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死胎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刻的李月又哪里有那个经历去回应胡奶奶的问题。

    整个人抱着肚子,额头上又全是汗水,尖着嗓子就在那里叫唤着。

    “快把那符撕了!撕了它!”李月想要自己撕掉肚子上的黄符,可哪里知道,自己的手刚一碰到上面,那与黄符接触的地方,瞬间就焦黑一片,就仿佛是被火烧灼了一般。

    痛得她条件反射的缩回了手。

    一看到自己儿媳妇儿痛苦的样子,胡奶奶顿时有些六神无主起来。

    尤其是她又担心着儿媳妇儿反应这么大,这样的状态有可能会伤着了自己的孙子。

    一听到李月这喊话,没有犹豫的,当即就要伸手将那符给撕下来。

    只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那符,就被人给拦了下来。

    翁小宝拉着胡奶奶的手,面色严肃的看着胡奶奶,“胡奶奶,这符您还是别揭。”

    此刻的胡奶奶十分的担心自己的孙子,对于翁小宝的劝告又哪里听得进去,她急切的道:“月媳妇儿这么痛苦,要是把我的孙子伤着了怎么办?我等了这么久的孙子,可不能这么说没就没了。”

    自从李月嫁入他们胡家,她就日盼夜盼的能抱个大胖孙子,好不容易盼来了,可不能这么说没就没了!

    说着,胡奶奶便一把将翁小宝的手给甩了开头,平时在乡下农活干得多了,胡奶奶现下又很心急,用的劲儿挺大,不过一个甩手,翁小宝竟被甩了后退了几步,腰背上直接撞上了房间里的梳妆台。

    翁小宝被这一装,直接呲起了牙来。

    好在,翁正及时的凑过来将她扶住了。

    翁正一脸担忧的上下的看着翁小宝,急切的问道:“你没事吧?怎么一下子弱成这样了,不过就是一老太太甩手,你竟然退了这么远。”

    翁小宝脸上一热,瞪了一眼翁正:“我一时没注意。”

    然而,她的话音刚落,耳边就听到胡奶奶的痛呼声。

    “月媳妇儿,你怎么了这是?”

    翁小宝和翁正两个人立马回过头看去。

    就见那胡奶奶此刻摔在地上,手上还拿着翁小宝之前贴在李月身上的黄符。

    而李月也消了那尖叫的声音,从床上爬了起来,站在他们的面前,阴沉着脸,那张憔悴着脸,在这灰朦的房间里,看着就像是一个恶鬼。

    翁小宝和翁正紧紧地站在一起,面色凝重。

    翁正看了看四周,缩了缩脖子,空调的冷气,在加上一股莫名的阴气,这周围的温度更加的冷了起来。

    翁正凑在翁小宝的耳边说道:“小宝,房门就在右边,咱们现在跑还来得及。”

    翁正如此没有出息的话,翁小宝直接一个掐腰,算是回答了翁正的话。

    腰间的一阵剧痛,翁正一瞬间扭曲了脸。

    翁正和翁小宝之间的小动作,李月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

    她目光阴冷的望着摔在地上的胡奶奶。

    尖声的说道:“从嫁入你们胡家,你就天天在我耳边没完的说要个孙子!就连刚才,你也不忘提你的孙子。难道我李月在你们胡家的眼里就是个生产工具吗?”

    李月突然的变化,胡奶奶看得有些震惊,她张了张嘴,“月媳妇儿,这生孩子就是做女人天经地义的事,既然你嫁给了我们胡家,你就该尽你做老婆的职。”

    然而,这句话,也不知道触到了李月哪根神经,整个人一下子陷入了疯狂。

    她冰冷的笑着,道:“好啊,竟然你要孙子,我生给你!”

