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历劫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然而在翁正的时间概念中,却仿佛过去了几个世纪一般,黑气弥漫的房间内,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子在半空之中转溜着。

    那双眼睛之中,流逝着各种的神色,只是可惜,没有人能够读出他眼底的神色。

    就在他眼底的神色流出想要放弃的时候,房间内突兀地响起哒哒的脚步声,一瞬间,翁正的眼眸之中,又重新染上了希冀的色彩。

    呜呜呜呀呀!

    无论是谁,无论是哪一个人,快来救救我吧!

    哒哒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不过短短的几分钟,翁正却仿佛过去了几个世纪,当看到了那脚步声的主人后,翁正的挣扎更加的剧烈起来,眼底闪耀的光彩更为的剧烈起来!

    这一刻,他第一次觉得沈一天如同神邸一般!

    看到沈一天面容的一瞬间,翁正呜呜丫丫的声音更加的响亮了起来,尽管无论他怎么的挣扎,自己说出来的话最后统一变成了呜呜的声音。

    那浓郁的黑气,在沈一天进入屋子的一瞬间,便啪的一下子涌了上来,只是还未碰到沈一天,便仿佛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嗖的一下又缩了回去,对于那些黑气的变化,沈一天毫无所觉,一路畅通的走到了翁正所在的前方。

    看着那双眼睛里表达的迫切之意,沈一天眸底闪烁着一抹光芒,随后轻嗤地伸出手,将翁正从那团的黑气之中给拽了出来。

    黑气在沈一天的靠近下,一哄而散。

    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的翁正,狠狠地吸了口气,然后头也不抬地道了一声谢后,便急匆匆地朝着卫生间冲去。

    对于翁正获救后的这么一个举动,沈一天微微蹙了眉头,却也没有说些什么,看着周围的黑气没有完全的消失时,随手便是一挥,顿时一个尖利的惨叫传遍了整个房间。

    而那团黑色的气体也缓缓地凝结成了一个婴儿的实体,那婴儿整个趴在桌子下方,看着沈一天的目光带着惊恐害怕,有些瑟缩的朝后缩着。

    好不容易解决了生理问题的翁正,一回来就看到一个小鬼和沈一天静默的对视着。

    翁正虽是愣了一秒,不过很快地赶了上前,当看到那个婴儿的鬼影时,翁正怔了怔,想到眼前的小鬼,很有可能是那个大乔的孩子,便是出口道:“你可别对这个小鬼动手。”

    沈一天挑了挑眉,然后看向了翁正,示意着给自己一个理由。

    翁正只能说道:“我只是猜想,这个小鬼很有可能会是小宝当初答应过女鬼的那个鬼婴。”

    沈一天收回了目光,将视线投放在那个小鬼的身上,将那鬼婴上下的打量了一番,幽幽道:“这个不是。”

    翁正愣了愣,疑惑地看向沈一天,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

    沈一天道:“看的。”

    翁正顿住,嘴角微微的抽了抽。

    然而,下一刻,沈一天道:“你送他下地府吧。”

    说着便转过了身子,徒留一个背影给翁正。

    翁正怔了怔,额角突了突,不过挣扎了几秒之后,便是认命地叹了口气。

    对于翁正的送魂,沈一天不感兴趣。

    此刻,外面的雨越来越大了起来,甚至于夜空之中响起了闷雷声。

    对此,沈一天的脚步却是半分没有停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翁正终于是将那小鬼给送人往生轮回,好在刚才有沈一天的震慑,从一开始的挣扎,到最后的放弃,也着实花了他不少的功夫。

    当他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天空闪过极为亮的光芒,接着轰隆的声音,仿若地震一般,震的他耳朵有些发蒙。

    被这一景象看得愣住的翁正,猛然转头看向墙壁上挂着的时钟,此时此刻,时针分针已然的指向同一方向,此时已然是凌晨十二点!

    想起先前那个吴命说的那句话,翁正也顿时明白这样的景象,大概就是他说的历劫?

    想到这里,翁正脚步飞快地朝着门外走去,他记得就在电梯的对门,有个直达天台的楼梯!

