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才驯兽师 第九十章 苏蓉魔女

时间:2018-03-29作者:流星的子夜

    古天鹏心里虽然怒急,不过,脸上也是露出了随和的笑容,说道:“这位大哥似乎很关心我们啊,从刚才就一直盯着我们看了,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得罪了你的地方吗?”

    闻言,众人暗笑。

    以赖亚狭隘的性格,这种事情倒不是做不出来,若非是现在这种场合,他早已经暗暗出手,将眼前的少年除掉了。

    赖亚冷笑了起来:“平日不做亏心事,就是鬼来敲门也不怕,你们怕别人看你吗?”

    见到他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古天鹏也是气笑了。

    “那就谢谢你的关心了,我刚刚的道了这黑刀,想找个地方和蓉姐试试它的威力,我们不想让别人打扰了,所以,走的远了点,这应该不是什么亏心事吧。”古天鹏有些生气的哼道。

    “真的是这样吗?”

    赖亚冷笑,他一直关注两人,自然是发现了两人窃窃私语的沉重神色,所以,他知道,事情绝对没有古天鹏说的那么简单。

    “那你以为是什么呢?”

    苏蓉之前被古天鹏拉着手,这才是没有开口,此时也忍不住走了出来。

    反正已经别人注意到了,她也不躲着,干脆的将事情闹大:“赖亚,你好歹也是一个强者,竟然这么心胸狭隘,白月弟弟不过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至于这么一直针对他吗?本来就是握个手就没事的小事,你却一直在挑刺,你以为我们真的是那么好欺负的?”

    苏蓉这话,就差没有当头劈脸的说他是个小人了。

    而听到苏蓉的话,这些人也是暗笑。

    赖亚的做法确实是个小人了,不过,他本来就是一个小人,在场的人也没有当一回事。

    赖亚铁青着脸,哼道:“你以为我想看你们?若非是你们在搞什么诡计,我赖亚绝对不会多看你们两眼。”

    苏蓉眯着眸子盯了他好一阵子,终于笑了。

    看到她的模样,古天鹏心头没由来的一寒,一旁的人,也都是纷纷闭上了嘴巴,他们知道,这魔女似乎又要开始算计人了。

    有些实力的佣兵都知道,苏蓉在佣兵工会的地位不低,除了她强悍的实力之外,她的性格也是极为的难缠了,一旦惹急了她,她就像是一只狗一般,总是咬着你不放。

    “赖亚啊,赖亚,你心胸狭隘,看在你也是佣兵工会的佣兵,我也就尽量容忍你了,不过,你若是以为我真的好欺负,那你就打错特错了。”苏蓉冷冷的道,眸子也是一片寒冰。

    “想转移话题吗?”

    赖亚也不怕,冷冷的笑道。

    “你不仅厉害,也很懂的无中生有啊,那你问问在场的各位,我们道一旁去试刀有什么问题,与你又有何干?你赖亚从一开始就揪着我们不放,我倒想问问你是什么心思。”

    苏蓉冷道,说到最后依然是严厉的责问了起来。

    第九十章

    苏蓉魔女

    古天鹏心里虽然怒急,不过,脸上也是露出了随和的笑容,说道:“这位大哥似乎很关心我们啊,从刚才就一直盯着我们看了,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得罪了你的地方吗?”

    闻言,众人暗笑。

    以赖亚狭隘的性格,这种事情倒不是做不出来,若非是现在这种场合,他早已经暗暗出手,将眼前的少年除掉了。

    赖亚冷笑了起来:“平日不做亏心事,就是鬼来敲门也不怕,你们怕别人看你吗?”

    见到他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古天鹏也是气笑了。

    “那就谢谢你的关心了,我刚刚的道了这黑刀,想找个地方和蓉姐试试它的威力,我们不想让别人打扰了,所以,走的远了点,这应该不是什么亏心事吧。”古天鹏有些生气的哼道。

    “真的是这样吗?”

    赖亚冷笑,他一直关注两人,自然是发现了两人窃窃私语的沉重神色,所以,他知道,事情绝对没有古天鹏说的那么简单。

    “那你以为是什么呢?”

    苏蓉之前被古天鹏拉着手,这才是没有开口,此时也忍不住走了出来。

    反正已经别人注意到了,她也不躲着,干脆的将事情闹大:“赖亚,你好歹也是一个强者,竟然这么心胸狭隘,白月弟弟不过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至于这么一直针对他吗?本来就是握个手就没事的小事,你却一直在挑刺,你以为我们真的是那么好欺负的?”

