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前夫太坏 第889章番外第二百八十九章 冷家给你吃迷魂药了吗

时间:2018-04-23作者:上官真瑶

    番外第二百八十九章 冷家给你吃迷魂药了吗

    一直以来al都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心里那片属于她和幕彦晨的秘密。

    可是最近,这回忆就像是开了挂。

    特别是在给冷云天‘治疗’的过程里,冷云天被催眠后所说的有关他和幕彦晨的事儿,让她知道了很多幕彦晨从来没有和她说过的事实,断断续续的事儿随着对冷云天内心深入的挖掘,al要把整个事儿窜连完整,还她一个对幕彦晨完整的认知和记忆。

    同时也要彻底对冷云天的精神进行一次摧毁!以报杀夫之仇!

    al的眼睛里拢上了一抹狠戾。

    “妈咪,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呢?怪怪的!”小念晨有点儿不认识今天的妈妈了,她脸上的表情可真是太丰富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al伸手摸摸小念晨的头,“对不起哦,要不是你,妈咪刚才差点儿出事儿。”

    “幸好有念晨陪着妈咪,保护妈咪!”小念晨咧开嘴笑了,露出两颗小虎牙。

    第二天开庭审理蔺二爷,龚林珍一案,原本云天是要去了,正赶上欧洲合作商的考察团来公司,远航又不在,云天只得安排好律师,没有亲自出庭。

    经过两个小时的庭审,蔺二爷故意纵火,蓄意杀人,用残忍的手段杀害公安卧底,多年来涉黑做非法交易等十几项罪名成立,判处死刑。

    龚林珍因为在犯罪期间正处于间歇性精神病犯病阶段,念在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免于刑事处罚,但是责令监护人交回罚款十万人民币,基于对受害人人身安全考虑,已经是美国公民的龚林珍即日并遣送回美国,终身不得踏进国门。

    幕市长在听众席上,听到龚林珍无罪释放时,激动的老泪纵横。

    他颤抖着去扶龚林珍。

    “林珍,我们这就回家!”

    龚林珍混沌的脑子也清晰了很多,她抬眼看到幕市长来接自己,流泪道,“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儿,你还来接我吗?”

    幕市长伸手轻轻捋捋龚林珍凌乱的银丝,“我是你丈夫,我不接你,谁接你?别闹了,警方已经订好了下午的机票,把咱们夫妻遣送回美国。”

    龚林珍含着泪,“我怎么无罪释放了呢?我该不会被冷家的人判到监狱吗?”

    幕市长看了一下已经空了的法院庭审席,和在一旁等候着遣送他们的警官还有al请的律师,他拉着她的手,低声道,“现在不方便,我们出去再说!”

    龚林珍被他这么牵着,出了法院。

    从台阶上下去。

    却是看到一袭白色职业裙装的al领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站在法院外。

    警官把龚林珍和幕市长押解下去,准备让他们乘坐警车,直接送往机场。

    “姑娘,是你啊,那天没有留下你的联系方式,一直不知道怎么找你”幕市长看到了al很是惊讶。

    “幕叔叔,我这不是来找你们了吗?”

    小念晨躲在妈妈的身后,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他们一个头发花白,一个满头银丝,看上去好苍老,好憔悴,他们就是妈咪说的爷爷奶奶吗?怎么会这个样子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al对警官出示了她的医师证,“我是龚林珍的主治医师,我要求把她带回去进行全面检查之后,再送往美国,这是我和你们警官请示过的回复函,您过目一下。”

    警官看了一下上级同意让她带走病人体检的回复函,敬了个礼,“好,希望在遣送时间以前把他们送往机场!”

    “是!谢谢你,警官。”al很有礼貌地回着。

    龚林珍一脸的懵懂,什么时候她在国内有了这么个漂亮的主治医生呢,真是可笑。

    “姑娘,你刚才说什么?你什么时候成了我的主治医生?”龚林珍一脸疑惑地问。

    al很是有礼貌地笑了笑,“幕叔叔,龚阿姨,我们能上车说吗?”

    幕市长把龚林珍带上了车。

    念晨始终小心翼翼地躲在妈妈身后,一点儿也不敢靠近这对儿老人。

    “念晨,上车啊,妈咪带你们回家。”

    “回家?妈咪,他们也要回去吗?”

    al笑笑,“念晨,妈咪昨天和你说什么了呢?你怎么一点儿礼貌都没有呢?”

    龚林珍和幕市长这才把眼光放到前座上的小孩子身上,“这是你的孩子吗?”幕市长问了句。

    “对,我的孩子念晨!”al说了一句。

    “念晨?”龚林珍喃喃自语,她望向孩子,却是看到孩子眉宇间似曾熟悉的样子。

    怎么他和小时候的彦晨那么像呢?

    看到龚林珍那样的目光在看着自己,念晨有些害怕了,他转过脸,嘟起了小嘴。

    如果这是妈咪给他看的爷爷奶奶的话,他还真是不喜欢,他们真是太奇怪了,怎么还用那么可怕的眼神在看着自己。

    幕市长很是奇怪地问了al一句,“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救我们?”

    “等会儿回家了,我慢慢告诉你们,不过这次对龚阿姨的解救吗,出乎意料的顺利,原本准备了最好的律师,就是为了防止冷家出来反对,可结果冷家没有反对,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的。”

    幕市长叹息了一声,“是冷云天亲自给局长打的电话,说对林珍保释的事儿,按照正常程序走就可以了,要是没有他这通电话,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出来呢!”

    龚林珍听到这里,明白了几分,她马上就转过身,抓住了幕市长的领口,“什么意思,是不是你去冷家求情了呢?告诉我,是不是啊?”

    幕市长低下头,没有言语。

    龚林珍和al明白了几分,一定是幕市长去冷家求情了。

    “为什么要去冷家求情,你还嫌丢脸丢的不够多吗,为什么要把脸面放在地上让冷家人踩呢,我就是宁愿去死,也不愿意去求着冷家,冷云天会那么好心放过我?”龚林珍当下就十分的质疑了,她情绪激动地质问幕市长。

    “林珍,你冷静一点儿,这冷家人不像是你想的那样,他们远比咱们想象的要宽容,你想啊,你都差点儿让他们家家破人亡了,可是他们还要放过你” 幕市长安抚着龚林珍,给她耐心地解释着。

    “宽容?这冷家是给你吃迷魂药了吗,他们是害了彦晨和彦夕的凶手啊,你还替他们说话,你是疯了,还是傻了”龚林珍嚎啕大哭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