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一命换一命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蛇符,吴命的眼神里充满了火热的光芒,胸口那剧烈的疼痛已然让他麻木的忘记,这个时候,在他的眼里,没有什么能够比那蛇符更为的重要。

    而还在窝里斗的两头蛇,在撕咬对方的时候,冷静的蛇头眼角的余光一瞥,瞅见那原本掉落在地上的蛇符,竟然被一团黑气带向某个方向,顿时金色的蛇瞳猛地一竖,直接地放开了对疯狂蛇头的撕咬,尖利着嗓子,喊道:“蠢货!蛇符要被人给夺走了!”

    冷静的蛇头,话语一出,疯狂的蛇头也从愤怒的边缘回过了神,猛然地高昂起了蛇头,看着那被带走的蛇符,眸光之中阴狠的神色尽布眼底。

    巨大的蛇身猛然地朝着的那蛇符游去,嘴里不住地喊道:“你这该死的人类!休想得逞!”

    然而,在他们发现的瞬间,那团黑气的移动速度也陡然间加快了些许,不过几息的时间,那道蛇符已然送到了吴命的身前!

    看到那蛇符,吴命眼底尽显着疯狂贪欲的神色,毫不犹豫地将那蛇符飞快地捡起,塞到了自己那鲜血淋漓的胸口。

    吴命的动作,让那两头蛇惊恐地睁大了蛇瞳,齐齐地朝天呐喊:“不!”

    顿时,一股浓郁的黑色雾气,将两头蛇围了起来,带着阴凉凄厉的声音,环绕着他们。

    而这个时候,吴命缓缓地从地面上站立了起来,此刻那染满鲜血的胸口的伤口,正一点一点的恢复起来。

    吴命对付胸口的异样毫不在意,缓缓地走上两头蛇的面前,嘴角挂起轻蔑的笑容。

    这样轻蔑的笑容,一瞬间被刺激了那两头蛇,只是那环绕着他们的黑气,却是任凭他们怎么冲撞,都破不了。

    吴命看着他们挣扎的模样,冷笑道:“一直留着你们到现在,无非是想要利用你们历劫成龙,没想到一直到最后,你们依然还是一条地头蛇,真是没用的废物,枉费你们有上千年的道行了。”

    那冷静的蛇头见那黑气撞不开,高昂着蛇头,看着吴命道:“卑鄙的人类,竟然知道我们是千年蛇,那你就该知道,惹怒我们的下场!快将蛇符交出来!”

    然而,对于冷静蛇头威胁的话语,吴命却是无动于衷,眸光紧紧盯着两头蛇,道:“呵,好歹是活了上千年的蛇妖,你这智商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你认为到了现在,我还会将蛇符换回去吗?”

    就在他话落的一瞬间,疯狂的蛇头张开了嘴,猛然地朝着他扑了过来,只是他所有的冲击全都消失在浓郁的黑气之中,甚至于最后,它被自己的反冲力给撞了回去。

    一股强劲的风,猛然地带起了吴命头发和破碎的衣服,对于这等动静,吴命只是勾着唇角,在那里淡淡的道:“啧,没想到活了上千年的蛇妖也会这么的狼狈。呵呵。”

    吴命那嘲讽他们的模样,冷静的蛇头看着,蛇瞳眯了眯。

    吴命看着那不动的冷静蛇头,眸光幽深,道:“你是不是在想,我不过一个人类,怎么会如此轻易的驱动你们的蛇符?”

    冷静的蛇头,闻言,道:“不,没有,你这样卑鄙的人类,有着歹毒的心肠,能够驱动它,倒也不足为奇。”

    吴命一愣,尔后奇怪地看着冷静的蛇头,道:“呵,你这毒蛇到死的那一刻,嘴依旧都不饶人。”

    “死?活了这么久,在我的蛇命里可没有这个字。”冷静的蛇头轻笑,高昂着蛇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吴命,冷冷地说道:“更何况,你也只能用蛇符控制住我们,却不能用蛇符杀死我们。”

    “控制?不能杀死?”吴命冷笑,“这些话,等你到了阎王殿里再说吧。”

    手上一挥,顿时那围绕着那条两头蛇的黑色雾气,更加的浓郁起来,不过几秒,便是形成了巨大的黑茧。

    被包围在黑茧之中的两头蛇,各自昂着蛇头看着黑色的壁,下一秒,那光滑的黑壁上顿时出现了一个个的人头,那些个人头,都带着的疯狂的笑意,宛如精神病人一般。

    当所有的壁上都出现人头后,下一刻一个个疯狂笑着的人头,顷刻之间化为恶鬼一般额的表情,朝着两头蛇而去,接着只听得噗嗤噗嗤的声音在黑茧之中响起。

    那些个人头在啃食他们!

    只是,两头蛇知道,他们不仅仅是在啃食他们的身体,更是在剥夺着他们身上的力量!