    苏蓉这话,就差没有当头劈脸的说他是个小人了。

    而听到苏蓉的话,这些人也是暗笑。

    赖亚的做法确实是个小人了,不过,他本来就是一个小人,在场的人也没有当一回事。

    赖亚铁青着脸,哼道:“你以为我想看你们?若非是你们在搞什么诡计,我赖亚绝对不会多看你们两眼。”

    苏蓉眯着眸子盯了他好一阵子,终于笑了。

    看到她的模样,古天鹏心头没由来的一寒,一旁的人,也都是纷纷闭上了嘴巴,他们知道,这魔女似乎又要开始算计人了。

    有些实力的佣兵都知道,苏蓉在佣兵工会的地位不低,除了她强悍的实力之外,她的性格也是极为的难缠了,一旦惹急了她,她就像是一只狗一般,总是咬着你不放。

    “赖亚啊,赖亚,你心胸狭隘,看在你也是佣兵工会的佣兵,我也就尽量容忍你了,不过,你若是以为我真的好欺负,那你就打错特错了。”苏蓉冷冷的道,眸子也是一片寒冰。

    “想转移话题吗?”

    赖亚也不怕,冷冷的笑道。

    “你不仅厉害,也很懂的无中生有啊,那你问问在场的各位,我们道一旁去试刀有什么问题,与你又有何干?你赖亚从一开始就揪着我们不放,我倒想问问你是什么心思。”

    苏蓉冷道,说到最后依然是严厉的责问了起来。

    赖亚看着周围,那些佣兵都是怪异的看着他,就差没有开口替苏蓉说话了,他心里差点没有吐血,他此次明明说的是真的,却没有人相信。

    铁青着脸,赖亚正想开口,苏蓉又打断了他,哼道:“别人不知道你做的事情,我可是一清二楚,你对付别人也就是了,你若是想将这些事情对付在我的身上,我劝劝你还是不要乱来,我苏蓉整死一个赖亚,并不会费什么劲。”

    赖亚气急反笑,怒声道:“我做了什么龌蹉的事情,哼哼,若是你说杀人放火,那可不必多说,那就是我赖亚做的,我赖亚杀的人还少吗?也不怕承认了。”

    苏蓉哼道:“确实是杀人,也确实是放火,不过,杀的人,放的火却是有些不同罢了。”

    听到苏蓉的这种语气,不仅是那些人,便是古天鹏也好奇的看向了她。

    苏蓉续道:“你还记得你刚进入佣兵工会的时候吧,那是你也不过是一个菜鸟而已,凭你那阴险的性格,你以为你能得罪那么多人活到现在,你之所以没死,都是多亏了一个人,那就是梅军!”

    “不错。”

    赖亚一挺胸,哼道:“梅军大哥是我一辈子的大恩人。”

    苏蓉说道:“梅军像是你的大哥,一直保护你成长起来,而你实力提升的也是相当的快速,可惜的是,梅军在一次任务当中陨落了,别人都说,那是敌人太强了,不过,你赖亚倒是说说,他是怎么死的?”

    此话一出,赖亚脸色就变了,他已经猜到苏蓉想说什么呢,大骂了起来:“你胡说八道。”

    而此时,众人投来的神色都是有些怪异了。

    苏蓉道:“那一次就你和梅军一人在做任务,不过,令人想象不到的是,你没死,最强大的梅军却是死了,而你,则是屁颠屁颠的拿着任务回来领赏,你难道比梅军更强?”

    梅军的事情,在场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也有人怀疑过,如今听到苏蓉提出来,众人心里的怀疑,也就更浓了。

    这本来就是一件有些寻常的事情!

    苏蓉声音越来越冷,也是越来越鄙夷:“你自以为是天下第一聪明人了,不过,可惜的是,很少有事情能够逃得过我们佣兵公会的眼睛,就算你否认梅军不是你杀的,那么我问你,梅军的妻儿又是怎么死的?”

    “梅军死了不过是几天,他们就被烧死了,而且,你可不要否认,你之前去的时候还和他们争吵了一顿,莫不是想要在梅军死了,霸占别人的妻子?”

