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前夫太坏 第225章第二百二十五章 这几天是你的生理期

时间:2018-04-23作者:上官真瑶

    第二百二十五章 这几天是你的生理期

    “大少爷,您所言极是,我白依依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哪一次你突然不那么凶神恶煞了,我都有些受宠若惊到不知所措!”依依如实回答。

    她的回答让冷云天的心里极其不是滋味儿,但他还是满眼讥讽地说了句:“白依依,我发现你还真贱!”

    “大少爷,如果你半夜里专程从医院里出来就是为了探讨这些无关痛痒的事儿的话,那恕我白依依还真是不能奉陪!”白依依转身要走。

    胳膊却是被上前一步的冷云天牢牢抓住。

    “我没允许你走,你不许走!”依旧霸道强硬。

    依依无奈地笑了笑,笑得很惨白,“你到底要说什么?”

    “上车!”冷云天很是简短地说了句。

    “我可不想和你再次发生车祸!”白依依对上次那件事还心有余悸。

    暗夜里,冷云天如漆般的深眸似乎闪过一丝的愧疚,转瞬间就消失在黑暗中,没了踪影。

    “你不是车祸上瘾了吧?上次没把你的命搭上,我还真是失策!”冷云天心里虽然不是这么想,可是嘴里还是丝毫也不妥协,上次车祸的时候,那个路牙本来是撞向依依那边的,可是在那一刻,冷云天心里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宁可自己死也要保护依依。

    事后的冷云天连自己也觉着当时的想法有些可笑。

    他不是恨不得那个女人死吗?

    怎么会在危难之际把危险毫不犹豫地留给自己。

    依依听了,心里却极其不是滋味,原本心里还对他那晚关键时刻打转了方向心存一丝感激,现在听来,他那天的只不过是无意之举咯。

    也是,他恨自己那么深,怎么会好心救自己的,真是自作多情了。

    这么想着,依依的不快和失望明显地写在了脸上。

    “这么说你今晚来是完成你未完的愿望,是那天车祸没弄死我,今天来补上的?”依依语气里充满了不快。

    哼!冷云天冷笑了一声。

    这一声,让白依依觉着毛骨悚然。

    “都说让你上车了,废话那么多!”冷云天终于不耐烦,眉头微蹙,神色微怒。

    依依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的不耐烦和愠怒,只得乖乖上车。

    今天的白依依穿了件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白色露肩t恤,一件浅蓝色牛仔裤,一双简单的白色浅口皮鞋。

    圆润的肩膀旁边,锁骨清晰可见。

    “今天怎么没穿裙子?”冷云天戏虐地问了句。

    白依依没好气地说,“穿裙子给你耍流氓提供便利吗?”

    冷云天听她这么说,心里暗自有些好笑,敢情这向来喜欢穿裙装的女人,改穿休闲服,原来是为了防狼,哦,不,是为了防他啊!

    “白依依,我那是在向你行使我情人的权利,而你是在向我履行你当情人的义务!”

    白依依马上就白了冷云天一眼,“你还是那么无耻,我还以为你会有所收敛呢!”

    冷云天拿出一根烟,拿着车里的点火器悠然的点燃,然后发动了车子。

    他左手拿着烟时不时地抽上一口,右手娴熟地操控着方向盘。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这次依依没有像上次那样把他嘴里的烟夺过来扔掉,而是默默看了一眼。

    冷云天的周身被薄薄一层烟雾笼罩着,在外边明明灭灭的灯光映衬下,显得那么的缥缈,白依依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在梦境里,因为自打认识冷云天以来,他们之间好像还没有这么安静和太平过。

    “你又要把我带去哪儿?别墅,池塘边还是酒店?”依依低声问了句。

    冷云天回头玩味地看了依依一眼,“你不是说你身体不舒服吗?你的生理期就是这两天,我还没有龌龊到连你的生理期都不放过你!”

    听冷云天这么说,白依依突然想哭。

    每天只知道他脑子里除却做那件事就是那件事,自己的任何情况他都不会关心,想不到他居然还记得自己的生理期。

    只可惜自己现在还有什么生理期。

    依依埋下头,双手不经意间在肚子上无措地搓着。

    现在自己的肚子里就孕育着属于他的生命。

    可是这件事依依不打算告诉他。

    他恨自己那么深,要是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他会好不有犹豫就要了他的命。

    依依不想冒这个险。

    “想什么?”冷云天问了句。

    “你居然还记得我每个月的时间?”依依低声说道。

    冷云天蹙了蹙眉,没有言语。

    是啊,为什么有关这个女人的信息自己总是在无意间就记住了。

    她的生日,她的喜好,甚至连她的生理期都记得那么清楚。

    依依回头,看到了冷云天迷人但是又显得清冷的侧脸。

    他总是给人一种很遥远的疏离。

    让人觉着他就是一场不切实际的梦境。

    车子漫无目的地在路上开着。

    冷云天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开往哪儿?

    他最近真的很累,心累,身体累。

    依依茫然地望向他,他嘴角还有依稀可见的淤青。

    那是昨晚和昊天打架的杰作。

    想起昨晚他盛气凌人地把昊天从自己身边拉开,然后俩个人就势扭打在一起的情景,依依忍不住的心酸。

    “我们到底要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我只想这么漫无目的地开下去。”

    “你怎么了?”依依有些奇怪,冷云天很少这么反常。

    “最近住院,加上我爸去世,我突然想了很多事情,原本以为爸爸死后,我恨不得直接弄死你,可是那天发现你偷偷跑去医院看我,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再也恨不起你来了。”冷云天的语速很慢,他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一只手还在时不时地抽着烟。

    依依有些呛,不由地把手指放到了鼻子下。

    许是觉察到了依依的反常,冷云天把半截未完的烟蒂捻灭在车上的烟灰缸里。

    然后把车窗打开来。

    依依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的冷云天找自己是要说他不那么恨自己了,这还真让她受宠若惊,原本以为冷远山的死只会让他对自己的恨更加一等,没有想到事情居然有了转折,依依不禁茫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