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仕女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钱进集团的第二十九层的通道,竟然是比他们学校的走廊还要的宽敞,足够几个人并排地走着。

    静默的空气中只剩下翁正和秦晓小心的呼吸的声音。

    随着他们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头顶之上的灯,也随之啪啪啪的亮了起来。

    当第一盏灯突兀地亮起来的时候,翁正登时有些惊吓,惊慌地转过了头,以为是有人发现了他们突然的闯入。

    而跟着翁正的秦晓,则是被翁正的突然转身给吓了一跳,她拍了拍胸口,没有好气地说道:“你吓死我了!”

    “你这不是没吓死嘛!”翁正斜眼瞥了眼秦晓,淡淡地道。

    “我这不是看灯突然一亮,以为是有人发现咱们偷偷潜入了二十九层呢!”随后翁正又伸着头张望了一下,见没有人,才偷偷地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秦晓却是翻了翻白眼,道:“你就别瞎担心了,你也不想想,这里是哪里,这里可是钱进集团,最有钱的公司,区区一盏灯,声控温控的,那都不是事。”

    “我这是以防万一。”翁正转过了身子,装作淡定的模样。

    秦晓撇撇嘴,也没有和翁正去追究什么,耸了耸肩,便继续跟着翁正向着前面前方而去。

    然,随着他们每一次经过仕女图的时候,那仕女图中的仕女的黑色眼珠,突然地动了起来,目光齐刷刷地盯向了翁正和秦晓的背后。

    而往前走着的翁正,突然的脚步一顿,皱着眉的朝后看了一眼,却是什么诡异的景象都没有看到。

    还在埋头努力跟着翁正的秦晓,一下子就与翁正撞了个满怀,一个趔趄地,朝后倒去,索性她的反射能力好,及时地稳住了自己的身子,才没有导致自己摔倒。

    秦晓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深深地呼了口气,又道:“翁正,这才走了几步,你别总是一惊一乍的好不好?”

    翁正蹙着眉,低声地呢喃道:“真是奇怪,刚刚明明发觉,有什么东西盯着自己啊!”

    “你的错觉,这里连个摄像头也没有的。哪来什么盯着的东西?”秦晓抬头朝走廊通道的头顶看了看,满不在乎地说道。“你也别看了,这离门也就百米的距离,我们这五十米的还没走到,你就到处的疑神疑鬼的,你还要不要找小宝了?”

    提及小宝,翁正抿了抿唇,决定将那怪异的感觉抛到脑后,最后又瞅了一眼空荡荡的走廊,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后,暗自安慰一切不过是他的多想,便是接着朝着那门而去。

    不过,这一次却没有刚才的急切,而是缓缓地走着,仿若在散步一般,眼角的余光也有意无意的投放在走廊通道挂着那些仕女图上。

    然,走了没一会儿,翁正便觉得,那落在身上的目光,越来的越多,忐忑的心也越来越不安起来。

    这座大楼,从外到内,全都是高科技,一种土豪我有钱的感觉,尤其是从进入大厅时,还有乘坐电梯的时候,都有摄像头对着他们拍摄,可是一到这个顶层二十九层的时候,却是一个摄像头也没有!这根本就不符合这座大楼的设定!

    翁正左思右想的,才想到自己刚才忽视的那点。

    最重要的是,那个将翁小宝拐走的那个人,也不是普通的等闲之辈!

    而他最拿手的则是……

    翁正突兀地想起了那鬼娃像,脚步登时一停,目光紧紧地周围扫了一眼。

    因为基于前两次的因果,秦晓则是选择了与翁正并排地朝前走着。

    所以这一次翁正突然的停顿,也没有妨碍于秦晓的行动。

    当翁正停下脚步的时候,秦晓已经越过了翁正好几步。

    也因为这样,翁正也在此发现了诡异的迹象!

    顿时,一股冷汗从额头处冒了出来!

    怪不得,这一层会不安装摄像头,原来是因为这里设了玄机!

    看明白的翁正哪里还肯秦晓继续往前走着,快步地上前,一把地拉住秦晓的手,转身准备离去。

    只是令翁正想不到的是,那些他发现异常的仕女图中仕女,一个个的露着眼白,黑白的脸色,依旧浑身缠绕着黑色浓郁的鬼气,从那些的仕女图中钻了出来!

