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主动出击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自从回来后,都没有从你的嘴里听到关于他的事情。”翁小宝直勾勾地盯着翁正,一字一句地问着。

    翁正一怔,瞄了一眼翁小宝后,便撇开了眼睛,不再去看着翁小宝。

    心里头偷偷地琢磨着到底是和她说呢,还是不跟她说?

    可是思虑了一会儿的翁正,心中却是一瞬间的明朗,不对啊,自从从那墓穴里出来后,那个男人是生还是死的,他根本就不清楚啊!所以现在沈一天在哪里,他也不知道啊!

    想明白的翁正,清了清嗓子,道:“小宝,现在沈一天在哪,我还真的不知道。”

    翁小宝盯了一会儿后,便知道翁正没有撒谎,随后垂了眼睑,“当初,他没和我们一起回来吗?”

    翁正琢磨了会儿,悠悠叹了口气道:“没有。”

    “当初把你打晕后,沈一天估摸着你会对他很生气,甚至可能会不再理他。”翁正继续道。

    翁正偷偷瞄了一眼翁小宝,又补充道:“你也知道,那个两头蛇的怪物很危险的,我们这么一个平凡的人类,又哪里是它的对手,所以那个沈一天便自己留下来对付它了。一直到现在,我也不太清楚他的行踪。”连他是生是死,也不知道。

    不过,最后一句,翁正却是埋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然,即便他没有说出来,可是身为他的亲妹妹,翁小宝自然也听得出来,看得出来。

    双手的手指,在自己没有意思的情况下,搅和在了一起。

    翁小宝抿了抿唇,当时的她,对于沈一天打晕自己的举动,很是埋怨,可是当看到翁正带回来的木碑,还有顾生说的话后,那一股怒气也随之消散了开去。

    还有梦境中对自己做过的事情,在她的意识之中,沈一天是沈一天,那个男人是那个男人,她很难想象出,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也很难将梦境中的人转换成沈一天。

    所以现在的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翁正讲的这一事实。

    见翁小宝一直沉默地没有话语,翁正也没有去打搅翁小宝的思绪,然后……

    拿着手机自己玩了起来!

    等翁小宝回过神的时候,便见到翁正正一头闷劲地在那里玩着手机,眼角抽了抽。

    她在这里思考人生,这个男人竟然能在旁边玩起手机来?

    “翁正!”翁小宝不由得情绪失控地大喊地一声。

    这声音惊地翁正一把地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子,将手机背在了身后,浑身紧绷着。

    看清了四周的景物后,翁正才想起了自己身在哪,自己在干嘛,然后僵硬地转过了身子,摆出了干干的笑容,道:“小宝啊,你喊我,就喊我呗,没必要这么大的声音……”然后后面的话,在翁小宝的瞪视下,乖乖地闭上了嘴。

    可偏偏的,这个时候,手机突然的响了起来:“支付宝到账250元。”

    听到这声音,翁小宝和翁正齐齐的一愣,下一秒,翁正则快速地处理了手机起来。

    翁小宝却是脸沉到了谷底,道:“翁正,你又瞒着我做了什么?!”

    翁正干咳了一声,食指在脸上刮着,眼睛到处乱转着,就是不敢去看翁小宝,然后道:“那个……说出来……小宝,你可别生气……就是……我把你画的那些个黄符……都给卖了……”

    翁小宝:“呵呵……”

    翁正不由得冒出冷汗来,但也不忘给自己找个借口道:“那个,你也知道,最近,水电费上涨,咱们最近吃的……”

    然,还没说完,翁小宝直接冷冷地道:“今天你不画出个250张的黄符出来,你就别睡觉。”

    不是……

    翁正此刻像是被雷劈了一样,这画符什么的最是累人的!

    然,对上翁小宝的眼睛后,翁正则是没有底气地点头应道。

    然,就在这个时候,翁正的手机又响了起里,只是这一次却不是收款的提示。

    在翁小宝冰冷的目光下,翁正只能硬着头皮看下去。

    不过只是看了一眼后,翁正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见翁正这突变的脸色,翁小宝也蹙起了眉头来,一般按照翁正这个表情来讲,肯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出于好奇的翁小宝忍不住就着沙发站起了身子,凑到翁正的边上,偷偷瞄了去。

    当看到那上面的消息后,翁小宝的脸色比起翁正来讲,更是好不到哪去,冷冷地在翁正的耳边道:“翁正,我很怀疑,你是那个黑影派过来的卧底!卖符都能卖到那个人的手里!”

