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人质的存在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而就在这个时候,翁正的脖颈,又忽然地痛了起来。

    一瞬之间,翁正的表情瞬间扭曲了起来。

    本还稳稳站着的身体,此刻竟开始有些摇摇欲坠起来。

    受不住的翁正,一屁股地坐在了沙发之上,他痛苦的呻吟道:“这次竟然比上次发作的要痛上一百倍,更重要的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和我抢身体一样。”

    一旁的沈一天瞧着翁正痛苦的模样,很是淡定地说道:“他所有准备都已经着手的差不多了,怎么可能还任由你慢腾腾的?还不赶紧将我给你的东西赶紧的吃了。”

    经过沈一天这么提醒,翁正才想到当初那个瓶子,抖着手的从口袋里掏出那瓶子,毫不犹豫的就往嘴里灌去。

    下一刻,那种痛苦缓缓的隐去,那种抢夺身体的感觉也缓缓散去。

    正当翁正自我感叹的躲过一劫的时候,沈一天却是走上他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幽幽道:“现在可不是你休息的时候,赶紧的起来,将这蛋给带过去。”

    翁正看着沈一天手中的蛋,又瞧了他一眼,虽说他看不上这个男人,可是他怀里抱着的,终究是翁小宝的骨肉,他的外甥。若是说将这个男人亲自送到敌人的手里,他是很容易办到,半点内疚的心情都没有,可是,现在送的是自己的亲外甥,说什么心里还是很不情愿,不为别的,就拿小宝护崽的样子,他心里就有些后怕。

    他幽幽地道:“这好歹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半点肉疼的样子都没有?还一个劲儿的将自己的孩子往别人的狼窝里送?”

    沈一天挑了挑眉,道:“我怎么不肉疼?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疼在心里。”

    翁正瞧着沈一天那张无害的脸,不知道为什么,这货给他的,竟是一种睁眼说瞎话的感觉。

    见翁正还没有动作,沈一天不耐地皱着眉,催促道:“你不用担心这担心那了,这一次只不过是他的一场磨炼。知道为什么我的孩子出生这么久,一直没有破壳吗?”

    翁正默默的摇了摇头,这非人的东西,他又如何知道。

    沈一天道:“不知道就对了,拿着这蛋,进了那钱进集团,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翁正:“……”怎么感觉这沈一天是在忽悠人?

    被沈一天一再而三的催促的翁正,实在没有办法下,只能拖着自己的亲外甥出了门,走时依旧不忘的同沈一天道:“你千万不要说是我要拐走的!”

    沈一天点点头,表示明白,但是翁正瞧着沈一天那双漆黑的眼睛里闪着微微的笑意的时候,心中不知道为何有些颤颤的!

    见翁正的背影消失了,沈一天看着自己微微泛红的手,低语道:“这个龙崽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翁小宝的房门突然地打开了,翁小宝很是慌张地跑了出来,急切地喊道:“翁正,最近你不要出门了!”

    然而,翁小宝的声音在整个客厅内回荡了很久,竟是得不到任何翁正的回应,翁小宝在客厅内,翁正的房间内搜寻了一番之后,竟是没有发现翁正的踪迹,翁小宝顿时有些慌乱了起来,她跑到沈一天的面前,目光盯着沈一天的目光,道:“翁正呢?他去了哪里?”

    而沈一天则是装着脸色不大好看的神色,道:“小宝,刚才翁正说要抱自己的外甥看看,我便给了他,结果,他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直接出去了。他似乎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

    翁小宝则是震惊地退后了几步,尔后想起自己卜出来的凶卦,神色陡然一变,直接转过了身,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个翁正!竟然瞒了我这个事情!”

    尔后,就见翁小宝疾步地回到了房间里,直接背起了一个鼓囊囊的包,准备有出门的架势。

    沈一天则是一把抓住了翁小宝的手,微微蹙眉道:“小宝,你算出了什么?竟然这么紧张?”

