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又见赵泽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般急切的问话态度,翁小宝在问完话后也觉得有些冒冒失失,干干的看了一眼床上的李月和胡伟后,便缩回了脖子,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

    对于翁小宝的问话,胡伟只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却没有像先前那样对着翁小宝怒斥翁小宝。

    毕竟这件事,对他来说也是很关心的问题。

    那李月瞅了一眼翁小宝后,沉默了一会儿,便摇了摇头,道:“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脸上也带着口罩和帽子,当时我心虚不宁的,也没有过多的关注他。我当时就像是抓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的,脑里想的就是自己的孩子,对于其他的事情,根本什么也想不到。”

    李月的回答,翁小宝和翁正莫名的有些丧气,尤其是翁小宝,她到现在还记得当初夏桐说过的话。

    最重要的是,那个夏桐,也提到过那个人。

    所以说,那个人到底是谁?!

    翁小宝此刻满脑子的疑惑。

    她不明白,那个人为什么的要这么做?

    然,就在翁小宝一肚子疑问的时候,胡奶奶忍不住出声了。

    她扯着嗓子,指着李月道:“月媳妇儿,我虽没有读过书,可我还是知道一句话,陌生人不能随意的相信!一个邪门人的话,你就这么轻易的相信了,这次还好没闹出人命来。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你嫁给我们胡家这么多年的份上,我也不想让乡亲里头的人看了笑话,我早让我儿子和你离婚了!”

    胡奶奶气势汹汹地说了这么一句话,胡伟顿时皱了眉,喊了一声:“妈……”

    “你闭嘴。”胡奶奶两眼一凶,心气不打一处来,又道:“你知不知道,要不是有这两孩子在,明年的今天,你就该回老家给我上坟了。”

    胡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听胡奶奶这话,便急道:“妈,你这说的什么话!你可是长命百岁的人!什么坟不坟的!呸呸呸!”

    胡奶奶却是不吃这套,直接瞪眼地看向李月,“月媳妇儿,我可跟你说了,那个邪门的鬼娃像,我是不可能继续留下!我一回家的,就给你扔了!”

    此刻的李月哪敢说些什么不的话,只能点着头应着胡奶奶。

    而一旁的翁小宝,一听胡奶奶说扔掉那个鬼娃像,想起那个鬼娃像他们还没有彻底的解决好,哪能那么轻易的扔了!

    当即就开口对着胡奶奶道:“胡奶奶,那鬼娃像,你交给我吧。那东西比较危险,随便的扔容易出事。”

    翁小宝的话,让翁正瞪大了眼珠子看着翁小宝。

    我的乖乖!你都说那玩意危险了,还把它带到咱家!你这是想让我晚上睡觉都不安宁呢!

    然,翁正的表情,翁小宝选择了无视,双目清澈地望着胡奶奶。

    胡奶奶一听这话,自然也没有犹豫的同意了。

    她说扔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有些怕着,怕这东西邪门的,就算扔出来了,说不定第二天又长了脚回来,所以对于翁小宝的提议,别说是拒绝了,心里头啊,更是宽松了不少。

    ……

    胡奶奶和翁正兄妹三人回到了胡家。

    当胡奶奶一路聊着天来到李月的房间,看见平台桌子上只剩下乱成一糟的红线,顿时吓白了脸。

    她微退着步子出了房间,一把拉着翁正的手臂,有些惊恐的道:“这,这鬼娃像难道真的自己长腿跑了?!”

    胡奶奶的手劲儿极为的大,直接拽地翁正皱起了眉,咬起了牙。

    翁正也知道胡奶奶这是害怕极的表情,只能强装着笑容,然后一手抓在胡奶奶的手上,道:“胡奶奶,你别瞎想,那红绳子又不是你们平常里绣花用的绳子,是专门用来克制那些个邪物的,那鬼娃像根本就不可能自己挣脱的了!”所以,您老快放手!

