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杀父凶手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时间哒哒的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翁正只觉得自己这么站着,腿脚都快要坚持不住了,怎么说,他都只是个人,没那么久的耐力。

    脚底传来酥麻的感觉,让翁正忍不住想要抖了抖,最重要的是,手上捧着的蛋,也让他的手开始发酸,恨不得将手上拖着的蛋找个地方放置下,以减轻自己的负荷。

    就在翁正的脑袋瓜子想东想西的时候,一只惨白的手突然地朝着翁正的下巴伸了过来,思绪早跑远的翁正,一瞅到眼前突然放大的手,本能的后仰了些。

    这一动作,直接让翁正的心里暗道了一声糟糕。

    “装到现在,很累吧。”一道声音幽幽地传入了翁正的耳里。

    闻言,翁正也顿时明白,自己假装被控制,早就被人给揭穿了,偏偏的,自己还什么都不知道,像个跳梁小丑一样的在别人眼皮子底下,装模作样的。

    想到这里,翁正索性狠下心,退后了几步,微微地抬头朝着那人看去。

    忍了很久的好奇心,终于是看到了那人的庐山真面目,只是看到那个人的脸时,翁正微微的有些发怔,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眼前的人有些莫名的熟悉。

    利落的短发,挺直的鼻梁,深邃的眼睛,虽说这样的面貌,放在大众群人的堆里是不怎么的起眼,只是这个男人的脸上,一道狰狞的疤痕,却是让人一眼就能从群人之中找到他。

    你疤痕很是悠长,竟是占了大半个的脸。

    翁正看了半晌,一时之间有些想不起来,不过此刻的他,却是面上强装着镇定,眼珠子偷偷地朝着那个人后面看了看,发现除了他,竟是一个人也没有!

    奇怪,那头蛇呢?刚才明明听到了他的声音,为什么转眼,就不见他的影子了呢?

    翁正心里有些纳闷的想着,不过,也因为那条蛇的不在,翁正的心里微微的放松了一些,毕竟比起这个人来,那条蛇的存在是更为的恐怖,那条蛇似乎除了杀人,便没有其他的爱好了。

    翁正面上故作镇定,然后昂着脖子,道:“你什么时候发现我是假装的?”

    那个人看着翁正的模样,面上轻笑了声,道:“从你进入这个大门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翁正愣了愣,怎么说这里是个二十九层,而且在大门的那里,也没有摄像头,他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

    翁正脑海里思索了起来,蓦然地想到了门卫室里的于老板,顿时有些惊愕的看着眼前的那个人。

    那个人对于翁正的惊愕很是满意,然后悠悠然的坐回了自己的椅子,道:“看来你已经猜到了。”

    翁正抿着唇,心头有着说不出的诡异感,紧了紧怀里的蛋,翁正道:“那个门卫室的人,不是已经死了很久的人吗?你怎么会?”

    那个一手转着左手拇指上的玉扳指,幽幽地道:“动一下脑筋,你就知道了。”

    翁正一怔,他没有想到眼前的人会这么的回答自己。

    翁正思索了片刻,却是什么也想不出来,嘴唇蠕动了片刻,想要以什么也不知道来回答那个男人,只是,当目光瞥到那个男人桌子上静静地平躺着一枚蛇符时,翁正心中一凛,缓缓地开口道:“你难不成是用那个蛇符控制他的?”

    那个人动作一顿,目光瞥到那静静躺在自己手边上的蛇符,缓缓地一勾唇,只是本该好看的脸,却因为这一勾,扯动了脸上狰狞的疤痕,一下子整张脸显得狰狞邪恶。

    翁正看了一眼那张脸,视线不自然地放在了别处。

    对于翁正的这个小动作,那个人没有在意,似乎也懒得在意,从自己有了这个疤痕后,所有人看着自己的目光,都带着惊恐以及憎恶,从开始的在意反抗,到了如今,已经在他的心中掀不起一丝的波澜。

    他冷声的轻哼,道:“你只对了一半。”

    一半?

