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二小姐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闻言,白无常沉默了片刻后,那睁着的眼睛又眯了起来,脸上又挂起了嘻嘻的笑容。

    嗯,言之有理,阎王布置的任务,他们都给完成了,至于这话本子,只不过是换了个话本子罢了。

    只是,这个时候,牛头马面从他们面前走过,听着他们言道。

    “这阎王夫人,今儿的脾气可真不是一般的大。”

    “可不是吗?听说,这次丢的,是无字话本。”

    黑白无常闻言,本该从容的他们,身子莫名的一僵。

    这无字话本,可根据想象,而编排出各种话本子的情节,也因为这样,阎王夫人格外的欢喜这个话本子,如今他们竟然将这话本子丢给了那个凡人养魂,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来。

    幽幽的,白无常呢喃道:“此事,天知地知,阎王夫人不知,就可。”

    黑无常:“……”说地有理。

    翁正翻看了一页之后,想要继续往后看时,只见后面页数,尽数空白,顿时有些愣怔。

    他来回翻看了几遍之后,除了白纸便还是白纸。

    就在他觉得一头雾水的时候,他看到第二页的纸上,缓缓地浮现出字体来。

    当浮现的字体出现几行之后,便又停顿了下来,这一刻,翁正终于是明白了什么。

    他将话本子合了起来,然后带着话本子和萌小龙来开了这个天台,回到了家里。

    因为萌小龙能力的缘故,翁正那快要费了的手臂缓缓的转好,只不过,对此,翁正并不在意,只是将那话本子又拿了出来翻看。

    当看到第二页已然满满地浮现着字体的时候,翁正的眸光顿时闪了闪,果然!

    随后,翁正将那字一个个的看了过去。

    “一名少女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翁小宝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当目光触及到周遭一切陌生的景物之时,翁小宝微微地皱起了眉头。

    脑袋昏昏涨涨地,着实让她很不舒服。

    她摇了摇头,缓缓地坐起了身子,微微闭目了一瞬之后,才睁开眼睛,将周遭的景物看了清楚。

    只是,当看清周遭一切的时候,翁小宝顿时愣在了原地。

    她,这是又做梦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吱呀的门声传进了她的耳里。

    翁小宝抬眸看去,只见一名俏丽的女子,罗衣裙裳的,头顶之上,竖着了两个小巧的牛角包,整个人一副古装的打扮,只是这身妆容却是一副丫鬟的行头。

    那名女子一见翁小宝醒了过来,神情有些激动,一顺溜地便来到了翁小宝的面前。

    那名女子喜极而泣的样子,让翁小宝脑袋有些短路,只是她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接着,翁小宝便听到那女子,喜道:“小姐,你终于是醒了。”

    闻言,翁小宝只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见翁小宝有了反应,那女子便一把抓住了翁小宝的手,道:“小姐,你醒了就好,日后你可千万别做这等傻事!”

    翁小宝不言不语,依旧点着头。

    然而,那女子接下来的话,却让翁小宝着实一惊,“小姐,还好你没有什么事情,你快去同老爷夫人解释,那池塘里的小婷子是你杀的,不是我做的。”

    登时,翁小宝睁大眼,看着眼前的女子,莫名的,背后有些发凉。

    小婷子,那是谁?

    翁小宝对于这女子突然说出来的话感到了不明所以,但是更多的是有些惊慌。

    一醒来,却有人同自己说,有人被自己杀了,这换做谁,都很难以置信。

    翁小宝眨了眨眼,缓缓地动了动脑袋,将视线落在眼前的女子身上,上下地将眼前的女子打量了起来。

    那打量的目光让那女子莫名的心中一颤,她慌乱地撇开了眼,但是在下一秒之后,却又转过了头,目光直直地对上了翁小宝的眼睛。

    接着,那女子又是急切地开口说道:“小姐,你放心,以老爷夫人对你宠爱的程度,肯定不会对你有什么处罚。”

    那女子一瞬间地撇开的视线,让翁小宝顿时明白,那小婷子的死,根本就不关乎她的事。

    翁小宝眯着眼睛,淡淡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幽幽道:“小婷子是谁?我从没有听过,更没有见过,与她无仇无怨,我为什么会杀她?”

