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盛宠令 第四十九章瘦了

时间:2018-06-06作者:夜惠美

    ,!

    一句谁欺负你了?!

    阿秀顿时心头一暖,一扫多日以来求告无门的窘迫。

    只是照顾几日的顾小姐还记得她!

    这几日,阿秀和表舅找了能找的关系,好一点的表示只能尽力帮忙,有些人拿了银子却不办事,她连弟弟的面都见不到。

    身心俱疲的表舅整个人瘦了一圈,无奈之下他只能让阿秀死心,放弃继续为弟弟洗清冤枉。

    案子已经定了且上报朝廷,没人能翻转过来。

    阿秀相信弟弟不会做大逆不道的事,在绝望之际她猛然想到顾明珠,想起顾小姐那双璀璨给人信心的眸子。

    顾明珠是她最后的希望,她跑去公主府,然而公主府高门挡住了她。

    看门的仆从根本不给她通报,哪怕她多给银子,他们也不肯去。

    二小姐都给顾明珠磕头认错了,即便身世大白都没让江月曦在顾明珠面前讨得任何好处。

    公主府的下人早有默契,尽心尽力伺候顾明珠,却也不敢过多亲近她。

    阿秀看起来就是个麻烦,他们可不敢放民女阿秀去见顾明珠。

    一连几日阿秀都在公主府外徘徊,今儿突然听到仆从议论顾明珠突破顾远的‘封锁’偷偷走后门去了街上,阿秀立刻跑遍余杭寻找顾小姐。

    自从秦筱离开后,顾明珠在公主府顿时寂寞了。

    因为唯一能有兴趣欺负的秦筱走了,江月曦……她前两日突然染了怪病,身上长了无数个红疙瘩,瘙痒一直折磨江月曦。

    可是就算是瘙痒难耐,江月曦依然不停的进食,胃口非常好。

    不过两三日,江月曦整个人如同吹气的一般胖了整整两圈。

    再加上她身上肿起的疙瘩,她的身体臃肿得同顾明珠有得一拼。

    江月曦整日闷在房中,不见任何人,余杭名医都请遍了,她吃了不少汤药,可不见任何好转。

    她依然继续吃,继续胖,继续身上起疙瘩。

    旁人不知江月曦的病因,顾明珠心里门清这绝对是顾如意的手段!

    难怪前世他劝告过她,无论何时千万不要招惹顾神医。

    不是眼前的情景,她万万想不到高冷美人,医德无双的顾如意可以毫不犹豫用药整人。

    顾如意的医德呢?

    也被狗吃了嘛。

    她越来越欣赏顾如意了。

    顾明珠特意大大方方去敲了江月曦的房门,好好欣赏了一番她凄惨的样子。

    说她痴肥?

    江月曦现在比她还要胖还要丑!

    气得江月曦说顾明珠没有同情心,一点都不善良。

    善良?

    这个美好的品德早就被她抛弃了。

    前世今生,纵然身份不一样,她更愿意亲眼欣赏招惹自己的人凄惨样子,看他们在痛苦中挣扎。

    她就是这么的睚眦必报,小肚鸡肠!

    不亲眼看敌人的惨状,又怎会有报仇的快感?

    虽然江月曦根本算不上她的敌人,但是她不介意去看江月曦的惨状。

    狠狠嘲笑江月曦一顿,顾明珠心情大好,趁着顾远帮安惠公主出谋划策——赚钱做生意,她偷偷从后门溜了出来。

    上一世她只是在余杭匆匆而过,即便陪着皇上巡幸江南,她也没空好好欣赏余杭的景色。

    现在她决定把前世的遗憾弥补上。

    没想到刚进茶楼,便听到真假县主的传闻,她又被阿秀找到了。

    “你先起来。”

    顾明珠扶起阿秀,“看你的样子遇见的事一定不小,一时半刻解决不了,你先喘口气,用些点心。”

    阿秀抹泪坐在一旁,她已有几日没有合眼了,见到顾小姐,如同找到主心骨,她才发觉自己已经饿得头晕眼花。

    她需要时间整理思路,把一切事情说清楚,如此才好求顾小姐帮忙。

    顾明珠暗暗点头,把桌子上点心盘子向阿秀面前推了推,轻声说:“一会儿,你随我回去。”

    在人多眼杂,鱼龙混杂的茶楼市井,不是谈事的好地方。

    即便有顾远宠着护着,顾金玉顾如意在暗中保驾护航,她不曾放下戒心,不曾只做一个娇娇女。

    “多谢顾小姐。”

    阿秀拿起点心放在口中,看了看顾明珠,讶然道:“您瘦了,是在公主府吃用不好?”

    “瘦了?!”

    顾明珠摸了摸自己的双下巴,又戳了戳自己肥嘟嘟白嫩嫩的圆脸,“你不是哄我开心?”

    阿秀摇头认真道:“顾小姐真得瘦了,许是您自己照镜子没发觉,可几日不见再见您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您瘦了!”

    她是怎么瘦下来的?

    难道是泡温泉的原因?

    毕竟在顾远的监督下,她没少吃一顿。

    不过能瘦就好,她还是希望自己变漂亮的。

    不求像顾如意那样的大美人,起码也要是个清秀的小佳人。

    她可不想被世人以为自己是顾远捡来的。

    “您是不是瞒着顾先生少吃饭了?这可不行,顾先生说过,您不能少吃的,其实以前……”

    阿秀替顾明珠着急,:“您虽是胖了一点,但也很漂亮!”

    隔壁传来闷笑声,顾明珠抬高声音,“你还有空笑?方才我见你赏了说书人,你就不想一想如何应对皇上的责难?妄议皇室的罪名可是不小呢。”

    那边再无动静,甚至茶楼上下都是静悄悄的,说书人已经瘫软在地了。

    秦元帝作为开国帝王,凶名赫赫,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顾明珠悠然端起茶杯,淡淡道:“我到是有个法子帮你一把,可惜方才有人嘲笑我。”

    隔壁传来桌子椅子碰撞的声音,不大一会,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公子满脸尴尬走出来,青衫袖口湿漉漉的,粘着几片茶叶。

    年轻公子一躬到地,他长了一张长脸,容貌寻常,穿着绸缎外袍,一身富贵气,一看就是高门大户的公子哥。

    阿秀低声道:“他是余杭最大绸缎庄的公子,他的姐姐听说给京城高门大户做了妾。”

    “早听说顾小姐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如同他们所言,您的美好不在外表,您即便胖一些,也是个美人。”

    若是知道她就是京城贵公子口中天蓬元帅女儿投胎的顾明珠,打死他都不敢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