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前夫太坏 第597章第五百九十七章 这就是报应

时间:2018-04-23作者:上官真瑶

    第五百九十七章 这就是报应

    此时香港的养和医院的vip病房里。

    孟茹雪苏醒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摸她的肚子。

    肚子上的伤口隐隐作痛。

    “孩子呢,我的孩子还在吗?”孟茹雪扯掉呼吸器,虚弱地问道。

    护士赶紧去安抚孟茹雪。

    孟茹雪一把抓住了护士的胳膊,“求求你告诉我,我的孩子还在不在?”

    护士向一旁的幕彦晨施以求救的目光,病人这个情绪,告诉她实话的话,似乎有些残忍。

    幕彦晨走过去,轻轻把孟茹雪抓着护士胳膊的手给拿开来,示意她出去。

    “孩子孩子没能保住,抱歉!”

    孟茹雪疯也似的抓着幕彦晨的胳膊捶打起来,可是她刚刚做完手术,她的身体虚弱到打在幕彦晨身上,就像是锤在棉花上一般,幕彦晨无动于衷。

    孟茹雪浑身瘫软,心口疼的厉害,她像是魔怔了一般,唇角露出一抹苍白的笑容,“这就是报应,幕彦晨,你现在信报应这一说吗你们幕家就该绝后,这是老天在惩罚你们幕家断子绝孙!幕彦晨,你自己亲手断送了你孩子的命,这一辈子,你都不会好过的!不会的!”孟茹雪情绪有些激动,但是话却是很虚脱,她实在没有任何力气再闹了。

    孟茹雪说完,又昏厥了过去。

    幕彦晨闷闷出了病房,他向来不信天不信地,就只相信自己,可是现在他似乎真的遭到报应了,他沾满鲜血的手上居然还沾着自己孩子的血。

    幕彦晨看着自己修长的惨白的手,平生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绝望。

    幕彦晨交代了护士好生照顾孟茹雪,他开着车,一路狂奔回依依所在的别墅。

    此时的依依像是木偶般,已经在床上坐了几个钟头。

    幕彦晨上了楼,刚推开门,依依就马上警觉了,她快速地从枕头底下拿出水果刀,愤怒地望向幕彦晨,“你最好不要过来,你要是敢过来,我就不客气。”

    看着依依手里寒光闪闪的刀子,幕彦晨知道了这个女人已经识破了他的计谋。

    幕彦晨冷冷笑道,“你觉着在我手里反抗有任何意义吗?我现在实在是没有任何心思,我要是想要,你随时都得伺候着,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白叔和你儿子!”

    见幕彦晨已经原形毕露,依依起身,拿着刀子直接刺向幕彦晨,“你去死!你这个恶魔!”

    不想依依刚冲过去,她的手腕就轻而易举地被依依遏制住了,刀子当啷落在地上。

    幕彦晨把依依拉进自己的怀里,灼灼的气息扑在依依脸上,“依依,你迟早都是我的!”

    依依挣扎着,愤怒的眼神含着泪波光粼粼地望向幕彦晨。

    幕彦晨镜片后的双眼闪着让人不寒而栗的锋芒。

    “你这个畜生,你放开我,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立马就死!”

    “哈哈,你死了,你的爸爸和儿子怎么办?”幕彦晨的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里的撒旦。

    “幕彦晨,你简直卑鄙无耻到不可理喻,你居然在孩子和老人身上做文章,你不得好死!”

    幕彦晨不管不顾依依的叫骂声,他的唇直接往依依的唇上覆去,依依发狠地咬了一口,嘴里一阵腥味儿。

    幕彦晨吃痛地推开依依,依依趁机捡起地上的刀子,然后放在了自己胳膊动脉的位置,“幕彦晨,你不要逼我,你再逼我,我就切下去!”

    幕彦晨抹掉唇角的血,发狠地望向依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依,“迟早有一天你会哭着喊着来求我!”说完悻悻地摔门而去,临走对站在门外的保镖说道,“看好她!”

    幕彦晨走后,依依瘫坐在了地上。

    这个恶魔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爸爸和乐乐会不会有危险?

    此时就在离依依别墅不到两小时的车程的一个小区里。

    白盛业没有想到他有生之年还可以见到自己的外孙子。

    当柳妈抱着孩子送到他这儿的时候,他既开心又担心。

    幕彦晨居然让依依母子分离了。

    还好,他没有对一个孩子下手。

    乐乐因为离开妈妈去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哭闹的厉害。

    白盛业抱着孩子哄着,“我是姥爷啊,别哭了,我们迟早有一天会和妈妈团聚的。”白盛业说着,眼角淌下了泪,其实连他也不知道这个幕彦晨会不会给他们再团聚的机会。

    柳妈收拾好东西,返回了白盛业被软禁的地方,听到孩子哭,赶紧冲了一杯奶,抱过了孩子。

    乐乐有奶吃,暂时不哭了。

    白盛业向门外张望了一下,阿宽他们见柳妈来了,就出去了。

    刚才白盛业听他们说想要出去买点东西,顺便买买六合彩,大男人的整天留在这儿看守人,太闷了!

    这是一个逃跑的好机会。

    “柳妈,幕少派你过来照顾孩子吗?这么快你就回来了,这儿是不是离依依在的地方不远啊?”

    柳妈抱着孩子转过身子,给了白盛业一剪冷漠的背影,“不该问的你最好不要问!”

    白盛业笑笑,那你喂孩子,我和阿宽他们聊聊。

    白盛业出了客厅,喊了阿宽和阿林几句,没人应答,看来他们果然出去了。

    白盛业返回了卧室,乐乐的奶已经快喂完了,白叔拿起桌上一个水晶烟灰缸,朝着柳妈的后脑勺上砸了一下,虽然他下不去手,可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柳妈被砸晕,白盛业抱过乐乐,简单地把乐乐的东西装可了一些,然后在柳妈身上找到些港币,“柳妈,对不住了!”

    白盛业拖着那条不灵便的腿,抱着乐乐从后院的胡同里走,前面他怕会碰到买东西的阿宽他们,他们一定就在附近,白盛业边走他边对乐乐说,“孩子,千万别哭,外公想办法救你出去。”

    白盛业抱着乐乐从胡同里出去,站在大街上拦了辆出租车,这几年香港他还熟悉一点儿,他直接报了当时李润芝和无双住的地方,那个地方比较偏也一些,不容易找到,他刚坐上出租车就在后窗上看到了奔跑出来的阿宽,好险,就这么片刻的功夫,他就追出来了!

    阿宽和阿林回到住的地方,却是看到柳妈晕倒在地上,白叔和孩子都不知所踪,马上他们就前后兵分两路追,他的腿脚不灵便,该是走不远。

    不想附近根本就没有找到白盛业。

    阿宽无奈,拿起电话给幕彦晨打去电话。

    今天的幕彦晨心情本就出奇的不好,他接到阿宽的电话后,几乎咆哮道,“真是饭桶,眼皮子底下居然能让一个瘸子带着孩子跑了,赶紧给我找,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

    阿宽他们丝毫不敢怠慢。

    当年白盛业在香港一个像是贫民窟一样的地方找到的李润芝母女,这儿的人鱼龙混杂,基本都是外来务工人员,条件不是很好,白盛业知道自己抱着一个孩子目标太大,孩子和自己又不太熟,要是孩子醒了,没完没了的哭,就算幕彦晨找不到自己,周边的居民也说不定会报警。

    白盛业在孩子醒来之前,定了个钟点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