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被控制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娘亲是我的!床也是我的!凭什么要让给你这个大坏蛋!”沈一天怀里抱着的小龙鼓着小腮帮,很是气傲的说道。

    如果不是那长长的睫毛还挂着湿润的珠水,翁正很难想象到,刚才这个小龙哭的天都要变色了。

    沈一天对于自家儿子如此‘大逆不道’的话,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漆黑的眼珠子盯着怀里的小龙,眼神清清冷冷的,若换作是翁正,早就挺不住了,可是他怀里的,怎么抱着的都是他自己的种,怎么可能会被这样一个清冷的眼神吓到?小龙反而将自己的眼珠子瞪得更大了起来,以示意自己的抗议。

    然而静默了片刻的沈一天,轻启了唇,幽幽地说道:“就凭你娘亲是我娶的,你是我种出来的。”

    闻言,翁正一个踉跄,他着实没有想到,脸上挂着清冷无双的表情,竟然会对着刚出世的孩子开起车来!

    为了不让自己的亲侄子被自己的亲爹带坏,翁正赶紧适宜的上前,连忙开口道:“沈一天!有你这么带孩子的吗?小宝要是知道你这么带坏自己的儿子,指不定又要大发脾气的!”

    沈一天一怔,想着翁小宝那护犊子的性格,若是知道的话,也的确会对自己大发脾气,不过,沈一天将怀里的儿子上下扫了一遍,看着他腿间多出来的玩意,沈一天微微的皱了眉头,若是生出来的是个女儿也便好了,可偏偏的,是个带把的儿子,儿子就是男人,有了翁正这一个男人已经够让人烦恼了,为什么还要多一个儿子呢?

    良久没有等到沈一天说话的翁正,结果见沈一天目光静静地盯着他亲外甥带把的地方时,忍不住恶寒了一把,连忙出声道:“沈一天,你看什么呢?!”

    那突然拔高的声音,一下子惊扰了沈一天的思绪,缓缓地转过了头,将视线投放在了翁正的身上,幽幽地道:“他是个男人,不能跟小宝同床。”

    翁正顿时满脸的黑线,搞了半天,这货脑里竟然想的是这个?!

    翁正忍不住抚住额头,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男人个屁,你特么的跟一个奶娃娃计较什么男人不男人的?怎么说他也是小宝的儿子,也是你的儿子,你同他计较什么?”

    沈一天严肃了脸,道:“小宝是我一个人的。我不能让其他男人占了便宜!”

    “你个大坏人!娘亲明明就是宝宝一个人的!只有宝宝才能占娘亲的便宜!”这个时候,沈一天怀里抱着的小龙,用着稚嫩的话语,宣告着。

    然而,“大人说话,小孩不能插嘴。你娘亲教的。”沈一天目光幽幽,看着怀里的小龙道。

    小龙一噎,撇着嘴,面上表情很是不乐意。

    不过,却还是乖乖的什么话都没有说了。

    翁正看着这一大一小的相处,有些扶额的想着,特么的,小的幼稚就算了,你一个大人的,跟小孩稚气什么?

    就在他们讨论着翁小宝的时候,那被小龙抛在一旁的蛇符,静静地躺在地上。

    看到那还沾着鲜血的蛇符,原本瘫倒在地上的两头蛇,缓缓地抬起了蛇头,看着已经成了血人的吴命,竟然在地上攀爬着,苟延残喘地朝着那蛇符靠近着。

    那两头蛇皆是没有出声,吐着蛇信子,目光狠毒地看着吴命。

    与此同时,他也攀着身子一点一点地靠近自己的蛇符。

    他本就是蛇,论起地面上攀岩,在加上身上也根本没有任何的伤口,很是轻松地就游到了那蛇符的面前,看着那还在努力伸着血手,朝着自己而来的吴命,两个蛇头很是默契地吐了吐信子。

    吴命粗喘着气,现在的他,只剩下一口气撑着,看着越来越近的蛇符,眼里闪过一喜的光芒,就差一点点,他就能又站起来了!又能体会那呼风唤雨的日子了!

