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才驯兽师 第一百二十七章 落幕(求收藏!)

时间:2018-03-29作者:流星的子夜

    古天鹏心里又惊又喜,这小东西还没有召唤出来就知道吸收能量,若是召唤出来,只怕是比小睡龙更加恐怖的存在,不过,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实在是有些担心被人发现。他虽然之前出了不少的风头,不过,当一个人表现的太过的话,必定会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风险。“哐啷!”随着时间推移,最后一条冰链掉落地面,散作冰点。“嗷……”凶兽再也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扬天咆哮了起来。它兴奋的忘乎所以,身上的冰寒气息都爆发了出来,幸好古天鹏之前吸收过它的冰之精华,不然,此时早已经是冻成冰雕了。放纵的狂吼了半晌,凶兽这才是看了过来:“小子,报上你的名号。”“天月。”古天鹏说道。“天月?好,我记住了,你此次助我得到自由,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是有差遣,我冰狮一定万死不辞。”它说完,一道光芒激射而出,轻轻的落在古天鹏手中,乃是一道令牌。“到时,你只要催动令牌,我就会出现。”它的身体抖动一下,身后蔓延出一堆白色的翅膀,双翅一震,周围的山壁尽数断裂,再度一震,它已然朝着天际激射而出,眨眼间,连影子都消失无踪了,只有它狂笑的声音不断的传来。直到它完全消失,场中那股令人压抑的氛围,这才是逐渐消失,在场的强者反应过来,一个个重重的松气,一个个双腿仍旧是有些发颤。在生死边缘徘徊了几回,他们才能感受到,现在还能活着,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这个地宫,简直就是一处地狱。不过,回过神来,这些人都是贪婪而嫉妒的盯着古天鹏手中的令牌,绕是白衣这些大人物也不例外。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这令牌代表着什么。在某种程度,它代表着比起一个宗门更加恐怖的靠山!有了这个令牌,附近绝对没有一个人敢轻易的招惹眼前的少年。很快,白衣这些都有些羡慕的看向了唐林。这家伙也是一个杀星,却走了狗屎运,捡到这么一个少年,以他施展的这种实力,日后必定又是一个超级妖孽的存在。他能走的多远,他们也都无法预料。当然,他们自然不知道,场中还有一个更加兴奋的人,那自然就是古妖!“呵呵,天月,日后有机会可以来我们流云宗坐坐,红月也会很欢迎你的。”刘辉带着残余的几个流云宗的人过来,呵呵笑道。此次虽然折损的人很多,不过,他们得到了白夏宗的大宝藏,这老家伙心里已经是乐开了。“大长老,你胡说什么?”听着刘辉暧昧的话,红月跺了跺脚,羞红了脸嗔道。见到这么多人怪异的神色,她按耐不住,一溜烟跑了。“呵呵,女孩子嘛脸皮薄,你身为一个男人,要多主动主动。”

    刘辉呵呵一笑,拱了拱手,追了出去。留下了一群神色鄙夷的人,古天鹏脸色更是怪异。“这老家伙,倒是厚颜无耻啊。”唐林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是呢?不过,流云宗的大师姐确实国色天色,天月弟弟也肯定仰慕人家吧。”苏蓉也掩嘴轻笑,只是那笑容就就没有那么灿烂了。“恩恩……”古天鹏轻咳两声,这女人似乎很喜欢给他难堪啊。不过,对于刘辉的示好,他也是颇为感慨,来之前,刘辉对他也是不屑一顾,前后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自然是因为见识了他灵兽的厉害之处,这种建立在利益之上的友谊,古天鹏并不看重,倒是红月这么帮他,反而更加令他感动。“好了,我们也出去。”在场的人已然是走的差不多了,唐林呵呵一笑说道。他一手拉着两人,朝着山洞之外激射而出,不少的武者紧随其后,也出了山洞。外面依旧是烟雾缭绕,不过,此时却是少了一种生气,此次来的人至少有几千人,不过,能够出来的,却只有寥寥几十人,此次的损失,无论是哪个势力,也是损失极大。不过,想了想,他们能够出来已经是万幸了,想到这里,他们也放下了心头的遗憾和不甘。将古天鹏两人带出迷雾森林,唐林挥退左右,看向古天鹏问道:“你要回去古家,还是要去佣兵工会?”古天鹏正想回答,苏蓉已然抢先道:“会长,你们先回去吧,我和天月弟弟去走走。”“哦?”唐林暧昧的看两人一眼,哈哈笑了起来:“小子,你的艳福不错啊,哈哈……”苏蓉向来热情大方,听到这么说,也没有想红月那般露出困窘的神色,反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古天鹏苦笑的脸色,掩嘴偷笑起来。见此,古天鹏笑容更是苦涩了。等到唐林等人都离开了,苏蓉拉着古天鹏缓缓的往前走,很快来到了之前的瀑布,正是古天鹏在这里救了她,才有了两人道地宫的冒险。来到这里,古天鹏也是暗叹世事无常,当初,他也很不想和苏蓉到地宫去,不过,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反而是有些庆幸了,毕竟,此次他的实力进步的很大。“看来天月弟弟还记得这里呢?”苏蓉笑道。古天鹏翻了翻白眼:“才过了多久,怎么可能忘记。”苏蓉咯咯一笑,说道:“之前我就觉得,如果和弟弟一起去地宫,一定很有趣,虽然经历很惨,不过,真的挺开心的。”“开心?”古天鹏无语。苏蓉忽而一下子抱住了他,古天鹏马上闻到她身上传来的清雅香味,想要推开她:“蓉姐,你……”苏蓉忽而低低的说道:“不过,弟弟让姐姐伤心了呢?”古天鹏一愣,推开的手失去了力气,搂住她那柔若无骨的蛮腰,轻叹了口气。“嘶!”忽而,苏蓉狠狠的在他肩膀咬了口,古天鹏倒吸了口凉气,这一口可不留情,古天鹏肩膀的肉都几乎抽搐在一起了。古天鹏正想开口,苏蓉后退了开来,殷红的小嘴多了一行血丝,多了一股异样的魅惑,她妩媚的舔了舔嘴角,笑道:“这是报复哦。”说完,她转身离去,竟是那么的干脆。“蓉姐,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吗?”古天鹏愣了愣,问道。“才不要和你一起回去呢。”苏蓉嬉笑起来,扭着小蛮腰逐渐远去。“这个女人……”看着她的背影,古天鹏苦笑起来,流着血的肩膀又隐隐作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