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鬼婴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翁小宝一句又一句的话语,就像是根刺,一针又一针地扎着李月。

    李月本就憔悴的脸,更加的凹陷下去。

    一瞅到李月的变化,翁正心焦的就准备将翁小宝拉开。

    哪里知道,他的手还没有碰到翁小宝,那李月突然地就尖叫了一声,一股浓郁的黑气直接将她脸上的红色血符给蒸发地一干二净。

    这突然的变化,翁小宝立即变了个脸色,根本就不用翁正的拉扯,人便已经利落的站了起来,退开了脚步。

    翁正赶忙地凑到了翁小宝的身边,眼睛闪闪地看着那李月,道:“小宝,这下糟糕了,那婴鬼似乎直接将这女人给控制住了,竟然连你的血符都控制不住!”

    翁小宝则是面色严肃,目光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女人,然后直接冷冷道:“又不是舌尖血,威慑力根本就是不能比的,要不,你咬破舌尖,将你那舌尖血吐出来?”

    翁正自然是不会答应,舌尖血虽然对付这些个小鬼来说,的确很有效果,但是若每一次喷洒舌尖血,那阳气便会弱上一层,甚至恢复伤口来也不是几天便好的事!最重要的是,这一咬舌,特么的,连吃饭都成了世间上嘴痛苦的事!

    就是打死他,他也不咬舌!他就是这么没出息的一个人!

    翁正长时间的沉默,翁小宝自然也猜出了翁正的心思,同是兄妹两,各自的性格自然清楚的很,毕竟都是个怕疼的主。

    想到这里,翁小宝也没有为难翁正,只是望了望那随着阴风飘荡的窗帘,便开口道:“那你将外面的窗帘给拉开,怎么说,现在是夏天,大太阳的,虽说阳气没有正午那么的充足,可是怎么说对于那些个小鬼还有有些威慑力的。”

    翁正闻言,当即就准备去拉开。

    然而,就在他跑过去的时候,脚上突然的传来一股力量,直接扼制住了他上前的步子。

    翁正低头一看,一下子就对上了李月的脸,本就是朦胧的黑暗,那些黑色的阴影一投在李月的脸上,简直就是厉鬼转世啊!

    当即,翁正便吓得腿脚动弹不得,双手在冰凉的空气中胡乱的挥舞着,声音有些发抖:“小宝,快,快帮我!”

    然而,翁小宝却是像个没事人一样的绕过了翁正,走上了窗帘前,一抬手,用力地将窗帘拉开。

    将窗帘拉开后,翁小宝直接装过了身,看向了翁正,道:“拉个窗帘这么点的小事,你都做不好,饭都白吃了。”

    然而,翁正却是抖着嘴唇,望着翁小宝的身后,脸色有些哭丧,“小宝,太阳没了!”

    翁小宝一愣,连忙地转头看去,只见天边,橘红色的云霞照耀着这片城市。

    翁小宝的内心一个咯噔,想到来之前,自己在沙发睡了好几个小时,来的时候,太阳已经接近西落。

    想到这里,翁小宝的脸上挂上了尴尬的笑容,在窗前干干的笑着。

    夕阳下,橘红的光芒映衬下,翁小宝整个人仿佛镶了金色一般,金光闪闪的,煞是好看。

    也因为这样,那拽着翁正的手,突然的缩了回去。

    李月脸上挂着惊恐的脸,将自己引入黑色的阴影之中。

    脚上没了李月的控制,翁正顿时松了一口气,可一瞧到翁小宝此刻的模样,整个人仿似被馒头噎着一般,动作极为快速的上前,将窗帘又一把的拉了起来。

    翁正的一个动作,让整个房间又一次的陷入了朦胧的黑暗之中。

    翁小宝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翁正,“你拉上窗帘做什么?你没看到,刚拉开一点,这李月不也跳开了吗?”

    翁正看了一眼还缩着身子的李月,正一眼惊恐的看着翁小宝时,默默地又瞥了一眼翁小宝,心中默念:小宝,你可看清楚了,那女人摆明了是怕你啊!

