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互相掩藏的心事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其实本来赵泽也不想喊住他们的。

    只是第二次在命案现场看到翁正的时候,眉头紧锁,内心里总觉得会和他们相关。

    所以也是出于本能,在看到他们的第一眼后,便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于是,这赵泽的一句话,也让周围围观的人捂着嘴,眼睛盯着翁正和翁小宝两个人议论了起来。

    “这警察居然认识这两个小孩。没想到这两个小孩模样看着纯良的,原来是进过局子的!”

    “以后我得看住自己的孩子,什么样的人能交,什么样的人不能交。”

    “……”

    周围人的议论声,翁小宝和翁正自然听的一清二楚,冷冷的瞥了一眼周围的人。

    不过,那边的赵泽可不是那么的好脾气,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让他闹了心,真是,明明是场命案,人人都跟个看戏的围观。

    他鹰眸一扫周围的人,“命案现场,闲杂人等,赶紧离开。”

    明明就是一句话,惊得众人一抖,纷纷像鸟群一样哄散离去。

    除了胡奶奶和胡伟,还有急救的医生护士没有离开,其他的人都散的差不多。

    赵泽带来的警察也在这命案的周围处拉起了黄色警戒线。

    没了叽叽喳喳的吵闹声,赵泽这才缓步地走向了李月的尸体前,身边还跟着一名年轻的小警察。

    赵泽看着死者有移动的痕迹,联系起翁小宝身上的血迹,抬眸看向翁小宝,然后道:“尸体,你移动的?”

    不是疑问,反倒是陈述。

    见赵泽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衣袖上,翁小宝低下了头,看着衣袖上那淡红的痕迹,显然是因为这样,这个赵警官才会这么如此肯定的说。

    翁小宝自然只能点点头。反正在这之前,围观的人都看到了。她也没必要撒谎。

    结果,翁小宝刚点头的瞬间,赵泽便厉声斥责了起来:“这是命案现场,不是你们小孩子玩过家家的地方,谁让你随意进来的?你是医生吗?你是警察吗?还是说你是法医?”

    这般不饶人的话语,翁小宝抿了抿唇,什么话也没有说。

    这赵泽说的不错,她什么都不是,根本就没有资格去动那个尸体!

    只是……

    翁小宝垂了垂眼睑。

    见翁小宝被赵泽如此凶厉地吼,翁正的心一下子发紧起来,怎么说小宝现在是个怀孕的人,跟以前就不能相比,也不知道,现在的她受不受得住,连忙挺身向前将翁小宝拉到了后面,然后微屈着身子,对着赵泽道:“赵警官,我妹妹不懂事……那个……”

    结果一抬眸,就对上了赵泽的眼睛,这一对上,翁正焉了吧唧的,匆匆地低下了头,就像是斗败的公鸡,不,还没斗,就已经认输了。

    只是低下头的一秒后,翁正又抬起了头,不行!身为哥哥,就该拿出哥哥的魄力来!

    想着,翁正直接挺了胸膛,清了清嗓子,道:“赵警官!我妹妹这么做,完全是一时受不住刺激!”

    翁正的话,翁小宝微微抽搐了嘴角,不过,现在的她也没有拆翁正的台,只是默不作声地站在翁正的后面。

    看着翁正的背影,翁小宝第一次觉得,翁正竟然还能这么的有魄力……

    只是,当看到翁正背在身后的手,莫名的发抖的样子,翁小宝不由得心里暖了起来。

    原来他也是怕啊!

    想着,翁小宝伸手去戳了戳翁正颤颤发抖的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翁小宝玩心的缘故,那原本还在发抖的手,在翁小宝几下的戳,竟然不抖了,甚至还偷偷地予以回击。

    翁正和翁小宝的动作,那厢的赵泽根本看不到。

    翁正的回答,赵泽眯了眯眼睛,过了一会儿,原先跟着赵泽一起来的年轻警察,拿着笔记站起了身子,然后一脸认真地对着赵泽汇报了起来。

    “赵队,死者姓名叫李月,原本是钱进集团的员工。”

    然而,翁小宝在听到李月是钱进集团的员工的时候,愣了一下,手上戳着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翁小宝突然停下的动作,翁正虽背对着翁小宝,却也察觉出了什么,也静静地开始听起那个年轻警察的汇报。

    “三个月前,死者查出怀孕,已经开始休息产假。结果,今天医生查出是死胎,死者可能承受不住,产生了轻生的想法……”

    只是,这警察的话,还没说完,赵泽嘴角扯出一抹嗤笑,道:“可能?”

