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事情的真相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啪的一声,那是电灯开关的声音。

    整个房间瞬间亮堂了起来。

    那突如其来的光亮,使得翁正和翁小宝两个人,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待看到那皮鞋主人的面容时,翁正和翁小宝两个人紧绷着的神经瞬间放松了下来,翁正甚至吐出了一口的浊气,嘴里呢喃着只有自己才听到的话,“还好不是什么鬼。”

    那皮鞋的主人,赫然是李月的丈夫,胡伟。

    这个男人看起来是三十五岁左右的样子,没有想象中的胡子渣的大叔样,更没有什么所谓的啤酒肚,不过,那张脸却是一张国字脸,剑字眉,一张很是普通的大众脸。

    身上穿着很普通的白色衬衣,黑色西裤,只是他的身材,却是瘦兮兮的,跟猴子一样,同地上的李月比起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夏天的炎热,让胡伟心情很是烦躁,尤其是今天上班的时候,还被领导说了几句,本以为到家还能够轻松放松一下的,结果他的脚刚踏进屋子一步,就被自己的母亲拉起了手,说什么自己的媳妇儿养小鬼,什么孩子也不是他的,让他忍不住的心烦。

    和李月成婚后的几年内,虽然他们一直没有孩子,可是过的也算是舒心,可是自从自己的老婆怀了孕后,就跟变了个人一样,什么事不顺心了,便要大吵一架。

    他看在她怀孕的份上,也只是忍着。

    只是现在,听自己母亲嘴里嚷着的鬼啊怪的,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老婆才怀孕三个月,肚子就跟皮球一样涨的厉害,可是医院里检查一切都是良好的,所以他也没有多放在心上。

    可是现在被自己母亲如此天花乱坠的瞎编乱造的,他的心还是有些向着自己的老婆偏心。

    胡奶奶也许是看出了胡伟不相信自己的表情,胡伟还没来得及换上鞋子,就被胡奶奶死拉硬拽的,拖到了房门口。

    指着房门,嚷着让自己去看看。

    胡伟又哪里敢跟自己的母亲唱反调,只能硬着头皮,将自己紧闭的房门打开。

    可当看到李月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甚至那像是七八个月的肚子一下子扁平的跟个面饼的时候,胡伟的脸色才猛然有了变化。

    他急切的跑到李月的身边,一把的扶起了李月。

    结果看到李月的衣服还带着点鲜红的血迹,顿时急红了眼。

    一抬头,看到翁正和翁小宝,厉声地呵道:“你们对我老婆做了什么?!”

    胡伟红着眼,粗粝的手,颤抖地在李月扁平的肚子上抚摸着。

    胡伟的声音又高又大的,一下子就将翁小宝和翁正给惊着了。

    好在,这个时候,胡奶奶见房间没了什么诡异的情况的时候,才大着胆子走了进来。

    一看到自己儿媳妇本该大挺挺的肚子,此刻跟泄了气的皮球瘪了下去,顿时一手拍着脚,嚷道:“都说你媳妇儿养小鬼,你还不信,瞧她现在,就算是小产的人,也没她现在瘪的快!”

    胡奶奶的嚷嚷,让胡伟有些糟心,他皱着眉头,一把将李月给抱了起来,他的母亲什么都好,就是老迷信那些个鬼不鬼的东西!

    胡伟道:“妈,你瞎说什么呢!这哪里是什么小鬼,这分明就是这两个熊孩子搞的事!妈,你明知道小月怀孕后,情绪不好,你还让别人进咱们的家!更何况这些个孩子玩起来根本就没个轻重!”

    胡奶奶还想说些什么,可这胡伟又哪里给那时间让胡奶奶说,直接将李月抱起来朝着门外走去,“妈,这事咱先不追究,小月这个样子,我得带她赶紧去趟医院,要知道,她肚子里怀着可是你心心念念的孙子。”

    一想到孙子,胡奶奶又哪敢含糊,直接让了个道,给胡伟走着。

    翁小宝和翁正对视了一眼,最后两个人也互相搀扶着,跟着胡伟一起出了门。

    怎么说,这事都是他们惹出来的。

    然而就在他们离开屋子后没有多久,胡伟家的门又悄然的开了起来。

    一个浑身穿着黑色衣服人,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脚步微微的踏进了这个屋子。

    一步一步地来到李月的房间,看着那个台子上被红线绑得严实的鬼娃像,一道轻嗤的笑声在房间内响起。

    伸手捻起上面的红线,明明是花费了好久才系上的红绳,这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却很是轻易地扯了开。

    当红线完全脱离了鬼娃像后,鬼娃像剧烈的震动起来。

    看着鬼娃像的异动,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冷冷的声音传那衣物里传了出来,“安分点!”

    不过三个字,那个鬼娃像一下子平静了下来,甚至那些溢出来的丝丝黑气都溜回了鬼娃像里。

    过了许久,黑色衣物下又传来一道声音:“看来又要给你找个新的祭品……”

    话落,迅速地将鬼娃像给拿了起来,然后如同来时一般的静悄悄。

    徒留那台子上散成一团的红线。

    另一边在医院内经过了各项的检查后,胡伟拿着医生给自己的检查报告,一时冷冷的,明明医院里开的冷气根本不算多冷,可是胡伟却感觉此刻的他冰冷无比。

    胡奶奶在一旁看到自己有些呆愣的儿子,凑着脑袋上前,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儿子,医生刚刚和你说了什么?”

