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妇嫁夫随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过,现在也的确不适合聊这些话题,萌小龙在瞥到后方蓄意待发的两头蛇,也隐了可爱的表情。

    翁小宝也从看到萌小龙时,发愣的表情回过了神,她看了看后方的两头蛇,以及前方垂着手,依然捧着个钢管尝试攻击他们的翁正。

    翁小宝瞧着前方已然不知道痛是何种感觉的翁正,眼底有些涩然,不能放任翁正再这么的自残下去。

    翁小宝转过头看向了沈一天,语气之中夹着焦急,道:“要怎么才能救下翁正?”

    沈一天看到翁小宝眼底的凄楚与无助,心中顿时有些抑郁,眼底也染上了一丝黯然,只是下一秒,黯然的神色便消失不见,他瞧着翁小宝,又看了眼翁正,此刻的他真的是有些嫉妒翁正,他想若是换做他被控制的话,然而,后面的沈一天却没有继续想下去,心中有些嗤笑自己,真是愚蠢了,若是自己被控制,就算得来了翁小宝的关心,可是,最后若是伤了翁小宝的话,自己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然而,这个念头刚想完,沈一天便是望向了翁正的方向,是了,以翁正护妹的架势,弱势的清醒过来,指不定心里在自责。

    他看向翁正,心中也敛去了嫉妒的心理,睫毛颤颤,道:“现在他已经被那头蛇深度的控制,要让他清醒过来,只有杀了那头蛇,不过,现在还有另一个方法。”

    说着,沈一天将翁小宝和萌小龙带到了角落里,沈一天抬眸望着那两头蛇,然后缓缓地道:“我去对付他,你们想办法将翁正带走,最好离这里远远的,到时候,这头蛇没有足够的能力控制他,你就让宝宝将他体内的蛇蛊取出来。”

    听着沈一天说完这句话,翁小宝心中染上了一丝喜意,只是,当她抬眸看到沈一天清冷的脸,认真严肃的模样时,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如果自己将翁正带走,只剩下他一个人的话,翁小宝的心里不由得颤了颤,不自知的问了句,“你怎么办?”

    听着翁小宝的话,沈一天的眸底染上了一丝暖意,他伸手抚上了翁小宝的脸,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道:“我不会有事的。”

    有你这句话,足矣。

    沈一天想着,他大概就是这么容易满足自己。

    还没等沈一天的冰凉的手染上一丝的暖意,他便将手撤了回去,然后转过了身,下一刻,一条金色的龙,陡然出现在了翁小宝的面前,看着沈一天一声龙吟之后,便俯冲到了那头蛇的方向。

    因为沈一天又一次地化为龙的形态,那头蛇下一刻也放松了对于翁正的控制。

    没了两头蛇的控制,翁正就这么停在了原地,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翁小宝看着那与两头蛇交战的沈一天,咬了咬唇,她也实在放心不下这个男人,转而,将视线落在了身边的萌小龙的身上。

    若是没有这等凶残的背景,萌小龙对于翁小宝这等温柔的目光注视的话,肯定会卖个萌撒个娇,可是现在,他只是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翁小宝。

    翁小宝蹲下了身子,目光慈爱地看着萌小龙,伸手抚摸着萌小龙的脑袋,语气轻轻的道:“宝宝,爹地和娘亲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舅舅就劳烦你带离,好不好?”

    萌小龙看着翁小宝,抿了抿唇,然后看着翁小宝,幽幽地道:“娘亲,你们会回来的吧?”

    翁小宝怔了怔,然后笑着点头道:“会啊。一定会的。”

    萌小龙看了看翁小宝,然后挪着小步子朝着翁正走去,在背对着翁小宝的时候,嘴巴早就嘟起来了,水汪汪的眼睛已然蓄满了晶莹的泪花。

    哇哇哇!为什么宝宝这么弱?为什么宝宝不能保护娘亲呢?

    哇哇哇!

    萌小龙一边挪着步子,一边在心底哭成了狗。

    看着萌小龙带着翁正出了天台的门后,翁小宝才缓缓地松了口气,转而看向了沈一天的方向,只是看到沈一天和两头蛇的状况后,心中陡然有些涩然,这个沈一天,居然跟自己逞强!