    那女子一愣,不稍片刻,便上前抓住了翁小宝的衣袖,直直地道:“小姐,那小婷子是二小姐的侍女,二小姐一直视你为眼中钉,所以那小婷子每次见你时根本就不将您放在眼里,甚至还对你说过各种大不敬的话。”

    翁小宝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衣袖取了回来,她拍着衣袖,波澜不惊地道:“哦。也,就是说你是我侍女?”

    那女子眸光闪闪,尔后点点头,道:“小姐,是的,你不记得了吗?我是婉儿啊!你说过,待我如姐妹的,你不记得了吗?”说着,婉儿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翁小宝的表情。

    翁小宝挑了挑,然后瞧着女子,心中嗤笑,待你如姐妹?呵呵,若真是这样,这拉人下水的姐妹,到让她感到心寒了。

    不过,当翁小宝再看向婉儿的时候,突然地看到一抹白色的鬼影幽幽地靠在那婉儿的背上。

    那白色的鬼影浑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有着水肿的脸紧紧地贴着那婉儿的脸颊,那亲密的接触,那婉儿却仿佛什么也不知道一般。

    接着,那浮肿的脸缓缓地抬了起来,一双早已泛白的眼睛,紧紧的地盯着翁小宝,尔后,一道很是苍白的声音,传入了翁小宝的耳朵里,“不要,不要信她。”

    翁小宝不动声色地将视线放在了鬼影的身上,对于翁小宝的目光,那个白影恍若未觉,片刻之后,转过了头,下一刻,那浮肿的脸上,顿时扬起了厉鬼一般的面容,接着,便见那鬼影狠狠地咬上了婉儿的脖子。

    “你这该死的女人,害死了我,还想着欺骗小姐,你这坏女人,还我命来!”一道怨毒的声音在这屋子里回荡不去。

    只可惜,这声鬼叫,却只有翁小宝一个人听得到。

    等了许久,没有等来翁小宝的回答,婉儿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早听说前几日小姐,摔了个跟头,昏睡不醒的,本来她打算将这件事情直接抛到小姐的身上,毕竟一个不会说话的人,到哪里给自己辩解?

    不过,现在,婉儿偷偷地又瞄了一眼翁小宝,心里琢磨着,她可听说了,大夫说了,小姐醒来,也指不定会失忆一段时间,若不是因为这样,她又哪里会跟老爷夫人邀功的说自己来照顾小姐?

    不过,看着一直不说话的翁小宝,婉儿不知道为何,心中有些惴惴不安起来,难不成那个大夫是骗人的?

    嘶,不知道为何,婉儿突然觉得自己的脖颈有些发疼起来,微微皱起了眉头,在那发痒的地方抓着,只是,她越是抓着,反而更加的疼起来。

    而这个时候,一直不说话的翁小宝,终于是出了声,“有些事,是不记得了。”

    听到这个话我,婉儿脸上顿时扬起了笑容,连发痒的脖颈都忘得继续抓了。

    婉儿高兴地道:“小姐,那,老爷夫人追问起来,那小婷子,你就说是自己做的。”

    翁小宝则是歪着头看着婉儿,唇角勾起淡淡的弧度,她轻声地应道:“嗯,知道了。”

    听到翁小宝的话,婉儿顿时松了口气,低垂了眼睑,内心之处却在嘲讽着翁小宝,摔个跟头,不仅摔的失忆了,就连脑子也摔坏了。

    婉儿的神情,翁小宝自然没有放过,不过却是什么表示也没有,只是端坐在床上,欣赏着那白影啃食着婉儿阳气,心中暗叹:这女鬼的怨气,可真不小,大白天的都能出来现行。

    婉儿放松过后,朝着翁小宝屈了屈身子后,语气里带着欣喜,道:“小姐,你先休息着,女婢去请老爷夫人过来。”

    还不等翁小宝点头,婉儿便自顾自地离去。

    对于婉儿如此的不将她放在眼里,翁小宝对此毫不在意。

    缓缓地从床上坐起了身子,穿着绣鞋,缓缓地来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那与自己一般无二的脸时,翁小宝微微的诧异了些,不过几秒之后,却又淡定了些。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翁小宝的思绪顿时有些放空,自己现在究竟是死了,还是,穿了?