    秦晓被翁正突然一拉,本还想对翁正发脾气来着,只是当她抬眸看到周围的变化的时候,顿时瞪大了眼睛,顺便眨了眨几秒,才缓缓地开口道:“这是不是电视里常说的画皮鬼?”

    翁正哪有那功夫回答秦晓的话,警戒地盯着那些仕女鬼,看着前面空荡荡的走廊已经被这些个仕女鬼魂给挤地满满当当的,一时间想要出去是不可能的!

    翁正左右思量了一下,狠狠一咬牙,下定决心,便是扯着秦晓朝着后面漆黑的门跑去。

    既然退路不可走,那就只能选择前进了!

    希望那门是可以开的!

    翁正一边跑着一边暗暗祈祷着。

    只是,随着他们往前跑着,经过的那些个仕女图,全都活了起来,一个个的仕女从图画之中钻了出来!

    背后的阴凉感,让翁正恨不得破口大骂,那个人是老色鬼嘛?养的不是女鬼就是小鬼!

    然,翁正不敢停顿,只能加快了速度冲向了那扇漆黑的铁门。

    然,就在翁正碰触到那漆黑的铁门的把手时,那把手之上竟然冒出了一个女鬼的人头!

    翁正当即吓得吸了口凉气,然后退了一步,再定睛看去,只能那把手之上,竟然有个小型的女人图画在上面画着!

    我!

    翁正登时差点一口气没有提上来!

    前是鬼,后是鬼,左右都是鬼,不如拼了!

    这么想着的翁正,银牙一咬,扯起秦晓的手,在她没有反应的情况下,在她的手指上一划!

    本还懵里懵懂的秦晓,根本没有反应翁正在对自己做什么。

    当手指传来痛感的时候,秦晓登时就挣扎起来了,甚至还大骂道:“翁正,你大爷的!割我手指你居然不和我说一声!”

    然,翁正也料到秦晓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所以拽着秦晓的手也是相当的大力,听闻秦晓的话后,翁正则是特别淡定地道:“秦晓,我割你手指了。”

    秦晓:“……”

    翁正又道:“顺便借血一用!”

    秦晓:“你……”二大爷!

    翁正还没等秦晓开口说完整句话,又补充道:“你不说话,当你同意了!”

    秦晓:“……”谁特么不说话了?你给机会让我说话了吗?!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踹了?!

    然,翁正话一说完,快速地便按着秦晓的手在自己的手心之中画起了符文来。

    他不用自己的血,绝对不是因为他怕疼!只是因为,这秦晓的血比自己的管用,好歹是从出生就带着那吊坠了,怎么说,也是养那吊坠的主子,怎么说,她体内再阴的血,也因为这坠子的缘故,威力贼大!

    当画完最后一笔翁正,心下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准备说句抱歉的话,结果看到秦晓的眼珠子在哪里翻啊翻的,心下暗道糟糕。

    他怎么忘了,这个妞的血再怎么的厉害,这身子,对于那些个阴物却是极佳的容器。

    当即,翁正嘴里大喝了一声‘退’后,便直接将手心上刚画完的符文贴在了秦晓的额头之上。

    下一瞬,一道凄厉的惨叫从秦晓的身体内传了出来。

    接着,一股带着浓黑鬼气的仕女从秦晓的身子弹了出来!然后化作一股黑烟消失。

    随着那仕女弹出来的瞬间,秦晓也恢复了正常。

    她喘了喘气,此刻的她,也忘了前一刻翁正曾经对自己做的割手指的事情,惊魂未定地说道:“刚才那一瞬间,我有一种魂魄被挤出体外的错觉的。那感觉……简直太逼真了!”

    翁正看着秦晓,略带抱歉地说道:“你那不是错觉,你差那么一丁儿就被那仕女鬼给挤出体外……不过,还好有殷明神武的我在……”

    然,秦晓可不等翁正说完,睁大着眼睛,指了指翁正的背后,从秦晓的眼眸之中,翁正看到……

    一个梳理着古代发髻的女子,头带木钗,与那些仕女不同,眼睛处画着精致的妆容,眉心之处有些想是桃花瓣的花钿,嘴唇甚至都染着鲜红的颜色,整张脸显得极为的妖艳,最重要的是这个女子穿得极为的暴露,反正在秦晓的眼睛之中,翁正看到的是一大片的肌肤,唯有两条丝带挂在脖颈处!

