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假于玖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听得嘭的一声,只见锁拷着翁小宝四肢的锁链一下子变形地成了无用的废铁。

    而那双诡异变化的手,时隐时现的成为一副龙爪的形状,一头金色的头发就这么披散在身上。

    翁小宝面无表情的从床上缓缓地坐了起来,那挺着的大肚子,此刻丝毫没有给她带来任何的不便。

    瞧着翁小宝此刻的变化,那个人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他眯着眼,眼神之中没有半分的害怕,甚至眼神之中夹着疯狂。

    如此非人模样,若是她也变成这样,岂不是与他天作之合!

    哈哈!

    那个人这样一想,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对于那个人的笑声,翁小宝转了转脸,瞧着那个人因为笑还在颤抖着的肩膀,微微歪了歪头,眼底漆黑的眸子,已然染成了金色。

    这桀桀的笑声,听在耳里,很是不舒服,只是,翁小宝却没有对那个人做什么,只是将目光投放在了另一张床上躺着的女人,微微抬手,下一刻,安静躺在床上的女子,悄然地悬浮了起来。

    这样突兀地变化,那个人也瞬时止住了笑声,带着阴冷愤怒的声音,道:“住手!”说话之间,他的周身之中已然涌上了一层浓郁的黑气,曾在屋子内见过的女鬼又一次的出现了。

    再出现的那一刻,那个女鬼便已经冲向了翁小宝!

    察觉到有东西向着自己来的翁小宝,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转眸看向那个女鬼,另一只手猛然抬起,竟是一瞬间,就掐在了女鬼的脖子上。

    顿时,那面无表情的女鬼,青黑的脸上开始有了变化,紧闭着的唇开始缓缓地龇牙咧嘴起来,一声尖利的鬼嚎,从这女鬼的嘴里发了出来。

    正当翁小宝的注意力在这女鬼的身上之时,一道银色的光芒一闪,翁小宝顿时将那控制女子的手给收了回来,没了控制,悬浮在半空的女子,一下子又落在了床上。

    “你该死!”那低沉的声音带着恶毒,在翁小宝的耳边响起。

    翁小宝垂眸看去,此刻她的胸口插着一把刀,刀柄之上,刻着极为熟悉三个字——灭魔刀。

    翁小宝微微一怔,那掐着女鬼的收也顿时一松,没了翁小宝的禁锢,女鬼陡然消失了踪影。

    “没用的废物,待我解决完之后再来解决你。”那个人冷冷哼声道。

    然后瞧着深中一刀的翁小宝,轻蔑地笑了起来,冷冷道:“被自己的刀捅了的滋味怎么样?灭魔刀……呵呵……这名字果然不错,专门灭你这个妖魔。”

    然后缓缓地上前,透着面具的眼睛,闪着冰冷刺骨的凉意:“乖乖的躺着不就好了,非要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居然还敢动我的女人!”

    翁小宝不言不语,此刻的她只觉得身上的力量被这刀给吸走。

    伸手想要将这刀给拔了,可奈何自己的手,刚碰上这刀柄,却如雷击一般,连碰都不能碰上一碰。

    就算她曾经是这刀的主人,可是此刻的她早已是非人的状态,这灭魔刀自然不会再任她驱使。

    那个人伸手,一把地握住那把刀柄,用力地又将那刀朝着她的身体里捅了去,剧烈的疼痛,让翁小宝仰头高叫了起来。

    一个挥手间,便将那个人的面具给扫落了下来。

    随着那面具的落地声,翁小宝忍不住朝着那个人看去。

    当看到那张脸的时候,翁小宝一时间竟是忘了尖叫,蠕动着嘴唇,缓缓地吐出了几个字:“于老板?”

    那个人还在肆意的大笑之时,笑声戛然而止,他眯着眼盯着翁小宝,声音森冷,“怎么,你见过这张脸?”

    说着,那张精致的脸便在翁小宝的眼前放大了些许。

    一样的银白的瞳眸,唯一不同的大抵就是他的发色。

    时间久了,胸口的疼意也开始麻木起来,翁小宝将这个人上下的扫视了一番,道:“见过,不过,你不是他。你究竟是谁?”

