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冥婚霸宠:病娇龙夫太难缠 煞风景的人

时间:2018-04-22作者:叫我源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夜晚,夜风凉凉。

    冰冷的月光,将婆娑的树影映照在翁小宝房间的地面上。

    随着风的轻拂,那黑色的影子微微地晃动着。

    然而,阴凉的影子中,竟然缓缓地露出一道像丝绸一般的黑影。

    尔后缓缓地趋向那前方的古木床前。

    翁小宝此刻已然香甜的入睡,对于周围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那黑影缓缓的抽离那影子之中,一点点地覆盖在翁小宝的上方,就在它快要碰及翁小宝的身体时,整个黑影顿时扭曲了起来,只见,翁小宝的胸口处溢出了一丝金色的光芒,仿佛像手一般,一把地将那黑影拽住,死死地往着胸口的方向而去。

    本还庞大的黑影,在那金光的拉扯下,开始一点点的缩小,就在它快要全部被拉入那胸口之时,分脱了一小部分,飞快地投入了那漆黑的影子之中,消失不见。

    倏然过了几秒之后,一道身影赫然出现在翁小宝的房间内,那人影缓缓地走向床前,看着翁小宝的面容时,眸光顿时温软了些。

    月光的投影下,那人的脸陡然露了出来,那赫然是沈一天的面容。

    他坐在床前,低头看着翁小宝的胸口,看着那胸口还泛着一丝金光时,唇角勾起了淡淡的笑容,只听他低声地呢喃着:“快了,再来几个阴灵滋养你,你就可以真正的活了。”

    说完,沈一天便躺在了翁小宝的身边,将翁小宝抱在了怀里。

    许是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翁小宝不自知的,朝着沈一天胸口的方向靠了靠。

    这般亲昵的举动,让沈一天软了眼神,轻轻地将翁小宝楼在怀里,尔后在翁小宝的额头上轻轻地印上一个细吻。

    然而对于沈一天对自己的所有行为,翁小宝依然不知道。

    第二日清晨,翁小宝缓缓地从睡梦之中醒来,刚想伸展双手的时候,便遇到了阻碍,睡意朦胧的她,缓缓地转着头看着周围,当看到那张格外熟悉的脸时,翁小宝懵懂了一会儿后,便又蹭着头在沈一天的胸口处蹭了蹭,这样轻微的动作,直接让沈一天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看着像是小猫儿一样的翁小宝,沈一天则是唇边勾着好看的弧度,在翁小宝的额头上印着一个吻。

    然而,就在他们亲昵的时候,翁小宝闺房的门一下子从外面敞了开来,随之而来的,则是婉儿的声音,“小姐,洗漱的东西,婉儿都准备好了。”

    听到这个声音的翁小宝,顿时从朦胧的睡意中,回过了神来,猛然地睁开了眼睛,转着眼珠,将周围的景象看了通遍。

    当意识到周围并不是自己那个很小的房间时,翁小宝猛然地坐起了身子,然后愣愣得看着床上躺着的另一个人,见沈一天正有坐起来的打算,翁小宝则是极快地将沈一天给压了回去,然后极为麻溜的将锦被一窝端地盖上了沈一天的脑袋。

    而在这时,婉儿才转过了身,看着翁小宝此刻凌乱着发型坐在床上时,正准备上前,结果便被翁小宝的声音给呵止了,“你别过来。”

    这拔高的音调,让那婉儿吓地直接顿住了脚步,然后奇怪地看着翁小宝,问道:“小姐,怎么了?”

    许是察觉到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了,翁小宝抚平了自己的心绪,扯着尴尬的笑容说道:“没,没事。这些我自己回来,你先出去吧。”

    “可是,小姐,昨天穿着那样……”婉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翁小宝直接打断道:“我说了,我自己来。你先出去!”

    婉儿抬头,看着翁小宝的脸,顿时有些瑟缩,抿了抿唇后,便弯着身子出去了。

    见婉儿出去后,翁小宝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从笔直坐着的身子,直接坐在了自己的腿上,尔后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把地将盖着的锦被掀了开来。

    锦被掀开的瞬间,翁小宝便对上沈一天的眼眸。

    沈一天的脸上虽然表现的平静无波,但是翁小宝依然能够发现在沈一天的眼神深处带着一丝的不满,但更多的仿似是委屈。

    委屈?

