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真正的主事人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果不是那些个报道的媒体眼尖,见识的人又多些,谁也没有想到死者会是曾经当过祁言之家里司机的刘叔。

    只是,翁正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个刘叔会突然的出现,还以这样的方式死在钱进集团的大厦前?

    翁正一肚子问题的回到家里的时候,便见到了很是熟悉的人,就是祁言之。

    翁正一进门,就看看到祁言之魂不守舍的坐在沙发上,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仿佛受了什么刺激。

    不过想到刚才看到的报道,翁正也猜测到了祁言之来这里的原因,不过,对于家里又多了一个陌生的来客,他还是极度的不欢迎。

    祁言之听到了门口的动静,恍惚地转过了头,看到了翁正后,一个激动的站了起来,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翁正!这小宝怎么胖成这个样子了!”

    祁言之这么一个反应,让翁正一个踉跄,差点自己绊倒自己,尔后眼神极为诡异地看着祁言之,一种很是怀疑的看着祁言之。

    被翁正这么盯着的祁言之,一脸的问号,“你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说错话了吗?”说着,祁言之又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想了一会儿后,又道:“不对啊!我也没说错什么啊!”

    翁正深吸了口气,故作淡定的来到厨房,倒了杯水喝,然后看着祁言之,道:“没办法,你给她送的,都是好吃好喝的菜,人怎么可能不胖?”

    祁言之愣了会儿,暗自想了想,点了点头,便又幽幽地坐回了位置上。

    见祁言之又坐回了位置,翁正暗自松了口气,自顾自地又喝了一大口水,只是,正当他喝水的时候,祁言之又猛地站了起来,拍了大腿,大喊道:“这不像啊!别人胖的都是全身胖,可这小宝胖的,就肚子那一块,兄弟,你实话告诉我吧,你们两个是不是伪兄妹的那种的,而小宝之所以会大肚子,是因为……”说着,祁言之的两个大拇指比对了起来。

    翁正被祁言之这么惊天动地的话,惊得刚喝进嘴里的水都喷了出来,更甚至的,呛了起来,一咳一咳的,脸都红润了起来,但是这也只有翁正自己知道,这通红的脸蛋全都是被这家伙气的!

    这祁少是偶像剧看多了吗?!居然敢有这样的脑洞?!

    翁正呛得暂时说不来话,然而,祁言之看到他这样的表现,则是自动的将它理解成了自己刚才说的都是对的!

    一拍掌,使劲地夸自己,“原来真是这样!怪不得我来的时候,翁小宝还在家里,原来是因为她怀了你的孩子!”

    翁正好不容易喘上了气,想直接将手里的被子朝着他砸过去的时候,结果想到是玻璃的,容易碎,碎了要买,得不偿失!

    索性将被子放在了桌子上,撸着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当看到祁言之背后的人后,又一个急转弯,幽幽地将杯子拿了起来,若无其事的喝了起来。

    下一刻,他的身后便传来了祁言之的惨叫声。

    啧啧,他什么都没有听到。

    此刻,翁小宝满脸的怒容,手里拿着枕头就朝着祁言之砸去,胸口起伏的幅度可是相当的剧烈。

    翁小宝也是听到大门有动静,才从房间出来,只是没有想到,一出来就听到祁言之这么贼不要脸的话,气得她什么都顾不上,拽起沙发的枕头就朝着祁言之砸去,“祁言之,有你这么瞎说话的吗?!特么的,谁跟翁正是伪兄妹?我跟翁正,那是一个爹一个娘生的!怎么就不是个亲兄妹了?!特么的,我要撕烂你的嘴!特么的,我就是怀孕了,也不可能怀翁正的种,亏你还是祁家大少,怎么思想那么的肮脏?!”

    祁言之念及翁小宝此刻是个孕妇,不敢有还手的架势,只能迈着脚丫子躲着,“小宝,我就瞎开的玩笑,玩笑而已,别当真!”

    只是,他还没有跑出沙发的范围,整个人就被的人给堵住了,道路一被挡,忙着躲避翁小宝的祁言之,眼也没抬的说道:“麻烦让让!”

