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前夫太坏 第526章第五百二十六章 心里阴暗

时间:2018-04-23作者:上官真瑶

    第五百二十六章 心里阴暗

    往事不堪回首。

    这些事是冷清河心里不能触及的痛,他没有向任何人提起,包括他自己的儿子昊天。

    冷远山同样也是,没有告诉任何人有关冷清河的童年,这么些年他一直觉着他们冷家愧对了他。

    如果不是爸的过错,他的幼年时期也不该是在那么落后的地方,过着那么贫穷可怕,他出来城里,就像是一个睁眼瞎的傻子一样,什么也不懂,什么也没见过。

    他们家尽量给他最好的生活,只要是他有的,清河一定会有,甚至有的时候他所拥有的会超过自己。

    但是这丝毫没能改变他内心里的卑微和阴暗。

    当初十岁的冷远山在看到冷清河那双被自己虐的惨不忍睹的十指的那一刻起,他就对在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充满了同情,甚至骨子里还有些惧怕,一个小小年纪可以对自己这么狠的人,心里藏着一个怎么样可怕的猛兽?

    秉性善良的冷远山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弟弟,他是自己同父异母弟弟的事儿除了死去的父母,以及他和清河,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是真的把他当最亲的亲人。

    所以这么些年,他的任性,他的狠戾,他背后对冷氏集团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儿,冷远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连他和于佩琴暗渡成仓,就连他们联合起来要置他死地而后快,冷远山都强迫自己选择不去恨,只因为爸临死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远山,爸这辈子最对不住的人就是清河,爸知道他的心理阴暗,可是这样的阴暗是爸造成的,这么些年我已经努力弥补了,可是徒劳,爸走了,你就成了他唯一的亲人,记住要对他好!”

    因为爸的这句话,天大的事儿冷远山都容忍了,这个世界上本就没又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冷清河心里的阴暗都是爸的错造成的,所以他容忍他,只是在替爸还那份儿感情债。

    即便是在他做出大孽不道的事情的时候,也没有把这个秘密说出来,他知道冷清河心里对他们家一直是充满恨意的。

    几十年来,他一直用自己的爱对温暖他的心,可是他的心并没有被温暖过来,他的心就像是磐石一样坚硬,直到冷清河差点儿要掉他的命,冷远山才知道这几十年自己对他的好,在他看来都一文不值,他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斥着不甘和仇恨。

    现在的冷远山坐在书房里,一个人静静地想着过去。

    他闭着眼,就想到了五岁的冷清河被爸带回家来的那个情形。

    恐惧,不安,晦涩,懵懂,还有眼里那种倔强。

    冷远山明白,童年是冷清河心里不可触及的疼痛,这个造就了他畸形的人性。

    冷远山在想这些的时候,冷云天推开了门。

    “爸,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干嘛呢?”

    冷远山睁开眼,“没什么,最近老是想起过去,想我和你二叔小的时候。”

    “想二叔?爸,你还想他?难道你不恨他?”

    “我只能说我不恨他,但是我不会原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谅他的所做作为。”冷远山在说这话的时候,眼角淌着泪。

    “爸,不恨和不原谅本质也没什么区别吧?”

    “不,有区别,恨和不原谅比起来,感情成分差了一大截!”

    “爸,你不恨他,我恨他,要不是昊天,你的命早就被他爸爸,你把他当亲兄弟,可是他呢,他就是一典型的白眼狼!一个完全泯灭了人性的人!这样的人不值得你讲人情。”

    “云天,好多事你不懂,你答应爸一件事,如果,如果他再不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儿的话,你就放过他,就当他不存在。”冷远山长叹了一声,语气里带着有些许的委求成分。

    冷云天知道父亲的仁义,从小他就教育自己无论做人还是从商都要仁义,这么些年,冷云天也是这么做的,可是发生了这么多事儿之后,云天逐渐发现有些人并不是你对他仁义,就能感化的,反而把你的仁义善良当做软弱可欺。

    二叔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爸,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他不再做恶,我可以不去为难他,但是我绝对做不到不恨他!”

    冷远山点点头,有关冷清河的事儿他依旧没有告诉云天。

    “对了,你和依依和请帖给他送了吗?”

