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反噬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翁小宝的话,让翁正有些微微的惊讶,他道:“小宝,就算找到了那个人,我们又能怎么办?尤其是,现在的你,还怀孕着呢!”

    翁小宝则是淡淡地瞥了眼翁正,道:“所以,得靠你了,身为哥哥,保护妹妹,那是义不容辞,为妹妹遮风挡雨,那是理所应当。”

    翁正:“……”他可以拒绝吗?他现在整一个盾牌了!

    然,还不等翁正说什么,翁小宝则是从沙发上起来回到了屋里,等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多出了一把红线,还有一个镜子。

    那枚镜子很是普通,不过背后的花纹却是一头巨兽张牙舞爪的模样。

    看到那个镜子的瞬间,翁正微微有些震惊,道:“小宝,问一个人,普通的八卦镜不就够了,你怎么拿出这个道镜来?要知道这道镜虽然能够更加准确,可是,它花费的精力却是非同寻常。”

    翁小宝却不管翁正有多么的震惊,直接将道镜摆在了关爷的像前,“别那么多废话了,与其多花些时间找那个人,还不如多花些精力将那个人藏身的地方给找出来。好了,快把那鬼娃像摆过来,有关爷震慑着,也冒不出多大的能耐。”

    翁正复杂地看着翁小宝,见她眼神坚定的不容拒绝,翁正只能微微叹了口气,将鬼娃像摆在了关爷的像前。

    然,刚摆完,那鬼娃像便是晃动了起来,甚至还冒出了丝丝的黑气,只是那些个黑气刚露出的瞬间,便向是被什么灼烧了一般,又缩回了鬼娃像里。

    趁着黑气也冒不出来,翁小宝手下极快地将那红线将那鬼娃像给捆绑了起来,比起之前翁正捆绑的速度,快得不是一般。

    翁正贼不是滋味的看着。

    当翁小宝落下最后一个手笔的时候,手指快速的翻转起来,一个又一个的手诀在手里出现。

    连带着嘴里快速地呢喃着口诀。

    十几秒过去后,翁小宝的眼睛大睁,手指捏着手诀直指那道镜,嘴里一声大喝开后,那枚镜子的界面像是水纹一样地荡漾开来。

    接着一座矗立的大楼显现在里面。

    看着那座大楼,翁小宝虽是一愣,却没有放松手上的动作,咬着唇,继续地僵持下去。

    不过几秒的时间,翁小宝的额头上却是流下了几滴的汗水。

    翁正瞧着翁小宝的模样,心中虽是焦急,可是也不敢出声打搅翁小宝。

    毕竟如果打断了翁小宝的话,不仅前面瞧着的功亏一篑,甚至于,翁小宝甚至还会因此受到反噬。

    这也是他不赞同翁小宝的做法的原因。

    那镜子背后的巨兽,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巨兽,而是饕餮!

    饕餮喜食世间的一切,这也是为什么使用这镜子会费上比以往更多的精力!

    随着时间的流逝,镜子的视觉,一下子从大楼的外面进入了里面,那速度很是缓慢,就像是人在走步一样。

    接着视角进入了电梯间,只是那里面的人却都是模糊的样子,这也难怪,因为这些人都不是他们此次的目标。

    因为这里的楼层极为的高,从满满的一个电梯,变成了空无一人,即便这样,那电梯也依旧在上升着。

    当看到那数字直接变成了二十九层时,电梯的门突然地打了开来。

    那镜子的视角也从电梯之中出来了。

    电梯之外,有一个通道,分为左右两道。

    而那视角却是选择了右边的通道。

    然,当那通道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时,翁小宝和翁正齐齐地愣在了原地。

    这通道之处,极为的复古,周围是镂空的红木,甚至上面还贴着仕女的字画,而在他们的前方,是一扇黑色的大门。

    就在那扇门即将被打开的瞬间,一道高昂的敲门声一下子响了起来!

