思,只是点头应着。

    顾生:“这一回,我真的走了,我已经让翁神等了这么久了,不想再让他等了。正崽儿……你和小宝,要好好照顾自己。”

    翁正:“恩。”

    顾生:“小宝欺负你,你也不能反抗。”

    翁正:“恩。”

    顾生:“你们一定要平安的出去。”

    翁正:“恩。”

    顾生:“出去后,记得给我和翁神烧点纸钱。”

    翁正:“……”所以说,妈,你刚又回来,是为了这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