    翁小宝有些怔怔的,唇边有些干涩。

    想到刚才自己的行为,翁小宝顿时才明白,眼前的男人究竟是在委屈什么。

    她嘴角微微上扬起一抹笑容,缓缓地凑向沈一天,随着翁小宝的靠近,沈一天的脸色微微变化了一点,看着这么微小的变化,翁小宝轻笑了一声,悠悠地在沈一天的耳边道:“嗯,你在委屈什么?”

    那轻佻的声音,明媚的笑容,让沈一天眼底的眸光深了深,喉咙间微微滑动了一番,他抬起眼睑,漆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翁小宝,幽幽地道:“小宝,你明明都知道,我在委屈什么,我和你,早就已经是夫妻了,为什么要这么藏藏掖掖的,我,是见不得人嘛?”

    见不得人?翁小宝内心摇了摇头,明明对别人的时候,把自己看的那么的重要,怎么在自己的面前却是如此的不自信?

    翁小宝看了看沈一天,却见他的神色之间流露着微不可查的害怕。

    害怕?

    是害怕她说了什么伤他的话么?

    翁小宝怔怔地看着他,这大概是第一次认真的看他了。

    以前的时候,和他在一起,她总会有些不自在,看着他的时候,总会莫名的有些害羞。

    而今天,因为发现他眼底的委屈神色,不知道为什么,起了戏谑的心思。

    那些害羞,娇羞的心思早已经不知道被她抛到了哪个角落里了。

    翁小宝缓缓地低下了头,一点点的凑近沈一天,随着翁小宝的靠近,沈一天眼底的神色越来越深沉。

    当翁小宝的额头抵上沈一天的额头时,鼻尖缠绕着的是彼此间的气息,沈一天只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有些快要不属于自己了一般。

    只是,尽管如此,沈一天依然沉默着,但是看着翁小宝的目光却是越来越灼热。

    对于这样灼热的目光,翁小宝自然感受到了,唇角勾着一抹微笑,摇晃起了脑袋,那抵着的额头,彼此摩擦起来,随着摇晃的幅度,翁小宝轻笑出了声,“呵呵,不是见不得人,只是,这事如果传到了爹娘那里,你这女婿的印象大概会差到了底端。”

    尔后,翁小宝又接着说道:“虽然这个世界可能是虚拟的,我的那个爹娘也可能不是真的,但是,他们待我好,同我那个世界的父母一样,所以我会将他们代亲生父母一样对待。”

    听着翁小宝的话,沈一天依旧没有出声,只是直勾勾的看着翁小宝,仿佛要把翁小宝的模样刻在心头。

    他明白这一刻,翁小宝说的意思,也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说。

    现实里,翁小宝的父母早就已经不在世了,她要把那一世的遗憾弥补在这个世界里,哪怕这个世界里的一切都是假的。

    良久,沈一天动了动唇畔,盯着翁小宝的面容,眼睛也不眨一下,他微微得扬起了头,让两人之间的唇瓣,仅有一指的距离,他缓缓地开口道:“小宝,什么时候你能够多想一想我。”

    那缠绵的话语,微痒的气息,袭着翁小宝的面颊,令翁小宝忍不住将自己的目光视线移到了沈一天的唇瓣上,她的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尔后仿佛蜻蜓点水一般的,在沈一天的唇瓣上印上一个淡淡的吻。

    那吻虽然只有一秒的时间,却还是让沈一天愣在了那里,他怔怔的看着翁小宝,唇瓣微微的张合着,一瞬间,属于沈一天的气息便一下子将翁小宝给缠绕起来。

    还处于震然的沈一天,下一秒便听到了翁小宝悠悠的声音,她道:“现在,我想的便都是你。”

    瞬时间,沈一天的脑海里仿若炸开了艳丽的烟火。

    明明只是那么平凡的一句情话,可是也就这么一句平凡的情话,却能够让他的身心,不受自己控制一般。

    他想,这大抵就是一道咒,一道情咒。

    能够让他不顾一切下下地狱的咒。

    许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对沈一天主动过,沈一天此刻依旧发着愣,这种情况,翁小宝是从没有见过的。

