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我饿了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金色龙爪的出现,陷入疯狂狰狞,一心只想让翁小宝死的黑色雾团根本没有料想到。

    等到他察觉到的时候,自己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掌中物。

    “是谁?!”黑色雾团粗哑着声音,问道。

    然,回答他的却是极为冰冷的话语:“你没有资格知道,你只需要记住,你伤了她,你便再没有命活于这个时间!”

    这般狂妄的语气,黑色雾团微微瑟缩了一番,然,他想要挣脱之时,却是一点的反抗的余地也没有!

    短短的时间内,他庞大的鬼气一下子便只剩下淡淡的烟雾,缥缈的风一吹便能够散去。

    见自己挣脱不开,连自己的命都掌控不了的时候,原本盛气凌人的声音转而化为了软软的求饶声:“小的知错,还望大人,手下留情。”

    然,回答他的却是一抹嘲讽的冷笑,“你以为在伤了那女人之后,还能全身而退?”说着,那龙爪便是一个用尽,顿时那还缥缈的烟雾直接化为了虚有,徒留那个男人疯狂的怨话。

    “那女人伤了我的女人,我要报仇有什么错?!”

    “错在,你不够强。”虚空之中,一抹淡淡的声音,幽幽的在房间之中回荡。

    下一秒,虚空之中,沈一天的人影缓缓地出现在了这个房间之中,不过一瞬之间,便是出现在了翁小宝的身后,微微弯下身子,将翁小宝公主抱了起来,看着她紧闭双眸,脸色苍白,唇畔之间都没了血色,额头之上的碎发早已被她溢出的冷汗给打湿,尤其是,那早已被鲜红的血染红的胸口,红的刺眼,红的刺的他的心口也疼了起来。“对不起,我来晚了。”

    沈一天缓缓地将翁小宝好好的置放在床上,一个挥手,那干瘪的女尸,已然化为灰色的粉末。

    沈一天心疼地伸出手,轻轻抚在翁小宝的脸上,然后目光落在那凸起来的肚皮上,唇角微微的勾起。

    她,没有将他们的孩子打掉,他是不是可以认为这是她对他也有那样的心思呢?

    情不自禁的,沈一天伸出手,摸向了那凸起的肚皮。

    然,刚触碰到那凸起的肚皮时,沈一天便觉得手下的肚皮微微颤动了一番,只是还没等他感受多久,翁小宝却是轻皱着眉,呻吟了一番。

    沈一天顿时紧张得缩回了手,而那肚子也顿时安静了下来,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沈一天紧张地盯着翁小宝的容颜,见她微微蹙起来的眉放松了些,才缓缓松了口气。

    瞧着这模样的翁小宝,沈一天不敢再乱动,只能伸出手,将自己的力量缓缓地流入那鲜红的伤口。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地打了开来,一声高呼从门外传来,“小宝!”

    是翁正和秦晓,此刻的他们,终于是找到了这个房间的暗门。

    当翁正看到沈一天的时候,微微的一愣,不仅他愣住了,就连旁边的秦晓也愣住了,她诧异地张了张嘴,指着沈一天,转头问着翁正:“沈一天怎么会在这?难不成,是他将小宝给绑了?”

    翁正则是瞪了一眼秦晓,道:“不知道就别瞎说。”

    然后头也不回地朝着翁小宝的方向而去。

    当看到翁小宝胸口的血迹时,翁正愣住了,浑身上下冰冷一片,所有的思绪一瞬间都给放空了,自己仿若回到了当初那一幕。

    他抖着唇,有些颤抖地问道:“小宝,她,没事吧?”