    翁正愣愣的。

    不过,那个人却也不想再同他继续讨论这个问题,那带着玉扳指的手,缓缓地将手旁的蛇符拿起,眼底闪过一丝的寒光,一道黄色的符从衣袖里滑出,接着那个人的微微的蠕动了几下,一到红色的火焰,便将那蛇符烧的灰也不剩。

    这一系列的变故,翁正站在那里看的有些发愣。

    脑海之中,灵光一闪,翁正突然地惊呼的喊出了声:“你是吴命?”

    脸上有疤痕,又会这阴阳之术的,翁正的脑海里便是想起了自己老爹留下来的那张照片。

    那个人听着翁正的话,有些微微的发怔,尔后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目光紧紧的盯着翁正的面容,他缓缓的说道:“我的记忆里可没有你这毛头小子的存在,你是怎么认识的我?”

    翁正看着吴命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记不记得那个叫翁鑫的人。”

    吴命眯着眼睛,将翁正从上到下的打量了起来,然后缓缓地勾起了唇,笑道:“记得,怎么不记得?我这脸上的伤还是因为他才会留下来的。怎么,你是他的儿子?”

    一听这话,翁正的脸上一喜,正准备点头的时候,吴命的话头,又落了下来,“若是他的儿子,那么也便是巧了,他的命落在我的手上,他儿子的命,也要落在我的手上,呵呵,这命运的安排,真是巧呢。”

    翁正脸上的喜色还没有完全的涌上来,却因为吴命的这句话,顿时觉得整个身体的血液都变得凉透的非常,甚至于那双眼睛里都带着不可置信的震惊。

    沉默了良久,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声音的翁正,怔怔的看着吴命,他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命拍了拍自己的手心,似乎是想将手心上的脏东西给拍了干净,他抬着眸,看着翁正,幽幽地说道:“我以为我老了,记性不大好了,没想到你这年纪轻轻的,耳朵也不怎么好使了。”

    翁正可不想听这些个无用的话,想到某种的可能,他便怒着脸,扯着嗓子地对着吴命喊道:“你那句话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你把话给说清楚!”

    对于翁正的吼声,吴命眉头也不挑下,只是唇边的笑容更为的大了起来,他伸出食指挡在的唇边,嘘了一声,摇摇头道:“你说话可得小声点,要是把那头蛇吵醒了,你这条命可就立马就没了,这样对我来说太过损失了。”

    翁正对于的吴命的话根本就不理会,眼睛里带着点血丝,整张脸上都挂着愤怒的表情,他依旧朝着吴命吼道:“你给我说清楚!”

    翁正的不配合,吴命那张带着笑的脸,立马地挎了下来,目光森凉的盯着翁正,手脚轻轻地敲击着桌面,登时一股阴冷的黑气,直接从四面八方涌向了翁正。

    瞬时间,翁正的整个身体都被那黑气裹在里面,而手里的蛋,也被那黑气裹着的送到了吴命的桌上。

    看着那被的黑气裹着的只剩下一双眼睛和鼻子的翁正,吴命坐在皮椅上,冷着眼看着翁正,道:“小子,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不听我的话。”

    “那次鬼市的洞穴里,你不是清楚的听到了吗?”吴命冷眼看着翁正,想到那次受伤,吴命的眼底的眸光更加的冷了起来。

    那次受到的伤,他可是养足了很长的时间,还差点让假于玖在自己的面前作威作福的。

    结果,因为这句话,翁正那双眼眸之中仿似燃烧了熊熊的怒火,狠狠地盯着吴命,甚至整个身体还疯狂的挣扎了起来,空气之中,静静地传来他呜呜丫丫的反抗的声音。

    即便吴命听不清楚翁正在挣扎着说什么,但是也依稀能够猜到翁正表达的什么。

    不过就是想要杀了他,为自己的父亲报仇罢了

    吴命凉凉地轻哼,这世上要杀他的人多了去了,可是最后呢?全都消失了。

    想着,吴命看也不翁正,转动着椅子,整个人看着玻璃窗外,看着那不停下着的雨,眸光闪闪。

    注视着窗外的吴命,没有发现,那放置在桌面上的蛋微微晃动了一瞬。

    而一直紧紧盯着吴命的翁正,却是发现了这一现象,反抗的挣扎不再继续,只是目光希冀地望着那枚蛋。

    半夜十一点中,天空早就已经灰暗一片,那陷入沉睡的两头蛇,也缓缓的醒了过来,进入房间,看到那被黑气裹在半空的翁正,冷静的蛇头,竖着的蛇瞳,望向静坐在皮椅上的吴命,道:“他既然恢复过来了,怎么不杀掉他?”

