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又遇村长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经过顾生几句不着调的话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翁正也没有了那什么伤别离愁的痛苦。

    只是觉得,自己的老爹和亲妈也并不是死了,而是去了一个他们现在还不能去的地方度蜜月了……

    这般想着的翁正,顿时心抽抽的,这两个人,真是无论去哪儿,都带着一颗虐狗的心。

    顾生彻底的离开后,翁正犹豫了一会儿,便抱着那块的木碑,缓缓地起身,准备离开。

    而就在翁正踏出这个门,没有多久,整个山洞便开始突然的摇晃了起来,就仿佛是地震一般。

    那山体的震动,晃的他们他们站不住脚,仿佛像是喝醉了酒一般的人,东摇西晃的。

    唯独沈一天稳着身子,脸色有些难看,他瞧了一眼翁正后,便丢下一句,“快走,那个女人根本挡不住那个怪物。”

    沈一天这么一说,秦泽和顾莲的脸色也差了起来,连顾生都拦不住的怪物,要是追上了他们,也就只有死路一条!

    越想心便越慌起来,两个人只能扶着墙,借着墙的力道朝着前面跑去。

    翁正将木碑放好在了背包里,和着秦晓扶持着朝着前面跑着。

    一路上,踢踏的脚步声不绝于耳。

    可尽管他们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她们的身后依旧响起了他们最不愿意听到的魔音。

    “你们跑不掉的!”

    这般恐吓的话语,夹着阴森,带着悠长的音调,直直的往着他们的心里冲去,一时间吓得他们心尖儿乱窜。

    光是听到那声音,便是让人忍不住有些惧怕起来。

    可偏偏的,秦晓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转过头看了过去。

    只是看了一眼,秦晓就立马尖叫了起来。

    离他最近的翁正,自然便被她的尖叫给戳的耳疼。

    他朝着秦晓瞪眼道:“你喊个屁!”

    可是秦晓却是理也没有理会翁正,撤开了翁正的手,发了疯一般的朝前跑着,那速度快得令人有些咋舌。

    不过几秒的时间,居然直接跑到了最前面。

    瞧着秦晓如此异常的动作,翁正也止不住好奇心,偷偷的瞥了眼身后。

    只见四只金色的大眼珠在他的身后闪耀着,而在那四双眼睛的下面。

    一道巨形的蛇身在整个通道里游着。

    那蛇的身子粗壮的,直接将整个通道都给堵的满满的!

    翁正咽了咽口水,猛地收回了目光,尔后也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我了个去!

    这蛇怎么这么的巨大!

    估摸着,只要这蛇一张口,都不带咬的,就能把他们给吞进肚子里!

    难怪一向胆子大的秦晓,会喊出那么大的声音!

    翁正也忍不住加快了脚下的步子,直直的朝前冲着。

    而就当他跑到沈一天的旁边时,沈一天却是喊住了翁正。

    被叫住的翁正,疑惑的转过了眼。

    沈一天看着怀里依旧昏睡着的翁小宝,目光柔柔,尔后目光坚定了一瞬,便对着翁正道:“你一会儿抱着小宝逃出去。”

    翁正脸色却是有些发沉,毕竟以着沈一天的性格,根本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最重要的是,这个家伙只是说让他们出去,却没有说自己要去做什么。

    不过想到身后的蛇怪后,翁正也意识到这个男人要做什么。

    想起那巨形的蛇身,翁正有些难办的看着沈一天,然后缓缓道:“那条蛇,你能对付的了吗?”

    沈一天只是淡淡的说道:“不过一条蛇罢了。”

    说完,沈一天便停住了脚步,而翁正也跟着停了下来。

    沈一天有些不舍的将怀里的翁小宝交给了翁正的手里,看着翁小宝的睡容,然后道:“好好照顾他们。”

    刚接到翁小宝,翁正也没太去在意沈一天说的什么,便是愣愣的点头。

    身后的颤动,翁正看了一眼沈一天,然后沉沉道:“你可别死。”

    说完,便是头也不回的跑了。

    见看不到翁小宝的影子后,沈一天神色缓缓地便冷了起来。

    他转过身。

    不过几息之间,那条两头蛇便已经近在咫尺了。

    见到沈一天挡在路的中间,高昂着蛇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沈一天,眯着金色的蛇瞳,缓缓道:“你以为你能够阻止的了我?”