    在场的人,心里都如同明镜一般,听到这里,忍不住对赖亚投去了几分厌恶的眼神。佣兵就算再可恶,也是恩怨分明的,入队对待自己的恩人,简直连畜生都不如。第九十章

    苏蓉魔女

    古天鹏心里虽然怒急,不过,脸上也是露出了随和的笑容,说道:“这位大哥似乎很关心我们啊,从刚才就一直盯着我们看了,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得罪了你的地方吗?”

    闻言,众人暗笑。

    以赖亚狭隘的性格,这种事情倒不是做不出来,若非是现在这种场合,他早已经暗暗出手,将眼前的少年除掉了。

    赖亚冷笑了起来:“平日不做亏心事,就是鬼来敲门也不怕,你们怕别人看你吗?”

    见到他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古天鹏也是气笑了。

    “那就谢谢你的关心了,我刚刚的道了这黑刀,想找个地方和蓉姐试试它的威力,我们不想让别人打扰了,所以,走的远了点,这应该不是什么亏心事吧。”古天鹏有些生气的哼道。

    “真的是这样吗?”

    赖亚冷笑,他一直关注两人,自然是发现了两人窃窃私语的沉重神色,所以,他知道,事情绝对没有古天鹏说的那么简单。

    “那你以为是什么呢?”

    苏蓉之前被古天鹏拉着手,这才是没有开口,此时也忍不住走了出来。

    反正已经别人注意到了,她也不躲着,干脆的将事情闹大:“赖亚,你好歹也是一个强者,竟然这么心胸狭隘,白月弟弟不过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至于这么一直针对他吗?本来就是握个手就没事的小事,你却一直在挑刺,你以为我们真的是那么好欺负的?”

    苏蓉这话,就差没有当头劈脸的说他是个小人了。

    而听到苏蓉的话,这些人也是暗笑。

    赖亚的做法确实是个小人了,不过,他本来就是一个小人,在场的人也没有当一回事。

    赖亚铁青着脸,哼道:“你以为我想看你们?若非是你们在搞什么诡计,我赖亚绝对不会多看你们两眼。”

    苏蓉眯着眸子盯了他好一阵子,终于笑了。

    看到她的模样,古天鹏心头没由来的一寒,一旁的人,也都是纷纷闭上了嘴巴,他们知道,这魔女似乎又要开始算计人了。

    有些实力的佣兵都知道,苏蓉在佣兵工会的地位不低,除了她强悍的实力之外,她的性格也是极为的难缠了,一旦惹急了她,她就像是一只狗一般,总是咬着你不放。

    “赖亚啊,赖亚,你心胸狭隘,看在你也是佣兵工会的佣兵,我也就尽量容忍你了,不过,你若是以为我真的好欺负,那你就打错特错了。”苏蓉冷冷的道,眸子也是一片寒冰。

    “想转移话题吗?”

    赖亚也不怕,冷冷的笑道。

    “你不仅厉害,也很懂的无中生有啊,那你问问在场的各位,我们道一旁去试刀有什么问题,与你又有何干?你赖亚从一开始就揪着我们不放,我倒想问问你是什么心思。”

    苏蓉冷道,说到最后依然是严厉的责问了起来。

    赖亚看着周围,那些佣兵都是怪异的看着他,就差没有开口替苏蓉说话了,他心里差点没有吐血,他此次明明说的是真的,却没有人相信。

    铁青着脸,赖亚正想开口,苏蓉又打断了他,哼道:“别人不知道你做的事情,我可是一清二楚,你对付别人也就是了,你若是想将这些事情对付在我的身上,我劝劝你还是不要乱来,我苏蓉整死一个赖亚,并不会费什么劲。”

    赖亚气急反笑,怒声道:“我做了什么龌蹉的事情,哼哼,若是你说杀人放火,那可不必多说,那就是我赖亚做的,我赖亚杀的人还少吗?也不怕承认了。”

    苏蓉哼道:“确实是杀人,也确实是放火,不过,杀的人,放的火却是有些不同罢了。”

    听到苏蓉的这种语气,不仅是那些人,便是古天鹏也好奇的看向了她。

    苏蓉续道:“你还记得你刚进入佣兵工会的时候吧,那是你也不过是一个菜鸟而已,凭你那阴险的性格,你以为你能得罪那么多人活到现在,你之所以没死,都是多亏了一个人,那就是梅军!”

    “不错。”

    赖亚一挺胸,哼道:“梅军大哥是我一辈子的大恩人。”

    苏蓉说道:“梅军像是你的大哥,一直保护你成长起来,而你实力提升的也是相当的快速,可惜的是,梅军在一次任务当中陨落了,别人都说,那是敌人太强了,不过,你赖亚倒是说说,他是怎么死的?”

