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岳父岳母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声宝姐姐,让翁小宝莫名的有些不适应,大概是从小到大,从没有人这么的称呼过自己。

    不过,翁小宝这一刻倒也点头应承了下来。

    她还缓缓点了点头,算是对她称呼的应答。

    见翁小宝算是搭理了自己,陈玉脸上微微扬起了淡笑,眼神里透露着关切的神情,尔后关切地问道:“宝姐姐,你可好些了?”

    翁小宝则道:“好多了,多些妹妹关心。”

    翁小宝一边说着,一边则是默默地将眼前的少女打量了起来。

    一张似鹅蛋一般的小脸,唇红青黛的模样,很是惹人喜爱,光是瞧着,便是一副天生的美人坯子。

    只是不知道为何,翁小宝看着她的面门,却是一团的黑气缠绕。

    那团黑气,与往日所说的凶兆却是不同,仿若被什么东西缠着一般。

    翁小宝上下地将眼前的少女打量了一般,整个人仿若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完全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连那眼里关切的眼神也不是作假。

    这般的模样,到与那婉儿说的,她与眼前的少女是死对头,有些相差甚远。

    见翁小宝说着自己无事之时,陈玉脸上带着一丝放下心的神情,尔后淡笑着道:“我知道宝姐姐刚刚醒来,肯定也没有吃些什么东西,所以特地下厨做了些温粥,给姐姐带了过来。”

    说完,身后便跟来一个女婢,手里端着饭篮子。

    陈玉接过那饭菜篮子,便缓缓地上前走到翁小宝的床前。

    对于陈玉的知书达理,翁鑫挺直着身子,摆出一大家主的架势,瞅着陈玉手里的饭篮子,满意的点点头,“还是小玉想的多,我和夫人一时心急,倒也忘了这茬。”

    对于翁鑫的夸赞,陈玉则是抿唇而笑。

    不过,坐在床前的顾生,却是微微地皱了眉头,看着陈玉手中的饭篮子,则是缓缓出口道:“玉儿,以后这事便让下人们做,你一个堂堂的小姐,怎么能干这些个粗活。”

    陈玉一怔,尔后缓缓道:“我只是,有些关心宝姐姐,所以就特意亲自下厨,给宝姐姐做了这些。”

    顾生则是将陈玉手里的饭篮子接过,道:“娘知道你心地好,这次就算了,日后啊,少往后厨那里跑,这做饭的本就是厨娘的事儿,你一个大家小姐,莫再与厨娘抢这活了,不然,娘便觉得这厨娘该换了。”

    陈玉点头称是。

    下一秒,顾生又道:“你做这碗粥也累了,小宝也没有什么事,你先回去休息,若是累坏了身子便不好了。”

    陈玉微微一怔,不过还是笑着点头,微微服了身子,便转身离去。

    从陈玉进来,翁小宝也不过说了寥寥几句话,看着陈玉远去的背影,翁小宝疑惑地道:“娘,她也是好心的来看我,这么的让她走,会不会让她心里难受?”

    顾生一愣,然后看了看翁小宝,忽然地想到了什么,将饭菜篮子放在床头的桌子上,道:“我是忘了,你这丫头是不记得事儿了。以前,你见到玉儿,总要闹上一番。我怕你又与那玉儿闹起来,便先让她回去。”

    翁小宝一愣,还有这事?

    瞅着翁小宝发愣的模样,翁鑫也在一旁补充道:“小宝,不是爹说,爹到今儿还记得你撒泼……诶哟,夫人,我错了。”

    翁鑫的话还未说完,顾生便伸手掐在了翁鑫的腰上,“这可是你亲女儿,有你这么当爹的损自己女儿的?”

    翁鑫挤着脸,急切地道:“诶诶,夫人,轻点,疼。小宝还在呢。”

    顾生冷哼一声,剜了翁鑫一眼后,便转过了头。

    顾生看了看桌子上的饭篮子,叹气道:“哎,你把那玉儿养得那么的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在同咱们的小宝比,哎……”

    一边说着,顾生便将饭篮子里粥取了出来,然后一口一口喂着翁小宝。

    翁鑫揉着要腰间的肉,急切地道:“夫人,咱们女儿与玉儿不同啊,咱们女儿是掌上明珠,那些个粗活什么,做什么要学,咱们的女儿就该在手心里宠着。”

    顾生喂粥的动作一顿,然后幽幽道:“咱们又不能一辈子陪着小宝,日后小宝嫁人可怎么办?”

