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生了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额……

    突然一股寒凉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打量着,祁言之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

    鬼娃像……

    好像前些日子是有这么一个东西……

    祁言之回忆了起来,忆起了之前曾将一个面目可憎的娃娃像给了翁小宝……

    祁言之咽了咽口水,心中莫名的想到,如果说,鬼娃像没有交给翁小宝的话,翁小宝就不会被劫走?如果鬼娃像没有给翁小宝的话,那被劫走的人,会不会是他?

    莫名的,祁言之顿时有了劫后余生的感觉!

    但是,一对上沈一天的目光后,祁言之的背后顿时冒出一丝冷汗,握了握拳头,眼珠子转了转,然后蓦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目光亮亮的对着翁小宝道:“小宝,我还有别的事,就先走了,咳,这几天我一定会让那些个厨师给你做个满汉全席,让你吃饱喝足!”

    说完,也不等翁小宝有什么反应,就快步地离开了,那步行快的眨眼就到了门口,然后只听咔擦的一声,门就这么关上了,人也就这么消失了。

    翁小宝愣愣的看着紧闭的门,还有对面空荡荡的沙发,脑海里顿时一堆的问号,难不成这人过来就是告诉他,刘叔死了?

    搞不懂!

    不过……

    嘿嘿,饭菜加了比什么都好!

    翁小宝勾了勾唇角,对于祁言之的离去,没有半分的怒言。

    察觉到翁小宝心情变好的沈一天,目光微微的回暖了些,先让那人自在些,等过了些日子,在让他吃些好果子。

    而这个时候,翁正也冲了把澡,从房间里出来了,湿湿的发尖上,还低着水珠,脖子上挂着白色的毛巾,擦着脸。

    望了望四周,发现祁言之的身影没了,有些奇怪道:“祁少呢?”

    翁小宝靠着沙发,懒懒道:“走了。”

    翁正愣了愣,嘀咕道:“这家伙每次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他今天来又为了什么来求你?”

    想来,祁言之来一次,求一次他们做事的,翁正也习以为常了。

    翁小宝闭着眼睛,慵懒地道:“这次他来也没求什么事,就是说,他的那个司机死了。”

    翁正一怔,没有想到这个祁言之竟然会为了这件事情特地的来和他们说。

    想了想,坐在了翁小宝对面的沙发上,道:“他跟你说这个干什么?那个刘叔又不是咱们的什么人,我们又没必要知道。”

    翁小宝睁开了眼睛,然后看着翁正,道:“这次你错了,那个刘叔,还真和我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关系,你不记得那对姐妹了吗?”

    翁正一愣,回忆了起来,顿时明白了翁小宝说的是什么,然后道:“刘叔都已经死了,那姐妹的孩子不也肯定灰飞烟灭了吗?”

    翁小宝微微一怔,随后摇了摇头,道:“不会,如果那个孩子也灰飞烟灭的话,那个女鬼应该早就出现,找我讨债了。”

    翁正思索了会儿,觉得也是。

    这个时候,沈一天插上话来,“夫妻本一体,有人找你讨债,我便帮你还债。”

    对面的翁正,对于这个时不时都要秀一把恩爱的男人,他很想将他赶出家门,最不济的,凑的小宝不认识也行!

    至于翁小宝,对于沈一天这般认真的话语,脸微微的红了起来,最后索性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沈一天。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对上沈一天的甜言蜜语,她总会不知名的害羞起来。

    翁正对于翁小宝的反应,很是满意,不搭理就好,就让他一个人独角戏,让他自己觉得很无趣就好。

    翁正懒懒得靠着沙发,拿起遥控器将电视机打开了。

    很不碰巧的,一打开,便是一则新闻。

    一大群的记者围着钱进集团的大厦,但是因为紧闭着的大门,没有一个人进的去。

    这时画面突然转到了一名女记者的身上,只听得女记者在那里报道着:“前日,由于刘某在钱进集团突然的跳楼死亡,钱进集团的便采取了封闭式的管理,任何人不得进去。”

    “对于刘某的死亡原因,因何死在钱进集团的大厦前,钱进集团的管事没有一个人给出官方的申明。”

    “因此,警方对于刘某的死亡事故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中……”

    听到这项报道的翁小宝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微转着头看向了电视,被围着的钱进集团,里头空荡荡的,仿若什么人也没有,除了坐在保安室里的大叔外,根本看不到任何人在里面出入。

    翁小宝微微怔了怔,幽幽道:“这大厦里,是一个人都没有了吗?”

