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塌陷只是开始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是夜,街道很是平静,连平时喜欢狂吠的黑狗都入了梦乡。

    只是,在翁正的房间内,一声又一声的闷哼微微的在房间内响着。

    此刻翁正的脸上布满了汗水,整张脸上都布满着痛苦的表情。

    翁正捂着脖子,痛苦的蜷缩在床上。

    自从翁小宝生下那颗蛋之后,每日的夜晚,这个脖颈上的疼痛如同蛊毒一般,让他夜夜不得安眠。

    随着一日一日的下来,除了脑海之中那双红色又泛着金光的眼睛外,一道魔音时不时地贯彻他的脑海之中。

    他该怎么办?

    翁正痛苦的想着。

    这个时候,窗户的震动声传了进来,翁正勉强的抬眼朝着外面看去,似乎外面是起风了。

    漆黑的夜晚,依旧能看到那些个泛着淡黄的灯光。

    只是,此刻在翁正的眼里,那些个灯光散焕的像是一颗颗黄色的钻石。

    啧。

    翁正自嘲的笑了。

    而这个时候,他的房门,轻轻地打开了一条缝隙。

    那微微的脚步声,陷入痛苦的翁正根本没有察觉到。

    直到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翁正才艰难地转过了身子。“人都变成这样了,居然还在逞强,如果我没有发现的话,你打算偷偷隐瞒多久?”

    翁正眨了眨眼,这才将沈一天的面貌看了清楚,他惨淡的笑了笑,“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呗。”

    语调之中透着轻快,与脸上露出的痛苦的表情,完全的不相符。

    “你怎么会发现?我平时藏的都挺好。”翁正说的很是艰难。

    “耳朵太灵,每晚都能从你的房间听到这般娇喘的声音。让我不注意不行。毕竟这很影响我的睡眠。”沈一天淡淡地说道。

    此刻的翁正也没有了那和沈一天争论的心思,脖颈上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直接让他躬直了腰。

    看着翁正这般痛苦的表现,沈一天微微蹙了眉头,其实,翁正的确隐藏的很好,只是,作为他妹妹的翁小宝,每天看着翁正,每天的心里都不踏实,但是依着翁正的心思,肯定不会告诉她,所以才让他来注意的。

    看着翁正动作的篇幅越来越大,沈一天缓步上前,一路来到了翁正的床前,一滴鲜红的血液入了翁正的口里,顿时翁正痛苦的表情,微微放松了一会儿。

    翁正的唇早已经被自己咬的鲜血淋漓,他微喘着气,有气无力的道:“谢谢。”

    沈一天对于他的道谢,却是不在意,伸手便是拨开了翁正挡在脖子上的手,看着脖子上微微隐下去的蛇印,挑了挑眉,问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翁正舔了舔唇,丝毫不在意唇瓣上的疼痛,道:“和你们去墓地,回来的时候,被村长给咬了。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沈一天瞥了眼翁正,似是嘲讽的道:“你不是挺厉害的嘛,居然还会被一个一脚快要进了坟墓的老头咬了。”

    翁正撇过了头,看着沈一天的脸,目光直直的说道:“我那是不小心。”

    沈一天倒也没有继续跟翁正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只是道:“你能坚持这么久,也多亏了你体内的一点儿的基因,还有几次我给你喝过的龙血,不然,你早就变得跟那个村长一样,啧,丑的要死。”

    翁正动了动眼珠子,瞥着眼,看着沈一天,道:“能不能不说风凉话了?我还有救不?”

    “救?”沈一天怪异地看着翁正。

    然而,翁正听着沈一天的语调,以及那诡异的眼神,心下顿时微微沉了一下,艰难的道:“难不成,你也没有办法?”

    沈一天缓步地走到窗前,淡黄的影子映着他的影子,他道:“你瞒下来,不就是想一声不吭的自己死了嘛,怎么现在这会儿谈救了?”