    然而,他的话还没落,整个人就被人给推倒在了沙发上。

    这突然的一推,祁言之也顺势看清了刚才挡在自己眼前的人是谁。

    瞧着那熟悉的面目,祁言之恍然记起了这个人,伸出手指指着沈一天,惊讶的道:“你不是……啊!小宝!饶命!”

    只是,祁言之后面的话全都被翁小宝的枕头攻击给咽了回去。

    沈一天目光凉凉地看着祁言之,微微地曲了曲手指,他是不是应该给翁小宝打下手,最好是能让这个男人说不出话来的那种。

    不过,孕妇的脾气情绪波动起伏最为的大,要是自己突然的插手,说不定小宝的怒火就会引到自己的身上,到时候,好不容易能和小宝说上两三句话,又要被打回原形。

    这般想着的沈一天,心中微微的有些可惜。

    不过……

    沈一天微微的眯了眯眼,他可以在小宝发泄完后,再偷偷地对这个男人下黑手……

    这么一想,沈一天唇角微微勾起了淡淡的弧度。

    不知怎么的,今儿的翁小宝心情说不出上来,胸口闷闷的,现在砸了祁言之几下之后,翁小宝的心情才微微的好转起来。

    似乎因为刚才的打,将自己心中的那股闷气给发泄出来了。

    翁小宝有些累了,看着沙发上已经佯装成死尸的祁言之,翁小宝觉得这么打着也没有什么意思,索性直接将枕头砸到了祁言之的怀里,然后没好气地道:“下次说话注意点。”

    本已经佯装成尸体的祁言之,闻言,顿时明白翁小宝这是不打自己的节奏,脸上一喜,一个鲤鱼打滚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将枕头放到一边,拍着旁边空着的位置,笑着道:“小宝,你累了吧,来,坐!”

    只听啪的一声,祁言之直接从沙发上滑到了地上,膝盖与地面碰撞的声音,直接让他抽了一口热气。

    一旁的沈一天满意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祁言之,翁小宝的身边,岂能让旁人坐?

    沈一天淡笑的上前,扶住了翁小宝的手,轻声道:“小宝,瞧你激动的,还好肚子里的小家伙没有给你瞎折腾。”

    翁小宝剜了一眼沈一天,似是娇嗔,似是埋怨的道:“你还好意思说,也不想想这是因为谁。”

    沈一天却不觉得生气,只是心中一揉,看着翁小宝的目光更加的暖人,他点头称道:“是我的错,等这小家伙落地,我任你处置,”

    “这还差不多。”翁小宝微微昂起了头,准备坐下时,余光却是瞥到了正猫着身子,准备偷偷潜回自己房间的翁正,微微蹙眉,直接喊住道:“翁正,你偷偷摸摸的,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正打算偷偷潜回自己屋子换身衣服的翁正,被这么一逮,扭着脸,动着嘴型骂着自己,让你幸灾乐祸,好了吧,该轮到你自己了!

    然而,当翁正转回了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摆着笑容了,他摇着头道:“没有啊,小宝,你想多了!哦,对了,今天老师布置了些作业,我得先赶紧的做完它!”

    说着,很是麻溜地转过了身子,准备又一次的溜回自己的房间。

    然而,翁小宝的声音,又一次悠悠地传了过来,“站住。”

    本能的,翁正定住了脚步。

    接着,便听到翁小宝的脚步声从他的背后传来。

    翁小宝瞧见翁小宝的衣物上,都是脏污的一片,就连头发上都沾着灰尘!

    翁小宝目光沉了沉,道:“我想多了?那你来解释下为什么你身上这么的脏,不仅如此,你头发上还粘了一大层的灰!”

    翁正听着翁小宝质问的话,莫名的有种亲妈附身的感觉,心中念叨了几句后,便道:“小宝,咱们男生踢球什么的,总会这样的。哎,踢了好一会儿的球,浑身都黏哒哒的,我先去洗个澡。过会再聊。”说着,便是头也不回的回了房间。

    翁小宝看着紧闭的门,思绪有些复杂,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总觉得事情没有翁正说的那么简单,似乎他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不过,既然他不愿意说,总有一天,她也会发现他的破绽的!

