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才驯兽师 第二百五十四章 厮杀

时间:2018-03-29作者:流星的子夜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古天鹏轻笑一声,说道,他脸上虽然依旧平静,心里却已经狂跳个不停。

    “不知道吗?我还以为你为什么能一直如此冷静,原来是因为功法的原因。”夜狼族女人自言自语的说道。

    古天鹏笑容更甚:“那你就错了。”

    “我不是保持冷静,而是不得不冷静,因为我还得活命,人一旦为了活命,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到的。”

    “你未免太看得起你们人类了。”夜狼族笑着摇头,“不过,我既然说你有,那你就肯定有。”

    她眸子转冷,笑道:“将功法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如何?”

    “不如何,我也没有这种东西。”古天鹏说道。

    夜狼族女人眯起了眼睛,胡叶看的心惊肉跳的,这人,夜狼族难得大发一次慈悲,他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盯着古天鹏许久,夜狼族女人动了,一下子来到古天鹏的面前,伸手想要将古天鹏的脖子捏住。

    古天鹏一掌轰来,不过,这样的攻击,被夜狼族女人轻松的挡下,夜狼族的女人手掌看似很慢,最后却死死的捏住了他的脖子。

    “现在可以说了吧?”夜狼族女人说道。

    “一个上古种族,难道还窥视人类的功法不成?”古天鹏被其提到半空,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道。

    “这个你不用多管。”夜狼族女人冷冷的说道,她手掌上的力量也越来越强,古天鹏呼吸困难,脸色也涨红了起来。

    “好,好,我说。”古天鹏连忙说道。

    夜狼族女人的力气这才是松了几分。

    古天鹏将功法说了出来,不过,这也并非是灵皇决的功法,而不过是九龙幻灭决的功法而已。

    “恩?”

    九龙幻灭决本也是极为不错的功法,倒也没有引起夜狼族女人的怀疑,听到古天鹏的描述,她开始沉吟了起来。

    刷!

    就在她沉吟之际,古天鹏猛然翻身,伸手一道红光闪过,血色飞过,夜狼族女人的头颅应声而落。

    一旁胡叶看的呆住了。

    夜狼族的女人死了?她有些惊异的看向古天鹏,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他怎么敢这么做,若是失败了,他就真的要死了。

    夜狼族的女人倒下,古天鹏也回到地面,喘了两口粗气,他忽而又是暴起,朝着左上方发动猛烈的攻击。

    叮!

    古天鹏发出的是火焰的攻击,不过,无一例外都是诡异的停留在半空当中。

    胡叶又愣住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很快,她也明白了过来,娇躯不断的颤抖了起来。

    空间传来一阵阵轻笑声音。

    “不愧是狡猾的小鬼头,真是可怕。”

    这声音不正是夜狼族女人的声音吗?她并没有死,胡叶看向了倒下的尸体,果然,尸体很快便是消失,古天鹏砍中的其实不过是虚影而已。

    不多时,一道影子出现,是夜狼族的女人。

    她一出现,古天鹏的攻击紧接着就到了,夜狼族的女人被一刀两段,不过,此时的夜狼族女人却没有倒下,反而笑声不断,听得让人格外的心寒。

    她就像是不会死的一样。

    “你还没有放弃吗?”夜狼族的女人说道,准确的说,应该是她的上半部说道。

    古天鹏冷哼一声,无数道火刃呼啸而过,夜狼族的女人就这么被一刀刀劈下,然后消散无踪。

    “这样她总算是死了吧。”胡叶松了口气,看着现场的狼藉,心里有无限的唏嘘。

    场中,随着夜狼族的女人消失,也彻底的沉积起来。

    不过,胡月却没有看到,一道虚影极为敏捷的靠近古天鹏。

    轰!

    巨大的轰鸣声音响彻,整个房子都是震动个不停,房子显得更加狼藉,等所有东西都沉积下来,场中有三道身影逐渐显露出来。

    胡叶和古天鹏自然不必说,场中却还有一道人影。

    “夜狼族……”

    胡叶感觉自己的心头都冰凉不已,这女人本应该死了,怎么还没有死?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她此时嘴角多了一行血丝,显然是这个无敌的女人也受了伤。

    正是因为受了伤,夜狼族女人此时眼神无比的冷厉,看着她这种眼神,在其平日的积威之下,胡叶哆嗦的垂下头。

    “不愧是夜狼族的人,真是可怕。”古天鹏盯着这女人,苦笑起来。

    “是吗?你也害怕?”夜狼族女人声音依旧冰冷。

    古天鹏笑道:“当然。”

    夜狼族女人哼道:“那你手中那火焰都是做什么用的?”

    “保命用的。”抬起手,瞧了眼正在迅速成型的火焰,古天鹏耸了耸肩膀笑道。

    “你倒是大胆,来到这里还是第一个人敢如此放肆的攻击我。”夜狼族的女人又道,此时的话,越发的冰冷,像是冰珠子一般,让人透心凉。

    “那是因为你不死,就轮到我死了。”古天鹏不落下风的笑道。

    “你果然是个奇怪的人,比起之前那些所谓的强者有种的多了。”夜狼族的女人说道,语气还带有几分欣赏。

    “不是我比他们有种,只是他们心里还存有侥幸而已,不过,可惜了……”古天鹏说到这里,摇起了头。

    “可惜什么,可惜你也不能成功吗?”夜狼族女人冷笑道。

    “怎么可能?”

    古天鹏苦笑道:“你这样的强者,我怎么可能杀的了,我只是在可惜,被你这么看得起的我终究还是得死。”

    “你口中说杀不得我,下手倒是毫不留情。”夜狼族冷笑更甚。

    “因为那也是一个机会,只要是机会,我就不想就这么放弃,因为我肯定会死。”古天鹏笑道。

    夜狼族的人紧盯着古天鹏。

    这是她见过最奇怪的男人,无论是行为,还是言行举止也是一般,也正是因为这奇怪的言行举止,也让人不舍得杀了他。

    不过,这样的男人却是很危险,一旦松懈了,就有可能死在他的手中。

    想到这里,夜狼族的女人美眸露出了浓浓的杀意。

    “要动手了?”古天鹏问道。

    “你还是很冷静的模样,可惜的是,你还是得死,你太危险了。”夜狼族的女人说道。

    “是吗,这倒是我听到最好听的夸奖。”古天鹏笑道。

    话音落下,夜狼族已经消失在原地,她在哪里?她在古天鹏的身后,洁白的玉手当中有一道强悍的能量,朝着古天鹏的后心,便是狠狠轰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