    此话一出,赖亚脸色就变了,他已经猜到苏蓉想说什么呢,大骂了起来:“你胡说八道。”

    而此时,众人投来的神色都是有些怪异了。

    苏蓉道:“那一次就你和梅军一人在做任务,不过,令人想象不到的是,你没死,最强大的梅军却是死了,而你,则是屁颠屁颠的拿着任务回来领赏,你难道比梅军更强?”

    梅军的事情,在场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也有人怀疑过,如今听到苏蓉提出来,众人心里的怀疑,也就更浓了。

    这本来就是一件有些寻常的事情!

    苏蓉声音越来越冷,也是越来越鄙夷:“你自以为是天下第一聪明人了,不过,可惜的是,很少有事情能够逃得过我们佣兵公会的眼睛,就算你否认梅军不是你杀的,那么我问你,梅军的妻儿又是怎么死的?”

    “梅军死了不过是几天,他们就被烧死了,而且,你可不要否认,你之前去的时候还和他们争吵了一顿,莫不是想要在梅军死了,霸占别人的妻子?”

    在场的人,心里都如同明镜一般,听到这里,忍不住对赖亚投去了几分厌恶的眼神。佣兵就算再可恶,也是恩怨分明的,入队对待自己的恩人,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苏蓉,我敬你是佣兵公会的人,这才是容忍你,你竟敢这么侮辱我的名声,我……我杀了你!”

    赖亚在脸色变了几变之后,忍不住狰狞脸色,吼了起来。

    在其声音落下,身上光芒一闪,一头小猫身形激射而出,猛然膨胀,最后足足有三四米大小,低吼一声,朝着苏蓉扑来,张大血盆大口,足足能够将整个人吞下。

    “做贼心虚了吗?可惜我苏蓉也不是你随便就可以灭口的。”

    苏蓉玉手一挥,顿时电光闪闪,形成一道光盾,巨猫碰了,被刺激的毛发耸立,忍不住惨叫了一声,倒退了回来。

    苏蓉毫不留情,续道:“本来我们也奇怪,于是就派人去寻找了,谁知道发现了这种惊人的事情,若非是你有几分实力,我们早就将你灭了,你一个赖亚实在抵不上一个梅军!”

    “住口!”

    赖亚脸红耳赤的大吼了起来,已经到了疯狂的边缘了。

    苏蓉也不同情他,哼道:“而你赖亚实在是无耻,明明杀了别人,竟然口中对梅军说不出的尊崇,好像是生身父亲一般,你怎么说的出口的?”

    “我杀了你!”

    赖亚忍不住扑了过来。

    “好了!”

    一道影子闪略而来,兰老苍老的身形挡在赖亚的身前,哼道:“闹剧到了这里就差不多了。”

    他看向了苏蓉,语气柔和了些,说道:“苏蓉小姐,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这么长的时间,你们要去试刀就尽管去了吧。”

    “不行!”

    赖亚吼道。

    兰老冷冷的道:“不行?赖亚,你没看到之前得到宝物的人都在磨合自己的东西吗?而且,苏蓉小姐是佣兵工会的人,你若是出手的话,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他之前对赖亚说话也是有几分客气的,然而,听到他是这样的人,连语气的厌恶也没有掩饰了。

    一旁,狂师也是吐了一口唾沫,哼道:“妈的,真晦气,亏老子之前还将他看做对手,现在想想真他妈的恶心!”

    赖亚惊怒交加,一口鲜血涌上喉咙,被他死死的压着,这才是没有吐出来。

    而苏蓉冷笑一声,拉着古天鹏的手朝着前面大摇大摆的行去。

    “哎,真是没想到这赖亚竟然是这种小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回头看了赖亚一眼,古天鹏忍不住有些鄙夷的说道。

    “你个笨蛋,你还真的相信了,骗骗别人而已,你怎么也被骗了。”苏蓉瞧了瞧古天鹏的头,没好气的说道。

    闻言,古天鹏呆了呆。

    之前看她说的这么义愤填膺,有理有据,没想到竟然全部都是骗人的,女人……到底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生物啊?

    再度看到赖亚的脸,古天鹏忍不住多了一抹同情。

    他也是够可怜的,谁不得罪,偏偏得罪苏蓉这个妖女呢?

