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平静的表象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玉没有看出他们之间气氛的不寻常,婀娜着身姿缓缓地上前,当脚下碰触到一个坚硬的物体时,微微一愣,低下了头,缓缓看去。

    当看到地上摆满了鲜红的礼箱时,陈玉整个人都怔住了,只不过片刻之后,又恢复了过来,她绕过那些个礼箱,移步上前。

    看到陈玉的出现,顾生出声道:“玉儿,不是让你先休息吗?怎么出来了?”

    陈玉淡笑着道:“娘,我听说有人上门求亲,求娶宝姐姐,便来看看,毕竟宝姐姐这样的,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娶回家的。”

    翁鑫听不出什么,只是跟着点头道:“就是,我家小宝那么可爱漂亮的,哪能随便地嫁出去,就算你提这么多个礼箱,嗯……”后面的话语,在沈一天的目光之中销声匿迹了。

    此刻的沈一天则是一心想要见到翁小宝,只是等了这么长的时间,家里所有的人都见过了,可是却连她一面都没有见到,已然让他心理有些很不爽,不过,碍于眼前是翁小宝的家人,沈一天不敢对他们做些什么,毕竟在现实的时候,翁小宝的父母早已不在人世,他不希望做些让小宝不讨欢喜的事。

    只是,他本就不善于言辞,沉默了许久之后,便出言道:“岳父岳母,你们只管放心的将小宝交给我,我会全心全意地待她好。”

    见沈一天松软了声音,翁鑫也没了刚才的提心吊胆,只是方才的怂,让他有些不舒心,上下地打量着沈一天,凉凉地道:“全心全意得好,哼,嘴上倒是能说会道的。有本是你来实际点的,先一步地入赘我们翁家怎么样?”

    “好。”翁鑫的话刚落地,沈一天便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

    这等干脆利落,令在场的三人齐齐地愣在原地。

    顾生看着眼前沈一天认真的表情,自然知道,这一句好,并不是敷衍,而是真心实意,顾生复杂的看着沈一天,幽幽道:“沈庄主,你可得明白,这入赘之事,可不是儿戏,倒时,你这沈庄主的名声传出去,可是会成别人口里的笑柄。”

    “别人的看法,我不在意,我只关心小宝的看法。”沈一天淡淡地道。

    这一回答,直接让顾生的表情有些怪异,早前就听说,这山水庄的庄主,性格怪异,从没有对待哪个女人好过,最重要的是,很少有人听说他出庄过,他这是何时与我家小宝见过面?

    而一旁的陈玉,在顾生唤做眼前的男人为沈庄主的时候,心中一大震惊,如今能够担的上庄主的,也唯有那山水庄的庄主沈一天了,难道说眼前的男人,便是那个人?!

    想到这里,陈玉将目光直接放在了沈一天的身上,如此的良人,竟然会是那个传言的男人,这,小宝到底是有了怎样的运气?

    想到眼前的男人便是那连皇城里的人都忌惮的存在,陈玉的心跳不免更激动起来。

    如果,如果,眼前的男人是对自己求亲的话?

    然而,还没等她旖旎的心思升起的时候,一道慌乱的脚步声匆匆地闯了进来。

    那脚步声,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是,当看到来人之时,顾生和翁鑫的脸上全都挂着震惊的表情。

    此刻的翁小宝因为小跑的动作,那穿在身上的衣服此刻都斜斜地挂在身上,整个人显得很是邋遢。

    对于他们的目光,翁小宝浑然的不在意,心中却是在不住的抱怨,这古代的衣服真是难穿,这边刚系好,那边便又掉了,简直麻烦的要死。

    就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翁小宝很是坦然地出现了,只是还在她小跑之时,也不知脚下才到什么,整个人儿朝前扑了过去。

    就在天旋地转之际时,整个人落在了一个宽厚的胸膛里,翁小宝呆了几秒后,便愣愣地道了谢,只是,她刚说完,熟悉的声音便传进了她的耳里,“小宝,你还是这么的不小心。”

    听着这熟悉的音调,翁小宝猛然地抬起了头,看向了沈一天,眼里带着惊讶,有些失声道:“沈一天,真的是你?”