    那个酷似于老板的男人,微微地勾了勾唇,道:“不,我就是你嘴里说的于老板,于玖。”

    “不,你不是。”翁小宝毫不犹豫地否决。

    ‘于玖’嘴角浅笑的弧度下滑了,手上又加了些许力气,让那灭魔刀又深了一分,“我说是便就是。”翁小宝经不住痛意,闷声一哼。

    这若是换成了旁人,早已经一命呜呼了。

    这个时候的翁小宝,已经不知道该不该庆幸自己有个非人的体质。

    她满头冷汗,金色的头发已经恢复成了黑色的形态,她微微喘着气,目光直直地对上‘于玖’的眼睛,道:“你自己能够骗过自己,可是你骗不了人。就算你将床上于玖的妻子就救活了,可是她好歹也是于玖的妻子,与他同处了这么多年,她怎么可能不熟悉自己的丈夫?”

    那女子的身份,翁小宝也只不过全凭自己的猜测,想着曾经的于老板张口闭口的便是自己的夫人,再加上这个人明明用的不是自己的肉身,可偏偏的,非说自己是于玖。

    翁小宝猜测,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着必须需要这个身份的理由,而这个理由便是床上的女子。

    闻言,‘于玖’的脸色更加的扭曲了起来,他疯狂地喊道:“我就是于玖!于玖就是我!”

    然,翁小宝却是更加地刺激着他,“我不过是一个外人,便已发觉你不是于玖,你以为你顶着于玖的身子,能瞒着那个女人多久?”

    这句话显然更加的刺激到了那个男人,接着那个男人直接将灭魔刀的刀身部位,全部入了翁小宝的体内,只余下刀柄在外面,“闭嘴!闭嘴!闭嘴!”

    此刻的‘于玖’已然没有了理智,他紧紧握着灭魔刀的刀柄,在翁小宝的心口处搅动着,如此的疼痛,翁小宝冷静着的脸再也绷不住了,她痛苦地扭曲着五官,痛苦的叫声从她的嘴里溢了出来。

    瞧着眼前翁小宝的模样,‘于玖’扭曲的脸微微扬了起来,似乎很是满意翁小宝如此的表情。

    然,刚扬起的笑容,于老板却是猛然地顿住,想要将手给收回来,然,一双纤巧的手,却是一把握住他的手,不让他离开那刀柄半分。

    ‘于玖’狰狞着脸,道:“放开!”

    然,翁小宝苍白的脸上竟是挂起了浅浅的笑容,她道:“怎么,你不挖心脏里的东西了?不想救活床上的女人了吗?”

    ‘于玖’半蹲着的身体,微微地摇晃了一下,一瞬间,便已经是跪在了地上。

    他抬眸,银白的瞳眸阴冷地盯着翁小宝,冷冷道:“你知道这刀的作用,所以一直在刺激着我!”

    瞧着眼前‘于玖’微微狼狈的样子,翁小宝的笑容微微扩大了些,这一次她算是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把自己的开心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因为这样果然会让自己很开心!开心到忘记自己才是最惨的一个!

    灭魔刀,她很少会用到,毕竟这东西也算是两败俱伤的存在。所以说,不到危急时刻,她是不会用这把刀的,可偏偏的,眼前的男人什么都不懂,也不怪她,下地狱也要拉着他了!

    “不,我可没有刺激你,我只是将事实说出来而已,怎么算得上是刺激呢?”翁小宝眯着眼笑着,明明胸口已经血流成河,明明额头上已经挂满了冷汗,明明自己才是最凄惨的那一个,此刻的翁小宝却仿佛是斗赢的那一个人。

    ‘于玖’伸出另外的一只手,想要的将翁小宝的手给搬开,可是此刻的他,却是半分的力气使不上来。

    ‘于玖’阴冷着脸,便也不尝试反抗起来,任由着那刀抽着自己的精力,他道:“你且等着。”

    说完,‘于玖’便闭上了眼睛,翁小宝微微挑了挑眉,当看到从‘于玖’的身体内冒出黑色鬼气之时,翁小宝便明白眼前的男人在做什么,这是要脱壳而出!