    翁小宝对于自己突兀的想到第二种可能,有些发怔。

    她记得上一秒的自己,还看到自己的尸体,下一刻,她便两眼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过,下一秒,翁小宝想到了沈一天浑身都是血的模样时,心里暗暗抽搐了一下,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有没有醒过来呢?

    翁正呢?他有没有恢复过来?

    还有,她的孩子。

    翁小宝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那只萌小龙的样子,伸手在空气中摸了摸,那动作仿佛在轻抚谁的头一般,温柔的不像话。

    而就在翁小宝沉溺在自己想象中的时候,房门突然地打了开头。

    那突兀的响声,一下子将翁小宝的思绪拉回了现实,她转过头,朝着门那边看了过去,当看到两抹熟悉的身影时,翁小宝的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

    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两个人,那急切的表情,那熟悉的动作,一下子让她的眼眶有些泛红起来。

    她颤抖着蠕动了嘴唇,缓缓地从嘴里吐出了几个字:“老爸,妈!”

    再见到这两个人影之后,翁小宝想着,大概自己是真死了,要不然自己的老爹和母亲怎么会出现呢?

    只是,她的呼喊,让那两个人愣怔了片刻后,女人急切地走到了翁小宝的面前,皱着眉头,面上带着不赞同的表情,道:“这病才刚好没多久,穿着这么单薄的衣服,也不怕再把自己冻着!”

    此刻的翁小宝愣愣的,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这一刻的她全凭着眼前的女人对自己做着什么。

    眼前的女人,有着顾生一般的面孔,她扶着翁小宝,小心地将她带到了床上,一边扶着,一边皱着眉头,不住地说着:“看你,刚才说的什么胡话?什么老爸,妈的,这些个词,都是从哪学来的?”

    翁小宝怔了怔,她缓缓地动了动视线,这个时候,她才发现,此刻的老爹和母亲身上穿着的都是古代一般的衣服,激动的心情微微放了下来,她勾起了唇,淡淡地道:“许是病还没好,说了些糊话。”

    顾生瞅了翁小宝一眼,将锦被往翁小宝的身上盖了盖,然后故作严肃地道:“日后莫要贪玩了,今儿个是你运气好,什么事儿都没有,但是做娘的,还是要说你几句,你这年纪,已然到了谈婚论嫁了,日后不要再做爬墙的事儿了。免得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好。”

    翁小宝则是乖巧的点了点头,顾生捏了捏被子,幽幽地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你这爬墙的本事,是跟谁学的,要是让为娘的知道,为娘的铁定的打的他找不着北。你说,是吧,亲爱的?”

    一直没出声的男人,摸着脑袋,嘿嘿地笑着,小心地跨着步上前,一本正经地道:“夫人说的是!就该打的找不着北。”

    听到男人的话,翁小宝才视线投放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上,然而看到那个男人眉清目秀,没有印象中的邋遢形象时,翁小宝看着翁鑫的模样,心中蓦然觉得有些不可置信,原来老爹打扮起来,居然会这么的帅气!

    而就在这个时候,婉儿的声音幽幽地飘了进来,“老爷夫人,二小姐来了,说是要看看姐姐。”

    闻言,顾生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似乎对于那个二小姐,有些不喜。

    翁小宝也会奇怪,若是放在刚醒来那会儿,她或许会不在意那个二小姐,可是如今看到眼前爹娘竟然同自己的老爹和亲妈是如此的相似,翁小宝不得不严肃起来。

    在那个世界,她不过是只有翁正这个哥哥罢了,如今哥哥换成了妹妹?而且,那个妹妹似乎不像是自己母亲的亲生孩子?

    意识到这一点翁小宝,对于那个二小姐,格外的重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