    说着,李月直接从那摆着鬼娃像的台子上,拿起一把剪刀,准备插在自己的肚皮上。

    一瞧到李月这动作,谁是迟那时快,翁正和翁小宝,一左一右地上前,各自抓住李月的手,不让她做出自残的动作。

    “放开我!放开我!”李月尖着嗓子叫着,双手挣扎着。

    明明整个人憔悴的跟个竹竿一样,可是那力气却是大的厉害。

    一个不小心,翁小宝的手就被李月手里抓着的剪刀给划伤了。

    “小宝!”翁正一看到翁小宝受伤,便忍不住叫了起来。

    翁小宝忍着的那疼,咬着牙继续控制着李月的手,道:“我没事。绝对不能让她把孩子给剖出来。否则,后果不看设想。”

    然,在翁小宝受伤后,那个李月动作却是突然地一停,让翁正和翁小宝有些反应不过来。

    翁小宝奇怪抬眸看向李月,结果却是对上李月瞪地跟铜球一般大的眼珠,直直地盯着她。

    接着,便听到李月桀桀的笑声,她道:“流血了……不能浪费的!我孩子可喜欢这个了,快,把血喂给我的孩子吃,不然,它要生气了。”

    说着,李月的整个身子都朝着翁小宝倚去。

    那重量直直地逼着翁小宝一路退了好几步。

    直到自己的后背贴在一块硬板之上时,翁小宝才意识到自己碰到了什么。

    咬着牙,准备将李月的身子给推回去,结果自己的后背一阵的阴凉,尤其是脖子间,一阵阵的冷风挂着,就像是一个婴儿的小手,在自己的脖子间抓啊抓的。

    顿时,翁小宝的目光一紧,咬着牙喊道:“翁正,你一个大男人也拉不动一个女人嘛!快把她给我移开!”

    翁正闻言,有些欲哭无泪。

    不是他拉不动,而是这个女人的力气特么的太大了!

    简直就不是人的力量!

    翁小宝透着缝隙,看到翁正因为使了全身的力气导致脸色的涨红,甚至额角还有一突一突的青筋,顿时明白了什么。

    随后瞥了一眼李月,此刻的李月已经完全跟变了个人一样,眼睛挣得大大的,甚至还能看出那里头兴奋的神色。

    翁小宝一个低咒,当即也顾不得什么了,松开一只手,占着自己的鲜血,快速地在李月的脸上画出了画出了一道符文。

    不过几秒的时间,鲜红色的符文便出现在了李月的脸上。

    “太上敕令,退!”随着翁小宝的一声低呵。

    李月的尖叫了一声,便像是软泥一般地倒在了地上,而随着她倒地的那一刻,一阵阴风肆虐,房间里的窗帘浮浮荡荡,甚至这个房间的衣柜和梳妆台都发出了一阵的震动。

    这诡异的情景,一直摔在地上不曾爬起来的胡奶奶,一阵后怕,她嚷着声音道:“鬼!有鬼!”

    婴儿的魔音啼哭,再加上胡奶奶的喊叫,翁小宝只觉得脑袋有些涨人的疼。

    “胡奶奶,你别出声。”翁小宝揉着脑袋,说道。

    胡奶奶听到翁小宝的声音,顿时收回了神,可是目光之中依旧透着害怕的情绪,她惊恐的张望着四周,道:“宝娃子,这究竟是这么回事?刚才,月媳妇儿怎么跟着魔了一样?是不是,她,她学别人养小鬼了?还是说,她肚子怀的,根本就是个鬼胎!”

    一瞬间,胡奶奶问了一大推的问题,翁小宝揉着脑门,只觉得疼的厉害,恨不得想要睡上一觉,什么也不管,真是的,自己当初干嘛要掺和这事啊?

    又没钱给,又要出力的,要是一个做不好的,说不定搭上了人命,还得推到他们的身上。

    这么想着的翁小宝,一阵的烦躁。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脾气很是不爽。

    翁正也瞧见翁小宝的异常,连忙上前扶住她,然后带着笑得朝着胡奶奶道:“胡奶奶,你想多了。”

    “那……”胡奶奶还想说些什么,结果突然的觉得自己一瞬间喘不过气来。

    张大了嘴,想要说什么,结果愣是一个音色也没有发出来。

    而翁小宝此刻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抬头看向胡奶奶的方向。

    只见她扒着手,仰着头,眼睛都快要瞪出眼眶的样子,翁小宝顿时意识到了什么。

    直接伸手在空气中画了一道阴阳符。

    “去!”随着翁小宝的话音落下,只听得嘭得一声,紧接着一声婴儿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随着婴儿的惨叫声后,胡奶奶顿时大喘特喘地起来,近乎于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翁小宝看到胡奶奶无恙后,便出声道:“胡奶奶,你先出去。”

    胡奶奶哪里还敢怠慢,动作很快地就离开了这个房间。

    就在刚才,她差一点点就要去见阎王了!

