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一只蛋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月跳楼的事件过去了几天,在这几天的时间里,胡家陷入了一片的死寂,更重要的是,李月家的人也相继赶了过来。

    隔三差五的都能听到从胡伟家里传来怒骂的声音,翁小宝和翁正每次经过他们家的时候,都会听到里头李月家的亲人嚷着自己的孩子不可能想不开之类的。

    每一次,翁小宝听到,都会有种莫名的负罪感,毕竟若不是因为自己出现的缘故,她也不会……

    然,翁正看着她愁苦的面容后,便也知道了她在想些什么。

    若是换作以前,翁小宝或许不会这么自责,只会将那个罪魁祸首找出来。

    可现在……

    翁正偷偷瞄了一眼翁小宝的肚子,都说怀孕的人情绪很容易波动,看来不假。

    将买来翁小宝喜欢吃的食物,一个个的摆在桌面上。

    看着桌面上一大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翁小宝顿时将所有愁苦的思绪抛地一干二净。

    嘴里泛着口水,眼馋地看着这一桌子的菜。

    看着她拿起筷子准备开吃,翁正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果然,还是只有吃的能够让她忘却所有的烦恼。

    只是翁小宝刚吃完一口,便放下了筷子。

    见翁小宝不吃了,翁正疑惑:“小宝,你怎么不吃了?不好吃吗?”

    翁小宝嘟着嘴,摸着自己的肚皮道:“翁正,你没有发现最近我的肚子便大了些。”

    这话一听,翁正心里头一个咯噔,姗姗地笑了起来,准备否决的时候,翁小宝的话又响了起来。

    只见她瞪着眼看着翁正:“翁正,我严重怀疑,你这么多天来好吃好喝的伺候我,就是故意让我变成这样的!”

    翁正食指划拉着脸颊,目光不敢对上翁小宝,道:“小宝,瞧你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我这只是在尽我做哥哥的职业操守。呵呵……”

    翁小宝有些狐疑地看向翁正,又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要知道每天一桌子这样的菜,怎么说也得好多钱的。何况每次你对我好的时候,都是有目的的,说吧,你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

    翁正一噎,回头瞥了一眼翁小宝,一秒之后又移开了目光,眼珠子转了转,随后又猛地对上翁小宝的眼睛,然后夺过她桌前的碗筷子,悠悠道:“好心给你吃的喝的,居然这么想我,小宝,以后这些个菜我自己包了,你就在旁边看着我吃吧。”

    眼瞅着翁正夺过自己的碗筷,决定一个人承包一桌子上的饭菜的时候,翁小宝哪里还忍得住,一把地从翁正的手里,将自己的碗筷夺了过来,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翁正一旁佯装愤怒的样子,指责翁小宝的行为。

    不过眼里却是带着庆幸。

    期间也不忘和翁小宝抢夺着食物。

    正当盘子里只剩下最后一块肉,两个人一人一筷子地压在上面,无声地对视的时候,门铃突然的响了起来。

    被这铃声突然一惊,翁正一下子吓地松了筷子。

    看着翁小宝心满意足的吃下了最后一筷子的肉,翁正的脸沉到了极致,吃到现在,他就扒了几口的饭,吃了几口的青菜,一块肉都没吃上一口!

    翁正银牙一咬,他倒要看看谁这么好死不死的来了。

    翁正瞪了眼一脸餍足地摸着自己肚皮的翁小宝,便去开了门。

    看到来人,翁正很是没有好脸色,道:“你来干嘛?”

    然后看了几眼后,又补充了一句:“还摆地这么的骚。”

    祁言之一身悠闲的装束,依旧遮挡不住身上名牌的信号。

    正摆着帅气的pose,准备显示自己的帅气有钱,结果门一打开,他的招呼还没出口,就被翁正给冲了回去,让他一脸的懵逼。

    不过,他反应的快,也不摆pose了,脱去了自己的墨镜,点着翁正的胸膛,“诶,我说,我没惹你吧,干嘛对我这么冲?怎么说现在我也是你的客人,有你这么待客之道的?”