    然而,胡奶奶的手劲儿却是更大了起来,翁正直接挺了胸膛……

    “如果不是它自己长腿跑的,那……那就是我家遭贼了!”胡奶奶有些惊慌失措的说道。

    翁正又哪里有那空闲回答胡奶奶的话,只能闭着嘴,不让自己哀嚎出声。

    索性的是,翁小宝宛如救世主一般的出了声,道:“胡奶奶,你这也不算遭贼。只是有人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胡奶奶一听,当即就松开了手,急忙地跑到了翁小宝的身边,道:“宝娃子,难不成,就是我那月媳妇儿说的那个人!”

    “或许是吧。”翁小宝蹙着眉,一手横在胸前,一手抵着下巴,望着那散成一团的红绳,沉思着。

    那个人还真是可怕,这里是一座民宅,偏偏那个人像是在自己家一般的来去自如。

    最重要的是,这鬼娃像已经被他们压制住了,可是那个人却仿佛很轻易地得知了,继而恰好时间的进了这房间,将这东西给拿走!

    翁小宝紧锁着眉头,尔后抬头望向窗外,难不成那个人一直都住在附近,监看着这一家子?

    想到这里,翁小宝连忙走到窗户边,朝着窗外看去。

    然,在窗外,也不过是人来人往的小巷,而在小巷的另一边,跟本就是一街的小吃,还有叫卖的菜市场。

    再远点的,才是一所所住宅。

    翁小宝笔画了之间的距离,就算是能够靠着望远镜望着这个房间,但是从路程上来讲,这时间根本就不够用的……

    正当翁小宝沉浸在司机的思绪间,一阵的电话铃突兀的响了起来。

    硬生生的打断了翁小宝的思绪。

    一听到这声音,胡奶奶也没赶着去追问翁小宝问题,快步地去接了个电话。

    也不知道听了电话里那头说了什么,胡奶奶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花了好久的时间才把电话放回了位置。

    翁小宝和翁正瞅着胡奶奶的脸色不对劲,也没有继续追究那个鬼娃像的事,翁小宝开口地问道:“胡奶奶,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胡奶奶抖着唇,开口了好半天,才颤着声音道:“月,月媳妇儿她……”

    翁小宝的脸色一肃,“月阿姨出了什么事吗?”

    胡奶奶点点头,百褶的脸,道:“大伟说,她跳楼了!”

    这惊人的消息,让翁正和翁小宝两个人怔住了。

    跳楼了?!

    怎么会?

    他们走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

    翁小宝脸上的神情莫辨。

    不过下一秒,胡奶奶则是慌里慌张的道:“不行,我得去看看!”

    这么晚了一个人去,翁小宝又怎么可能放心,便是上前扶住了她,道:“胡奶奶,我和翁正陪你去吧。现在天都这么黑了。我们两个可不放心你。”

    胡奶奶自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点头地拉着翁小宝的手。

    胡家和医院之间的来回也不过几十分钟,可偏偏的在这几十分钟内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当翁小宝和翁正两个人乘着出租车,来到医院的时候,便看到病区楼的楼底下,围着一圈的人。

    而在那圈子内,几个穿着白色大袍的医生的身影在晃荡。

    看着眼前着副情景,胡奶奶登时有些腿软,索性的是,翁正和翁小宝及时的稳住了她。

    三个人一路的来到那处围着的人堆处。

    当胡奶奶一眼看到的血粼粼的李月,闭着眼睛,接受着医生的救治时,顿时崩溃的软了身子,大哭了起来。

    看着胡奶奶悲切的表情时,翁小宝内心之中莫名地有些不好受起来。

    明明是开心的来照顾怀孕的人的,结果,小的不仅没了,这大的……

    翁小宝努力地劝慰着胡奶奶,黯然地想着。

    然,就在翁小宝拉扯着胡奶奶的时候,忽然觉得背后一凉,似是被什么目光在打量的样子,惊得她猛地转过了身子。

    只是,当她环顾四周,人头窜动,除了那些个面目表现着可惜的围观人群时,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诡异的身影,就连原先打量自己的目光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翁小宝蹙眉转回了头,张开口准备说些什么劝慰的话时,目光瞥到那已经被医生宣告死亡的李月时,猛然地想到了什么。

    一把放开了手,顿时胡奶奶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了翁正的身上,一时不备的翁正,微微踉跄了几步。

    正准备和翁小宝算账的时候,看到翁小宝居然冲到了李月的尸体前,顿时所有的话都压在了肚子里。

    翁小宝突然的动作,在场的医生护士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

    就见到翁小宝直接将李月的尸体直接翻过了身子,甚至还的将李月的病服的衣领给扒了下来。

    这惊人的举动,惊地四周围观的人都睁大了眼睛,甚至开始闲言碎语起来。

    “这是谁家的孩子?居然对死人这么的不敬!”