    然,沈一天理也未理翁正,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地说道:“没事,有我的龙符在,她不会有事的。”

    下一刻,翁正便是软了身子,一屁股地坐在地上,目光却是直直地盯着翁小宝,嘴里不停地呢喃:“还好小宝没事……还好没事……”

    又过了一会儿,沈一天缓缓地收回了手,而躺在床上的翁小宝,脸色也比之前好了许多。

    瞧着翁小宝又恢复了和平时一样的气血,翁正和沈一天齐齐地松了口气。

    下一刻,沈一天将翁小宝缓缓地抱了起来,然后目光盯着翁正和秦晓,淡漠地开口道:“走吧。”

    话音一落,一行四个人便诡异的消失在这个房间内,除了地上的那一滩血,床上的一滩灰,以及地上的那一具冰冷的尸体外,仿若什么也没有发生的一样。

    过了许久,一阵阴冷的风凉凉地刮过,带走了那床上一层尸灰。

    敞开的门口,徐徐地走进一个人。

    看着地上躺着的尸体,冷冷的轻哼,“放下那般的豪言,结果,回报我的,竟是这样的成果。废物!”

    一手一挥,一道黄符幽幽地落在了‘于玖’的额头前。

    下一刻,‘于玖’猛然地睁开了眼,高抬了手,幽幽地站了起来……

    ……

    下一刻,沈一天几人便已经出现了翁正的屋子里。

    这几息之间,从一个楼顶的二十九层,直接来到了翁正的家里,这瞬间移动的架势,秦晓满眼的惊奇。

    翁正也是第一次体验这种非一般的感觉,感觉有些浑浑噩噩的。

    然,沈一天可不管翁正和秦晓的感受,便抱着翁小宝进了翁小宝的卧室间,这般如行走在自己家里的感觉,让翁正干瞪着眼盯着那被沈一天关闭着的房门。

    秦晓拉了拉翁正的衣服,语气里充满了崇拜,“这沈一天到底是什么啊?居然能够从那里直接瞬移到这里……”

    说着,秦晓还用手比划了起来,显然还没有从那种非一般的感觉回味过来。

    翁正扭着嘴,甩开了秦晓的手,恨恨地道:“再问一句,我就让沈一天把你这记忆给篡改了!”

    秦晓一愣,莫名其妙地看着翁正,悠悠道:“翁正,你这是在生哪门子的气?”

    翁正一怔,然后道:“谁生气了!谁生气了!”

    翁正一边说着,一边就往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然后嘭的一声,将门给关了起来。

    那剧烈的嘭声,吓得秦晓缩了缩脖子,打了一个嗝,“都气成这样了,还说没有生气。”秦晓嘀咕着。

    片刻后,看着空荡荡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客厅,秦晓顿时有些愣愣的,“怎么就剩下我一个人了?诶,我原先是干嘛来着……”

    翁正的房间内,翁正沉着脸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一张照片。

    那照片之上,男人紧紧地搂着怀里的女人,而那女人则是歪着头靠着那个男人,两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很幸福的笑容,而那女人的肚子却是微微凸起来的,在这男女的中间,一个男孩则是笑得很傻。

    看着这张照片,翁正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他摸着那张片上女人的肚子,眼神里洋溢着满满的都是温柔。

    这是自己母亲怀孕八个月的照片,也算得上一个全家福了……

    摸着那肚子,从刚开始的温柔逐渐掩满了丝丝的伤痛,他是不是很没用?

    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保护不了……

    这是第几次了?

    翁正觉得自己快要数不过来。

    没遇见沈一天以前,一切都过得好好的,尤其是小时候,那时候的小宝,跌跌撞撞的,周围的小孩子很喜欢欺负他,后来他是怎么做的?

    哦,他想起来了,他第二天,将那些个小孩子,都给打趴下了,不过,自己也挂了彩,眼睛肿,嘴角青的,身上也是一个伤口一个伤口的,可是那时候,他却笑得贼开心,因为他把母亲留给自己的话给做到了……

    可是现在……

    他就算浑身是伤,却和以前不同,什么也保护不了自己的妹妹……

    他该怎么办?

    现在那个男人可以保护他,可是以后呢,若是这个男人不爱她了,除了他自己,还有谁能够保护她?

    可是,他的命……

    良久,翁正哑着声音,“妈,我该怎么办?”

    隔壁翁小宝的房间内。

    沈一天将翁小宝的衣物换好之后,便端着的椅子,笔直地坐在床边,目光一闪不闪地盯着翁小宝。

    他紧紧握着翁小宝的手,心中有着开心,却同时载着心慌。

    她醒来后,看到自己,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愤怒?还是冷漠不理?