    “是我。”沈一天的眼眸,温柔似水。

    “你出现在这里,难不成,你也死了吗?”翁小宝愣愣地问道。

    这句话,让沈一天的身体一僵,面容上有些痛苦,尔后直接将翁小宝的身体圈在了自己的怀里,他道:“没死,我们都没死。”

    被沈一天这么用尽地圈在怀里,翁小宝有些发愣,脑海里想着的,却是想着别的事情。

    没死?居然没死?可是她明明记得黑无常将自己保命的龙符给取出来了啊,怎么会没死呢?

    “如果没死,那现在我们是在什么地方,难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吗?老爹和妈也都是假的吗?”翁小宝轻轻地呢喃着。

    面对翁小宝的问题,沈一天却只是用沉默来代替。

    而一边的翁鑫也好不容易从震惊回过神来,当看到自己的女儿此刻正衣衫不整地靠在别的男人的怀里,顿时瞪大了眼睛,几个跨步,便冲到了前面,一把地将翁小宝和沈一天给分了开。

    沈一天则是顾及到翁小宝,所以很轻易地便让翁鑫很容易地推了开。

    翁鑫大眼瞪小眼地看着沈一天,气呼呼地道:“你扶住我女儿,这我是要谢谢你,不过,你老抱着我女儿不撒手,这你就不对了!”尤其是,被你抱住的小宝,还是衣衫不整的模样,这要是传出去,对小宝的清白可不好!

    然而,令翁鑫没有想到的是,沈一天居然很是从容地说道:“岳父,我只是抱着自己的媳妇儿,没有什么不对的。”

    翁鑫一窒,尔后又拔高了嗓音,道:“谁是你媳妇儿了?!我家小宝还没嫁给你呢,什么媳妇儿不媳妇儿的,你这话说的也未免早了些!”

    对于翁鑫的话,沈一天微微皱了眉头,尔后语不出惊死人的道:“我早前已然和小宝私定终生了。”

    “你!”翁鑫震惊了,尔后转过了身子,看向了翁小宝,道:“小宝,他说的是真的?”

    啊?翁小宝有些怔怔的。

    这沈一天说的也没错,他们也算是私定终生的……毕竟那会儿,老爹和妈都不在身边……

    只是,看着翁鑫的脸色,这样的的话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看了一眼翁鑫后,翁小宝便不自在的转过了头。

    这不回答,还撇过了头,这明显就是默认了啊!

    意识到这点的翁鑫顿时觉得心塞塞的。

    只是,这样的回答,对于沈一天来说,却是极好的回答。

    他缓缓地勾起了唇,目光温柔地看着翁小宝,不过,片刻之后又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此时此刻,他比较想要将翁小宝抱在怀里。

    看着两个人中间隔着翁鑫,沈一天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而在这个时候,顾生缓步而来,将翁小宝拉在了怀里,微微叹气道:“既然你们都已经私定终生了,那就选个日子成亲了吧。”

    顾生的话,令翁小宝一怔,她没有想到,顾生会这么轻易的同意这庄婚事。

    对于顾生的话,翁鑫还想要反驳什么,却被顾生的眼神给止住了,没有办法的翁鑫,只能气哼哼的同意了。

    翁小宝两眼有些湿润,她忽然的明白,自己进到这个世界,大概便是圆了父母不在世,不能主持自己婚礼的梦了吧。

    她靠着顾生的肩膀,道:“娘,谢谢你。”

    顾生只是拍着她的背,幽幽道:“有什么谢不谢的,这个男人虽然是让人有些火大了,但是刚才的事情来看,也足够见到这个男人算是可靠的,也难怪你会和他私定终生。”

    被顾生这么调侃,翁小宝的小脸一红。

    看着翁小宝娇羞的模样,做爹的翁鑫,心情很不痛快,但是有个事实他又不得不承认,小宝和那个男人根本就是情投意合!如此,他又怎么能拆散他们?

    尤其是刚才自己的女儿被眼前的男人那般的占便宜抱着,尽管那不过是为了防止自己的女儿摔倒,可是,怎么说都是亏了!