    翁鑫则是满不在乎地道:“以咱们的架势,招个入赘的也好。”

    噗……

    翁小宝闻言,一不小心呛着了。

    小宝一呛,顾生和翁鑫顿时关切了起来。

    “夫人,你瞧,小宝喝个粥都能呛着,与其嫁出去,还不如找个待她好的男人,嫁进来。”

    结果,翁小宝因为这句话,越发的呛起来了。

    见翁小宝不见好,反而严重了些,顾生皱着眉头对翁鑫不满道:“先把你的嘴闭上再说。”

    顾生的话一落地,翁鑫的话便停了下来。

    好不容易的缓过来的翁小宝,看着顾生和翁鑫,道:“爹,娘,我还不想嫁人。”

    结果这话刚说完,顾生就不赞同道:“姑娘家家的,说什么胡话!”

    翁小宝一怔,眼神有些闪闪,总不能告诉他们,她早就已经是别人的老婆,甚至于还生了个娃娃吧?

    犹豫了许久,翁小宝便道:“我心里有喜欢的人了。”

    翁小宝的话一说完,整个房间便是静悄悄的,仿佛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够听到。

    静默了片刻后,两道声音齐齐地响了起来:“你看上了哪家的人儿?”

    “你说,爹马上帮你把那人绑过来!”

    额,翁小宝呆住了。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顾生清了清嗓子,调理了一番情绪后,道:“娘也是想得开的人,你把那人说出来,为娘回头给你瞧瞧。”

    翁小宝沉默了许久后,只能硬着头皮道:“我也不知道那人是哪家的,只是觉得那人长得好看,芳心暗许罢了。”

    着实没有料到翁小宝会这么一说,顾生和翁鑫互看了一眼,就在他们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小厮的声音:“老爷,夫人,府外来了个极是好看的人,说是来提亲的。”

    好看的人?

    提亲?

    门内的三人齐齐地怔住了。

    比起翁鑫和翁小宝父女来说,顾生回神的极为快,她缓缓地从床上站起了身子,朝着门外走去,一边走着,一边朝着外头问道:“提亲,给哪个小姐提亲?”

    外头的小厮答道:“那人说是宝小姐。”

    这回,翁鑫则是麻溜地出了门外,嘴里还不住地嚷着:“我家小宝,哪里是随随便便的一个人说提亲便能娶回家的!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家的公子!”

    眼见顾生和翁鑫都走地没了影子,翁小宝才回过了神,慌乱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好看的人?

    该不会?

    该不会是他吧?

    想到了这个可能,翁小宝也跟着冲出了屋子,只是还没走出几步,便听到婉儿在后面喊道:“小姐,你还没换衣裳呢!”

    翁小宝的脚步一顿,低了低头,然后立马地调转了头回了屋子。

    而另一边已然回去陈玉,脸上却没了原先的笑脸,整个人阴沉的可怕。

    “二小姐,刚才奴婢听说,府外来了个提亲的公子。”一女婢小心翼翼地看着陈玉,自从陈玉去照顾宝小姐后,二小姐的脸色就没好看过,动不动地便拿着他们大发脾气,让她整天都过得兢兢战战的。

    坐在梳妆台前的陈玉,透着镜子看着里头倒映出来的女婢,凉凉地道:“提亲的公子?是和宝小姐提亲的?”

    女婢点点头,道:“是。”

    阴沉的陈玉嘴角顿时扬起了一抹笑容,尔后又给自己补了妆。

    然后缓缓地起身,走到了女婢的面前,伸手将女婢的脸蛋挑了起来,扬起一抹最艳丽的笑容,幽幽道:“我美吗?”

    瞧着陈玉的妆容,女婢心尖上颤颤,点了点头,颤颤道:“美。”

    陈玉一声轻笑后,便放开了那挑起来的手,转过了身子,便朝着门外而去,凉凉地道:“我要看看,那提亲的人究竟是谁?”

    顾生和翁鑫,一路来到客厅,当看到座椅之上坐着绝世无双的俊男儿时,齐齐地怔住了。

    这等比女人还祸水的脸蛋,也难怪小宝会对他芳心暗许!