    接着,从黑茧之中,两头凄厉的嘶吼从里面传了出来!

    “该死的人类,我不会放过你!”

    “卑鄙的人类,我要杀了你!”

    对于这早就听了不下百变的话语,吴命只是轻蔑的笑了笑,随着时间的推移,吴命身上也开始有了变化,脸上的那道伤疤,开始隐隐地泛起蛇鳞的光泽。

    那属于人类的眼睛也开始缓缓地化为金色的竖线。

    吴命缓缓地转过了身,看着另一边正抱着翁小宝的沈一天,眼底的那条竖线直接眯成了一条缝。

    他缓缓地朝着他们的方向靠近着,啊,只要再把那蛇符夺过来,就更圆满了,到时候,谁也奈何不了他了。不过,在此之前,他得先除了那个男人。

    他看着那正在隐隐愈合伤口的翁小宝,以迅雷一般的速度冲到了沈一天的背后,伸出手狠狠地插入沈一天的胸口。

    而沈一天也注意到了那个吴命的动作,只是眼下,他若是一动,怀里的翁小宝或许会更加的疼痛,为了不让翁小宝有什么痛苦,沈一天没有离开,只是硬生生地承受着吴命的偷袭。

    下一刻,鲜红还带着温度的血液直接溅在了翁小宝的脸上。

    还在皱眉养伤的翁小宝,顿时被那鲜红的颜色刺激的瞳孔紧锁,甚至于激动地喊道:“沈,沈一天!”

    不过喊个名字,却仿佛用了翁小宝全身的力量,喊完之后,翁小宝心口的血液反而流的更多了起来。

    翁小宝突然的变故,沈一天顿时慌乱了起来,只是,他却丝毫不在意身上的伤口,他摸着翁小宝的脸蛋,惊慌地道:“小宝,你别乱动,好不容易有愈合的现象,你不能乱动。”

    对于沈一天来说,其他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唯独怀里的翁小宝才能让他惊慌所错起来。

    而翁小宝看着沈一天,看着他因为担心自己的伤,反而扯动了身体,让那被戳的伤口流出更多的血来!

    翁小宝看着那鲜红的颜色,顿时觉得眼眶里有些湿湿的,甚至于看着沈一天都带着模糊起来,她的唇瓣蠕动了许久,却始终发不出声音来。

    而沈一天直直地盯着翁小宝蠕动的唇瓣,缓缓地低下头,在翁小宝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只听得他在翁小宝的耳边道:“嗯,我是傻瓜。只对你犯傻的瓜。”

    闻言,翁小宝只觉得自己的喉咙间更加的堵塞起来。

    吴命发现自己的攻击根本没有得到想要的嘶吼,反而换来了你侬我侬的情意绵绵,眼中酝酿着风暴,就在他拔出手,准备做下一步的攻击时,天台上突然传来了稚嫩的喊道:“爹地!娘亲!”

    而随着这声音的落地,周围的温度陡然地下降了更多,甚至于天台的地面上开始浮现了一层厚厚的冰雹。

    吴命似是想到了什么,转而朝着身后看去,却见那原本黑茧的地方,此刻只剩下地青黑的血迹,暗骂了一句后,虚空之中陡然扭曲了起来,然后阴狠狠地看着翁小宝和沈一天,道:“我会回来,送你们下地府的。”

    下一瞬间,吴命的身子便消失不见。

    而在他消失的瞬间,空气之中,陡然地出现了两道虚影。

    翁小宝看着周围的变化,脑海里忽然想起了两个人来。

    而下一刻,也如她所想的一样,来的便是黑白无常。

    铁链的交缠声,陡然的在空气中响起。

    就在翁小宝诧异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只见嗖的锁链声朝着那一滩青黑色血迹的地方而去。

    接着,虚空之中便听到那两头蛇熟悉的声音。

    “放开我!”

    “我可是千年的蛇妖,你们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原来,那被黑色雾气啃食的一点也不剩的两头蛇,此刻已然成了一团魂魄。

    然而,回来他们的却是白无常嘻嘻的笑声:“嘻嘻,入我阴界,哪怕你是在强悍的蛇妖,也得屈服在我等锁拷之下。”

    “我没死!”白无常的话显然刺激到了两头蛇,两头蛇开始疯狂地挣扎起来。

    只是,他越是挣扎,那锁链却是将他缠的越紧,甚至于最后,直接将他们裹成了一个球,只剩下嘶嘶的声音。

    收拾完了那条蛇后,黑白无常比没有离开,反而飘到了翁小宝的面前,看着那两张惨白的脸,翁小宝的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慌起来。

    酝酿了许久,翁小宝才干涩地问道:“你们这是在等什么?”