    这么想着的翁鑫,凉凉得看着沈一天,然后悠悠地道:“沈庄主,你刚才可是说了,这亲事,可得由你入赘我们沈家。”

    本以为沈一天会说些什么拒绝的借口,倒时候自己就可以拿着这个同自己的夫人和自己的女儿说,这样,这门亲事就可以使劲的往后挪了!

    就在翁鑫自己打着算盘的时候,结果,沈一天的声音,幽幽地传入了他的耳里,“好,不过,我希望,岳父岳母,能够尽快的将亲事安排了。”

    沈一天如此果断的话,直接将翁鑫那要出口的风凉话给堵了回去。

    翁鑫瞪着沈一天,心中却是忍不住腹诽道:这个男人,怎么就不按着他的套路来?

    见翁鑫一直没有说话,反而一直盯着自己看着,沈一天自然能够猜到什么,毕竟那个翁正之前,也时不时的用着这眼神看着自己。

    良久,沈一天喊了一声:“岳父?”

    这一声岳父,直接让翁鑫一个哆嗦,然后面皮子一抖,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道:“等亲成了,你再喊我岳父吧。现在喊着,于理不合。”

    对于翁鑫的话,沈一天则是皱了皱眉头,想要说什么,却在瞥见翁小宝摇头的模样,便止住了话头,选择了沉默。

    沈一天和翁小宝之间的动作,自然让顾生看到了。

    见此,顾生便伸出了手扯了一下翁鑫,然后便开口道:“好了,回头我选个吉时,让他们把婚事办了。”

    见顾生都已经开了口,翁鑫也不再说些什么,只是凄凄地说道:“全听夫人的。”

    而自从翁小宝出来后,就再也没有说话的陈玉,此刻也是静静地站在外围,默默地看着他们一行四人,此刻的她宛若局外的人一般,没人会注意到她,也没人会在意到她。

    这样静默的她,宛若是个空气一样。

    那四个人一直没有在意到她,不过,一直站在她身后的婢女,却是战战兢兢的。

    不知道为何,看着这么平静的陈玉,婢女的心里感到可怕。明明眼前的陈玉,看起来与平日里没有什么不同,可就是这么站在她的背后,她便觉得,一股寒气直逼着她的面门,让她忍不住偷偷地往后撤了几步。

    只是这一退后,也让她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礼箱,一个绊脚,便摔在了地上。

    这样的动静,也让那边和睦的四个人将视线放在了她的身上。

    女婢忍着摔倒的痛苦,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在地上,不停的求饶着:“老爷,夫人,小姐,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

    这般紧张,哆嗦的话语,让顾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她记得她们待府上的下人都是极好的,这女婢怎么仿佛受到了极大的虐待一般。

    这么一想,便将视线落在了陈玉的身上。

    而陈玉对于顾生打量的视线,仿若没有感觉一般。

    面上带着担忧的表情,她甚至上前蹲下了身子将那女婢搀起,语调上带着关心,她道:“瞧你粗手粗脚的样子,都将宝姐姐的喜事给搅和了。”

    将奴婢搀起后,陈玉便面带抱歉的看向顾生,道:“爹,娘,都是我不好,平日里便由着他们自由惯了,结果,在宝姐姐的大事上,给出了这么个事。”

    听闻陈玉的解释,翁鑫也没有指责陈玉什么,只是道:“玉儿,爹知道你脾性好,但是有些事情,你也不能惯着这些个下人,你得记住,你是千金小姐,他们也不过是下人罢了。”

    翁鑫的话,让陈玉扶着的奴婢身子颤了颤,反射性地想要脱离,只是,陈玉那抓着自己的手,却是紧紧的,怎么动,也挣脱不掉。

    “爹,下人也是人,只是出生的不好罢了。不过,日后,玉儿还是会注意的。”陈玉说的乖巧。

    “嗯。”翁鑫点头道。

    这奴婢惹起来的动静就这么过去了,只是,没有人看到,奴婢那被陈玉扶着的地方,一股黑色的气息正幽幽地环绕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