    然,翁正这么想着,却没有说出来,到时候就算给翁小宝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了。

    环绕在李月身边的黑气微微扭曲了一瞬之后,又缓缓地恢复了起来。

    此刻的李月整个眼睛都已经变成了黑色,就连眼白的地方也染上了一层墨黑。

    翁小宝见翁正不愿解释,也不愿拉开窗帘,翁小宝思考了会儿,便也没有再去拉开窗帘,这太阳都已经腻在云朵里了,就算他们再拉开窗帘一会儿,估摸着一会儿外头已经黑布隆冬的。

    想着,翁小宝便将目光放在了李月的身上,察觉到李月的变化后,人微微地怔了怔。

    黑色的浓雾中,李月的肚皮上,竟然开始出现极为扭曲的脸孔,从一个变成了几个,那一个个凸出来的脸,张着嘴,整张脸皱在一起,像是在哭泣的样子。

    瞅到那些个脸,翁正和翁小宝心里便有些发凉,翁正甚至贴着窗子,指着李月的肚皮,抖着声音道:“卧槽!怎么这么多张脸!她到底养了几个小鬼?!”

    “你自己不会数吗?”翁小宝瞥了一眼翁正后,双手一翻,几根红色的线条子便出现在了翁小宝的手上。

    一瞧到翁小宝手里的红线,翁正的眼皮子一跳,道:“小宝,这些个婴鬼,这红绳能绑得住吗?”

    “谁说我要拿这个去捆那些个婴鬼?”翁小宝对着翁正翻了个白眼,几个快步便冲到那摆着鬼娃像的面前,两眼一眯,抬手间就准备将那红绳捆住那个鬼娃像!

    哪知,她刚一伸手,耳边便传来极为响亮的一道婴儿啼哭声,翁小宝面色一紧,直接后倾了身子,接着一个环绕着黑气的手抓成了爪子的形状,狠狠地划在了她的眼前!

    又是一声高昂的啼哭声,随着那啼哭的声音,那手又狠狠地朝着翁小宝的脸抓去,翁小宝哪敢懈怠,没有办法,直接退开了好几步,堪堪地避过了那个爪子。

    等她再一抬眼,翁小宝便看到李月的身子已经挡在了鬼娃像的前面。

    眼瞅着就差那么一丢丢就能成功,结果!

    翁小宝当即转过了脸,对着翁正道:“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帮忙?”

    “哦哦!”翁正点点头,应道。

    不是他要发呆,只是刚才一直注意翁小宝的时候,他发现,除了李月的那个爪子外,她肚子上的婴鬼,直接凸出了可怕的形状!甚至他还看到一个婴儿小手的形状,偷偷朝着翁小宝的肚子摸去!

    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翁小宝的肚子突然地变大了一下,直接那鬼手给顶了回去!

    翁正又揉了揉眼睛,再看向翁小宝的肚子,见她的肚子依旧扁平和往常一样,就好像刚才的一幕是个幻觉。

    见翁正只是口头答应,根本就没上来的趋势,翁正当即瞪向了翁正,“你还看什么看!”

    被翁小宝这么一个呵斥,翁正立马回过了神来。

    不管了,肚子里虽然怀着那个人的种,但总得来说,这个种还是不错的!

    想着,翁正便正了脸色,手里捏了个诀,嘴里低低的呢喃了几句,便朝着李月的肚子而去。

    对于翁正会捏诀,翁小宝心里也不意外,毕竟就算他不学,自家的老爹也会为了让翁正有个自保的能力,交给他一两个小小的功夫!

    只是!

    翁小宝看着翁正捏着的手诀,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当翁正嘴里嘀咕着冲上李月的时候,翁小宝的脸顿时黑了一片,整张脸阴沉阴沉的。

    甚至耳边还不停地回响着:“老爸万岁,老妈无敌,妖魔退散!”