    “苏蓉,我敬你是佣兵公会的人,这才是容忍你,你竟敢这么侮辱我的名声,我……我杀了你!”

    赖亚在脸色变了几变之后,忍不住狰狞脸色,吼了起来。

    在其声音落下,身上光芒一闪,一头小猫身形激射而出,猛然膨胀,最后足足有三四米大小,低吼一声,朝着苏蓉扑来,张大血盆大口,足足能够将整个人吞下。

    “做贼心虚了吗?可惜我苏蓉也不是你随便就可以灭口的。”

    苏蓉玉手一挥,顿时电光闪闪,形成一道光盾,巨猫碰了,被刺激的毛发耸立,忍不住惨叫了一声,倒退了回来。

    苏蓉毫不留情,续道:“本来我们也奇怪,于是就派人去寻找了,谁知道发现了这种惊人的事情,若非是你有几分实力,我们早就将你灭了,你一个赖亚实在抵不上一个梅军!”

    “住口!”

    赖亚脸红耳赤的大吼了起来,已经到了疯狂的边缘了。

    苏蓉也不同情他,哼道:“而你赖亚实在是无耻,明明杀了别人,竟然口中对梅军说不出的尊崇,好像是生身父亲一般,你怎么说的出口的?”

    “我杀了你!”

    赖亚忍不住扑了过来。

    “好了!”

    一道影子闪略而来,兰老苍老的身形挡在赖亚的身前,哼道:“闹剧到了这里就差不多了。”

    他看向了苏蓉,语气柔和了些,说道:“苏蓉小姐,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这么长的时间,你们要去试刀就尽管去了吧。”

    “不行!”

    赖亚吼道。

    兰老冷冷的道:“不行?赖亚,你没看到之前得到宝物的人都在磨合自己的东西吗?而且,苏蓉小姐是佣兵工会的人,你若是出手的话,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他之前对赖亚说话也是有几分客气的,然而,听到他是这样的人,连语气的厌恶也没有掩饰了。

    一旁,狂师也是吐了一口唾沫,哼道:“妈的,真晦气,亏老子之前还将他看做对手,现在想想真他妈的恶心!”

    赖亚惊怒交加,一口鲜血涌上喉咙,被他死死的压着,这才是没有吐出来。

    而苏蓉冷笑一声,拉着古天鹏的手朝着前面大摇大摆的行去。

    “哎,真是没想到这赖亚竟然是这种小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回头看了赖亚一眼,古天鹏忍不住有些鄙夷的说道。

    “你个笨蛋,你还真的相信了,骗骗别人而已,你怎么也被骗了。”苏蓉瞧了瞧古天鹏的头,没好气的说道。

    闻言,古天鹏呆了呆。

    之前看她说的这么义愤填膺,有理有据,没想到竟然全部都是骗人的,女人……到底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生物啊?

    再度看到赖亚的脸,古天鹏忍不住多了一抹同情。

    他也是够可怜的,谁不得罪,偏偏得罪苏蓉这个妖女呢?

    赖亚看着周围,那些佣兵都是怪异的看着他,就差没有开口替苏蓉说话了,他心里差点没有吐血,他此次明明说的是真的,却没有人相信。

    铁青着脸,赖亚正想开口,苏蓉又打断了他,哼道:“别人不知道你做的事情,我可是一清二楚,你对付别人也就是了,你若是想将这些事情对付在我的身上,我劝劝你还是不要乱来,我苏蓉整死一个赖亚,并不会费什么劲。”

    赖亚气急反笑,怒声道:“我做了什么龌蹉的事情,哼哼,若是你说杀人放火,那可不必多说,那就是我赖亚做的,我赖亚杀的人还少吗?也不怕承认了。”

    苏蓉哼道:“确实是杀人,也确实是放火,不过,杀的人,放的火却是有些不同罢了。”

    听到苏蓉的这种语气,不仅是那些人,便是古天鹏也好奇的看向了她。

    苏蓉续道:“你还记得你刚进入佣兵工会的时候吧,那是你也不过是一个菜鸟而已,凭你那阴险的性格,你以为你能得罪那么多人活到现在,你之所以没死,都是多亏了一个人,那就是梅军!”

    “不错。”

    赖亚一挺胸,哼道:“梅军大哥是我一辈子的大恩人。”

    苏蓉说道:“梅军像是你的大哥,一直保护你成长起来,而你实力提升的也是相当的快速,可惜的是,梅军在一次任务当中陨落了,别人都说,那是敌人太强了,不过,你赖亚倒是说说,他是怎么死的?”