    面对沈一天这样的话语,翁正心里顿时一憋,望着天花板,道:“我那是以为自己真救不了自己了,所以才会有这种自生自灭的心态。”

    “嗯,那请你保持着这种心态。”沈一天道。

    听着沈一天的话,翁正自我讽刺地笑了一下,看来连这个男人也救不了自己,缓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撇过头,看到了床头柜上的相框,伸手将相框拿在了手里,摸着上面灿烂笑着的翁小宝,翁正的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缓缓的说道:“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了,希望……”不知道为什么,翁正实在的说不出口那句:‘你能够好好的照顾小宝……’

    最后的后半句,翁正只能将其憋在自己的心里。

    只是,翁正摸着那相框中照片时,蓦然地想到,刚才,眼前的男人似乎还没有回答自己到底能不能救的事情,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敛,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已经转过了脸的沈一天,道:“话说,我到底还有没有救?”

    沈一天看着翁正,道:“我有说不能救的吗?对了,你刚才后面想说什么,请将话说全。”

    翁正咬牙切齿地道:“希望你麻溜赶紧走。”

    还好他没有将那话说出来,不然指不定这个男人会说什么没得救的话。

    结果,翁正的话一说完,沈一天似乎有些可惜的道:“那还真是可惜,不管你死不死,我都会死赖着翁小宝不走。”

    翁正:“呵呵……”

    沈一天对于翁正的冷笑,选择了忽视,再看向翁正的脖子间,已经没了那个蛇印,问道:“你中了这个,除了疼,还有别的症状吗?”

    翁正默了默,道:“有,一直有个声音在我的脑海里想着。”

    沈一天道:“他说什么?”

    翁正张了张嘴,将那话说了出来,只是,在他说出来的时候,外面突兀的亮起了闪电,轰隆的雷声,突兀地响了起来。

    沈一天听完翁正的话,脸微微的沉了下来,将目光投向了窗外,淡淡地道:“看来这几日这城市要不安稳了。”

    “这个你先拿着,等到那声音再响起来的时候,你将这个服下,当做被控制的样子。”沈一天直接丢了个瓶子给了翁正,然后缓缓地开口道。

    翁正看着手里的瓶子,顿时间明白了沈一天的意思,他道:“你想要将计就计?”

    沈一天则是瞥了眼翁正,然后缓步踏出了翁正的房间,顺手将他的房门给带了上。

    对于沈一天的眼神,翁正自是明白这是被自己猜到了。

    只是……

    他特么的,怎么敢这么冒险?!

    他特么的,良心不会不安吗?!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外面轰隆的雷声,以及拍打在窗户上的雨滴。

    翁正摇了摇头,算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看了一眼相片后,便将相框放回了床头柜上,然后盖着被子睡了过去。

    难得能够睡上一次安稳的觉,不能浪费。

    ……

    那天夜里下了一场雨后,一直持续了一个星期也没有停下来。

    翁小宝抱着自己生下来的蛋,浑身散发着母爱。

    因为这一个星期的雨,导致一些交通不便,学校内场地也是积了十几厘米的水,为了出行的安全特地放了几天的假期。

    翁正懒懒地靠着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的一些报道,什么哪里堵水,哪个楼区里的车库给淹了,又哪里的地面给塌陷了。

    总之关于这一场雨的缘故,整个城市各种地方便出现了类似的事情。

    不过今日的报道却是不同。

    “由于一个星期的大量降雨,位于城南的,由钱进集团投资的城南建筑工地,于今日凌晨零时,突然塌陷,导致在场施工的一百名工人全部生亡……”

    这则消息报道的同时,甚至还配上了一系列的照片,甚至还有记者采访时的直播记录。

    看着这则消息,翁正则是瞪大了眼睛,翁小宝只是皱了皱眉头,只是坐在翁小宝旁边的沈一天却是蹙着眉头,很是不爽的看着翁小宝手里抱着的白蛋,自从小宝生下这个蛋后,这个蛋就没怎么离过手,连睡觉都抱着它,最最要的是,因为这个蛋横在中间的缘故,直接将床大半的部分都占了去!想着自己只能靠着那么一丁点儿的地方,还不能将小宝全部搂住,心情别提有多么的糟糕了。