    一旁的沈一天抬眸看去,虽不喜欢别的事情吸引了翁小宝的目光,可是他依旧很是耐心的回答道:“有一个,除了那个保安室里的一个门卫外,在那顶层有一个人。”

    翁小宝惊讶的回过了头,看向了沈一天,对于满目都是自己的眼睛,沈一天的心微微的荡漾了起来。

    嗯,他就喜欢这般的眼睛。

    满满的全是他。

    “你看到了?”翁小宝眨着眼睛,楚楚地看着沈一天。

    这一幕在翁正的眼里莫名的觉得心塞。

    人果然不能太得意,一得意半秒之后就被打回原形。

    沈一天理了理翁小宝额前刘海,点点头淡淡道:“嗯,那个拍摄者,虽只是拍了一秒,不过,我还是看到了,虽没有将那个人的面容看得清楚,不过那个人的脸上,似乎有道伤疤。”

    翁小宝愣了愣,如果说有道伤疤的话,那么,还真不会是那个假的于玖。

    那么会是谁呢?

    翁小宝又一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面对翁小宝陷入沉思,沈一天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然后缓缓地开口道:“小宝,这些个事情暂时不用想,你先把身体养好,等孩子生出来了,再来想这些事情。”嗯,生下来了,也不会让你想这些。

    翁小宝被沈一天的话给拉回了神,她怔怔的看着沈一天,撇了撇嘴角,心中莫名的有些赌气着,是不是女人怀孕了,所有的男人都只是关心肚子里的种?

    而对面的翁正,也是瞧到了翁小宝的表情,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暗喜一片。

    沈一天,你等着吧!看小宝磨不死你!

    他犹然记得,当初因为这表情给磨的说出来的话左右不是人!

    沈一天看着翁小宝嘴角撇着的样子,悠悠道:“那些个事,不用想,一切都有我在,笑一笑,别让情绪扰了肚子里的孩子,不然那小东西折磨起你来,我都不好欺负他,替你讨公道。”

    沈一天后半句的话,让翁小宝不厚道的笑了起来,不过笑了几秒之后,便故作冷脸的样子,道:“你说的什么话,这是你的孩子,哪里说欺负就欺负的?”

    沈一天却是很认真的盯着翁小宝的肚子,道:“欺负了我的媳妇儿,便是他的不对,怎么说你也是怀了他这么多天的娘亲。”

    翁小宝脸上冷漠的表情挂不住了,那突然涌上心头的烦躁感,也一扫干净。

    不过,为了不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小女人得志,翁小宝轻轻咳了一声,便挺着腰,故作要回房间休息。

    看着沈一天这么轻而易举的解决了这么难搞的翁小宝,翁正顿时有种挫败之感,甚至有一点儿的明白,为什么自己到现在还是单身狗的缘故……

    而这个时候,电视里却突然的播出,离双十一还有多长时间,单身党们做好剁手的准备了吗?

    翁正摸了摸突然受到一万点伤害的胸口,狠狠地将电视机很关了,心中暗骂道:单身怎么了?我还就不剁手!

    诶,对了,我的私房钱好像购买那个东西了……

    想着,翁正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

    日子又哗哗的过去了。

    今天是十一月十一日,天气很晴朗,只是外面的天气有些冷。

    翁小宝的屋子内,翁正和沈一天在门外来回的踱步着,翁正看着紧闭的房门,又看了看眼前的男人,目光之中很是不满。

    不为别的,就因为今儿个小宝要生了!