    此话一出,赖亚脸色就变了,他已经猜到苏蓉想说什么呢,大骂了起来:“你胡说八道。”

    而此时,众人投来的神色都是有些怪异了。

    苏蓉道:“那一次就你和梅军一人在做任务,不过,令人想象不到的是,你没死,最强大的梅军却是死了,而你,则是屁颠屁颠的拿着任务回来领赏,你难道比梅军更强?”

    梅军的事情,在场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也有人怀疑过,如今听到苏蓉提出来,众人心里的怀疑,也就更浓了。

    这本来就是一件有些寻常的事情!

    苏蓉声音越来越冷,也是越来越鄙夷:“你自以为是天下第一聪明人了,不过,可惜的是,很少有事情能够逃得过我们佣兵公会的眼睛,就算你否认梅军不是你杀的,那么我问你,梅军的妻儿又是怎么死的?”

    “梅军死了不过是几天,他们就被烧死了,而且,你可不要否认,你之前去的时候还和他们争吵了一顿,莫不是想要在梅军死了,霸占别人的妻子?”

    在场的人,心里都如同明镜一般,听到这里,忍不住对赖亚投去了几分厌恶的眼神。佣兵就算再可恶,也是恩怨分明的,入队对待自己的恩人,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苏蓉,我敬你是佣兵公会的人,这才是容忍你,你竟敢这么侮辱我的名声,我……我杀了你!”

    赖亚在脸色变了几变之后,忍不住狰狞脸色,吼了起来。

    在其声音落下,身上光芒一闪,一头小猫身形激射而出,猛然膨胀,最后足足有三四米大小,低吼一声,朝着苏蓉扑来,张大血盆大口,足足能够将整个人吞下。

    “做贼心虚了吗?可惜我苏蓉也不是你随便就可以灭口的。”

    苏蓉玉手一挥,顿时电光闪闪,形成一道光盾,巨猫碰了,被刺激的毛发耸立,忍不住惨叫了一声,倒退了回来。

    苏蓉毫不留情,续道:“本来我们也奇怪,于是就派人去寻找了,谁知道发现了这种惊人的事情,若非是你有几分实力,我们早就将你灭了,你一个赖亚实在抵不上一个梅军!”

    “住口!”

    赖亚脸红耳赤的大吼了起来,已经到了疯狂的边缘了。

    苏蓉也不同情他,哼道:“而你赖亚实在是无耻,明明杀了别人,竟然口中对梅军说不出的尊崇,好像是生身父亲一般,你怎么说的出口的?”

    “我杀了你!”

    赖亚忍不住扑了过来。

    “好了!”

    一道影子闪略而来,兰老苍老的身形挡在赖亚的身前,哼道:“闹剧到了这里就差不多了。”

    他看向了苏蓉,语气柔和了些,说道:“苏蓉小姐,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这么长的时间,你们要去试刀就尽管去了吧。”

    “不行!”

    赖亚吼道。

    兰老冷冷的道:“不行?赖亚,你没看到之前得到宝物的人都在磨合自己的东西吗?而且,苏蓉小姐是佣兵工会的人,你若是出手的话,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他之前对赖亚说话也是有几分客气的,然而,听到他是这样的人,连语气的厌恶也没有掩饰了。

    一旁,狂师也是吐了一口唾沫,哼道:“妈的,真晦气,亏老子之前还将他看做对手,现在想想真他妈的恶心!”

    赖亚惊怒交加,一口鲜血涌上喉咙,被他死死的压着,这才是没有吐出来。

    而苏蓉冷笑一声,拉着古天鹏的手朝着前面大摇大摆的行去。

    “哎,真是没想到这赖亚竟然是这种小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回头看了赖亚一眼,古天鹏忍不住有些鄙夷的说道。

    “你个笨蛋,你还真的相信了,骗骗别人而已,你怎么也被骗了。”苏蓉瞧了瞧古天鹏的头,没好气的说道。

    闻言,古天鹏呆了呆。

    之前看她说的这么义愤填膺,有理有据,没想到竟然全部都是骗人的,女人……到底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生物啊?

    再度看到赖亚的脸,古天鹏忍不住多了一抹同情。

    他也是够可怜的,谁不得罪,偏偏得罪苏蓉这个妖女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