    然而,等到他快步地赶上天台之前,却发现沈一天正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翁正快步走到他的身边,嘴唇刚启:“你怎么?”

    翁正的话还未说完,就在沈一天的目光下,止住了后面话,尽管心里一头的雾水,但是翁正还是顺着他的目光朝着外面的天台看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蓝色的闪电以极快的速度劈了下来!

    那冰蓝色的光芒瞬时就将他吓得退后了一步。

    好在那脚步声没有多大,再加上随之而来的雷声,一下子就将他的脚步声给掩盖了下去。

    翁正心脏的跳动砰砰砰的剧烈起来,眼前诡异的景象,不由得让他想到了那一夜。

    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甚至于小宝也不再提及这件事,但是对他来说,却仿佛是很深的疤痕,怎么抹也抹不掉。

    逼迫着自己镇定下来的翁正,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后,才抬起眼睑,继续望着前方,下一刻,又是一道冰蓝色的闪电劈了下来,只是,当翁正看到那雷击中的是什么的时候,身子顿时有些不稳起来,甚至于下一刻,退后的步子猛然地朝着前方跨了好几步,然而,一只却是横在了他的面前。

    翁正脸上带着被惊吓出来的惨白,面目中闪耀着不可置信的光芒,他压着声音,冷冷地朝着沈一天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翁正努力的想要压制着自己的愤怒,可是心中那叫愤怒的火焰却是怎么也浇不熄!

    沈一天缓缓地将目光转向了翁正,点头道:“知道。”

    “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躲在这里?!就算你再怎么不喜欢这个孩子,可是他终究是你的种!更是小宝的心头肉疙瘩,你这么任由它被雷劈,你就一点都不心痛吗?”翁正咬牙切齿地看着沈一天,不管以前沈一天做过什么,可是今天,他第一次的觉得沈一天竟然如此的冷血,那前面的可是他的亲骨肉!他竟然半分心痛,肉痛的表情都没有流露出来!这是一个父亲该做的吗?!

    然而,翁正没有想到的是,沈一天很是平静地说道:“不心痛。”

    “你!”翁正愤怒地瞪视着沈一天。

    然而沈一天却是半分的都没有将他的表情放在眼里,对他来说,除了翁小宝能撼动他的神经外,其他的人,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个空气,至于他的孩子?

    沈一天瞧着那被天雷劈中一次,就露出一丝龟裂的痕迹,沈一天不以为然地想着:不过一场历劫,他为何要心痛?

    不过,这种解释,他没有必要和别人解释清楚,沈一天蹙着眉,有些不耐地看着翁正,道:“不用你什么你了,赶紧的闭上嘴,也不要指望做什么愚蠢的事情来。你要知道,就算你是翁小宝的哥哥,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翁正对于沈一天这种冷血的态度,很是心凉,只是对于这么一个强势的存在,翁正也不敢做出什么来。

    外面本就是很难对付的敌人,若是他们先内里斗的话,到时候,那些人历劫成功的话,到时候,他们也就等着的坐收渔翁之力。

    到时候,他别说是报仇了,就是放个屁的时间都没有了。

    想着,翁正只能忍着气,狠狠地瞪了一眼沈一天后,目光紧张的瞧着那颗蛋。

    看着蛋壳上面,已经龟裂的数十条的缝隙,就像是的树枝的枝杈一般。

    翁正有些心疼的看着,怎么说,这个也是小宝的骨肉,若是出了什么意外,他肯定难逃责任!

    想到这里,翁正又一次的后悔,听了沈一天的话,将自己的亲外甥送到了狼窝里来。

    然而,就在翁正自哀自怨的时候,雷声渐渐地弱了起来,那淅淅沥沥的雨水也渐渐地减弱了起来,大有雨停的趋势。

    当雷声远去,当雨水停歇,所有的一切恢复了安静。

    整个天台上只剩下滴答滴答的水滴声。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台上却是突然的传来了吴命的声音,“为什么,你什么变化也没有?”