    那手机上,此刻显示着,一个陌生黑色人头的头像的一句话:小兄弟,你的这些符,虽是正统,可,这符的等级次了些,比起我的鬼娃像来说,根本不值一看。

    身后突然冒出了翁小宝的声音,翁正不由得吓了一跳,瞅到翁小宝有些漆黑的脸色,他只能脸上泛起苦笑来,他哪里知道,卖个符,还能卖到那个人的手上!

    翁正的心里憋屈到了极致!

    翁正的心思千思百转,在翁小宝的瞪视下,硬着头皮,干笑道:“小宝,你要这么想,不值一提的符,他都能出这么个价钱来,简直就是人傻到家了!”

    翁小宝冷冷地笑了起来:“呵呵……”

    下一秒,瞬间敛起了嘴角的弧度:“那请你,将这不值一提的黄符画出500张来。”

    翁正一僵,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然,翁小宝只是一瞥,他刚鼓起来的气瞬间消散了去。

    只能垂着肩膀,拿出那画符的道具来。

    一瞬间,整个客厅里,只剩下翁正的动作声。

    不过,此刻,翁小宝和翁正的心情,却没有一个人是平静的。

    不过一条平平淡淡的消息,却像是惊涛骇浪一般,在他们的心底翻腾不息。

    这李月的事情才过去几天时间,那个人先是将鬼娃像放在了祁言之的家门口,现在更可怕的是,居然能找到翁正的聊天方式!

    虽然这些个事情还没有激起什么大浪来,可是在他们看来,这一切的一切,不过就是一个开始罢了!

    想到这里,翁正和翁小宝像是心灵感应一般地对上了眼睛。

    翁小宝看着翁正,抿了抿唇,问道:“我们,当初是不是不应该去插手李月的事情?”

    翁正看了一眼翁小宝,道:“小宝,就算你不插手,我想那个人或许也会找上咱们,用咱们的道家的话来讲,这一切都是注定的,躲也躲不掉。”

    翁小宝微微一怔,垂了垂眼睑,伸手摸了摸自己微微凸起来的肚子,没有说话。

    翁正看着翁小宝,心中也是有些酸涩起来,似乎从认识沈一天开始,身边发生的事情,真是越来越诡异起来了。

    ……

    第二日一大早,翁小宝的房门就被砰砰砰的敲响着,搅地翁正和翁小宝一肚子的起床气。

    只是,等他们看到门外的人后,都齐齐地愣了一下。

    是祁言之,此刻的他,眼底一片青黑,头发更是乱糟糟的,衣服甚至还穿着昨天的,简直就是一副没睡好的样子。

    不过一晚上的时间,竟然能让祁大少变得这么的无精打采。

    祁言之一看到翁正,一把便扑了过去,抓着翁正的衣领,急切地道:“翁正,昨儿说好咱们是兄弟的,你一定要帮我!那个鬼东西,太特么的可怕了!”

    翁正被祁言之这么突如起来的动作,差一点摔倒,连忙稳住身子,将祁言之的手给甩了开来。

    此刻的翁正,也是眼底青黑一片,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一团,也是一副没睡好的样子,不过,他和祁言之的不同,昨天为了画那500张的黄符,一直到凌晨3点才去睡觉,这才不过睡了几个小时,就被祁言之催命般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翁正的脑子此刻还是一片的浆糊,打了个哈欠后,没好气地道:“有事说事,别个神经一样,到处发病!”

    被甩开的祁言之,连忙将视线放在了翁正的身上,可是一瞧到翁正和自己的模样差不了多少时,愣愣道:“翁正,你昨天也被一堆的孩子声吵得没睡好?”