    想到刚才窒息一般的感觉,胡奶奶只觉得背后发凉。

    胡奶奶刚一踏出房门口,房间的门便是猛地关了起来。

    那嘭的剧烈声,吓得翁正跳了起来。

    他张望了四周,心慌慌地问道:“小宝,这,这怎么一回事啊?”

    翁小宝看了眼翁正,淡淡地说道:“婴鬼呗。”

    说完,翁小宝也不在乎会不会有什么婴鬼朝她攻击,只是低下了身子,弯着腰观察起了瘫软倒在地上的李月。

    房门的关起,窗帘又被拉上,此刻的房间很是阴暗,尽管这样,翁小宝居然还是将李月的容貌给看的一清二楚。

    将视线投放在了李月的肚子上。

    高凸起来的肚子,像是七八个月大的。

    翁小宝缓缓地将手放在了李月那凸起的肚皮上。

    看到翁小宝的动作,那瘫软在地上的李月,睁着布满了血丝的眼睛,狠狠地瞪着翁小宝:“不准碰我的孩子!”

    “孩子?”翁小宝瞥了眼李月,冷冷道:“不过是个死胎。”

    翁小宝的话音刚落,翁正便有些惊呼起来,道:“死胎?!”

    翁小宝瞪了眼翁正,翁正则是识趣的闭上了嘴。

    翁小宝又将目光落在到了那肚皮上,然后看向李月,道:“是谁教你这样养死胎的?”

    李月一怔,显然没有料道翁小宝会一针见血的说出死胎!

    怎么会!

    她怎么会知道!

    她都按照那个人说的,医院里都没有查出来,这个小骗子又怎么会知道?

    李月的目光闪了闪,按捺住心底的惊恐。

    那个人说过,除了他和自己,没有人会知道肚子里的会是个死胎。

    所以,这个小骗子,也不过是随便猜猜的!

    李月在心中如此的安慰着自己,“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李月的不承认,也在翁小宝的意料之中,她漠然的看了一眼李月的肚子,道:“你不承认没关系。”

    然后,翁小宝又悠悠地补充道:“你以为每日将血喂补给那个鬼娃像,你的孩子就能够平安的生下来?”

    李月的心中怔了怔,莫名的有些心慌起来。

    但是,依旧嘴硬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此刻被符文压制着的李月,和刚才不正常的姿态比起来,理智要清晰些。

    翁小宝挑了挑眉毛,又道:“还不承认吗?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再继续下去的话,你自己会没了命?不仅你的孩子生不下来,连你的命也会搭上。”

    这一刻,李月再也撑不住了,她尖声地喊道:“你这个小骗子,不用你吓唬我!那个人说了,只要每天给那鬼娃像献一点儿血,我的孩子就能够生下来!到时候,他就能健康的陪在我的身边!”

    那个人?

    翁小宝微微一怔。

    只是看到李月的眼底还带着希冀的目光,将那一点的疑惑压到心里,她冷冷的嗤笑道:“他说什么,你便信什么,你还真是好骗,当你查出死胎的那一刻,你的孩子便不可能出世。你以为你每天是在给你的亲生孩子鲜血?你想错了,那鬼娃像里头的根本就不是你的孩子。”

    李月闻言,怔住了。

    几分钟之中,整个人又开始癫狂了起来,道:“你骗我!那是我的孩子,是我辛辛苦苦怀孕七个月的孩子!”

    翁小宝则是同情的看了李月一眼,继续道:“不是我想要打击你,是你必须得面对现实。这个世界上有句话,叫做人死不能复生,更何况是一个死胎呢。”

    而一旁的翁正听到这句话,悠悠地看了一眼翁小宝,心中安腹道:你就是一个例外。

    翁小宝道:“你这肚皮之所以会越来越大,只是因为那鬼娃像里的婴鬼,因为你每日的祭血,日益庞大,这才会使你有种错觉。”

    李月此刻已经完全没了言语,怔怔的看着翁小宝。

    翁小宝仿佛没有看到她的目光,又接着道:“当它,将你的精血吸收干净,你也差不多该去地府和你的孩子团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