    只是,就在他充满幻想的时候,就在他的手快要落下,够到那个蛇符的时候,那静静躺在地上的蛇符,却是自己往后动了些许。

    手一落到,吴命便是扑了空。

    吴命当即一个愣怔,随后猛地抬头看去,却见那原本被自己轻蔑的看不起的两头蛇,此刻眼底闪烁着玩弄的光芒,只听得那冷静的蛇头,很是冰冷地吐着蛇信子,昂起了他的蛇头,语气之中带着轻蔑的,“想要这个蛇符?”

    吴命脸色的一度的你扭曲,连带着了脸上的伤疤更加的狰狞难看。

    他如何不知道,眼前的两头蛇这么做的用意?

    他曾如何对他们不可一世,他们现在就如何的从他的身上一点一点的讨回去!

    吴命的不语,只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将他此刻何种何样的心情给描绘了出来。

    冷静的蛇头,目光寒冷,下一刻直接将那蛇符卷到了自己的身上,有了蛇符的两头蛇,顿时也地上缓缓地站了起来,一副居高临下地看着狼狈的吴命。

    他活了上千年,何曾像这几天过地如此的狼狈,向来只有他控制别人的份,何时轮到那些低贱的人类控制他的份?

    正般想着的两头蛇,目光泛出几丝的杀意。

    对于两头蛇的杀意,吴命也是有所察觉。

    就在那两头蛇的蛇头扑向自己的时候,一道婴儿的黑影陡然地挡在了吴命的面前。

    对于那陡然出现的婴儿黑影,两头蛇的蛇瞳微微眯了起来,暗哼道:“不过是蝼蚁残喘的最后反抗罢了!”

    说着,那大张的蛇嘴,又用了一分力气,顿时那婴儿的黑影微微扭曲了起来,对此,吴命的额头上也冒出冷汗来。

    然而,就在吴命以为那个鬼婴就要在这蛇嘴下灰飞烟灭的时候,那两头蛇竟然退了开去!

    对于两头蛇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吴命感到了一丝的诧异,只是下一刻两头蛇的话语解答了他的疑惑,“沈一天,我帮你们杀死敌人,这不是合你们的意吗?他们人类有句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可不就是朋友的意思,你对朋友出手,可不太够意思。”

    吴命在那冷静的蛇头说的话落下没有多久,便艰难地偏过了头,看向了翁正和沈一天两个人。

    看着沈一天那微微扬起的龙爪,微微地怔了怔,他没有想到,自己到了如此的境地,这个男人竟然会要救他?

    然而,下一刻,沈一天收回了手,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只听得他说道:“我要救的不是他。”

    不是他?

    吴命怔了怔,直到手边那团婴儿的黑影碰触到自己的时候,他才明白,这个男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吴命看着身边的这个黑影,内心有些奇怪,这个鬼婴,是那个刘得死前拿来对付他的,刘得死后,他看这个鬼婴被刘得养地不错,便留了下来,没有想到,竟然会因为这个鬼婴救了自己的命。

    手臂间传来鬼婴的阴冷之气,吴命蹙了蹙眉头,缓缓地将自己的手往回收了收,虽然说这是救了自己一名的鬼婴,可是他却这个鬼婴却是没有半分的好感,只当他是可以利用的道具。

    也许是察觉到吴命的抗拒,那个鬼婴只是静静地呆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

    而跟在沈一天身后的翁正,瞅到了吴命和那鬼婴的举动的时候,内心微微的有些难受了起来。

    他知道一点,以沈一天的性格,绝对不会做一些多余的事情,更何况是做救了自己敌人的事情,除非,那是牵扯到小宝,否则,沈一天是绝对不会插手的。

    从沈一天救下那个鬼婴的那一刻,翁正便猜测到,那个鬼婴很有可能就是当初翁小宝答应那个女鬼承诺中的鬼婴,

    因为牵扯到了小宝,所以这个男人才会出手!

    翁正微微叹了口气,如此,爷孙两个面对面,却是谁也不识谁,最重要的是,翁正瞧着吴命眼里一闪而过的光芒,心中有些愤怒,这是打算利用那个鬼婴,来让沈一天做些什么事情来!