    此刻的沈一天,身上早就布满了伤口,鲜红的血因为他的动作,在他破裂的伤口上又渗了出来!

    若不是那两头蛇不好飞旋于空,此刻的他,活血更加的惨!

    可尽管身上的伤口血流不住,沈一天依旧没有松懈下来,反而更加的拼了命在那与那连头蛇对抗着。

    翁小宝看着沈一天那坚定的眸光,看着他尽全力的样子,如何不想到,他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他的妻儿。

    咬了咬唇瓣,金色的流光突兀的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中,就在她要冲上去的时候,一道粗哑的声音幽幽地传入她的耳中,“你若是这么鲁莽地冲上去的话,不仅会害了那条龙,就连你自己,也会搭上去。”

    翁小宝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转而将目光投在了那发声的方向,看着已然成为血人的吴命,微微一愣,心中暗暗吃惊于他的生命力竟是如此的顽强。

    吴命却也懒得解释什么,此刻的他,若是再这么继续下去,一定会死的!他必须!必须要得到那符!

    这般想着的吴命,又开口道:“那条龙之所以会在那条蛇的能力之下,不过是缺少了一样东西,那就是他的本命符。”

    本命符?翁小宝有些愣怔,然后缓缓地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那藏在自己心中的龙符,便是他的本命符吗?

    看着翁小宝的行为,吴命道:“看来你也知道自己的不同。”

    翁小宝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盯着吴命,她道:“是不是把本命符还给他,他便能够打败那条蛇?”

    吴命微微一愣,这女人,是想把本命符还给那条龙?她是不想活了吗?

    不过,吴命眸光闪闪,却没有明确的将答案告诉她,只是说道:“那条蛇,不过是多了本命符,你若是将那蛇的本命符挖出来,那蛇便是不足为惧。”

    “取出来?”翁小宝一怔,不过思绪却也瞬间明朗起来。

    是了,只要把那符取出来,那么那条蛇对于沈一天来说,也不过尔尔罢了。

    随后,翁小宝很是急切地问道:“那条蛇的本命符在哪里?”

    吴命勾了勾唇,道:“七寸之处。那里是它的弱点之处,所以它会将蛇符置于那里。”

    此刻的翁小宝哪里可还管吴命话里的真假,眸底陡然变化,提着金色流光的剑便冲向了那两头蛇。

    看着翁小宝的背影,吴命阴阴的笑着,只是这一笑,却是扯动了身子的伤口,没有蛇符的庇佑,这般的伤口,根本难以痊愈,之所以能够支撑这么久,完全是靠着身边小鬼阴气的滋养。

    不能让他失望!

    吴命的眼底透着阴凉的光芒,尔后朝着身边的小鬼道:“看到蛇符,便将那东西送到我的面前。”

    “啊。”那小鬼不会言语,只能呆呆的啊啊叫着。

    看着这个小鬼,吴命心中有些欣慰,养了那么多的小鬼,也就眼前的小鬼很是容易控制。

    正在与沈一天交战的两头蛇,忽的感应到翁小宝的动静。

    冷静的蛇头,倏然放弃了与沈一天的争斗,猛然攻击上了冲上来的翁小宝。

    金色的眸底闪着毒辣的目光,自己送死也好,省的让那另一个头乱了方寸!

    然而,就在他要对翁小宝吐出的毒液的时候,突然,另一个疯狂的蛇头却是狠狠地将他的蛇头给推离了开。

    这一瞬之间的变化,翁小宝没有片刻的犹豫,跃着他们的蛇头,在半空之中翻了个身,举着金色流光的剑便冲着那蛇的七寸而去!

    冷静的蛇头哪有那等功夫,同疯狂的蛇头计较什么,连忙绕着头,张开了嘴朝着翁小宝咬去。

    全身心思都放在那蛇的七寸之处,翁小宝哪里顾得上冷静蛇头的攻击。

    瞧着翁小宝这般不要命的模式,沈一天的眸子陡然一缩,顿时也是俯冲而来,用着龙角将冷静的蛇头给抵了去。

    只是,他堪堪抵住了冷静的蛇头,那疯狂的蛇头也意识到翁小宝的动作,也是绕着蛇头朝着翁小宝而去!

