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盛宠令 第五十章逃了

时间:2018-06-07作者:夜惠美

    ,精彩小说免费!

    年轻公子赞美之词好似不要钱往外倒,茶楼上下的人听着头疼。

    这也太颠倒黑白了。

    胖嘟嘟的顾明珠哪里称得上是绝色?

    少女身量不高,气势十足,便是余杭最大的官都未必有她的迫人气势。

    不过若说她是美人,那就纯属于瞎说了。

    许是她瘦下来能变成美人,现在绝不称不上漂亮。

    年轻公子不是没有感到周围人轻视的目光,那是他们无知!他们愚蠢!

    敢把定国公府的勋贵子弟踹下西湖,嚣张的他们提起顾明珠的名就噤若寒蝉,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顾明珠不是美人,可比倾国倾城的美人更厉害!

    他还听说眼前这位顾小姐让定国公世子有苦难言,逼得定国公亲自来江南赔礼认错!

    他们知晓顾小姐的丰功伟绩,比他还要不堪。

    别人说有办法躲过秦元帝的追责,他不相信。

    不过若是办法从顾小姐口中说出来,他绝对会照办。

    顾明珠扬起眉梢,淡淡道:“定国公府上那些人还没离开余杭?看不出你同他们挺熟悉嘛。”

    他姐姐是不是就是给定国公姜家哪位做了妾?

    她还真不记得姜家有这么一门亲戚。

    年轻公子长脸挤出讨好的笑,“顾小姐叫我小马就行,我一个绸缎庄掌柜的儿子哪敢同真正的贵人相熟?不过是跟班帮闲罢了。”

    一边笑,一边暗暗观察少女。

    可惜他把亲爹察言观色的奸商眼力学了八成,仍然看不透顾明珠!

    少女只是平平淡淡的,他额头的冷汗一直没听过。

    “我也只配陪着贵人在余杭转转。”

    小马笑容谄媚,“送走贵人,我便闲下来,寻思来茶楼喝一杯毛尖,听说书人说得有趣,一时糊涂随手就打赏了他几两银子,您也知道小马我胆子一丁点大,断然不敢议论皇家是非,更不敢对安惠公主不敬。”

    顾明珠猛然起身,快步走到茶室门口。

    阿秀立刻站起,紧张的问道:“有状况?”

    小马更是双脚发软,惊恐莫名。

    又来了!

    被人盯上的感觉再次出现,她本能感到异常。

    然而她上上下下找了一圈,还是一无所获!

    顾明珠目光仍然不放弃在茶楼上下游走,寻找可疑之处,却一心二用分出一部分心神,道:

    “不敢对公主不敬却敢同不知死活的人起哄,你是不是以为凭着同定国公的关系,巴结上定国公的族中子弟就可以不把福安县主放在眼里?”

    “不敢,不敢,小人怎敢无视福安县主?”

    小马满脸的诚恳。

    面前的少女才是真正无视福安县主的人,虽然公主府消息没有完全流传出来,在客栈时顾明珠让福安县主灰头土脸,一败再败。

    虽然当时那个是假县主,可当时真县主江月曦也没讨得好。

    顾明珠能不能说别人前,先回忆一下她自己的彪悍战绩?

    “知道怕就还有救。”

    顾明珠佯装收敛警觉,重新坐回去,不过她的手再次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她把大半的心神都放在查找窥视自己的人身上。

    本想再吓唬小马一番,此时却没了兴致,她直接说道:

    “在皇上尚为判定真假县主之前,便是秦筱都不是你们该议论的。生恩虽重,养恩同样很重,安惠公主抚养秦筱多年,早已经情同母女,安惠公主绝不希望秦筱被你们拿来说笑。秦筱这个名是皇上所赐,即便她不是福安县主,但她始终姓秦。”

    小马等人面孔煞白,小马直接跪下来,道:“求顾小姐救我。”

    只有陷入莫名的恐惧,才能让他们长记性,让他们依命行事。

    顾明珠沉默好一会,小马已经被脑子里抄家灭族的恐惧占据,她才缓缓说道:

    “其实说书也不成不成,不过要挑让皇上龙心大悦的事说,比如皇上同刘逆一战定鼎天下就可以讲一讲嘛,也可以说说安惠公主这些年在余杭为皇上祈福尽孝的轶事,你们不是不能说秦筱,我记得福安县主曾是余杭一霸?”

    小马鯁了一下,瞄着顾明珠试探道:“是,不,她……”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谁年轻时没做过错事?”

    顾明珠眸子闪过怅然亦有几分异样,秦筱这些年到底在忙什么?又在隐藏什么?

    以前她以为秦筱就是被宠坏的娇女,可在真假县主上,秦筱的反应绝对不是骄横莽撞的余杭一霸该有的。

    秦筱怕是早就知道真相了。

    “你们可以说说她骄横跋扈的事以及皇上对她的宽容和仁慈,明白吗?”

    “……懂了,我懂了。”

    小马打了个机灵,连连点头道:“顾小姐名不虚传,聪慧过人……是天上仙子下凡。”

    虽然是猪仙子!

    但是她也是天蓬元帅上仙的女儿!

    顾明珠扯了扯嘴角,秦筱,最后帮你一把。

    小马还有一肚子赞美的话要说,却见顾明珠灵活且迅猛走出茶室,沿着二楼的回廊快步走到另外一间雅室,装修更好,更为奢华的茶室前。

    “那是……顾小姐那是……”

    小马和阿秀都知道那间茶室是最上档次的,寻常有钱人都无法使用,只用来招待真正的贵人。

    比如定国公世子这样身份的贵人。

    就是这里了!

    方才顾明珠佯装放松警惕起了作用,终于抓到了一个尾巴。

    顾明珠直接拽开茶室的门。

    小马捂脸,噗通摔倒。

    他之所以恐惧,是因为茶室里的贵客操京城口音,他没见到被侍卫簇拥的贵人,却意外同侍卫打过一个照面。

    侍卫比勋贵子弟还要有气势,腰间挂着玉牌,他听定国公府的公子不无羡慕说起龙鳞卫玉牌的特征。

    若他没有眼花,那几个侍卫就是龙鳞卫。

    茶桌后坐着一人,此时他背对着她。

    看不清他的面容,然对他她太熟悉了,凭一道影子就能认出他。

    “顾小姐是想同在下喝一杯茶么?”

    “……”

    顾明珠拉上茶室的门隔绝让她莫名心慌的声音,“我认错人了。”

    她再次逃了。

    年轻的人影泛白的手指捏着茶杯,淡淡吩咐:“去把她用过的茶杯取过来。”

    得,主子又会多两样随时随地把玩的‘珍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