    只是他的心情,除了翁正看的出,翁小宝却是什么感觉也没有。

    翁小宝抱着蛋,蹙眉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次的塌陷好像很不简单。”

    然,沈一天则是开口道:“没有什么简单不简单的,电视上不都说了,这是因为豆腐渣的工程,导致出来的。”

    翁正也在一旁赞同的道:“小宝,我觉得也是,我刚看了手机,网络上可都将豆腐渣的工程给说的天花乱坠的。”

    翁小宝摸着白色的蛋壳,随后缓缓地点了点头。

    只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又是一则突发的新闻报道了出来。

    “由于近日来的持续性的下雨,城北,城东,城西,由钱进集团建筑的房屋,全部塌陷,至于伤亡数目,还在统计……”

    这个时候,翁小宝再也坐不住了,脸也绷不住了。

    若是说都豆腐渣的工程,翁小宝怎么也不相信,毕竟所有属于钱进集团的建筑的房子,没道理,只是塌陷了四个地方,而其他位置上的房子,却是一点儿的事都没有!

    脑里想着这四个位置,又想着那钱进集团的位置,翁小宝的脸上闪过慌乱的神色,若以钱进集团的这座大厦为中心点的话,那么再根据以前四神的位置,那么那塌陷的位置,也恰巧与那四神之位相之匹配。

    想到这里,她忙将蛋放在了沈一天的手里,面色很是不好得说道:“不行,我这心里有些不踏实,我得先去算上一卦,孩子你好好看着。”

    说完,翁小宝便是头也不回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瞧着身边的女人空了,怀里只剩下一个蛋,沈一天的脸色很是不好看,面上似乎是很不愿的抱着这所谓的孩子。

    翁正也瞧到沈一天的表情,幸灾乐祸的笑着,只是下一刻,突然的想到了什么,笑容又极为快速地收敛了下去。

    自从那晚被沈一天压下去的蛇印之后,那样剧烈的疼痛便再也没有疼起来了,他原本以为不会疼,都是因为一直压制的缘故,可是现在看到这些个报道,翁正的心里却是莫名的不这么想着。

    莫名的,翁正似乎想起了当晚沈一天突然说的,这个城市要不安稳的话语,看了一眼那紧闭的房门没有动静,才低声地开口问道:“你之所以会那么说,是不是因为,你早就猜到,会变成这个样子?”

    沈一天抬起头,看向翁正,道:“也不算猜,这不过是必然的。”

    “为什么会这么说?”翁正道。

    “以前于老板不是同你说过,那蛇要化龙,便要诸多人的性命,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他居然会不挑剔了。”

    翁正一愣,这才想起了以前与老板曾经对他们说的话,顿时明白了过来,“他为什么会突然的不挑剔?”

    沈一天看着翁正,轻声地道:“他不是已经告诉了你吗?”

    翁正一怔,一时之间没有明白过来,可是当注意到沈一天怀里的蛋时,一下子想通了起来,怪不得,那个声音会让他做那个事情,原来……原来都是为了……

    想着,翁正的后背陡然地一凉,竟然是冒出了层层的冷汗。

    还好他被沈一天提早的发现异常,要不然,自己真做了对不起翁小宝的事情来……

    只是,想到那晚,沈一天给自己的瓶子时,翁正一把的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沈一天,有些气道:“既然你都知道,你为什么还敢那样的做?你就不怕翁小宝再也不理你了吗?”

    沈一天则是看也不看他,只是低头看着怀里的蛋,淡淡地道:“你以为我的儿子就这么的无用吗?”

    翁正一时之间有些愣住了,他呆呆的看着沈一天怀里抱着的那只蛋,平淡无奇的,让他根本感觉不到它有什么天大的本事!

    沈一天却不管翁正的表情,眸光幽深,静静地看着自己怀里的蛋,能跟亲爹作对的蛋,怎么可能无用?

    至于那缠绕着翁正的魔音,则是——将翁小宝生下的蛋带到钱进集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