    “我看她还是和那哭着的老太太的一起来的,看样子是死者的亲属,可再怎么亲,也不能大庭广众下做这么事!”

    “……”

    然而,她们的闲言碎语,翁小宝也只当听不到的,正当翁小宝再将李月的头发撸起来的时候,身子猛地被人给扯了向后倒了去。

    “你做什么!我老婆已经这么惨了!你这个熊孩子还来掺和什么!你想让她死后也不得安宁吗?!”胡伟的声音,带着激动的情绪。

    翁小宝面肃的脸上,眉头微微的一蹙。

    两手撑着地面,缓缓地坐在地上,明明只是被推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肚子上却是有些不安宁,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很暴躁一样。

    许是中午吃多的缘故吧。

    翁小宝低头,摸了摸肚子,默默地想了想。

    不过也因为刚才胡伟推她的一个动作,李月的碎发也被她撩起了几秒后,又遮了起来。

    这也让她看清了头发遮掩的地方,有着两个小小的黑色手印,那是一个婴儿的手印。

    而另一边一瞧到翁小宝被胡伟怎么粗鲁的对待,哪里还有那精力扶着胡奶奶,费了些力气,直接让胡奶奶坐在了地上,连忙跑到翁小宝的身边,查看着她的情况。

    翁小宝则是无事的摇摇头,借着翁正的搀扶,缓缓地站了起来:“我没事。除了肚子有一点点的不舒服之外,也没有什么。”

    这肚子不舒服,就是天大的事情!

    翁正内心有些心急。

    然而,下一刻,翁正却听到一句有些哭笑不得的话,“早知道,中午就不吃那么多的东西了。”

    尔后,又看向胡伟,略带抱歉的道:“胡叔叔,对不起。我听说,有一种和死差不过的,叫做假死的,有个偏方,如果这么做的话,说不定假死的人,就能醒过来。”

    这话,自然是假话,其实她不过是想要确认这李月是自己跳的楼还是别的搞的鬼,现在,她自然确认了第二种。

    这也说明,刚才那扎人的目光也是真的。

    “你滚!你赶紧滚!”此刻的胡伟情绪已经失控。

    而一旁的医生也是很不爽得看着翁小宝,不过却没有像胡伟那般,只是道:“小姑娘,这没你的事,赶紧离开。”

    翁小宝抿了抿唇,也只能跟着翁正准备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警笛声从远到近。

    接着围观着的群众顿时让开了一条道路。

    然后,翁小宝和翁正看到了一个熟人——赵泽。

    一瞧到赵泽的面容,翁正心里贼是不舒服,尤其是一瞧见他,他就想起自己曾在局里憋屈的那样。

    当即便低着头,拉着翁小宝离开现场。

    然,不仅他们发现了赵泽,赵泽也同时看到了他们。

    眼见他们背对着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锐利的鹰眸紧紧地盯着他们的背影,只听他道:“你们两个,不准走。”

    翁正顿时条件反射的停下了脚步,只是刚停下脚步,翁小宝便掐了他一下,“你停什么停,没名没姓的,指不定喊的是别人。”

    翁正恍然,对哦!看来是他自作多情了!

    想明白了的翁正又踏着步子准备离开。

    然而这次,赵泽却是点出了他们的名字:“翁正,翁小宝,你们再离开,就是不配合警民合作。”

    翁正顿时哭丧着脸,这月阿姨的自个跳楼,干嘛牵扯到他们?

    没有办法下,翁正和翁小宝对看了一眼,丧气转过了头。

    “赵警官。”翁正和翁小宝齐齐地喊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