    年轻警察当即便是一顿。

    就在他一顿的时间里,赵泽直接将他的笔记本夺了过来。

    一目十行地看了过去。

    看完之后,便将笔记本丢给了年轻的警察,冷冷道:“下次的报告再完整点。”

    “是。赵队!”年轻的警察冒着冷汗道。

    尔后,赵泽将视线投放在了胡伟的身上,问道:“你的老婆怀了死胎,为什么三个月后,才做手术?”

    赵泽的目光像是要把人给看穿了一般,给胡伟一股子很莫名的压力。

    他实话道:“这三个月里,医生都给告诉我,我老婆肚子的孩子都很健康,根本没有什么事情。”

    “不可能!”旁边的医生当即就给喊道,“今天我检查的时候,你老婆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已经是死胎三个月了!任谁查了都不会说是健康的!”

    医生的反驳,赵泽默默地思考了起来。

    然后对着身边的年轻警察道:“哪家医院,哪个医生,资料证明,明天的办公桌上,我要看到。”

    年轻的警察只能点头。

    “这里你先处理着。”赵泽看了一眼翁正和翁小宝后,丢下一句话,便朝着翁正和翁小宝走去。

    翁正看到赵泽缓缓地朝着他们走来,只能硬着头皮站在原地。

    说实在的,他还真不想和警察照面。

    “受不住刺激,我看你妹妹面色挺好的。”赵泽眯着眼,看着两个人,道。

    近距离的压迫感,翁正干干的道:“中午吃的好……”

    对于这样的回答,赵泽只是默默地看了眼翁正,然后又道:“受了刺激,也就是说你们两个人和地上的死者是认识的。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又是死者的什么人?”

    很显然,赵泽直接忽视了翁正的答案。

    翁正一怔,早知道这个赵警官,不好相处,还真的是。

    不过,这一回,回答赵泽的,却是翁小宝。

    这个时候,翁小宝已经与翁正并排站在了一起。

    她看着赵泽,道:“我们和月阿姨是住在一条街上的。所以认识也不奇怪,关系嘛,大概算是邻居。”

    “你们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赵泽看了眼翁小宝,又道。

    翁小宝道:“家里头就胡奶一个人,我们担心她一个人夜路不方面,所以就一起送过来了。”

    闻言,赵泽看了眼那还在坐在地上大哭的老太太,此刻老太太的身边,已经多了一名女警官。

    赵泽转过了头,看着翁小宝,又道:“那为什么刚才看到了我,你们又要走了呢?”

    “人送到了,这里也没有我们这学生的事,更何况警察也来了,我们两个呆在这里也不过是碍事的,不走,难不成还要给赵警官添乱吗?”翁小宝直直地盯着赵泽的眼睛,说得极为的坦诚。

    看着如此坦诚的翁小宝,赵泽有些微微的诧异。

    几个问题,答的滴水不漏的。

    赵泽眼神微微的暗了暗。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如此镇定的翁小宝,赵泽的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但他不能因为自己心里的那么一丁点儿的怪异的,对眼前的两个人怀疑他们。

    赵泽沉默,翁小宝的目光闪了闪。

    脸上挂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后,问道:“赵警官,该问的也完了吧,我们兄妹两个可以离开了吗?”

    翁小宝的话,唤回了赵泽的思绪,他沉默地看着翁小宝,然后点了点头,道:“你们先走吧,如果案件有什么疑惑的地方,还请你们配合。”

    “这是当然,民警合作嘛!我们可是好公民,一定全力配合赵警官调查的。”说完,翁小宝便转过了身,离开。

    翁正自然也跟着翁小宝离开了。

    赵泽看着翁小宝和翁正离开的身影,明亮的灯光下,他们的影子被拉得极为的修长,然,就在拉得极为修长的瞬间,赵泽忽然看到翁小宝的影子突然地多了一个角的东西。

    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赵泽揉了揉眉头,低低地呢喃:“看来最近熬夜的多了,有些眼花了。”

