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可怕的猜测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翁正僵硬地站在那处,呵呵的干笑着:“小宝,你说啥,我怎么听不明白?”

    一装傻,二装懵,三死不承认。

    一瞬间,翁正将所有的方向都从脑袋里过了一片。

    然,身为翁正的妹妹,翁小宝也不是白当的,翁小宝直勾勾地盯着翁正,然后绽放出好看的假笑脸,“呵呵……不明白?”

    正当翁正点头的瞬间,一个背枕就朝着翁正丢了过去。

    然,翁正则是激灵地一把将一旁看地有些懵逼的祁言之给扯到了自己的身前,一下子挡住了那两个背枕。

    背枕砸的虽是不疼,可是被人扯过来当盾牌,任谁都不开心啊!

    祁言之被砸的懵逼一秒后,便是反手拽起了翁正,怒目相对道:“靠,有你这么做人的吗?!”

    翁正则是瞄了一眼祁言之,悠悠道:“兄弟,为我两勒插刀,我一定铭记在心!这恩我下辈子再报!”

    祁言之被翁正的厚颜无耻震惊了,想打吧,又嫌费力,可是不打吧,看着这张脸心里贼不舒服。

    纠结到最后,祁言之则是一把地将翁正推到了沙发上。

    被推到的翁正,两腿一伸,一下子碰到了桌脚上。

    桌子一动,放置在上面的纸盒子也一下倒在了桌子上,一下子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本打算对翁正盘问清楚的翁小宝,目光一瞥,看到桌面上露出的东西,心中一惊。

    也懒得去关心那两个人的相亲相爱。

    蹙眉,伸着手,将那露出来的东西,彻底地从纸盒上拿了出来。

    看着那小小的身子,还有那张熟悉的鬼脸。

    翁小宝问道:“祁少,你这东西哪里来的?”

    然,等了半天都没有人回答自己。

    忍不住的翁小宝,抬眸看去,看着他们一个在下,一个在上的坐在翁正的腿上,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捂住额头一秒后,便执起旁边的另一个背枕扔了过去,怒道:“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

    片刻后,翁正和祁言之两个人正襟危坐地坐在沙发上,一副大气不敢出的样子,深怕下一刻就被翁小宝给揍了一顿。

    看着他们乖顺的模样,翁小宝挑了挑眉,指着桌子上摆着的鬼娃像,瞥了一眼祁言之,道:“你说这东西,是在你家门口放着的?”

    祁言之点点头,道:“这东西真是诡异,一到晚上,就跟开了婴儿聚会一样,又是咯咯的笑声,又是呜呜的啼哭声,吵得我整完睡不着。”

    翁小宝听了片刻后,没有任何的言语,目光坠坠地盯着眼前的鬼娃像。

    此刻的鬼娃像,没有像之前在李月家里见到的一样。

    安安静静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不,发生了。

    翁小宝一顿,随手摸了摸自己微微凸起来的肚子。

    怪不得自己刚才会做那样的梦,原来是这个东西搞得鬼。

    现在之所以没有发生什么,是因为刚才鬼气大伤?

    见翁小宝半晌没有说话,祁言之忍不住伸了神脖子,问道:“小宝,你看出了什么?”

    翁小宝淡漠地看了一眼祁言之,随后背靠着沙发,耸了耸肩膀,道:“什么问题也没有,估摸你晚上做梦了。”

    一边的翁正,听着翁小宝这话,内心微微的有些诧异。

    这鬼娃像,他到现在还记得,这玩意的恐怖呢,怎么现在,小宝竟然会说什么问题也没有?

    翁小宝自然也看出了翁正内心的疑惑,不过,却没有说些什么。

    祁言之却是嘀咕道:“不可能啊,我晚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都听到了那些个声音啊!小宝,你要不再瞅瞅?”