    “给了!但是说实话,在我婚礼上我并不想见到他,给他请帖只是走一个过场而已,他要是但凡有点儿廉耻之心的话,恐怕他也不会来的。”

    冷云天才不希望在婚礼上看到他呢,婚礼本身是个愉快的神圣的仪式,看到不想看到的人,会影响他的心情。

    冷远山苦笑道:“不来最好,来了也是客。”

    此时在冷昊天的家里,冷漠清依旧发着愣干坐在客厅里,沉浸在那些过去的忧伤里不能自拔。

    冷昊天一连提醒了几声,“你可以回去了!”他依旧无动于衷。

    欧阳若晴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走向前,拿着手在冷清河眼前晃了晃,“伯父,难道你没听到昊天的话吗,他说你可以走了耶!”

    冷清河没有任何言语,他伸出他的手,他的手修长,指甲修的工整,只是手背上已经跳出几个浅浅的老年斑,这双手再也不是那双充满泥垢的手了,这双手一看就知道是属于养尊处优的手,只是看着看着,眼前似乎有出现了他小的时候,那双被自己洗的几乎脱皮了,指甲也斑驳破败不堪的手。

    “昊天,爸的手是不是很脏,很难看?”冷清河低喃着。

    欧阳若晴听他这么问昊天,有些不知所以,他这是怎么了?

    在冷昊天的记忆里,爸的确很是在乎他的手和脚的清洁。

    手上脚上的指甲向来请专人修剪和护理,他容不得自己的手上,衣服上有任何的污渍,连个小瑕疵也不行,从小昊天的指甲也是爸经常检查,绝对不能容忍他外出的时候把指甲弄到很脏,记得小时候自己淘气,在外和小朋友玩了泥,指甲里嵌的都是泥,父亲很是生气地把他拉近浴室,不断地搓着他的手和指甲,当时的昊天疼的直哭,可是冷清河似乎一下也停不下来。

    也就是他近乎有些洁癖的性格大大影响了昊天,所以昊天长大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后也有着些许的洁癖,脏乱差是他最受不了的。

    还有一点昊天一直很是纠结,那就是这么些年,爸总是会突然盯着自己的手看的出神,然后突然会冒出这么一句,“昊天,爸的手是不是很脏?很难看?”

    小的时候昊天还会不厌其烦地强调一次又一次,“爸,不脏,你的手干净好看的很!”

    然后冷清河才会心满意足。

    再大一些,他还是会看似漫不经心的问,昊天几乎连他的手也不看,也是极其不耐烦地说一声,“不脏,不难看!”

    再到后来,从医的昊天逐渐感受到,在父亲的心里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阴影,而且是和他的手有关,他试图问过,可是冷清河从来都闪烁其词。

    只是今天他居然又问了。

    “伯父,你的手很干净,也不难看,你没事儿吧?”欧阳若晴怯怯地问了一句。

    “没事,我只是再问昊天而已。”冷清河把手垂了下来。

    “你没事儿话,可以回去了!”冷昊天声音涩涩的,依旧下着逐客令。

    冷清河翕张着嘴巴,“昊天,爸想再问你一句,你果真不会管我们的公司?”

    “不管!”冷昊天回答的很是干脆。

    “那你果真不再愿意回家?”

    “不愿意!”依旧是斩钉截铁的回答。

    “都说爸狠,你比我也狠!”冷清河起身,踉跄着往外走,“今天除了和你商量家里那些产业被冷云天遏制的事儿,也是来看看你从医院出来几天了,连电话都没有一个,我来看看我的儿子是不是还活着,活着就好,就好!”冷清河低声念叨着,出了门。

    在出门的瞬间,冷昊天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他原本高大的背影,发现他的背已经有些佝偻了,还有他今天的步伐不再是以往快如风的样子,而是有些蹒跚。

    背影最终消失在门口。

    冷昊天走过去,似乎心里有极大的怨气似的,把门狠狠地关上了,然后他背靠着门,逐渐从门上滑落在地上,他再也忍不住,双手抱头,像是一个孩子一样,泣不成声。

    欧阳若晴走过去,半跪在地上,把他的头拥进自己的怀里。

    昊天就被若晴那么拥着,哭的肩膀一耸一耸的。

    看到他哭,若晴也想哭。

    “昊天,别哭了,好不好?”

    “若晴,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是怎么做,怎么劝,才能停下爸对大伯一家的陷害,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为什么大伯可以对爸容忍,为什么我爸就不能放弃对他们的迫害,为什么这样一个人是生我养我的爸,为什么有的时候又突然觉着他很可悲,看着他孤单离去的背影,我的心又刀割般疼痛”

    若晴轻轻拍着昊天的背,“我了解你的感受,和你一样,我们都是不能选择出生,不能选择生身父亲的人,有的时候,我宁可自己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那样就不会因为生在那样的家庭,受那样的心里摧残了昊天,由他去吧,有些事情不是你我能主宰,能改变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