    说完,赵泽摸了摸自己胸口的袋子,却在摸到空荡荡的口袋的时候,才想来今天来的及,烟落在了车里,没有带出来。

    赵泽有些烦躁的转过了身子。

    转过身的他,正巧看到的了李月的尸体被推上了车子。

    看着白色的布块将那张惨白的脸遮住的那一刻,仿似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赵泽一怔,急切地跑到了那担手前,一把将那白布掀了起来。

    当看到不是那张熟悉的脸后,怔了怔。

    而旁边的人看到赵泽的举动,奇怪地问道:“赵警官,是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赵泽则将白布重新盖上,摇了摇头,“推走吧。”

    看着那渐行渐远的担架,赵泽心里一阵的烦躁,扯了扯自己的头发,然后望着漆黑的夜空,“我怎么会……看到你呢?”

    然而,没有人听到他的这声呢喃。

    偶尔的蝉鸣,偶尔的夜风刮过。

    另一边的翁正缓缓地松了口气,道:“我最怕见到这个赵警官了,每次见到他,都会让我想到曾经在局子度过的夜晚。”

    然而,等了半天,却没有等来翁小宝的话,翁正回头一看,却看到翁小宝一手环抱着胸,一手抵着下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翁正一怔,伸手将翁小宝的眼前晃过,然而,翁小宝什么反应也没有……

    起了坏心的翁正的,道:“翁小宝?”

    然而静默一片。

    翁正鼓足了气,又道:“小宝?”

    依旧静默一片。

    翁正嘴角裂开了一抹大大的笑容,“你是猪!”

    “你是丑八怪!”

    “你是……啊啊啊!”翁正还没说完,腮帮就被翁小宝给掐了起来。

    翁小宝眯着眼睛,道:“翁正,我不聋。你掩耳盗铃的,是不是蠢?”

    翁正则是抓着翁小宝的手,哀嚎道:“小宝,我错了,快,快松手!”

    翁小宝瞪了一眼翁正,便松了手,道:“你好歹是做哥哥的,别做些幼稚的事情。”

    翁正揉着腮帮,道:“你也知道我是你哥哥,你怎么能对你哥哥做这这种事情!”

    翁小宝则是快步地绕过了翁正,道:“今晚的夜空不错。”

    翁小宝态度,翁正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叹了一口气,也没有接着先前的话题。

    只是想起了翁小宝先前沉思的表情,连忙凑到了翁小宝的身边,问道:“小宝,你刚才在想些什么?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翁小宝瞥了一眼翁正,淡淡的说道:“你猜~”

    翁正脚步一个踉跄,没有想到翁小宝会是这样的答案。

    看到他的囧样,翁小宝笑了起来,依旧朝着前面走去。

    看着小宝的背影,翁正也挂起了笑容,只是,还没等他挂起笑容没多久,脖子间却突然的疼了起来。

    让他笑容瞬间落了下去,伸手捂了捂那刚拆线地方。

    果然人不能太开心……

    翁正捂着脖子,怔怔的看着翁小宝的背影。

    路灯的灯光下,此刻的翁小宝,像是精灵一般,跳跃着,隐约间,他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翁小宝,那时候的翁小宝,什么也不懂,只会跟他撒娇,“哥哥……你快看宝宝像不像小精灵……”

    莫名的,翁正轻笑了起来。

    抬头望了望夜空。

    我猜啊……

    怎么办?我好想猜到了……

    那个被捆绑的鬼娃像,最后只剩下一条红绳子,还有……

    那个人群中,一抹黑色的身影……

    怎么办?

    小宝,我这做哥哥的,还能保护你多久呢?

    十年?五年?还是几个月呢?

    啊……真是悲伤的故事……

    明明是想一辈子的……

    而这个时候,在前面走着翁小宝,看到翁正没有跟上来,挥着手道:“翁正,你发什么呆?”

    看着翁小宝的笑容,翁正叹了口气,然后重新的挂起了笑容,跑上来,道:“小宝,我猜不到,你快告诉我吧!”

    然而翁小宝却是故意地道:“等你猜到了再告诉你。”

    恩,自己被盯上的事情,还是不告诉他的好。

    虽然他不怎么靠谱,可是在自己的事情上,这个做哥哥的,或许会担心极了。

    夜空下,淡黄的路灯下,两个身影,在互相的追逐着。

    他们仿似回到了小时候……

    箐箐岁月,真好!

    ------题外话------

    =—=来一波爱的评论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