    翁小宝却是连看也不看了,直接拿起桌子上的纸盒子将那玩意给套了起来,道:“说没有就没有,你赶紧的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祁言之嘴角抽抽,这话,他似乎从哪里听到过。

    回头瞥了一眼翁正,见他吊儿郎当,什么事也不管的样子,与当初第一次见面,好吧,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祁言之在翁小宝和翁正的面上扫了几眼,见他们什么也不想管的样子,只能叹了口气,乖乖地将那玩意给装了起来。

    哎,谁让他手贱呢?捡了这么个鬼东西。

    好不容易送走了祁言之后,翁正则是一脸奇怪地一手搭在沙发背椅上,问道:“小宝,那个东西,明明就是在李月家里看到的鬼娃像啊。你也知道李月都被那东西折磨的不成人样,要是被祁言之带回去,他不就成了下一个李月了?”

    翁小宝瞥了眼翁正的脸,揉着太阳穴,淡淡道:“李月是怀了孕的女人,就算是肚子里的是死胎,可她终究还是个孕妇,但是,那个祁言之是什么?他可是个男人,阳气又重,又不会怀孕,所以谁有事,他都不会有事。”

    “哦。”翁正明白似的点了点头,不过,片刻之后又问道:“可是,那个鬼娃像不是已经从李月的家里神秘消失了吗?为什么那个东西会突然地出现在祁言之的家里。更何况按照你说的,这东西专门的喜欢找上怀孕的人,又为什么找了个不会下蛋的祁言之?”

    翁小宝闭着眼,揉着太阳穴道:“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

    “要么是真的如祁言之说的那样,有人故意的放在了他的家门口,要么就是……拿走那东西的人,就是祁言之。”翁小宝缓缓地睁开了眼,淡淡的道。

    闻言,翁正心中一惊,如果事情真的如翁小宝说的第二种的话,这个祁言之真的是太可怕了。

    毕竟,在当初那个医院里,他的确看到了那黑色的身影,尤其是在现场的,也只有翁小宝是孕妇,所以,小宝会成为那个黑影的下一个目标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翁正的心里突突的,以后这祁言之再上门,说什么也不给他进门。

    “但是如果是第一种情况的话……”翁小宝低低的说道。

    “如果是第一个情况的话……”翁正听着翁小宝的话,也低低地重复了起来。

    然,片刻之后,翁正和翁小宝便对上了眼,目光之中有着难掩的震惊。

    “如果是第一情况的话,那么那个人也更恐怖了!”翁正道。

    “恩,这也就是说,那个人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就已经将我们的周围的事情也调查的清清楚楚,所以他才会把那东西交给祁言之。”翁小宝也跟着点头道。

    “因为祁言之那个人,因为和我们经历过诡异的事情,所以祁言之也就会拿着这个东西来找咱们!”翁正道。

    “说到底,他的目的就是我这个怀了孕的女人。”翁小宝目光直勾勾地盯着翁正,缓缓道。

    “对!”翁正一个拍掌,应和道。

    只是应和完后,翁正才发觉出刚刚附和了什么,猛然地僵住,咽了咽口水,然后机械地转过了头,看向了翁小宝。

    见翁小宝抱着胸,嘴角挂着冷冷的笑容后,翁正麻溜地转过了身子,朝着自己的房间而去。“啊,那个,我突然有些困了。”

    “回来。”翁小宝一声大喝。

    刚踏出去的翁正又立马调回了头,单膝跪地,道:“妹妹,你有何吩咐!”

    翁小宝冷冷地瞥着翁正的脑袋,环着胸,道:“你果然知道我怀孕了。”

    翁正头埋低了些,道:“其实吧,我比你早知道了一会会。”说着手上比划出小米粒一般的大小。

    “呵呵……说实话。”翁小宝冷冷地道。

    翁正立马缩回了手,道:“就是你那次晕倒的时候,医生给查出来了。”

    翁小宝的眼睛眯了眯,似是在回忆,片刻后,悠悠道:“所以说,那次手里拿着的文件资料,说什么是你的注意事项,其实,是我的怀孕报告?”

    翁正尴尬的笑了起来,点点头。

    “怪不得你会从一个抠搜的家伙,变成很阔气的,还各种好吃的好喝伺候我。原来你是知道我怀孕。”翁小宝淡淡地道。

    翁正的头埋低了,天知道,他每次请着翁小宝吃那些个菜,他有多么多么的肉疼!那可都是他的私房钱!

    “你听到我怀孕的时候,居然不惊讶,甚至还理所当然地照顾起了我,你……”沉默了片刻,翁小宝盯着翁正的脑袋瓜子,沉吟道:“你是不是知道我的肚子的爹是谁?”