    翁小宝也是顺势抓住了沈一天的手,急切地道:“我刚才卜卦,什么都没有卜算出来,这是从没有的事情!最后没有办法下,我卜算了翁正,却算出他大凶的卦象!他有危险,我要去救他!”

    因为这个卦象,翁小宝整个心神全都慌乱了起来,以至于自己的孩子也被翁正带走这件事都给忘记了。

    沈一天只能先安慰着翁小宝,将她楼在自己的怀里,幽幽道:“大凶卦象,不是必死的卦象,这说明翁正他还有一线的生机,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翁小宝则是摇摇头,道:“不,我不放心!我要去找他!”

    沈一天则道:“天大地大的,你上哪找?你先冷静下来,你和翁正都已经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了,他不都活着跟你回来了吗?就算他其他什么都不好,可是他却有一点,命好。”

    翁小宝怔了怔,可不是,从祁言之的女鬼,再到跳楼的厉鬼,再之到了阴森的墓穴,最后他都无事的回来了。

    翁小宝微微的冷静下来,看着翁小宝不再地迫切的样子,沈一天微微的放松了心情。

    只是还没将翁小宝扶坐在沙发的时候,翁小宝却是突然地说道:“你说,翁正将外甥给带走了?”

    沈一天的微微一愣,点了点头。

    本还镇定的翁小宝,有一次的开始失控起来,使劲地推着沈一天准备出门,“他带着我的孩子,我更不放心!”

    面对又一次失控的翁小宝,沈一天微微地叹了口气,抬起手,便将翁小宝给敲晕了过去。

    还在激烈挣扎的翁小宝一下子闭上了眼睛。

    霎时间,整个空间安静了起来,只听得外面稀里哗啦的下雨声。

    沈一天看着翁小宝熟睡的容颜,伸手将她额前的刘海理了理,缓缓道:“小宝,不是不让你去,而是这些必须是我们孩子要经历的。我们龙,没有生来便是龙的。他至今没有破壳而出,便是因为这样,我不能让他一辈子都缩在壳里不出来。”

    静默了一会儿,沈一天又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两个有事。”

    说完,沈一天便一把将翁小宝的身子给抱了起来,脱去她的背包和鞋子,沈一天将翁小宝小心翼翼地安置在床上。

    轻轻地将被子拢在了翁小宝的身上,看着她的睡容,沈一天的目光柔了柔,缓缓地低下头,在翁小宝的额前轻轻的落下来的一个吻。

    随后一挥手,一个金色的罩子,便是笼罩在了这个屋子上。

    沈一天又瞧了一眼翁小宝后,唇角勾起淡淡的笑容:“你等着我们,等你睁眼的时候,你就能看到翁正,还有你的孩子。”

    说完,沈一天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房间里,徒留翁小宝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

    另一边,翁正坐着打来的出租车,抱着大大的蛋,出现在钱进集团大厦的门前,似乎因为下大雨的缘故,此刻钱进集团的门前,没有什么记者围着。

    翁正抱着怀里的巨蛋,走到了门前,本以为自己会和那些个记者一样被拒绝在外,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出现在大门之前,那一直紧闭着的铁门缓缓地开了起来。

    翁正忍着心中惧意,缓步地抬脚,便进入了大门。

    只是等他整个人全部都他他进来的时候,门又缓缓地关了起来。

    翁正只能按捺住心中的好奇心,不让自己转过身去看,只是眼角的余光却是忍不住的朝着门卫室里看去,令翁正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在门卫室里看到了熟悉的容颜!

    那门卫竟然是的于老板?!

    于老板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他记得,于老板的鬼魂还被那黑白无常的铁索给拷住了,带到了地府里啊!

    翁正忍住心中的恐惧,脚下的步子微微地放缓,目光又一次地投放在门卫室里,再一次地将那门卫瞧了去。

    尽管雨水打湿了睫毛,可是那张属于与老板的脸,依旧直挺挺的摆在那里。

    此刻的于老板,穿着一身门卫的衣服,与当初见到的与老板相差甚远,更重要的是,这于老板的那双眼睛,却是无神的看着前方。

    余光间,翁正瞧到,在那门卫帽子的下面,一张黄色的符纸静静地贴在他的后脑勺上。

    翁正猛地吸了口凉气,敢情儿给他开门的不是人!