    翁小宝这么的想着。

    翁小宝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不想那么的多,在沈一天的搀扶下,坐回了沙发上,见祁言之还一愣不愣地跪在原地,翁小宝莫名其妙的看着祁言之,问道:“你还跪着做什么?”

    被翁小宝的声音唤回了神的祁言之,眨了眨眼,目光来回的在翁小宝和沈一天的身上来回的看着,怔了好一会儿后,才开了口道,“敢情儿,你怀的是他的孩子?是不是说你们在去鬼市的时候,你两就好上了?”

    翁小宝冷冷的飘了一眼祁言之,道:“你再啰嗦一句,我就把你从我家给扔出去!”

    祁言之乖乖地闭上了嘴,虽然小宝嘴上说着扔,但是看着她旁边坐着的沈一天,那看着他的目光,仿佛只要他再多说一句话,眼前的这个男人就真的会将自己给扔出去!是真的扔!想起鬼市里他的异于常人,祁言之麻溜地爬起了身子,坐在了翁小宝对面的沙发上。

    祁言之的配合,翁小宝微微的挑了挑眉,只是旁边的沈一天的眼底却是闪过一丝可惜的光芒。

    翁小宝想着沈一天无事登三宝殿的尿性,索性直接的开口问道:“说吧,你这次来又为了什么事情?”

    被提问的祁言之正襟危坐,一板一眼的道:“那个刘叔,你还记得吗?”

    刘叔?哪个刘叔?

    翁小宝的脑袋有些迟钝,没有回想起来。

    祁言之也不急,又道:“就是那个开车的司机。”

    经过祁言之这么一提,翁小宝才恍然的想起来曾经和祁言之一起来他们家的那个司机,似乎有些秃顶,又似乎是个胖子,总之,她记得那个司机的身体里还养着一个小鬼,而那个小鬼……

    糟了……

    翁小宝的心里微微的发紧,不过面上却是装着镇定,她微微挑了舒服的坐姿,点头道:“记得,怎么了?”

    “刘叔死了。”祁言之道。

    闻言,翁小宝一怔,“怎么死了?”

    祁言之道:“我也没有想到,我托了好多的人去查他的踪迹,结果都没有找到,可是就在昨天,被人发现他从钱进集团的大厦跳楼死了。

    翁小宝一愣,钱进集团?那不就是上次掳走她人的地址嘛?!这个刘叔怎么会突然的死在了那个地方?!

    翁小宝转过了头,看向沈一天,道:“那个人你确定搞死了吗?”

    对于翁小宝的怀疑,沈一天的内心有些无奈,不过,还是依言的点头道:“嗯,我都处理了。”

    翁小宝点点头,沉吟道:“那个人死了,再按照刘叔体内的小鬼,他也不可能去自杀啊,还是以这种方式自杀!难不成他是被小鬼反噬了?”

    说着,翁小宝又摇了摇头,道:“不对,那小鬼和别的小鬼不同,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意识,这种小鬼,反噬的几率挺小的。”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翁小宝一时之间陷入了百思不得其解中。

    沈一天在旁边看着翁小宝,眉头微蹙,眸光森冷的盯着祁言之,都是因为他,小宝的注意力全放了其他的事情上面,连坐在她旁边的自己都忘了!

    祁言之被沈一天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甚至有一种恨不得马上脱身的欲望,可是想到自己的事情,祁言之也只能逼着自己硬着头皮呆在这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翁小宝灵光一闪,猛地抬头,道:“难不成原先掳走我的人,其实只是个小罗咯?这钱进集团真正主事的人是别的人?!”

    “掳走?小宝你被人掳走?!”祁言之有些惊讶地喊道。

    被祁言之这么一打岔,翁小宝没有好气地说道;“还不是因为你送的鬼娃像,要不然我会被人掳走嘛?!”虽然不管鬼娃像有没有,最后她都有可能被掳走,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只是,有个人却不是这么想的。

    “小宝被人掳走,都是你害得?”沈一天阴沉的有些发寒的声音悄然地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