    正在聚精会神的翁小宝,一下子被这敲门的声音,给打断了精力。

    喉间一阵发痒,下一秒,鲜血一下子吐了出来,溅在那道镜和鬼娃的身上。

    下一瞬间,翁小宝便闭上了眼睛,身体倒在了地上。

    眼见,翁小宝突然的倒地,翁正心里将门外的人痛骂了一顿,很是心急地将翁小宝给抱了起来,伸手,将翁小宝嘴角的血液给抹了,然后心慌地将翁小宝给抱了起来,放在了房间里的床上。

    就在他们离去的时候,那道镜和鬼娃像都诡异的变化了起来。

    那喷溅在他们身上的血液都奇异地消失不见。

    那绑着鬼娃像的红绳子,似乎是有些镇不住鬼娃像的样子,鲜红的颜色,开始缓缓地变成黑色,甚至,鬼娃像开始自己震动了起来。

    只是就在红色的绳线全部染成黑色的时候,旁边的道镜,却是诡异地泛起一道金色的光芒,下一瞬间,一头小型巨兽的模样在空气中露了出来,张开了嘴,一下子将鬼娃像给吞了去。

    那原本还在震动的鬼娃像在那小型巨兽的吞咬下,缓缓地停止了动作,从当初鲜灵鲜活的样子,一下子变成了死气沉沉的样子,与平时看到的死物别无而至。

    当那鬼娃像变得和死物一般无二的样子时,那小型的巨兽便退了回去,又一次进入了道镜之中,那还泛着金色光芒的道镜,一下子收敛了光芒,恢复了原先的样子。

    这个时候,敲门声依旧在门外响彻不觉。

    翁正刚放置好翁小宝后,便听到外面祁言之大喊的声音:“翁正,翁小宝,饭菜都给你们买好了,快开门啊啊啊!”

    翁正看了一眼翁小宝,听着门外的声音,脸色一下阴沉到了极致,怒骂了一句后,便起身朝着大门而去。

    一打开门,翁正还不等祁言之再说些什么,便没个好脸色地大骂道:“敲什么敲?喊什么喊?”

    祁言之则是一脸的懵逼,然后举着手里的饭菜,道:“不是,这不是翁小宝要的嘛,我这可是经历了千辛万苦才给你们送来的,你怎么一开门就对人发脾气?我可是堂堂的祁家大少,什么时候,我给别人做这事了!翁正,你不领情也就算了,干嘛还要对我发脾气?你做人也太不厚道了吧!”

    祁言之那是一肚子的火啊。

    然,翁正此刻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被祁言之这么一冲后,也铁青了脸,道:“我管你是不是祁家少爷,我人就这性格!”

    说着,门砰的就关上了。

    直接让祁言之碰了一鼻子的灰!

    然,还不到几秒,门又一次地开了起来。

    祁言之看到翁正的面容后,以为他是准备道歉什么的,结果哪里知道,翁正嗖嗖地伸手,直接将他手里的饭菜全给捞了过去,然后又是一声砰,门又一次地关了起来。

    这一系列的变故,震的祁言之过了好几十秒才回过了神来。

    卧槽!翁正你大爷的!

    ……

    临近中午的时候,翁小宝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头顶上的白色粉墙,还有周围的熟悉的家具时,翁小宝才意识到此刻的自己身在哪里。

    恰巧这个时候,她房间的门被推了开来。

    翁正手里捧着一碗粥,一瞧到了翁小宝醒了过来,一下子激动地跑了翁小宝的床边。

    将手里的一碗粥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心焦地问道:“小宝,你没有什么事情吧!”

    翁小宝呆呆地看了翁正好一会儿后,才缓缓地摇头,示意自己没有什么事情。

    现在的她,只觉得极为的无力,整个身子仿佛是加了铅一般的难受。

    翁正瞧见翁小宝惨白的脸蛋,整个人看起来根本就没有什么精力的样子,忍不住心疼,道:“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翁小宝沉默了许久后,才缓缓地开口道:“饿。”

    那声音的音道轻飘飘的,风一吹,就能吹散的那种。

    心疼翁小宝的翁正,只能自己动手将翁小宝从床上扶坐了起来,然后一口一口地喂着她喝粥。

    一碗粥下去,翁小宝才觉得有一点点的力气来。

    然后抬头看向的翁正,道:“我还要吃别的。”

    瞧着翁小宝的样子,翁正自然很快的出去给翁小宝拿别的吃的东西。

    等翁正出去后,翁小宝目光一下子有些涣散了起来,有些昏昏欲睡的样子。

    在梦里,她好像看到……

    然,就在她沉思的时候,翁正捧着一大堆吃的东西进来。

    听到响动的翁小宝,转眼看向翁正,有些惊讶道:“怎么这么多吃的?”