    两人已然将眼前的男人与翁小宝说的心上人对号入座了。

    两人正准备走上前时,那静坐着的俊人儿,便已经先一步地抬起了头,当看到两人的面容之时,面上闪过一丝诧异过后,便像是平淡地接受了什么。

    接着,那人便先一步地来到两人的面前,道:“岳父,岳母。”

    这一声称呼直接让翁鑫和顾生两个人齐齐地睁大了眼睛,诡异地盯着眼前的俊人儿。

    这才刚一见面,就把岳父岳母的叫上,是不是太快了?!更何况,他们的女儿还没有嫁出去呢!

    对上翁鑫和顾生的目光时,眼前的俊人儿,完全没有什么不自在的样子。

    喊他们一声岳父岳母,也没有什么不对,毕竟小宝早已嫁给了他,甚至于还给他生了孩子。

    眼前的俊人儿,不是别人,便是沈一天本人。

    瞧着眼前的沈一天,翁鑫心里别提多不自在了,自家好不容易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人都还没嫁出去,自己这个当爹的,就提前被人喊成岳父!

    虽然刚才嘴里说着,入赘什么的,都可以,可是吧,当事实近在眼前的时候,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是觉得不舒服!

    他冷冷地飘了一眼沈一天,眼前的男人虽是长得好看一些,可是吧,好看能当饭吃吗?!好看就能把他女儿娶回去吗?做梦!

    翁鑫没个好脸色,正想说些风凉的话时,顾生则是拉住了他,然后幽幽地道:“这位公子,我的女儿,至今未嫁,你这声称呼,我和我相公受不起。”

    沈一天看着顾生,然后道:“所以我便来提亲。”

    说完,他的身后突然地涌现了诸多的人,一个个的气势非凡,只是他们的肩上都扛着大红的礼箱。

    来来去去的,翁鑫和顾生都已经数不清已经有多少波的人了,等那些个人全都退去的时候,整个客厅已然摆满了礼箱,连他们下脚的地方都快没了。

    瞧着这等阵势,翁鑫的面皮子抽了抽,诡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男人是国库吗?一次提亲,居然带了这么多的礼箱!

    不过,同翁鑫不同的是,顾生看着满地摆着的礼箱,又瞧了瞧眼前的男人,心中暗暗思考着,论整个京城,能够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的东西,除了皇城里那些皇孙贵族的,便只剩下连皇城里都忌惮的山水庄主。

    顾生盯着沈一天,缓缓道:“你是山水庄主,沈一天?”

    沈一天看着顾生,点头。

    翁鑫见他承认,吸了口冷气,早就听说山水庄主的传闻了,论样貌,世人常说山水庄主绝世无双,论财富,连皇城里的国库,都比不上,论权势,人家都这么有钱了,还差吗?

    对于翁鑫来说,这山水庄主就同那皇城里的皇孙贵族一般,遥遥不及,他甚至从没有想过,有那么一天,山水庄主,会带着那几百石的礼箱,来到他们翁府,说是娶他的女儿!

    不过,顾生想到的却不仅仅只是那三点,除了样貌,财富,权势,但更多的,却是眼前的男人弑杀成性。

    最重要的是,眼前的男人,连那皇城里的皇孙贵族都能够得罪,若是真将自己的女儿嫁过去,到时候,小宝,不就深陷险境了?

    想到这里,顾生便正了正脸,目光直直地盯着沈一天,道:“沈庄主,你还是带着这些个礼箱回去吧,我是不会让我的女儿嫁给你的。”

    这话头刚落下,整个客厅的氛围顿时清冷了起来,甚至于顾生和翁鑫都能感受到周围温度的下降,这样的变化,一下子在他们的心中升起了警铃。

    而在这个时候,一道宛若铃声一般的声音幽幽地传了进来,“爹,娘,这是怎么了?”

    这声音打断了翁鑫和顾生内心的慌乱,他们不过一介平凡的人,与那沈庄主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光是刚才的对峙,他们便忍不住升起落荒而逃的欲望。

    然而,这声音的出现,周围的冰冷的趋势,反而更为寒冷了些,竟让他们两个人忍不住打起寒战来。

    一路赶来的陈玉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变化,只是,当看到那如玉的男人时,心有些不受控制地跳地快了些。

    她忍不住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蛋,也不知道,这样的妆容好不好看。

    ------题外话------

    啊啊啊啊,对不起,_(:3」∠)_我又没赶上10点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