    胡奶奶本就是不识字的,胡伟手里拿着的报告,她是一个字也看不懂。

    听到胡奶奶的声音,胡伟愣愣地转过了脑袋,看着胡奶奶,有些干裂的嘴唇,微微泛了点红,他张了张嘴,说出来的话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他道:“妈,医生,竟然说,小月的肚子里的孩子,是死胎……”

    闻言,胡奶奶似乎有些消化不了,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一看到胡奶奶的异常,翁小宝赶忙上前将胡奶奶一把扶住,将她扶坐在椅子上。

    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的胡奶奶,捶胸顿足的说道:“我的孙子啊!竟然就这么没了!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胡奶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胡伟这才缓过神来,他脸色复杂地看着李月,然后又看了一眼胡奶奶,道:“妈,这是医院,你小点声。”

    “做什么小点声,我日盼夜盼的孙子,还没出生,就没了,我能不心痛吗!”胡奶奶扯着嗓子道。

    不过,也幸好这个病房也就只有李月这么一个病人,没有其他的外人在。

    胡伟拉了拉领子,扒着自己的头发,有些烦躁。

    他本想和翁正兄妹理论的,可是结果医生竟然说,自己的老婆怀的竟然是死胎,而且已经有三个月了!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明明前几天医生还笑着跟他说,一切都很正常,结果转眼间竟然告诉他这么震惊的事情!

    胡伟有些烦躁的在病房内来回走动着,有时扒着头发,有时复杂的看着李月,有时又闭上眼睛。

    过了许久,胡伟两手插着腰,白色的眼白处泛着丝丝的血线,他先是抿着唇,低下了头,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随后猛地抬起了头,看向翁小宝,他道:“这究竟是这么一回事!你们没来时,我老婆还相安无事,怎么你们两个人一出现,我老婆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们到底对我老婆做了什么?!”

    那嗓音拔高的,翁小宝觉得隔壁的人都能听的见。

    见翁小宝被人凶了,翁正当即就一把挡在了翁小宝的前面,道:“什么我们做了什么,你怎么不等你老婆醒来,问问你的老婆?这件事情她最清楚了。”

    胡伟一怔,看了眼李月,可是现在昏迷着的李月根本什么也回答不了。

    而一旁坐着的胡奶奶,一见胡伟对翁正和翁小宝两兄妹凶巴巴的样子,顿时也急了起来。

    她道:“这两孩子是我请他们来家里的。”

    胡伟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还有自己妈搅和出来的,只能忍着自己的脾气,无奈地对着胡奶奶道:“妈,你请他们做什么?”

    胡奶奶则是瞪眼,“要不是因为他们,我到今天还被你的媳妇儿骗在骨子里。”

    “妈……”胡伟无奈的叫了一声。

    可现在的胡奶奶哪还肯让胡伟继续说话。

    又继续道:“你瞧过哪家的媳妇儿怀孕后,过得越来越憔悴,越来越受的?自从月媳妇儿怀孕后,我大鱼大肉的,哪一天不是把你媳妇儿伺候的好好的,结果医生居然说,营养不良!这就是放屁!”

    胡伟抿着嘴,没有说话。

    然而胡奶奶的话,一开口,就没法停下来,道:“你成天跟着你媳妇儿睡的,你就没觉得没什么不对劲的吗?!”

    被胡奶奶这么一提问,胡伟皱了皱眉头,自从自己的老婆怀孕后,为了孩子将来的奶粉钱,甚至是以后上学的学费,他的心思便全身心的投放在了工作上,对于老婆的变化,就是发现了,也没那精力去做些什么检查。

    胡伟的嘴张张合合的几回,最后只能说道:“我以为,这怀孕的女人都会这样。”

    听着这话,胡奶奶一拍大腿,哼声道:“放屁!”

    胡奶奶这么一个粗口,翁小宝和翁正齐齐的挑了挑眉。

    胡奶奶指着胡伟的鼻子,又道:“你就是不去看些书,你就是去看咱这一条街上的马家的媳妇儿,他家的媳妇儿不也是大鱼大肉的吃着,结果呢,肉长了好几斤,哪里像咱家的月媳妇儿。”

    听着胡奶奶话,胡伟低了低头,没说些什么反驳的话。

    胡奶奶也不管胡伟答不答,直接自顾自地继续开口道:“我问你,你和月媳妇儿房间里的那个像娃娃的陶瓷玩意,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么来的?”

