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鬼娃像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见门铃的声音,翁正挑了挑眉,看了眼还在埋头奋吃的翁小宝,叹了口气,认命的去开门。

    打开门后,还没看来人是谁,就被人特么亲昵的喊了声:“正娃子。”

    翁正抬眼看去,看到来人的容貌后,翁正有些诧异,“胡奶奶?”

    门外,身上穿着一身蓝色打底的宽大衬衣,上面纹着各种白色的小花,一条粗长的条形裤子穿在身上的老奶奶,盘着一头的银发,手里端着一篮子的鸡蛋,满脸皱纹的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

    来人是和他们翁家住在一条街上的胡奶奶。

    她的房子离他们相隔的不远,走个五分钟就能到了。

    其实,那房子是她儿子和儿媳妇儿住的,前些日子她儿媳妇儿查出了怀孕,所以人特地从乡下赶了过来,照顾自己的儿媳妇儿的。

    外面天热,胡奶奶的身子又弱,翁正也不敢让胡奶奶在外面呆的久,直接将胡奶奶给请了进来。

    胡奶奶笑着进来后,看了一眼饭桌,然后笑着问道:“你们刚吃完饭?”

    翁正才想说刚开始吃呢,结果看到饭桌上那已经剩成一堆残渣的碗,嘴角微微抽搐了起来。

    这才一个转身,这个翁小宝居然把菜全特么吃了!十几样菜一个都没给他留!

    狠狠地看了眼翁小宝,只见此刻的她脸上挂着餍足的笑容,再瞅瞅翁小宝的肚子,翁正眼角抽抽,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翁小宝的肚子比先前大了些……

    忍着肚子的咕咕叫,翁正勉强的扯起一抹笑容,点头道:“恩,刚吃完呢。正准备收拾桌子呢。胡奶奶,你别站着,你坐。”

    胡奶奶连忙的摇手拒绝,将手里那一篮子的鸡蛋递给了翁正的面前,“正娃子,这是我从乡下带来的,新鲜着呢,这回带的多,给你们一篮子,留着自己吃啊。”

    这鸡蛋放在现在是每家每户的都有备货的,但是论起来,这鸡蛋也贵着呢,光这一篮子,就有几十块钱,翁正当然不可能这么无缘无故的收了这鸡蛋。

    忙着拒绝:“胡奶奶,你跟咱们客气什么,这些个鸡蛋,你带回去,给你家的儿媳妇儿吃,现在怀孕的人啊,就爱吃这些个。”

    胡奶奶还想说些什么,手就被人给扶住了。

    回头一看,是翁小宝。

    看到翁小宝,胡奶奶有些激动地抓住了翁小宝的手,抖着声音道:“宝娃子,你哥不懂事,你可别学你哥,这些个鸡蛋,你们可得收下。”

    翁小宝脸上挂着笑,一手扶着胡奶奶坐在了已经有了好多年岁的沙发上,然而胡奶奶却有些束缚的样子,只坐了沙发前面的一小块。

    翁小宝无奈的笑道:“胡奶奶,你别拘束,就当跟自己家一样,这鸡蛋啊,咱先放一旁。”

    说着,翁小宝对翁正示意了个眼神。

    瞧那眼神,翁正能不明白?

    认命的将桌子好好的收拾了一番,又给胡奶奶倒了杯水。

    期间,翁小宝倒是和胡奶奶聊起了家常来。

    聊着聊着,胡奶奶也微微放松了些。

    只是,胡奶奶目光闪闪的,嘴巴张了好一会儿,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当说出来的话后,语气之间带着微微的丧气。

    一直观察着胡奶奶表情的翁小宝挑了挑眉,又看了眼地上一篮子的鸡蛋,顿时明白了这胡奶奶并不是嘴里说的过来瞧瞧他们兄妹那么的简单。

    见胡奶奶自己开不了口,翁小宝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道:“胡奶奶,我听说怀了孕的女人,嘴挺挑的,不知道月阿姨现在都爱吃些什么?”