    沈一天垂着眼睑,淡漠的说道:“不过一条蛇而已,有什么阻止不了的?”

    这般蔑视的话语,一下子激起了那两头蛇的愤怒,疯狂的蛇头开口道:“你一个晚了我几百年修行的小蛇,别仗着自己一跃成龙,就可以随便藐视我等!”

    说着,那两头蛇便是齐齐的张开了嘴,朝着沈一天咬去。

    就在那嘴快要咬上的时候,金色的龙角便直接抵住了那两头蛇的嘴……

    另一边,跑了很久的翁正几人,终于是看到了一抹白色的光芒。

    一看到那白色的日光,翁正几人脸上随即挂起了欣喜的笑容。

    他们两步并作三步的朝着那洞口的方向跑去。

    只是当他们几个人跑了出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的时候,他们竟然看到了一个熟人!

    那个人勾着身子,背对着他们。

    一头的白色的短发,瞅着这个背影,翁正几人便认出了这是他们来时就一直想要驱赶着他们的村长!

    秦晓看到他的一瞬间,有些惊讶,刚想出声,打个招呼。

    结果就被翁正给挡住了。

    秦晓一脸疑惑地看向翁正,一时间也不明白为什么翁正要这么的做。

    当她越这翁正的脑袋朝着那个村长看的时候,顿时深深的吸了口凉气。

    一下子便缩到了翁正的背后。

    而就在村长的脚底下,躺着一个女人。

    此刻那个女人像是没了呼吸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但是瞧着那衣服的样式,倒是与来时见到的云姐儿的一样。

    那个村长也似乎是察觉到了身后的异动,缓缓的转过了头。

    当他刚侧过了一半的脸,翁正几个人都齐齐的退了一步,只能那半张的脸,竟然长着像是蛇鳞一般的东西,甚至于那个村长望过来的眼睛,也与蛇的瞳一般无二。

    在洞里已经经历过蛇的恐怖的他们,再次见到关于蛇的东西,难免有些心生恐惧。

    那个村长仿佛对于自己的变化,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缓缓的转过了身。

    这一转身,翁正几人直接便是看清了那个村长的模样。

    眼前的村长,再也没有他们来时,有着人样。

    他的脸上,脖子上,甚至就连手上,都露着一层青色的蛇鳞,这样的变化,看得翁正几人,心里直泛着恶心。

    村长眯着眼,一双青色的蛇瞳,望着翁正几人,看着他们身上没有一处是完好的模样。

    张开了嘴,说道:“不是让你们离开了吗?你们这群外乡的人,为什么就是这么的不听话!”

    说话间,村长那吐出的舌头,竟然是分叉开来的!

    看着已经快要与蛇同化的村长,翁正几个人缩在了一起。

    对于村长这样质问的话,翁正鼓了好几次的勇气后,才用着干干的声音,缓缓的说道:“村长,你误会了,我们,我们想离开的,就是,就是迷了路。”

    说着,翁正挂起了讪讪的笑容,只有他自己知道,这笑容挂起来有多么的酸,有多么的累!

    然而对于翁正的解释,连他身后的秦晓都不会相信,对面的那个村长,自然也就更不可能相信!

    那个村长,背过了手,上下的扫视着翁正,冷冷的道:“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不听话的孩子,还有爱撒谎的孩子!”

    这话一出口,翁正脸上的笑容便是立马的收了回去。

    他道:“村长,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怎么样?你做你的事,我们走我们的路。咱们互不相干。”

    身后有蛇怪,前方有蛇人,身上有病人,讲道理,都不适合做什么冲突的事情。

    可是,事情就是不如他的愿,那个村长冷冷的一笑:“小子,有些事儿,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当初,我同那些外乡的人,说了又说,求了又求,可他们最后怎么做的?砸了我们族里的祠堂,甚至将我们族里的人当奴役差使,当时的你们,怎的不想着井水不犯河水?!”