    说完这句话,翁小宝便喘息了许久。

    白无常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大了起来,那裂开的弧度越发的让翁小宝不安起来。

    只见白无常伸出一个手指头,直直地指着沈一天的身子,笑着道:“嘻嘻,自然是等他。”

    白无常的话一落,翁小宝的瞳孔便是一缩,她费了许久的力气,才缓缓地将自己的手抬了起来,话音颤颤地喊道:“沈一天?沈一天?”

    只是,此刻的沈一天早已经闭上了眼睛,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死了?

    然而,想到第二种,翁小宝的心便忍不住颤了颤,她忍不住推了推怀里的沈一天,道:“沈一天,快醒醒,不许睡!”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她说的话有些低软,沈一天靠着她的身子没有任何的动静。

    而这个时候,萌小龙带着哭腔的声音,在旁边一抽一抽地道:“娘亲,爹地,爹地他……”

    听着萌小龙的声音,翁小宝的声音陡然慌乱起来,她摇了摇头,呢喃道:“不会的,他那么的强,不会有事的。”

    然而,偏偏在这个时候,白无常的声音幽幽地传了过来,“嘻嘻,的确,以他的能力,再活个几千年都没事,可惜了,若是他的本命符在他的体内还好,可是现在……啧啧,离死也不远咯。”

    听着白无常的话,翁小宝转过了头,直勾勾地盯着白无常,道:“那是不是说,他如果有了本命符,他是不是就不会有事,就不会死?”

    白无常歪了歪头,看着翁小宝,脸上依旧挂着诡异的笑容,只是那一直眯着的眼睛,却是突然地睁了起来,他看向翁小宝,幽幽地道:“自然。不过,到时候,便是你死了。也就是说,你和他之间,只能活一个。”

    白无常的话,让翁小宝一怔,不过片刻之后,却是很洒脱的笑了笑,道:“我本就是已死之人,更何况,我之所以能够活这么久,也是他换来的,如今,我也只不过是将命还给他。”

    白无常又眯起了眼睛,道:“你不后悔?”

    翁小宝摇头,“不悔。”

    白无常却又道:“你忍心抛下你的哥哥,还有你的儿子?”

    翁小宝一怔,转过了头看着萌小龙,继而伸手摸了摸萌小龙的头,道:“对不起,宝宝,原谅我的自私,如果舅舅提起我的话,你就告诉他,我很幸福。”如果可以的话,下辈子,还当他的妹妹。

    萌小龙吸了吸鼻子,实在忍不住了,一把哭泣道:“哇哇哇,我还没和娘亲睡被窝!哇哇哇!”

    翁小宝有些心疼地摸了摸萌小龙的头后,转而看向了黑白无常,道:“能不能请你们,将我体内的蛇符还给他?”

    白无常眯着眼睛,笑道:“自然。”

    接着一直不曾说话的黑无常,伸手朝着那还在愈合的伤口而去,只听噗嗤一声,本是愈合的伤口,又一次的破开,看着翁小宝又一次经历这种非人的折磨,萌小龙的哭声更高了起来。

    听着萌小龙的哭声,白无常则在一旁嘻嘻的笑着:“这个龙种生的贼没出息。”

    “你才没出息!你全家都没出息!哇哇哇哇!娘亲,有人欺负宝宝!哇哇哇!”萌小龙一边哭着一边喊着。

    听得那惨白着脸的白无常,竟是让他唇角裂开的弧度下滑了些许。

    对于萌小龙的哭泣,一直冷着脸的黑无常则是无动无衷,飞快地将沈一天的本命符放置了回去。

    其实,他们今天要带走的也不过就只有那条蛇罢了。

    如今,又多了一个三界之外的人,这个世上也只有眼前的男人才能将其制服,若不然,倒时,地府若是多了那么多的冤魂,他们两个指不定要被阎王布下来的任务忙地歇不住脚来!

    至于这个女人,他们也自然会给些补偿。

    当然,这个前提是这个男人会答应。

    ------题外话------

    推荐新文《盛宠之谍女医妃》作者:雪腻。

    女强成长智鉴宠文、男主睿智。他救下一名受伤少女,带回府里让人施救,发现她无记忆身份不名,因其会医术,将其留在府里做医女。后失忆少女离奇失踪……

    长公主离奇去世,背后阴谋迭起。一次机遇她替代了某被人残杀的侯府私生女,借别人的身份施谋策划,陷入迷失无法自拔——有时候正面的迷惑,比直接还击更有力……

    婆婆吃醋:“王妃都快被你当成孩子养了!宠得无法无天!”

    ……

    “那个…”她嗫嚅:“奴婢给王爷请安。”她一本正经。

    “你……”某人奇怪,一脸嫌弃:“你干嘛奴婢前奴婢后?”眼神嘲讽,“你以为本王府里的下人是何人都可以进来做的吗?就你那三脚猫的素质,要是真做奴婢,不知都被刷下去几次了。”

    某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