    “什么孩子不孩子的,我昨天睡太晚,给熬夜出来的。”翁正又是一个哈欠,道:“你要是为了睡不好的事情,你下午再来吧,我现在要睡觉。”

    说着,翁正便要关起了房门。

    一看翁正有赶人的架势,祁言之连忙将门给抵住,然后把带过来的鬼娃像放在了翁正的眼前。

    本来还睡意蒙蒙的翁正,眼前突然出现放大了鬼娃像,那鬼面的模样,一下子将翁正给惊吓了起来!

    身体本能的捏出了一个手诀,按在了那鬼面的脸上。

    下一瞬间,一声凄惨的哭啼声响在了三个人的耳里,他们家里的窗帘,一下子浮动了起来,甚至好好摆放着桌子,也开始震动了起来。

    这一变故,祁言之微微一怔,不过片刻之后,脸上却是露出了狂喜的模样。

    旁边还在昏昏欲睡的翁小宝,被周围的动静,还有那搅人的婴儿哭啼声,给彻底惊醒了过来。

    转头一看,翁正正捏着手诀按在那鬼娃像的身上,顿时一愣。

    这个时候,翁正也瞬时间清醒了过来,看到自己在做着什么的时候,连忙将手给收了回去。

    下一刻,所有的动静都恢复了平静。

    翁正突然的收手,祁言之有些欣喜的问道:“翁正,你这是解决了?”

    “解决个屁!”翁正当即就对着祁言之冲道。“你没事一大早的来我这,就给我送来个这个玩意,你是嫌我们命长吗?!”

    祁言之则道:“没啊,你们昨天不是说,这东西没有什么问题的吗?!”

    翁正一噎。

    就算翁正不回答了,祁言之也明白翁正他们昨天说的话是忽悠人的。

    然后又一次跨步,将鬼娃像往前面一送,道:“只要你们帮我,我给你们好多钱!”

    翁正心里虽是心动,可是念及这鬼娃像根本就是冲着翁小宝来的,那一点点的心动也给压了下去,准备将祁言之推到外面。

    然,这一回,翁小宝却是跨步的上前,道:“帮你也行,钱嘛,我不需要,也不缺,不如你换个方式,此后我们的饭菜,你全权包揽,怎么样?”

    祁言之一僵,脸色怪异道:“我不会做饭啊。”

    “没说要你做饭啊,你可以给我们订酒店里的,反正你也不差那钱,对不?”翁小宝笑着道。

    现在的她,已经知道自己怀孕了,按照翁正的那点的私房钱,肯定喂不饱她,这送上门的伙食,怎么能白白送掉?

    再说了……

    翁小宝瞄了一眼那鬼娃像。

    再说了,这个玩意,就是她再怎么躲,还是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与其躲着,不如主动出击。

    翁小宝的这个提议,祁言之微微愣了一会儿,不过想了想,反正这两个人的饭量也不可能大到哪里,便是点点头同意了。

    一看祁言之点头了,翁小宝回到了屋子里,过了一会儿,将一张纸条放在了祁言之的手里,然后无害地眨眨眼,笑道:“这是我今早想吃的,麻烦祁大少了。”

    一手将鬼娃像交到了翁正的手里,一手接过翁小宝的纸条,当看到纸条写着的东西后,整个眼睛瞪得大大的,有些语无伦次道:“你……你也太能吃了!小心养成猪!”

    然,这话刚说完,翁小宝的笑容更大了,下一秒说出来的话却是满满地咬牙切齿:“翁正,将鬼娃像还给他!然后,关门,送客!”

    下一秒,还不等翁正踏出一步来,祁言之已经麻溜地出去了。

    翁正看着手里的鬼娃像,皱了皱眉,问道:“小宝,这东西摆明了就是要找你,你为什么还留着它?”

    翁小宝则是淡淡地瞥了眼那个鬼娃像,轻声道:“你也说了,这东西是要找我的,那么几次回绝祁言之,祁言之依旧会锲而不舍的再过来。”

    “可是!”翁正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

    翁小宝则是关上了门,一屁股地坐在了沙发上,悠悠道:“别可是了,既然灭不掉这个鬼娃像,不如靠着这玩意,找出那个人的藏身的地方,我倒要看看,那个人究竟会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