    翁正一僵,早知道会有这么一遭,没想到会提前的这么快?说还是不说?

    思量了半天,翁正偷偷抬起了头,道:“我不知……”

    “实话。”翁小宝眯着眼,不怒自威的模样。

    翁正一惊,条件反射地道:“沈一天。”

    这般爽快的答案,与之前慢慢吞吞的简直截然相反。

    “怎么会是他?”翁小宝微微一怔,低声地呢喃道:“明明是那个……”

    然,呢喃了片刻后,翁小宝忽然地回忆起了当初在墓穴之中,沈一天不知道和翁正说了什么,当时的翁正很是盛气凌人的样子,怪不得,那个时候的翁正,会变的那么的有魄力?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说,当初在梦境中……

    想到这里,翁小宝面色开始下沉了起来,胸口的起伏开始剧烈了起来。

    察觉到空气之中,翁小宝呼吸的变化,翁正猛地抬起了头。

    一瞅到翁小宝这般的异样,连忙上前扶住翁小宝的身子,在旁白焦急地道:“小宝,别生气,被生气,生气的话,对我的外甥不好,对你的孩子不好。”

    翁小宝一瞪眼,眼睛之中竟然微微的泛红起来,对着翁正大喊道:“翁正!我可是你妹妹!你怎么不先担心我!”

    不是……翁正想要解释,可看了翁小宝的表情后,只能改口道:“小宝,消消气,对你的身体不好……”

    然,劝解的话,还没说话,又被翁小宝给打断了,“翁正,我肚子里的,可是你将来的外甥!你怎么做舅舅的!”

    不是……翁正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怀孕的女人怎么都这么的无理取闹啊?当初他亲妈都……

    脑海里莫名的想起,当初怀着小宝时候的顾生,对着他们的亲爹,那态度……

    好吧……他认栽!

    那也不对啊!

    翁小宝肚子里怀的明明就是那个人的种!凭啥这孕妇的脾气得让他做哥哥的来承受!

    此刻,翁正的心里别提多憋屈了!

    以后娶老婆,绝对不能娶和翁小宝一个样的!

    翁正一边劝慰着翁小宝,一边默默地在心里想着。

    好不容易将翁小宝的脾气给抚平了,翁正却觉得自己半个命快没了。

    他想,等这个娃子出来,说什么都不能让这娃子轻易地认那个男人爹!

    翁小宝吸了吸鼻子,道:“翁正,沈一天究竟是什么人?”

    翁正喘着气,然后道:“不是人。”

    翁小宝一愣,然后想了想,似乎翁正说的也对,若是人的话,也不可能梦中做的事情……会导致现实这个果……

    “那他是什么?”翁小宝道。

    “谁知道呢!”翁正琢磨了会,决定还是不说了。

    然,翁小宝却是问道:“他是不是蛋生动物进化来的……”说到最后,翁小宝说不下去了……

    翁正转过头,奇怪地看着翁小宝,问道:“为什么会这么问?”

    “我刚做梦,有一个蛋,喊我娘亲……”翁小宝沉吟道。

    闻言,翁正仿佛自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想起沈一天是个龙的身份……

    顿时一屁股地坐了起来,一把抓起了翁小宝的手,道:“走,我们去医院,把孩子流掉!要是生出来的不是人,指不定被谁看到,逮着去下锅。”

    翁小宝却是一把的甩开翁正的手,道:“那可是小生命啊,你怎么这么忍心?”

    看着翁小宝的表情,似乎真的是不愿意将孩子打掉。

    沉默了半会,翁正略带严肃地看着翁小宝,道:“小宝,你可要想好了,你真的愿意将孩子生下来吗?你要知道,孩子的花费,可比咱们的学费还要贵……”

    翁小宝沉默了会,点点头,道:“我想明白了,你也说了,那个沈一天不是人,所以我生下来的孩子也可能不是人,所以……”

    后面的话都没了。

    翁正叹了叹,看了一眼翁小宝微微凸起来的肚子,其实,他也想看小宝会生出什么样的娃子来。

    正当两个人都沉默的时候,翁小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抬眸看向翁正,道:“翁正,沈一天,他去了哪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