    吴命转过了身子,幽幽的道:“还不到时候,你们不是要那个女人的身体吗?他若是死了,那个女人肯定不会心甘轻易的受你们控制,说不定还会和你们同归于尽,虽然你们不会有什么事,可是那个女人就说不准了。”

    那冷静的蛇头瞧着这般与他们说话的吴命,眼眸渗出了点寒光,如今敢这般同他们坐着说话,眼前的男人乃是第一人,呵,若是换作以前,这样的人早就死了不知道几次了,可偏偏的这个男人,拿捏着的是他们至关重要的蛇符!

    更偏偏的,他那愚蠢的另一蛇头,满脑子想的竟然都是一个女人!愚蠢!

    他们生存了一千多年,到如今却被一个小小的,他们足以可以捏死的人类威胁,若是传出去,非得让别人笑掉了牙!

    不过,与冷静蛇头想的不同的已经陷入癫狂的蛇头,目光之中带着点疯狂,他道:“不可以,不可以。那个女人的躯壳不可以有事,我还要让她活起来!”

    吴命心中嗤笑地看着那疯狂的蛇头,眼神之中带着微微的鄙视,这妖若是陷入了爱情,与他们人类又有什么的区别?

    只不过,另一个蛇头,却不像这个蛇头那么的好控制,只是,两个蛇头,一个身子,从一开始,就只能注定失败。

    冷静的蛇头,自然也从吴命的神态之中看出了轻蔑,但是他却不能对他如何,耳边还在响着那个疯狂蛇头爱语呢喃,眸光的寒意更甚,若是没有这个蛇头的存在,他何至于此?

    心中虽是恼意万分,可终究只能将那些个言语给咽了下去。

    他的视线投放在那个巨大的蛋上面,罢了,再忍一忍,等他历劫成功,这个男人就等着下地狱吧!他会让这个男人知道,他们也不是那么好任由摆布的!

    吴命的指尖微微敲着桌面,眼睛眯了眯,看着那冷静蛇头紧紧地盯着蛋,自然清楚那个冷静蛇头在想些什么。

    要历劫成龙吗?

    呵,不如看看最后谁是成龙的人?

    长时间的束缚,翁正也从开始满脑子的愤怒,缓缓地冷静了下来,目光清冷的看着吴命和两头蛇,对于这一蛇一人之间的暗潮涌动,翁正看得清清楚楚。

    只是,在墓穴之中,对于这蛇的实力,他是一清二楚,没道理,在这么一个人类的面前,能够这么平静地与人交谈,除非是有什么东西威胁了他,或者说,他有什么把柄在那个人的手里。

    翁正转着眼珠子,脑海里突然地想起沈一天曾经说过,这两头蛇的蛇符,似乎也不在自己的身体内,难不成,那个蛇符是在这个吴命的身上,所以这两头蛇,才不会对这个吴命怎么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若是把那个蛇符找出来的话?

    想着,翁正的心里微微的激动起来,只是的激动了片刻之后,翁正才猛然想起现在的自己还被人给控制着。

    心中不由得又些懊恼。

    现在首先主要的,是该怎么摆脱这些个黑气!

    吴命将那个蛋抱了起来,然后抱着蛋,朝着门外走去,“走吧,马山就该十二点了,离你的历劫,也快要到了。”

    两头蛇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水,这一刻,两头蛇的眸光之中皆是涌上了欣喜的神色,这一次,他们一定能够历劫成龙!

    到时候,整个世界又将被他们控制!

    想着,两头吐着蛇信子,跟着吴命出了门,徒留翁正一个人被黑气裹着的悬在半空。

    面对空荡荡的屋子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翁正眼神变化万千,甚至于还发出呜呜丫丫的声音。

    别走啊!还有我呢!绑了这么久,我要上厕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