    当即,翁小宝想也没想的直接伸出脚,踹在了翁正的屁股上。

    还在专心地念咒的翁正,被翁小宝这么突然的一击,真个人不受控制的整个脸,朝着李月凸起来的肚子撞去。

    “翁正,你大爷的,你念的都是个什么鬼的咒语!”翁小宝脸黑成一片,没有好气地说道。

    翁正则是很慌乱的离开了李月的肚皮上,脸上那冰凉的触感,让他直接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

    可是听到翁小宝的怒言后,却也只能干干的笑道:“这不是,时间久了,给忘了嘛……再说了,咱老爹不都把家底全传给你了嘛,我想我记着也没多大用处。”

    翁小宝眼角抽抽,恨不得再给翁正踹上一脚,但是,眼下,李月可不给他们拉家常的机会。

    翁小宝索性将手里红绳子交给了翁正的手里,然后一把将翁正给推开。

    “你去把这个捆在那鬼娃像上,这个李月就交给我吧。”

    说着翁小宝便捏着手诀冲着李月而去。

    李月本被翁正的一个冲撞后,便准备对付翁正,结果因为翁小宝手快的推开,竟是扑了空。

    登时,极为难听的婴儿啼哭又响了起来。

    翁小宝可管不了那么多,一个手诀之后,便点在那肚皮之上的婴鬼的脸上。

    随着翁小宝的一指下去,那被点着的婴鬼,瞬时化成了一团黑气,消散开去。

    其他的婴鬼,也因为这一变故,开始更加的狰狞起来。

    房间之内的物件开始突然地震动了起来,那紧闭的衣柜也瞬时的开开合合,剧烈的碰撞声听在耳里直发颤,甚至连那关着的电灯,都开始一关一开起来。

    看得翁正心里直发毛。

    瞅着那李月此刻狰狞的模样,只是锁定着翁小宝的,登时猫着身子,偷偷地来到了李月的背后。

    眼瞅着那鬼娃像,翁正脸色的一便,黑色的眸光悠悠,手上的动作极为的熟练。

    只是随着的他的捆绑,那鬼娃像竟然自己开始震动了起来。

    眼见此种情景,翁正咬咬牙,不敢停顿半分,手上的动作又一次的加快了起来。

    而那被婴鬼控制的李月,也在这个时候意识到什么,准备阻止翁正的动作。

    可是,一旁的翁小宝又怎么可能给她过去的时间?

    当即快速的从包裹里挑出了毛笔,而上面染着红色的朱砂痕迹,翁小宝很是快速地就在李月的肚皮上,画起了阴阳符来。

    随着翁小宝的一笔一划,被控制的李月张大了嘴巴,开始尖叫了起来。

    那尖锐的声音,直刺地耳膜泛疼。

    翁小宝忍着那疯狂的尖叫声,朝着翁正喊道:“还没结束吗?”

    翁正道:“快了,就差一点。”

    没有办法,翁小宝只能咬着牙继续画着。

    一道道的符文,在翁小宝的笔下生成,只是她每画出一个符文没有多久,便缓缓地消散。

    果然,这个黑狗毛再加上朱砂的作用,根本没多大的作用。

    翁小宝心里暗暗惊着。

    可是,就算是这样,翁小宝也不敢停顿半分。

    但随着朱砂从深红开始缓缓便浅,甚至于作用也没有最开始的那么大的时候,翁小宝急切的问道:“还没结束吗?!”

    翁正流着冷汗,他也想快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越到后面,这捆绑的手,就跟上了铅一般重!

    又一次的听到翁小宝的催问,翁正也很清楚翁小宝也支撑不了多久。

    翁正也顾不得回答翁小宝的问题,目光一冷,额上的汗又流了一滴。

    终于在,翁小宝手底毛笔上的朱砂给用光的那一刻,翁正也做完了最后一步。

    当即,翁正整个人就像是耗费光了力气一般,一屁股的坐在了地上。

    而被翁小宝桎梏的李月,也在这一刻,身上的黑气一下子全钻进了那个鬼娃像里。

    那全黑的眼睛,也在这一刻恢复了原状,而那高凸的肚子,也在这一刻,缓缓地瘪了下去,就仿佛像是漏了气的皮球一样。

    尔后,李月两眼一闭,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

    翁小宝也在这个时候,送了口气,整个人也是无力坐在了地上。

    翁正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李月,看着那干瘪的肚子,再回忆着原先那鼓囊着的肚子,顿时很是诡异。

    明明刚才还是七八个月大的肚子,转眼就干瘪的跟个面饼似的。

    而翁小宝却是没有去看地上的李月,喘了一口气后,借着梳妆台的支撑,缓缓地站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地打了开来。

    一双锃亮的皮鞋透着那扇门的缝隙踏了进来。

    听到响动的翁正和翁小宝,齐齐的转头,朝着门外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