    谈起这个,翁正脸色有些复杂起来,瞪了眼翁小宝后,才开口道:“还不是你让祁言之那货出去买的。你说你,吃的东西,我也可以买啊,你这让他出去买,回来的时候,又不凑巧的,直接让你被反噬了。”

    翁小宝眨眨眼,一脸无辜的样子,“我没事儿啊。”

    一瞧到翁小宝的样子,翁正气也不知道往哪里撒了,故作凶道:“你还给我装,你要知道,你现在是怀了孕的女人,做什么事都得小心再小心!”

    然,在他说话的时候,翁小宝已经一咕噜的吃完了一打完的菜。

    看着面前空荡荡的碗,翁正只觉得心里有些闷闷的。

    翁小宝拿起另一个碗的时候,问道:“你知道那座大楼在哪吗?”

    翁正抬眸看了翁小宝一眼,自然清楚她说的是什么,心中叹了口气,道:“知道。我还知道那座大楼叫什么。”

    这话一落,翁小宝的目光便直勾勾地放在了他的身上。

    翁正一噎,他真的一点也不想告诉翁小宝。

    以翁小宝的这性子,肯定回去查的。

    可是……

    翁正琢磨了会儿,答道:“那是钱进集团的楼。”

    “钱进?”翁正一顿,然后道:“是不是当初有个施工地跳楼死人的钱进集团?”

    “对。”翁正点点头。

    “当初听秦晓说,这个集团是突然窜起来的。”翁小宝吃一大口菜,缓缓道。

    “恩,当初很多人传言,他们是因为上面有人,才会这么快速地发展,如今想来,大概是因为养了什么鬼东西吧。”翁正缓缓道。

    翁小宝又一大口菜后,点头道:“有可能。不过……”

    说着,翁小宝皱起了眉,“不过,那个鬼娃像,除了害人性命外,根本就没有发家致富的那道功能啊。”

    经翁小宝这么一提,翁正也点点头道:“说的也是,如果说是养了什么小鬼的话,那么鬼娃像这东西应该摆在他自己的身边,而不是放到外面害人性命。”

    两人陷入了一团迷雾中,翁小宝吃了几大口的菜后,才对着翁正道:“你把那鬼娃像拿进来,让我瞧瞧。”

    翁正一脸疑惑,不过也是听话的走到了客厅。

    只是,当翁正看到那鬼娃像身上绑着的绳子漆黑一片时,脸色顿时大变,连忙将鬼娃像拿在手里,进了屋子,有些难掩的不可置信:“小宝,这红绳都变了颜色!”

    还在吃着菜的翁小宝,被翁正突然的大喊,给呛了几口。

    好不容易喘过气来的翁小宝,先是瞪了眼翁正后,才将视线投放在翁正手里的那个鬼娃像上。

    看了一眼后,翁小宝却是挑了挑眉,道:“奇怪,怎么鬼娃像上,一点的鬼气都没有了?翁正,你有做什么吗?”

    翁正则是摇了摇头,道:“没有啊,你晕倒后,我一直在照顾你,哪里还有那空闲管这个鬼东西。”

    翁小宝一下又一下地敲击着碗沿,“红绳会变黑,那是因为镇不住这个鬼娃像了。镇不住的鬼物,便会开始肆虐起来,可是现在……莫不是……”

    翁正听着翁小宝的话,听得稀里糊涂的,根本没有明白翁小宝在说些什么。

    然而,下一刻,翁小宝猛地抬起了头,看向翁正,道:“翁正,你说,有没有可能那个人养的不止一个鬼物?而这个鬼娃像出去害人,是因为要给另一个鬼物提供足够的鬼气?”

    “不,不会吧?”翁正有些结舌。

    翁小宝却是继续道:“如今这鬼娃像没了一丝鬼气,肯定是因为那个人,将则鬼娃像里的鬼气全都抽了回去,所以,才会导致这个鬼娃像成为死物!”

    翁正虽觉得翁小宝讲地有道理,可是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然,就在这个时候,翁正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

    两个人微微的诧异了一瞬后。

    翁正将手机掏了出来,可当看到上面显示的东西后,缓缓地抬起了头,看向了翁小宝,道:“小宝,你说的,好像不对。”

    说完,翁正便将手机给了翁小宝看去,只见上面写着——小看你们了,鬼娃像都能让你们轻易地对付了!

    然,当翁小宝看完这消息之后,手机又突突的响了起来。

    下一刻,翁小宝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