    听着村长的话,翁正只觉得心里憋屈,悠悠道:“村长,那些人可不是咱们……”

    然,陷入魔障的人又怎么会去听这些个话。

    对于他来说,只要不是这个村里的人,都是属于外乡人。

    那个村长,动了动脚,朝着他们的方向准备过来。

    已经经过长时间的奔跑对仗,翁正几个人也没了什么力气饱满的力气。

    村长上前一步,他们便偏离一步。

    总之两个之间的距离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当村长离开了原来站着的方向,翁正几个人也看清了那个村长脚底下的人躺着的人是谁。

    瞧清了地上那个人的面容,翁正便一下子认出了地上的人是谁。

    这一回,不仅他看清了,就连秦晓也看的一清二楚,她连忙指着躺在地上昏迷着的云姐儿,朝着那个村长喊道:“这个云姐儿可不是什么外乡的人,你为什么要害她!”

    那个村长则是瞥了眼地上昏睡着的云姐儿,目光轻蔑的说道:“当年要不是这个死丫头和外乡人搅和到一起,我又怎么会变成这样?她到今天还没死,算是对她仁至义尽了!”

    翁正听着村长的话,也从中嗅出了什么,他转着眼珠子,脑里思绪万千。

    他尽量的拖着村长,问道:“当年和这云姐儿搅和在一起的男人,到底做了什么?”

    对于翁正的问题,村长眯着眼看了一会儿翁正后,脚下的步子也停了下来,不再上前一步。

    藏了这么多年的秘密,终于可以和一个人说了,村长自然一咕噜头的全都讲了出来。

    随着村长的讲述,翁正几个人也顿时明白了来龙去脉。

    原来当初来的外乡人根本就不是来旅游的。

    那些个外乡人似乎和秦泽一样,是盗墓的。

    只是那个时候的他们从当地的人的嘴里根本压榨不出一句关于墓地的话,所以就一直游手好闲着。

    在他们之中,那个和云姐儿有染的那个男人,其实是这群外乡人的老大。

    为什么说那个男人是老大呢,因为在那群外乡的人里,这个男人说什么,那些个外乡人便做什么,因为有那个人的管制,一开始,那些外乡人也没有闹什么。

    而令翁正最在意的则是,那个外乡的人,手里有着一块蛇符。

    村长当时看到那个蛇符的时候,心里便觉得有些奇怪,便对着这个老大的男人在意了起来。

    直到云姐儿发疯的那个晚上。

    村长跟随着他们来到了一处的洞里。

    本以为会发生什么苟且的事情。

    令村长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男人却是一下子将云姐儿在打晕在了地上,然后对着那道蛇符念念有词了起来。

    没有多久,当晚本是星星满布着的天空,一下子阴了起来。

    甚至还刮起了大风。

    这样突兀的变化,本就有些迷信村长,便以为这个男人在做什么邪术。

    趁着那个男人背对着洞口的时候,村长便是一个砖头将这个男人给拍晕了过去。

    本以为打断了这个男人的念念有词,外面的天气便会恢复原样,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外面的变化依旧没有变,连打了几个轰响的雷后,便开始下起了漂泊大雨。

    村长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看着掉落在地上蛇符,鬼使神差的就捡了起来。

    只是刚捡起那个蛇符后,村长便没了意识,等他再有意识的时候,躺在地上的云姐儿已经没了影子,而那个被他打晕的男人,也没了呼吸,整个人就像是溺水死般的肿胀,害怕着的村长,便一路拖着那个尸体,丢进了那条河水里,装作溺水死的假象。

    而听到这里的秦晓,忍不住开口道:“这么说来,其实,那个男人是你杀死的!”

    “不!不是我杀的!”村长高声的喊道,随着他说的话,身上的蛇鳞,有长了些许。

    一看到他的情绪有些波动,身上的蛇鳞又多了起来,翁正回过头,瞥了一眼秦晓。

    也意识到情况不对劲的秦晓,也乖乖的闭上了嘴。

    “是这个东西!一定是这个东西!”说着,那个村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

    一看到村长手里的玩意,翁正脸上的表情更加的诡异起来。

    这辈子,他最讨厌的,就是蛇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