    然而,翁正思索了片刻,便将那些个忧虑给放在了一边,毕竟以沈一天的本事,这吴命的心思,他是不可能猜不透。忆起刚才对自己亲侄子的瞎操心,最后翁正决定乖乖的站到了一边,不要给这沈一天造成负担的好。

    只是,当他朝后退了几步的时候,脖颈间却是突然闪现了一道蛇印,但是这一次,却是半点疼痛的感觉也没有传达到翁正的感官之中,甚至于对于自己脖颈间变化,一无所知。

    另一边的两头蛇,对于沈一天的解释,可不管那么多,对他来说,你动了手,你便就是救了他!

    两头蛇目光森冷地看着沈一天,“我可不管你说的救谁,你敢出手,就是要和我作对,呵,这样也好,当初墓穴里没有分出胜负,今儿个,也该分出个胜负来!”尔后将视线落在了他怀里的小龙的身上,阴森森地说道:“我说呢,那个男人怎么轻易地就将你的儿子带到了我的面前,原来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的,我做了一切的准备,反倒成了你儿子的嫁衣。”

    沈一天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目光紧紧地盯着两头蛇,冷冷地说道:“你以为,只要和我一样,有人替我挡下雷劫,你便能历劫成龙?”

    “难道不是吗?”冷静的蛇头喊道。

    沈一天眯着眼,嗤笑道:“你未免想的太过天真,挡雷劫的,必须心甘情愿。你觉得我儿子会心甘情愿吗?”

    “既然知道宝宝不愿意,你为什么还让宝宝来?”沈一天怀里的小龙闹腾了起来,“我要娘亲!如果没有这次的雷劫,宝宝还在娘亲怀里睡着呢!”

    “做梦。”沈一天冷冷的瞥着怀里的小龙,酷酷的丢下了两个字。

    面对沈一天这般的无情,小龙又嘟起了嘴,一副要哭的样子,沈一天直接抛了一句:“不准哭,你是要保护娘亲的男子汉,哭哭啼啼的,以后怎么保护你娘亲?”

    一刹那,小龙眼里蓄满的泪水,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于小龙这般的反应,沈一天很是满意,这样就好,省的以后拿着那张哭的惹人心疼的表情剥夺小宝对他的注意力。

    沈一天默默地为自己的聪明点了一个赞。

    面对这一大一小的对话,甚至于大有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架势!

    两头蛇顿时愤怒了,吐着蛇信子,说着最为冰冷的话语,“你们两个未免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说着,那下半身属于人类的部分,顿时化成了蟒蛇粗壮的身体。

    又一次地瞧见如此巨大的蟒蛇,翁正很是麻溜地退回了天台的门口,乖乖的隆地洞!这非人的战场,咱还是先躲着为妙!

    对于蟒蛇扑来,沈一天依旧神色清冷,没有任何的变化,下一刻,尖长的龙角从他的额头上冒了出来,那龙角的出现,一下子就将两头蛇扑过来的身子给弹了回去。

    狼狈地退在了一旁的两头蛇,金色的蛇瞳变得细长,他吐着蛇信子道:“龙角!该死的!我竟然把这个给忘了!”

    翁正瞧着那突然冒出来的龙角,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贼特么眼熟,将自己的记忆翻江倒海了一番后,翁正才想起,这个龙角,似乎是从鬼市那里得来的,没有想到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可是,翁正一想,这龙角的话,身为龙的沈一天也有的啊,怎么还需要别的龙角!尤其是这个龙角竟然会给那条蛇那么大的威慑力?

    对于突然出现的龙角,两头蛇陷入了愤恨抑郁中,若是没有他的话,当初这个龙角,便是由他的蛇符获得!

    想到这里,两头蛇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暗芒!

    如果,他把龙角夺过来的话!

    想着,冷静的蛇头,将是视线投放在门口躲着的翁正的身上。

    下一刻,翁正便觉得全身涌上了一股寒意,还不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下一秒的时间,他的意识便陷入了沉睡!

    意识陷入沉睡的翁正,顿时心里一个咯噔,糟了!

    接着,只见翁正表情呆滞,开始朝着沈一天的背后靠近!

    而对于翁正变化的沈一天,根本没有注意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