    由此,翁小宝偷偷的起了坏的心思,微勾着唇瓣,从贴合的额头,缓缓地开始鼻尖地贴合,亲昵地对着他的鼻子左右晃动着,此刻的翁小宝,就像是起了玩心的孩子,不知错的做着。

    鼻尖的动静,让沈一天回过了神,看着眼前的翁小宝一边笑着,尤其是那眼底散着满满的笑意时,沈一天的眸光又一次深沉了些,那垂落在床上的手,一把地抱住了翁小宝的身子,一个用力,翁小宝的身子便无缝的贴合在他的身上。

    这突然的变化,让翁小宝反应不及,那嫣然的笑容也一下子收敛了回去,还不等她做什么时,唇瓣上便传来了湿润的感觉,顿时那嫣然的笑眼,瞬间睁得大大的。

    这,这回应,也太激烈了吧?

    翁小宝睁着眼睛,脑海里突然的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然而,下一刻,一股酥麻感,让她睁着的眼睛,悠悠的闭上了,其实,这感觉,也挺不错的。

    翁小宝这么想着。

    暧昧的气息陡然的缠绕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正当他们情意正浓之时,外面却传来了极为煞风景的声音,“小宝呢?是还没起吗?”

    外面陡然升起的声音,顿时让翁小宝睁开了眼,慌乱的将沈一天给推了开来,顿时那一股子暧昧气息,瞬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翁小宝理了理额头前的碎发,正襟危坐的坐在床上,只是下一刻,胸前却是传来一阵凉意,翁小宝低头看去,只见,那原本系好的衣服,此刻正啦啦松松的敞开着。

    那白皙的肌肤,此刻正大大咧咧的暴露在空气中。

    不用想,眼前的这一杰作,显然便是沈一天的作为,翁小宝娇嗔地瞪了眼沈一天后,便匆匆地将带子系好。

    眼前的美景一瞬间消失在眼底。

    沈一天的脸色顿时难看极了,缓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转过脸,眼神阴沉地盯着门的外面,他觉得,他跟翁家的男人,似乎五行相克,没有一个是对盘的,在现实,翁正总搅和他的事情,如今,在这个世界,到是轮到翁鑫这个岳父,搅和他的好事。

    此刻,外面站着的人,便是翁鑫本人。

    这个时候,外头传来了婉儿的声音,只听她低声地说道:“送洗漱的时候,奴婢见小姐,已经醒了过来。”

    “那你怎么还在外头,不在里头伺候着?”翁鑫有些严厉的声音。

    面对此刻板着脸的翁鑫,婉儿顿时觉得有些委屈,但是这委屈,她又不敢直面的对着翁鑫说,只能道:“小姐说,洗漱的事情她自己来,不需要奴婢在旁边伺候着。”

    婉儿的回答,让翁鑫怔了怔,眉头皱了皱,想起昨日那邋遢的模样,一副不会自己打理的样子,顿时觉得这里头有些猫腻,这都不会自己穿着打扮的人,突然间就能自己打理了?

    想道这里,翁鑫的眉头皱地更深了起来,望了望紧闭的房门,忽然间,翁鑫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个人影。

    心中顿时一个咯噔,该不会,小宝的房间里藏着什么人吧?!

    思及此处,翁鑫便两个跨步地凑上了门前,张头张脑的朝里头张望着,只是,那密不透风的门,却让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此刻的他,有些暗恨,当初的那些个门匠怎么将门设计的这么封闭!

    按捺不住的他,忍不住出声喊道:“小宝,小宝,你醒了没?”

    说完,忍不住,将耳朵凑在门上,想要将里面的动静听个清楚。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在外头的一举一动,里头的翁小宝和沈一天那是看地一清二楚。

    毕竟,那太阳的光芒,可是将他的身影一丝不苟的照映在门上。

    翁小宝对着沈一天一边做着手势,一边清了清嗓子,对着外头的翁鑫,喊道:“爹,我醒了,还没有欢衣裳呢,你这么早,是有什么事情吗?”

    听着翁小宝的回头,翁鑫凑着耳朵,听了半天,却发现出了翁小宝的声音外,便没有其他的动静。

    翁鑫也只能作罢的缩回了头,道:“没什么事。”

    说完,又转过了头,看向了婉儿,道:“你进去的时候,可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