    想到当初于老板身上的装着,还有他口里的语气,怎么说也都是几百年的人,这死了几百年人的尸体,竟然如此完好的坐在这里!

    想到这儿,翁正也不敢再将目光投放在了于老板的身上,低着头,紧紧的抱着怀里的里的蛋,寻求着安全感,脚上的步子也加快了些许。

    然而,就在翁正闷声埋头往前走着的时候,于老板的脑袋突然地动了动,像是僵硬的机器人,缓缓地转头看向了翁正的后背。

    那无神的两眼,突然的闪了一道光芒后,便又恢复了无神,再一次正过了脸,仿佛刚才的转头,根本就是个幻觉而已。

    翁正抱着蛋,走到了大厅,随着电梯一路来到了二十九层。

    当又一次看到了眼前熟悉的景物时,翁正的心突突的跳着。

    整个人紧张的,抱着蛋的手上都染了一层冰凉的汗水。

    翁正心中默默的祈祷着,偷偷地深呼吸了几次后,踏着步子朝着左边的通道而去。

    左边的通道与着右边的相差甚远,什么都没有,白色的墙面,黑色的门。

    可尽管这样,翁正却觉得这里比右边的更加的恐怖,毕竟这种给人安全错觉的,和那明面上就给人一股无尽的危险,来得更加的恐怖。

    不过,翁正这一回,却是相安无事地来到了门前。

    正当翁正犹豫要不要将门打开的时候,门突然的从里面打了开来。

    翁正心头微微一怔,悬着的心又一次的紧张起来,深色的眼珠子不敢乱飘。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地传入了翁正的耳朵里,“真是个乖孩子。”

    陌生的声音,却带着莫名的邪意,翁正抱着蛋,不敢乱动。

    接着,下一刻,一双惨白的手出现了翁正的眼前,然后伸手在那蛋壳的上面上下的抚摸着。

    “这就是那头蛇说的龙种?”轻佻的声音。

    翁正的心里仿佛被猫爪挠着一般,很想抬头将来人的模样给看个遍,可是为了不让对方发现自己是假装被控制的,翁正只能干干得低着头站在原地。

    那手在那那蛋壳上敲击着,清脆的声音,让他有些疑惑:“这蛋除了大了些,好像和那些个鸡蛋也没有什么区别。”说着,又敲击了几下。

    那敲击的声音,听得翁正心尖儿颤颤,内心不断地在呐喊着:轻点儿轻点儿,要是碎了,这货亲娘要找我算账的!

    然,翁正面上却是什么表情也不敢有,就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敲击了许久后,依旧见蛋没有什么动静,那惨白手的主人便将手收了回去。

    接着,翁正便听到那人离去的脚步声,接着,翁正便听到那人道:“那蛋也到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沉默了良久,翁正终于是听到了回答的声音,那熟悉的声音,直接让翁正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为什么不是那个女人送过来的?!”

    这声音赫然就是在墓穴之中那个疯狂的蛇头的声音!

    翁正心中一个咯噔,感觉自己好像作了一个大死!

    早知道,他特么的就不应该答应沈一天的话!

    就在翁正心中默默腹诽的时候,那惨白手主人的话,又响了起来,他道:“只有他能够被蛇符控制,那个女人的话,既然她哥哥都送上门了,你说的那个女人又怎么可能不上门呢?”

    闻言,翁正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他想着,有沈一天在的话,应该不会让翁小宝来冒这个险吧?可是,翁正想到翁小宝的性子后,心中又莫名的不确定起来。

    怎么办?他现在似乎成了人质一般的存在,为的就是钓翁小宝。

    莫名的,翁正的心中又一次的为自己愚蠢的行为唾骂了一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