    当看到的那一瞬间,翁正本还不觉得背后有什么感觉的时候,下一瞬间,便感觉有两道冰凉的凉意,从他的腰间,缓缓地从下而上,仿似是一双手在轻拂的样子,而随着那凉意上升到脊背的时候,那女子的脸甚至才凑到翁正的耳边,下一刻,翁正便觉得耳边一股子的凉风吹来。

    翁正顿时一个哆嗦,闭上眼,猛地一转身,便将那画着符文的手心印在了那个女子的脑门上。

    心中则不住默念:女人是吃人的老虎,女人是吃人的老虎,女人是吃人的老虎!

    顿时,一阵高昂的叫声响彻整个走廊间。

    翁正偷偷睁开眼睛,当看到上一秒还是娇艳美丽的女子,此刻竟是隐约间露出漆黑的骷髅时,翁正顿时觉得刚才默念的那句话,简直就是真理!

    然,此刻哪还有那时间继续想着心中默念的那句真理?

    这个时候,那个时隐时现的骷髅女,身上穿着的衣裙,和那阴阳师中的猫女一般,衣物虽是好看,可是挂在一个骷髅架子的身上,却是显得诡异万分了,偏偏那骷髅女,还摆弄风姿,音调极为的轻浮,“公子,妾身美吗?”

    美!简直太美了!美得亮瞎了我的眼!

    此刻的翁正已经不知道该用些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这个女鬼了。

    最重要的是,他手心之中的符文已经在秦晓的脸上印过一次了,所以这次对付这个骷髅的女子,也只是震慑了一瞬间,让她显露了自己的原型外,根本没有多大的作用。

    得不到答案的骷髅女,轻浮的声音陡然一转,变得冰冷无比,她道:“看来公子是不会说话了。”

    说完,便见那骷髅女扑上了翁正,随着那骷髅女的动作,秦晓身后的那些个仕女也都齐齐地扑了上来。

    索性的是,一个人额头顶着血符,一个手心画着血符,到底是将那些个扑上来的女子都给震退的去。

    然而,随着那些仕女的继而不舍,那血符上的血迹也开始缓缓地消散了起来!

    当翁正再伸手的时候,那骷髅女子不退半分,反而更加地朝着他扑来时,翁正啥也不顾地就地一个翻转,堪堪地躲了过去。

    而秦晓也在翁正翻转的同时,也跟着一个翻滚,来到了翁正的身边,道:“你带着的包都干嘛的?你除了血,就没别的东西了?”

    翁正愣了会,这才想起自己背上的包,匆匆忙忙地将包卸了下来,然后在那边掏啊掏的。

    看着翁正的动作,秦晓简直有些不可置信,道:“翁正,你不是搞这玩意的吗?怎么掏了半天,也没见你掏出个东西来?”

    翁正也是焦急道:“今天出来急,就随便地将东西往里头塞,现在,想要的东西在哪,我也掏不出来。”

    眼瞧着那些个仕女越来越近,秦晓索性将包里的东西给倒了出来。“你与其一个个的找,还不如全倒出来!”

    然,当看到满地的狼藉后,翁正愣在了原地,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让那些个仕女们,变得更加的恐怖起来?”

    “啥?”秦晓朝着那些个仕女看去。

    只见那一群仕女们,身上的缠绕的鬼气更加的浓郁起来,甚至那个骷髅女,也不时隐时现了,直接露出了骷髅的模样!

    此刻的他们仿佛是暴露所有的实力,一个个的编的阴森无比,甚至于,那来时的通道,已经看不清路了,只剩下黑色一片!

    而他们正头顶上的灯光,也开始忽明忽暗起来!

    秦晓转过脸,咽了咽口水,“咱们,咱们现在,怎么办?”

    翁正:“我不知道。说不定,明年的今天,咱们的坟墓上已经长了一堆的草……不对,咱们的死,有没有人发现都是个问题……”

    而就在他们对话的时间,那从包裹里倒出来的一枚镜子,静悄悄地竖着身子,朝着那些个仕女滚去……

    在滚落的时候,趟过秦晓滴落下来的血迹时,那镜子突兀地发出了一枚金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