    胡伟有些愣愣的,想了片刻,答道:“小月说,那是地摊里买来的假货,没多少钱。”

    “那你知不知道,我差一点就被那假玩意给害死了!”听着胡伟满不在乎的话,胡奶奶就气打不一处来,尤其是回忆起那可怖的经历,胡奶奶便是一阵的后怕。

    胡伟一怔,他没有想到,不过一个小东西,怎么跟个命扯上关系,还不等他开口问些什么,胡奶娘又道:“要不是我听说咱街上有个看事的,指不定咱们以后全家的人,都因为那小玩意给赔上个性命。”

    然而,胡伟听得却是云里雾里的,他呆呆地问道:“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回,就是让胡奶奶说,也说不清,翁小宝一手搭在翁正的肩膀上,然后缓缓地开口道:“胡叔叔,月阿姨早在之前就已经知道自己怀的是死胎。”

    “怎,怎么会?”胡伟有些震惊。“医生都……”

    后面的话,胡伟却没有坚持的说下去。

    然而胡伟就算说不全,翁小宝也知道他要说些什么,淡淡地开口道:“因为查出了肚子里的孩子是死胎,所以月阿姨才会被人蛊惑,将鬼娃像给带了回去,甚至每天以自己的鲜血祭祀着那个鬼娃像,也因为这样,她才会一日比一日的憔悴。还好胡奶奶及时地找上来了我们,不然,照月阿姨这么祭祀下去,不仅孩子没有,就连自己的命也要搭上去。”

    听着翁小宝的一番解释,胡伟面色有些苍白了起来。

    他又看了眼李月,本来对那些个鬼怪神论不怎么相信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些偏差。

    然,尽管这样,胡伟也依旧强撑着说道:“如果照你这么说的话,每天失血,也是造成她憔悴的样子……”

    然而,翁小宝却是很冷漠的打断了他,直接开口道:“那么,明明是三个月的死胎,为什么这三个月里,没有一个医生查出来的,你就不觉得奇怪的吗?”

    这一次,胡伟张了张嘴,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他能说什么?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他还有什么可以去辩解的?

    胡伟只觉得自己心里乱成一团,他目光复杂地望着躺在床上沉睡着的李月。

    此刻的他很想将眼前的女人给摇醒,想要问个清楚,为什么要做那些个邪术?

    孩子没了便就没了,直接再生一个便是,何必将事情做的那么的复杂,不仅让他们的期望落空,还……

    正当胡伟胡思乱想之际,病房内突然的响起来一声的呻吟,一听到这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地望向了躺在病床上的李月。

    因为刚刚做了一场手术,肚子的死胎已经彻底的流掉了。

    此刻的她,比起家里的时候,更加的憔悴起来。

    看到她清醒了过来,胡伟急切地跑到了床前。

    至于胡奶奶,忆起刚才差一点就要因为她而死,自然是没有什么好的脸色看着李月。

    李月颤着眼睫,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当入目的是纯白的石墙,鼻尖是刺鼻的消毒水,才恍然发现自己这是在哪里。

    连忙伸手慌张的在肚皮上的摸了摸,当触及到平坦的时候,身子顿时一僵。

    她苍白着脸,望着胡伟,道:“老公,孩子,我们的孩子呢?”

    胡伟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胡奶奶就在旁边冷冷的讽刺道:“孩子?你还好意提孩子!我好好的一个孙子,就这么说没了就没了,你还好意思跟我提孩子。”

    “没……没了?”李月眼神没了焦距,嘴里重复着这两个字。

    像是痴痴呆呆的人一样。

    “怎么没了呢?那个人,不是说了,只要照着他说的做,我肯定能生个大胖小子的……”李月又是一句话。

    听着李月这话,胡奶奶又道:“还大胖小子哩!你这肚子跟那小子就是没缘的命!”

    胡奶奶的冷嘲热讽,胡伟有些尴尬,也有些听不下去,一边是自己的亲娘,一边又是自己的媳妇儿,总不能让她们之间的矛盾,更加的大。

    他缓缓道:“妈,您就少说点,小月刚做完手术,身子还没恢复过来……”

    胡奶奶一瞪眼,道:“我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媳妇儿,是你媳妇儿不着调,非得做些邪门的事,变成这样,就是她的报应!”

    胡伟眉头一皱,看了眼翁正和翁小宝,又低低地道:“妈,还有别的人在,别让别家的孩子看我们的笑话。”

    胡奶奶则是冷哼一声,便不再做声。

    对于他们家的私事,翁小宝和翁正也不过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一听提到了他们,则是各自转着头,看着病房的装饰。

    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见自己的母亲妥协,胡伟才敢低声地安慰着李月,见李月情绪稳定后,胡伟才敢将那鬼娃像的事情给问出来。

    李月低垂了眼睑后,才缓缓说道:“那个鬼娃像并不是我在地摊上买来的,那次检查出我是死胎后,我有些承受不住,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个穿黑色衣服的人,出现在我的面前,说,只要按照他说的去做,一定会让我的孩子死而复生,还会生出个大胖小子,妈又催孙子催的紧,我一时想着,试一下也没事,结果没有想到,第二天却医院检查的时候,居然说孩子一切正常,我就信了那个人说的……”

    “那个人是谁?你还记得他长得什么样?”翁小宝急切地开口问道。

    ------题外话------

    啊啊啊啊,好开心,昨天又多了一个订阅的小伙伴,还是全订的,好开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