    翁正闻言,也是一怔,顺着目光朝着那两头蛇看去,结果发现,他依旧是蛇的模样,什么改变也没有。

    疯狂的蛇头,眯着瞳眸,完全的不在意身上被打湿的地方,他道:“不应该变成这样,所有的工序都没有错!不可能变成这样的!”

    而吴命却是冷冷的一笑,“不可能?可是现在可不就是可能了!”本以为眼前的蛇会如他所言的变化成龙,结果到头来,竟然是一场空!

    只是那与疯狂蛇头不同的是,冷静的蛇头,紧紧地盯着吴命,冷冷道:“所有的一切都没有错,除了一样东西。”

    而这个时候,那疯狂的蛇头,也意识到了什么,高昂着蛇头,叫道:“对!都是因为你!把我们的蛇符交出来!”

    说着,那两头蛇便朝着吴命冲了过去。

    然而,他的手还未碰到吴命的身子时,整个人便是瘫软的倒在了地上。

    吴命冷笑着,居高临下地看着连头蛇,道:“既然知道蛇符在我的身上,你就该安分些,身为奴仆,就该听自己主子的话!”

    “你个卑鄙的人类!”两头蛇齐齐地喊道。

    吴命却仿佛不在意,笑道:“卑鄙又如何?也总比你们这些个弑杀成性的妖来说,好上许多。呵,我看你们,不是因为没了蛇符成不了龙,而是因为你们根本没可能成为龙。若是你们能够成龙,又何必等到今天?早在之前的几百年,你们不早应该成龙了?”

    吴命的话,仿似戳中了那两头蛇的痛处,疯狂的蛇头,猛地昂起了蛇头,便朝着吴命的腿咬去!

    而吴命因为蛇符的缘故,早就将眼前的威胁给放松了下来,以至于,就这么一放松,就这么被咬住了腿!

    铁锈的味道,瞬时间在他们之间弥漫着,腿上剧烈的疼痛,让吴命顿时眯起了眼睛,眼底散着毒辣的光芒。“该死的东西!”

    手上缠绕着黑气,便是啪的一下朝着那个蛇头打了下去,下一瞬间,那个蛇头便是倒了下去。

    眼见自己的另一个头被眼前的男人轻易的拍打下去,冷静的蛇头微微地一怔,金色的蛇瞳竖了竖,道:“你怎么能够使用蛇符的力量?!”

    吴命却是笑了一声,脚步一瘸一瘸地偏离了两头蛇的距离。

    随着他的移动,腿上鲜血,顺着那腿,落在地上。

    “为什么不能?”吴命眯着眼道。“那个女人能够拥有龙符的力量,我为什么就不能用给你蛇符的力量?”

    吴命的话,瞬间在翁正的心底翻涌着惊涛骇浪,他睁着眼睛朝着沈一天看去,却发现沈一天的脸上半点没有惊讶的表情,问道:“你知道?”

    沈一天却是头也不转的说道:“能够猜到。”

    翁正一噎,不过也没有继续再问着沈一天什么,目光直直地朝着他们看去,只是这一次,翁正所有的视线都投放在了那颗已经龟裂很多缝隙的蛋上面。

    只是一眼,翁正的眼中绽放了不可置信的光芒,他颤抖着唇瓣,喃喃道:“居然,我的亲外甥,居然没事?!”

    对此,翁正的视线都凝固在了那颗蛋的上面。

    只见那蛋微微的摇晃了几下,接着那龟裂的蛋顶上,那些个细缝竟然裂开了一个口子,接着一只小爪子将那些个的蛋壳一点点的抓到了里面。

    瞬时间,天台内突兀的响起了卡巴卡巴的声音,一下子将那一人一蛇的对视给打断了。

    吴命眼皮一跳,眯着眼朝着那蛋看去,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的闪现出一个奇怪的想法,难不成刚才天劫,不是在给那蛇历劫,而是给这个蛋里的东西历劫?

    想着,吴命一瘸一瘸地往着那个蛋走去,看着吴命的靠近,翁正的心顿时提了起来,连忙转过头朝着沈一天看去。

    都现在这个时候了,该去解救你的孩子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