    翁小宝自然也不怠慢,握着‘于玖’的手将那把灭魔刀从自己的胸口拔出。

    当拔出来的瞬间,翁小宝长吁了一口气,然,当看到那黑雾越来越多的时候,翁小宝咬牙将那灭魔刀从‘于玖’的手中抽出。

    此刻的她已经没了非人的模样,自然而然地变握住了的那刀的刀柄,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尔后朝着那张床上的女人走去。

    似乎是察觉到翁小宝的意图,那黑雾还没有凝聚成形,便冲着翁小宝而去。

    翁小宝面无表情,一个挥手,一到泛着红色光芒刀刃便是将那黑雾劈成了两半。

    而后直直地从中间略过。

    不过一床的距离,却是耗费了很长的时间,路途之中,鲜红的血迹一滩。

    翁小宝好不容易地来到了那名女子的床前,看着那张绝美的容颜,心中一笑,也难怪会有人这么的痴情。

    只是……

    本就已经是死的人,又何必再活着来人世?

    翁小宝握着的刀柄缓缓地置于那名女子的脖颈间,轻描淡写地说道:“你伤几下,我便伤这女人几分。”

    那浓郁的黑雾虽被翁小宝劈成了两半,但是对于还没有化成凝实的他来说,根本不足为惧。

    然,等他终于全部从‘于玖’的身体内钻出来后,便已然冲着翁小宝而来。

    只是,听到翁小宝的话语,那团黑雾便是厉声的道:“你敢!”语气里虽是的有着威胁的意味,可是动作已然停在了原处,不敢上前,似乎很是紧张翁小宝会动那个女人做出什么来!

    翁小宝此刻的眼神有些散焕,这灭魔刀,还真是让人吃不消,被插一次已经消了大半的精力,如今握着也在消耗着她的精力,若不是她靠着毅力坚持着,此刻的自己早已经昏迷了过去。

    瞧着眼前的女子,明明已经是死了,却仿若是睡着一般,翁小宝淡笑着将刀抵在了那名女子的脖子间,下一刻,那锋利的刀刃便将那女子的脖子给划出了伤口来,只是却没有一滴血流出来。

    是了,死人,又怎么会流血?

    翁小宝轻声道:“我最不喜的,就是有人认为我不敢。我这辈子最愚蠢的事情都做过,为何要怕你这轻轻的一句你敢?”

    那黑雾也发觉了那女子已然受到了伤害,可是此刻的他却不敢对翁小宝做些什么,他只能冰冷地道:“那你可知道,当这灭魔刀将你的精力给抽了一干二净时,你便是一个待宰的鱼肉!”

    “呵呵……”翁小宝轻声笑了起来,然后出其不意地将带着血污的手一把掐住了女子的下巴。“知道,所以我也要拖着给我垫底的,我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

    下一瞬间,一张亮白的小型珠子从女子的嘴里的缓缓地升腾了起来。

    那珠子,翁小宝知道,天和珠,能够让尸体不腐不化,保存完好的东西。

    这珠子,她曾听秦晓说过,当时的她也没有当真,以为是秦晓从哪个电视里听过,不过现在看来,是因为秦泽曾经是盗墓者的缘故,所以秦晓对遇着东西有所耳闻吧。

    那团黑雾看到白珠子显露出来的那一刻,疯狂地大喊了起来,“不!不!”

    说着,那团黑雾便冲着那团白色的珠子飘了过去,似乎想要将那珠子再次的放回女子的嘴里。

    只是,翁小宝又哪里会让他如意,你不是想要挖我的心吗?

    我现在,就先将你的心挖了!

    翁小宝冷冷的一笑,然后手起刀落,那珠子顿时一分两半,没了鲜亮的白光,直接化为了普通的珠子,落在了那女子的两边。

    没了那颗珠子,那躺着女子一下子的干瘪起来,水润的肤色,一瞬间化为了干瘪的肉紧紧地裹在那骷髅之上。

    一个鲜活活的美人儿,就这么变成了干尸。

    这样的转变,一下子让那团黑雾狰狞起来,嘴里嚷着疯狂的话语。

    然,这些,翁小宝全都听不到。

    她趴在床上,缓缓地闭上了眼,嗯,她真的好累,该好好的休息一下。

    只是在昏迷的最后一刻,翁小宝却在想着,为什么,翁正还没有找来?!

    翁小宝昏迷了过去,也给了黑色雾团可趁之机,只是,还没等他开始对翁小宝做什么时,虚空之中,一只龙形的手突兀地出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