    一见翁小宝将话题扯到了自己儿媳妇儿的身上,眼睛顿时一亮,有些急切的说道:“宝娃子,咱村里怀孕的人,能拿我来说,当初我怀孕的时候,煮了啥,就吃啥,那时候挺重都和家里养的猪差不了多少,可是我这儿媳妇却是奇了怪,虽然啥都不挑,可是体重就是不见长。都说女人怀孕后的起色相当的红润,可是轮到我家的儿媳妇儿啊,整个脸憔悴的跟什么似的。”

    翁小宝算是听出了什么。

    面上疑惑地看向胡奶奶,“胡奶奶,月阿姨这样了,你有没有带着月阿姨去医院看啊?”

    一说到这个,胡奶奶似乎更激动了起来,她拍着大腿,道:“去了,大医院,小医院,我都去了,可是每个大夫都说是营养不良造成的。这些个医生简直就是胡诌!我每天大鱼大肉的,还有排骨汤的,一个都没有少,可是照顾了这么多天,就是没个作用,你说奇不奇怪?”

    而一旁的翁正听了这话,又瞧了瞧翁小宝的气色,气色红润,整个脸,还有点肉肉的感觉,啧,这简直与那胡奶奶的媳妇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啊!

    翁小宝在旁边点点头,“是有点奇怪。”

    见翁小宝赞同自己的话,胡奶奶又接着说道:“其实我更奇怪的是,我在他们的房间,还看到了一个特么邪门的玩意。”

    翁小宝挑了挑眉,这胡奶奶总算是说到了重点,翁小宝的面上依旧佯装起严肃的表情,道:“胡奶奶,是个什么邪门的玩意?”

    胡奶奶一瞧翁小宝的脸,又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很快的答道:“我也说不上来,那东西,我还从没见过,就是一个小孩子的陶瓷玩意,黑色的,本来我不在意的,可是那小孩子的表情,简直就像是恶鬼,尤其是头顶上还顶着独角,光是看着,我就觉得背后发凉。我看那东西太邪门,准备拿去扔了,结果我儿媳妇儿就跟疯了一样朝着我冲过来。要不是我儿子赶回来,我这把老骨头,肯定就在医院里躺着了。”

    说着,胡奶奶又叹了口气道:“自从这件事情后,我儿媳妇儿就不让我去她们的屋子了。”

    然,胡奶奶话音刚落,又高声的说道:“宝娃子,我听周围的人说,你们家是给人看事的,不如你帮我看看我家儿媳妇儿,我家可就咱一个儿子,结婚了两年多,好不容易盼来了个孙子,我还真的是怕出什么事儿。”

    胡奶奶的这句话说完,翁小宝和翁正也算是明白胡奶奶来这的目的。

    也难怪平时就在家里照顾媳妇儿的胡奶奶会突然的登门而来,原来是为了这事。

    翁小宝看了眼翁正,然后朝着胡奶奶说道:“胡奶奶,你要是为了这事,你早说就是了。我回头,和翁正准备一下,就去你家里看看。”

    一听翁小宝答应了,胡奶奶一脸的高兴。

    翁小宝将那鸡蛋又交回了胡奶奶的手里,道:“胡奶奶,这鸡蛋您还是带回去,这么多,我和翁正两个人也吃不完,而且,咱们家里也没个冰箱,这么放着指不定将这一篮子的鸡蛋都给浪费了。”

    胡奶奶本想拒绝的,结果听着没冰箱的时候,顿了顿,就收了回去。

    送走了胡奶奶,翁小宝懒散的坐在沙发上。

    “翁正,你去收拾家伙。”翁小宝闭着眼,慵懒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特别的想睡。

    看了眼翁小宝昏昏欲睡的模样,翁正叹了口气,认命的去收拾那些个家伙。

    ……

    一扇铁门外,翁小宝打着哈欠,头一点一点的,完全像是没有睡醒的样子。

    翁正看了眼翁小宝,都说怀孕的人有些嗜睡还真不假。

    想起先前自己心善的让翁小宝睡了个把小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的将她喊醒,甚至醒来之后,还朝他打发脾气……

    那彪悍的形象……

    光是想想,翁正便忍不住一个抖擞。

    按了按门铃。

    等了好一会儿,铁门缓缓地打了开来。

    看到翁小宝和翁正两个人,胡奶奶很是热情的招待了他们。

    一进门,一股凉爽的温度一下子便将外头的炎热隔绝在外。

    舒服!

    两个人眯着眼,面露着享受的表情的。

    有空调的房间简直就是不一样。

    然,就在他们一脸满足的时候,一到尖酸刻薄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妈,你带这两个小骗子进门做些什么?”