    “客人?什么客人?客人在哪里?”翁正一手横在自己的额前,朝着外面张望着。

    被翁正这么光明正大的嫌弃,祁言之瞥了一眼翁正,恨声道:“怎么说,咱们也是同甘共苦的兄弟,有你这么待兄弟的吗?”

    然,翁正拍了拍祁言之的肩膀,面色严肃道:“最近兄弟比较缺钱,你救济点呗!”

    祁言之狠狠的鄙视了眼翁正,道:“我怎么就认识了你。”

    翁正斜着身子倚靠着门栏,吊儿郎当,道:“用老爹的话说,这叫缘分。”

    被翁正的这话,祁言之顿时一阵的鸡皮疙瘩,嫌弃地推开翁正,道:“今儿我来找你们是有正事的。”

    “正事?”翁正重复了一句,然后看到祁言之的手里拎着个东西,“这次不错,知道找我们做事,该带些礼来。”

    祁言之翻了翻白眼,直接绕过了他,特别不客气的进了屋子。

    当看到满桌子空荡荡的碗,讶异地睁大了眼睛:“我说,你们两个人吃了这么多?”

    “怎么,有意见?”翁正一屁股地抵开祁言之,道。

    祁言之咂咂嘴,一脸的佩服,当视线投向在了翁小宝的身上后,猛地一顿,然后有些震惊地开口道:“翁小宝,一个月没见,你这是怀了?”

    然,落话没多久,一个背靠的枕头便击中了他。

    “什么怀不怀!谁怀了!你才怀了!你全家都怀了!”翁小宝双手插着腰,气鼓鼓地站在沙发上,瞪着祁言之道。

    “就是!小宝那哪里是怀的!明明就是吃出来的!你丫怎么说话呢!”翁正也被祁言之的话,惊地刚碰到沙发的屁股,也一把地弹了起来,跟着嚷道。

    然,又一个背枕袭向了翁正,“翁正!你才是吃出来的!”

    此刻的翁小宝内心又急又气,这几日来她也发现了自己的肚子是一天一天的大了起来,想起来这几日被翁正好吃好喝的供着,最重要的是,她的食量比之前大的不是一点点!尤其是她刚吃完这一桌子的菜,竟然还觉得有点饿饿的!

    想着,翁小宝的内心不由得慌乱了起来,要是再这么吃下去,指不定等开学的时候,她便胖成了一个球!

    背枕砸人虽不是很痛,不过翁正和祁言之都讪讪地看着翁小宝,各自捡起背枕放在沙发上,眼睛瞄着翁小宝,讪讪道:“开玩笑,开玩笑。”

    翁小宝冷哼地看着两个人,顺便也偷偷地瞥了眼自己微微大起来的肚子,内心想着以后还是要戒食。

    翁正一瞧到她低头蹙眉的样子,便知道翁小宝在想些什么,不过也没有说出来,只是看着她这么一直站在软软的沙发上,生怕一个不小心,翁小宝摔了下来,赶忙地出声道:“小宝,快坐下来。”

    “就是,小宝,有什么事,就坐下说。”祁言之也在一旁地附和道。

    翁小宝瞪了眼翁正和祁言之,心中虽然对着他们有气,不过,还是乖乖地配合,坐了下来。

    眼睛瞥着不请而来的祁言之,道:“你今天又来干嘛?”

    “诶,你这次没算出我来做什么的吗?”祁言之坐在了翁正的旁边,疑惑的问道。

    翁小宝则是翻了翻白眼,冷声道:“我又不是每天都闲地发慌,干嘛动不动就算?再说了,算一下,就泄露了天机,对我又没有好处。”

    翁正也附和道:“就是,你赶紧的把事情都说完,说完就赶紧的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兄妹两人的驱赶,祁言之气地干瞪眼,不过看了翁小宝那一脸不耐的样子,甚至还打起了呵欠,祁言之也只能把这气往肚子噎。

    重重的吸了口气后,微微地调理了自己的情绪后,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才一把正经地将来这里的正事给交代了出来:“昨天突然被人寄给了我这东西,本来是没有什么事的,但是就一晚上的时间,我总能听到咯咯的笑声和啼哭声,搞得我一整晚都没有睡好觉,所以我就将东西带过来,给你们看看。”

    翁小宝又是一个哈欠,缓缓地道:“会不会是你晚上做的噩梦?所以产生了现实梦境的幻觉?”