    不过,与那冷静的蛇头不同,疯狂的蛇头只是将翁小宝给推了开去。

    冷静的蛇头甩去沈一天,看到疯狂的蛇头没有将那女人弄死,声音阴狠道:“这女人都已经想着要咱们的命了,你为何还要放过她?!”

    那疯狂的蛇头却是不在意,“不可以伤了她!我不能让那个女人的躯壳有一点的伤害!”

    冷静的蛇头眸光有些暗沉,该死的!

    想着那个女人差点将自己七寸之处的蛇符给挖出,冷静的蛇头再也不能平静下来,若是一再而三放过那个女人,最后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冷静的蛇头阴森森的看着翁小宝,脑海里想到了什么,目光紧紧地盯着翁小宝的胸口,呵,选择这个女人作为容器,不过就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心里有那个龙符吗?若是将那龙符取出来的话,到时候,随便装在哪一个女人的身上,结果不都一样?

    这么一想,冷静的蛇头也懒得在与疯狂的蛇头纠缠什么。

    而沈一天也趁此机会飞到了翁小宝的身边,眸光之中很是不赞同地看着翁小宝,“不是让你和宝宝他们离开的么,留下来做什么?”

    翁小宝听着沈一天的话,只是淡淡地说了四个字:“妇嫁夫随。”

    这一回,沈一天是彻底的愣住了,眼底散着喜悦的光芒,整个龙身围绕着翁小宝,语气里带着小心翼翼,道:“你说什么?能再说一遍吗?”

    翁小宝看着沈一天眼底喜悦的光芒,微微的一怔,不自然地撇开了眼,道:“等解决了它,回去再同你说。”

    沈一天看了看翁小宝,眸底闪过一丝黯然之后,却又恢复了喜悦的神采。

    此刻的沈一天犹如吃了什么兴奋剂一般,丢下一句等我后,继而又冲向了那条蛇。

    那着沈一天了离去的身影,翁小宝眼底有些羞涩,不过,当目光触及到地面上的血迹时,那羞涩的眼神便收敛了去,莫名的觉得,刚才的自己不该那么的任性,不过四个字而已,有什么说不得的?她究竟在矫情什么?

    不过,翁小宝也就纠结了几秒之后,便也提着剑冲了上去。

    一人一龙,对抗着那条蛇,到也难分难解了些。

    主要是因为翁小宝要伤两头蛇,可偏偏的冷静的蛇头每次要伤翁小宝的时候,那个疯狂的蛇头总会出现,搅和了他的事情!

    一边要和敌人相斗,一边还要承受自己另一个蛇头的妨碍,冷静的蛇头已然到了愤怒的边缘。

    陡然地一把张开了蛇嘴咬住了疯狂的蛇头,一看到两个蛇头自相残杀,翁小宝眸底闪过一丝亮光,尔后片刻不犹豫的冲上了那蛇的七寸之处,一个插剑后,青黑色的血便溅在了身上,对此,翁小宝毫不在意,一剑便插到了深处,接着,那熟悉的图案便出现在了伤口处。

    翁小宝看到熟悉的蛇符,什么也顾不得,直接将那蛇符给取了出来,就在她要同沈一天的说的时候,背后陡然一股凉风向她袭来,顿时,只听噗嗤一声,自己的胸口,一条长长的尾巴将她的胸口戳穿了。

    这突然的一瞬间,翁小宝手里的蛇符还未抓紧,便掉落在了地上。

    而沈一天看着翁小宝这般鲜血淋漓的模样,顿时心中一冷,一声龙吟响彻天空。

    疯狂的蛇头也在这个时候意识到冷静的蛇头做了什么,哪里还顾得上那掉落的蛇符,倏然地将自己的蛇尾给收了回来,尔后张开了嘴,与那冷静的蛇头撕咬了起来,“你居然敢伤了那个女人的容器!”

    沈一天脑袋一片空白,飞快地见翁小宝带离了两头蛇的范围,看着你陡然空了一片的胸口,沈一天痛苦地道:“小宝,没事的,不疼,过会就会好。”

    翁小宝皱着眉,此刻的她,已经疼的喊不出声来。

    一厢在窝里斗,一厢在那里情深义重,没有人发觉,那掉落在地上的蛇符,正被一团黑气带着向吴命的方向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