    小骗子?

    闻言,翁正和翁小宝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生气。

    他们两个人虽然在这条小街巷里,有些个名气,但是现在的社会,又还有什么人信这个东西,所以那些个不迷的人,看到他们两个,也只是当他们是个骗子。

    只是,当翁正和翁小宝两个转头朝着那个剪碎刻薄的声音的方向看去的时候,两个人齐齐的一怔。

    眼前的女人简直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憔悴。

    明明是二十八岁的人,此刻看起来却有三十几岁的模样。

    最重要的是,那张脸上,瘦的跟个面皮一样,眼眶的轮廓,颧骨的痕迹,看得很是清楚。

    甚至那双眼睛之下还着沉重的黑影。

    要不是那挺着的肚子,很难想象到这个女人会是一个怀孕的女人!

    这简直就跟个病入膏肓的人一样啊!

    这么看着,翁正和翁小宝便有些心惊。

    此刻的他们也完全忘记了和那女人生气了。

    然而,他们两个人就这么对着自己发呆,眼底的惊讶,李月自然看得一清二楚。

    她自然也知道此刻的自己是有多么的憔悴,是有多么的难看。

    也因为这样,自从怀孕之后,她便不愿意再踏出家门,给人瞧到自己的模样。

    可现在,自己这样难看的样子,被两个小骗子给看了去,怎么能不生气。

    一气之下,便指着翁正和翁小宝,对着胡奶奶道:“妈,你做什么让他们进来!”

    怀孕的女人,脾气很大,为了自己的孙子,胡奶奶擦着手,笑着道:“月媳妇儿,我看这两个孩子挺可爱的,就邀到家里来玩的。”

    李月也不知道是不是胡奶奶的话触到了她的什么神经,顿时怒目瞪着胡奶奶,吼道:“你就知道孩子,当初我没怀孕的时候,便时不时的催着让我赶紧生孙子,现在我怀孕了,你却惦记着其他家里的孩子,你这是想孙子想疯了吗?!”

    翁正和翁小宝本不想插手别人家里头的私事,然而,当看到随着李月情绪波动,一股很是诡异的气息在空气之中浮动。

    胡奶奶被这李月的吼叫声,脸上的笑容在脸上僵住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而这个时候,翁正和翁小宝也趁着李月的注意力全放在了胡奶奶的身上,连忙腰着身子,偷偷溜进了李月的房间里。

    李月的房间,相当的简单,一个衣柜,一个床,还有一个梳妆台,而在梳妆台的一边,一张平台上,正摆着胡奶奶所说的邪门的娃娃像。

    而看到娃娃像的那一瞬间,翁小宝恍惚间听到一个婴儿的笑声。

    咯咯咯的,有些渗人。

    李月不再理会胡奶奶,准备将翁正和翁小宝两个人给驱赶离开。

    结果转头发现,两个人竟然没了影子!

    忽然意识到什么的时候,李月连忙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当看到翁小宝和翁正正伸着手,准备碰她的那个鬼娃像的时候。

    李月整个人顿时狂躁了起来!

    嘴里不停地嚷嚷道:“谁让你们进来的!不准碰我的娃娃!赶紧给我滚出去!”

    说着,李月便挺着肚子,挥舞着双手,朝着他们冲了过来,那动作简直就不像是个怀了孕的女人!

    而在大厅的胡奶奶,也意识到情况不对,连忙跑了进来。

    翁小宝和翁正两人一看到狂躁的李月,两人便相识了一眼,微微斜着身子,略过了李月的攻击。

    随后,翁小宝直接掏出了黄色的符,直接贴在了那个女人的肚子上。

    下一刻,李月便捂着肚子倒在了床上。

    整个人呻吟着,在床上翻腾着。

    而随着李月尖叫翻腾的时候,整个房间刮起了一阵的阴风,一下子将窗帘给拉了上来。

    瞬时间,整个的房间陷入了朦胧的黑暗之中!

    接着,翁小宝便听到一阵高昂的婴儿啼哭声!

    就像是魔音一般,缠绕不息。

    随之跑进来的胡奶奶,看到李月躺在床上,有些惊吓道:“月媳妇儿!月媳妇儿!月媳妇儿,你怎么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