    想到这两种可能,沈一天的心便有些揪揪的疼。

    他想,不管是哪一个,他都不会再离开了。

    不过短短的数日,身边没有翁小宝的存在,自己仿若过得不是自己,翁小宝对他而言,仿若是毒药,一旦上了瘾,便是戒也戒不掉。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很久,翁小宝缓缓地睁开了眼,肚子咕咕的叫声,无不在告诉她,她是饿醒的。

    也是,饭还没吃,就被人给掳走,也难怪会饿到这种程度。

    想到了这里,翁小宝缓缓地从床上坐起了身子,然,当看到熟悉的家具时,翁小宝微微地一愣,她这是回来了?

    不对,还是说,先前的那一切只是梦?

    翁小宝连忙地低下了头,却见身上的衣服不是昨晚换上的,才恍然发觉,原来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难道,是翁正把我救回来了?!

    想到这里,翁小宝准备掀起被子起床时,却感到自己的左手被人紧紧地握着。

    翁小宝一愣,顺势看去,只是看到那张清秀的脸时,动作顿时僵住了。

    自翁小宝醒来之时,沈一天便直直地盯着翁小宝看着,只是不敢出声,他怕自己一出声便将翁小宝给吓住了。

    直到翁小宝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时,沈一天才眨着眼睛,略带可怜的模样,喊道:“小宝……”

    翁小宝本还打算将眼前的男人视作是自己的幻觉的时候,偏偏不巧的是,如此熟悉的音调,不得不把她拉回了现实。

    然,翁小宝看了沈一天数秒之后,方才想起自己,在被拐之时,自己还不曾梳妆打扮,现在的自己估摸也是一个丑八怪……

    想着,翁小宝僵硬地看了沈一天数秒后,猛地将被子拉起盖在自己的头顶,遮住此刻自己很是丑陋的容颜。

    然,翁小宝的这一系列的动作,却让沈一天误以为是不愿意理会自己。

    瞬时,沈一天整个人的内心慌乱了起来,就连脸上的表情也带着点点的惊慌。

    他颤抖着音色,道:“小宝,你是不愿意理我了吗?”

    躲在被窝里的翁小宝,摇了摇头,脸上也带着奇怪的表情。

    不愿意理他,为什么要这么想?虽然……瞬时间,翁小宝想到了自己过去曾做的事情,一下子便在被窝里乱晃着身子,脸上更是带着满满的红色,只是翁小宝知道,那是尴尬了。

    翁小宝不言不语,却在被子里使劲的挣扎,沈一天误以为这是在告诉自己,她真的不愿意理会自己。

    顿时,沈一天的脸色微微苍白了起来,他握着翁小宝的手,微微紧了起来,“小宝,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当初,我不是故意要那么做的。我只是气急了,我只是受不了,你还喜欢着别人……”

    然,这一回,翁小宝不乱动了,只是因为刚才的乱倒腾,让她肚子里的小家伙抗议起来了,翁小宝微微抽了口气,嘶,差点忘记自己是孕妇了。

    至于沈一天的话,翁小宝也不过是听了半句,至于他说的那些个当初,早在梦里见到那小家伙时,全都抛开了。哎,所以她就只有这一个优点,坏的事情,她向来不会记得太久。

    只是,翁小宝又一次的沉默,彻底将沈一天给惊慌住了,他漆黑的眼睛中开始慢慢地渗透着暗戾的神色。

    小宝不可以不理他!

    一时间,沈一天的脑海里满满的都是这么一句话。

    他不可以没有小宝!

    沈一天这般的想着,眼底黑暗的神色逐渐的扩大起来。

    如果,现在他只剩下愤怒的翁小宝才会理自己的话……

    他真的会那么的做……

    想着,沈一天的手,缓缓地伸向了那盖住翁小宝的被子。

    然,下一秒,翁小宝却是一把地将被子给掀了开来,挪着大肚子,缓缓地坐起了身子,然后缓缓道:“我饿了。”

    沈一天愣住了,不过下一秒,却是挂起了好看的笑容,眼底的暗色也瞬间退了下去,伸出的手,也快速地收了回来。

    “我给你去做。”沈一天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