    “没有!”祁言之急切的否认道,甚至一边将那裹着的东西给拆了下来。“你们帮我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你们不知道,这个东西送过来的时候,什么邮寄的地址都没有写,就那么静静的放在我家的邮箱里。”

    翁小宝挤着眼角的泪花,极为慵懒地躺在了沙发上,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特别的想要睡觉。

    当祁言之将那包裹拆了一半,就差一层纸盒子的时候,抬头间却发现此刻的翁小宝已经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看着已经睡着的翁小宝,祁言之有些瞠目结舌,一时间都忘了继续拆下去了。

    坐在他旁边的翁正,倒是极为娴熟地从房间里取来床被,盖在了翁小宝的身上,然后又弯着腰整理起了桌子上剩下来的碗筷,瞥了一眼还处于发呆的祁言之,淡淡道:“等小宝醒来后,你再和她说事情吧,现在,先帮我把这桌子上的碗筷收了。”

    祁言之道:“我可是客人啊!你居然让客人给你做这种事情!”

    翁正端起几个碗,冷冷地抛下了一句话,“你要是不愿意,那你就带着你的东西从哪来到哪去呗。我又不强求你。”

    祁言之一噎,可是想到晚上那渗人的声音,没有办法下,祁言之只能乖乖地收拾起了桌子上的碗筷来,不住地咂嘴道:“你们兄妹真是能吃,这么多空碗,怎么说也有十几道菜吧,居然全吃光了。”

    “闭嘴吧你。”翁正扫了眼祁言之,道。

    祁言之送了耸肩,手里端着碗,跟着翁正去了厨房。

    桌子上,那被祁言之摆放着的纸盒子,在他们两个人离开之后,一股浓郁的黑气的从里头渗透了出来,然后一点点往着翁小宝的肚子间渗透了进去……

    然而,那边的翁正和祁言之对于客厅之中发生的诡异事情一无所知。

    随着那黑气的渗透,翁小宝的肚子诡异地动了几下,连带着那盖着的床被也微微颤动了起来。

    而在这个时候,翁小宝的心脏处也微微的泛起了金色的光芒,随着金色光芒的渗出,翁小宝的眉头微微地蹙了起来,仿佛梦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

    金色火红的世界,翁小宝看着这光亮,心中便是难掩的愤怒。

    她张望着四周,深怕下一刻,那个男人会突然的出现。

    然,她找了许久,等了许久,却是什么异常也没有,就连那个男人也没有见到,此刻的她莫名的有些庆幸。

    她缓缓地蹲下了身子,头埋在自己的腿间。

    为什么她会梦到这里?

    是那个男人做的吗?

    是为了让自己时刻记住那件事情?

    明明自己都已经快要忘记了!

    翁小宝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颤。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奶声奶气地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娘亲~”

    这一呼唤,猛然惊地翁小宝抬起了头。

    只是入目的却是一个大大椭圆形的蛋,在她的面前前后摇晃。

    “娘亲~”又是一声奶声奶气地声音。

    翁小宝愣了半会,伸出手微微地戳了戳那个白色的蛋,然后不确定地问道:“是你在说话吗?”

    被翁小宝这么一戳,那只蛋摇晃的幅度,更加地大了起来,像是一个不倒翁一样。

    然而那只蛋却是带着兴奋的声音,道:“是啊是啊,娘亲~”

    这一回,翁小宝彻底怔住了。

    娘亲?

    一个蛋居然喊她娘亲!

    翁小宝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中了一样。

    她张了张嘴,有些干涩地问道:“你为什么要叫我娘亲?”

    结果,那只蛋,居然像只球一样,在翁小宝的周围转着圈,“因为娘亲是娘亲,所以要叫娘亲~”

    这样的回答,让翁小宝有些发愣。

    这算什么答案?

    然,当这只蛋滚到了她的面前的时候,突然地停住了,只听他说:“娘亲,宝宝好不容易和娘亲见面了,你抱抱宝宝好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