    本还在客厅吃吃喝喝的他们,翁小宝今儿个刚吃完,便抱着肚子,微蹙着眉头,在那里轻描淡写地说,“我要生了。”

    短短的四个字,让他和沈一天怔住了一秒后,都齐齐地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甚至他都慌不则乱的想要打电话给120,幸好最后被翁小宝给止住了。

    翁小宝见他们两个人急的都不知道干什么样子,很是淡定的在那里说道:“我只是跟你们说下,我过会回房间,你们一个都不准进来,你们谁进来,我就宰了谁。”

    “可是!”显然,翁正很不赞同,这一次连沈一天也不赞同。

    翁小宝挺着肚子,挪着步子回了房间,挥了挥手道:“你们放心吧,那个小家伙在梦里都跟我说了,你们两个大老爷们的,别瞎捣乱。等我喊你们进来的时候,你们再进来。”

    说着,便啪的关上了门。

    自从翁小宝进了房间后,翁正和沈一天就再也听不得里面传来什么声音,翁正急得都要挠门了,平时这隔音能力,差的要命,怎么今儿个,却是一个声音也没有听到?!

    翁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把的上前,对着沈一天急切的道:“你不是能够看到里面的一切吗?!怎么样?小宝现在怎么样?”

    只是,令翁正想不到的是,沈一天竟然开口说:“里面的一切,我看不到。似乎是那个小东西屏蔽了……”

    说着,沈一天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一个刚出世的小东西,竟然这么公然的跟亲爹对抗!

    翁正愣了愣,心中暗骂了一句后,便继续在门口踱步起来。

    这都进去一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有生?

    这都进去一个小时一分钟了,怎么还没有动静?

    这都进去一个小时两分钟了,为什么还听不到动静?

    又过了一会儿,翁正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阴森森的道:“这都进去一个小时五分钟了!小宝到底有没有事啊?!”

    此刻的翁正,脸上的表情,急切的比那要当爹的沈一天还要心切。

    然,翁正没有想到的是,沈一天死死的盯着紧闭的房门,心中默念的却是与翁正的不同。

    进去一个小时了,那个崽子怎么还没出来?

    进去一个小时一分钟了,那个崽子为什么还没出来?

    进去一个小时两分钟了,那个崽子怎么还没出来?

    又过了一会儿,沈一天凉凉地看着那紧闭的门,冷冷的说道:“等那个崽子出来,我一定要教训他!竟然让小宝浪费这么久的时间?!”

    然而,就在他们念叨的声音落下没有多久,房间里头终于传来了动静,“你们进来吧。”

    翁小宝的话还没说完,两个大男人便急切地打开了门,齐齐地冲上了翁小宝的床前,齐齐地问道:“小宝,你怎么样了?疼不疼?疼的话,我们把那小崽子打一顿,替你出气!”

    翁小宝凉凉地看了两眼翁正和沈一天,怒道:“你们要是敢打我孩子,我就打死你们!”

    结果,翁正和沈一天互相指着对方道:“他说的。”

    瞧着两个男人幼稚的动作和言语,翁小宝果断的不再搭理他们。

    而这个时候,翁正才发现,等了一个小时六分钟的孩子,去哪儿了?

    翁小宝好不容易养足了一会儿的精神,缓缓地将被子拉了下来,顿时一个雪白的大蛋静静地躺在翁小宝的床上。

    然后翁正就听到翁小宝说道:“沈一天,这就是你的儿子,翁正,这就是你的外甥。”

    然而,翁正看着那颗雪白的大蛋,足足看了几分钟,愣愣地开口道:“我的外甥竟然是颗蛋?!”

    不过,沈一天却是连关心也没有关心那颗蛋,将翁小宝拉下的被子又给拉了上来,道:“你现在身子弱,不能着凉。”

    翁小宝看着这两个人的架势,无语起来。

    一个关心自己外甥的物种,一个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便不再关心,莫名的,翁小宝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没有办法下,翁小宝狠狠道:“你管它是不是蛋!反正这就是你外甥!还有!你好歹关心你的孩子啊!我那么辛苦的把他生下来……”

    然而,翁小宝的话还没说完,沈一天则是幽幽道:“孩子在这不会跑,你为了生他,这么累了,先休息一下,比起他来,你更重要。”

    莫名的,翁小宝满足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