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盛宠令 第八十章捉人(一更求票)

时间:2018-07-03作者:夜惠美

    ,精彩小说免费!

    顾远想明白临行前的不安从何而来,此时珠珠已是出城,他们再追过去,先不说能不能追上,就是眼下的府衙的状况也不准许他们轻易撤离。

    秦臣已去寻找穆知府,对珠珠最有帮助不是立刻赶过去,而是通过穆知府的官印调动跟多的人马立刻赶去镇江重镇,分兵各个重镇,以府衙的上令,让各重镇的官吏众志成城带领百姓迎战。

    顾远肯定珠珠会去镇江!

    同刘广余孽相比,趁此机会登岸的海寇和倭人才是大患。

    顾远仔细回想,在秦臣说出整个计划时,珠珠就已有心去镇江重镇了。

    那时候,珠珠不曾表现出真实意图,还同他们说笑,同夫人一起听八卦。

    该说他把女儿教育的真好么?

    顾远既是惊喜又是忧心。

    倘若有可能,他期望珠珠一辈子平安顺遂,偏偏三个儿女中,珠珠才是……最有大志向且意志最为坚定的一个。

    儿子顾金玉更钟情于‘赌博’赢银子,纵然有成为名将的天赋,却没有名将的一颗为天下的仁心。

    仁心对自己人慈悲,对敌人毫不留情。

    长女顾如意一心都在医道上,除了至亲的事外,如意谁都不会放在心上。

    最该被他们保护的珠珠冲到所有人之前。

    “远哥,当心啊。”

    顾夫人拽了一把愣神的顾远,一枪扫倒偷袭顾远的差役,不满道:“我同你说过,跟在我身后,你怎就不听?”

    害的她分心保护远哥。

    顾远压下对珠珠的担忧,紧跟夫人,珠珠让他过来,除了把他调离公主府外,更是让他拦住夫人追过去。

    这丫头把一切都算计到了。

    连他们的性情都摸得一清二楚,甚至把他们当父母的当成自己手下的兵派遣。

    着实聪明得过分!

    着实要好好揍一顿才行!

    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独自一人去涉险。

    顾远眸子闪过欣慰骄傲,秦御若是没有跟上珠珠,他以后做得再多,做得再好,顾远都不会认下他这个女婿!

    “停手,停手!”

    恢复男子装扮的秦臣拿出一块穆知府的手书,高高举起,冲包围顾远夫妻……秦臣愣了片刻。

    他去找穆知府顶天不过一刻钟,顾夫人已经打倒了成批的差役。

    虽然还有差役站着迎敌,秦臣在他们眼里看到了迷茫,看到了胆怯。

    顾夫人在他们眼里比母老虎还可怕。

    秦臣出现,反而令差役们露出如些重负的神色,大有逃脱升天的感觉。

    “穆大人有令,放行!知府大人要见他们。”

    还能站着的差役没有怀疑手令的真实性,向两侧散开,让出一条通路。

    顾夫人意犹未尽般收了铁枪,“你来得太快了,我还没打够呢。”

    秦臣:“……”

    “夫人,正事要紧。”

    “进去后还不是你同知府谈?我只能干坐着。”

    顾夫人不满的嘀咕,他们分工明确,凡是用武力的地方,由她出面。

    需要商谈和斗智的时候,都交给顾远。

    “夫人可以去数数咱们的银子,珠珠写的纸条不是还在夫人手上么?”

    “我数钱都数腻了!”

    话虽是还透着不耐烦,顾夫人却也分得出轻重,这回她如同小媳妇一般紧紧跟着远哥,再也不见她一枪扫到一片差役的霸道强势。

    秦臣再次沉默。

    遇见顾远夫妻后,他沉默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就这对夫妻的性情,萧氏未必能在他们夫妻手上讨得了好。

    只怕连当今帝王都得被顾远这家子闹得不得安宁。

    知府衙门书房,知府穆大人面色阴沉坐在太师椅上,盯着进来两男一女。

    领头的人,他认识,就是当初拿私生子威胁他的少年。

    虽然他对他的身份有疑虑,总觉得他不只是刘广余孽的首领而已。

    没有足够的证据,他也没足够的时间彻底调查,何况他的致命把柄在人家手中握着,他亦不敢妄动。

    横竖只要他浑水摸鱼,足够让威胁自己的人亡命天涯,到时候他再想办法灭口……

    计划一直进行得很顺利,今日公主府被火药炸掉一大半,余杭多处富商的府邸起火,他本能觉察到不对劲。

    他下令全称宵禁,并提前关闭城门,还加派重兵去城门,谨防叛乱。

    结果知府衙门却被两男一女袭击了,他在次见到威胁自己的少年。

    他不是应该去领导余孽掩杀重镇的百姓么?

    怎么还在余杭府城。

    他有着诸多疑问,却不会表现出来,淡淡说道:“你们见本官有何话说?”

    秦臣后退一步,站在顾远身后,同顾夫人一左一右护卫顾远。

    顾远长袖一甩,文雅中自有威严,纵是白身亦有不弱为官多年的穆知府气势。

    “我今日来一是为钱谦,二来是为穆鹏。”

    顾远唇边挂着淡笑,“三是来救穆大人。”

    穆大人眸子闪了闪,“本官为一方父母官,上报朝廷,下抚黎民,纵是私德有亏,也无愧头上的官帽。”

    “你私下做的安排能瞒过他,却未必能瞒得过旁人,今日我敢来见你,就有十足的把握……摘掉你的官帽,进而让你身败名裂。”

    顾远慢悠悠说道,“有句话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无需同你废话。”

    “夫人去把穆鹏和钱谦带过来。”

    “好嘞。”

    顾夫人答应一声,快步出门。

    穆知府楞了一会,就派一个娇弱的美妇人去?眼前的人是不是疯了?

    然而美妇人刚出房门,外面传来熟悉的哎呦求助的哭声:“饶命,饶命。”

    差役们再次被打得哀嚎不已。

    穆知府望着淡定的顾远,方才打进知府衙门的主力竟是一个美妇人?

    片刻之后,美夫人再次进门,一手提着一人,穆知府时态般站起身,“鹏儿!”

    “叔叔,救命啊。”

    穆鹏如同看到救星一般,嘶吼道:“救我,叔叔。”

    他的衣衫凌乱,头发披散,面上却有潮红之色,显然用了一些密药。

    顾夫人把穆鹏扔到地上,并把左手提着的昏迷不醒的钱谦交给秦臣,拿起帕子擦拭提穆鹏的手,“远哥以后再让我去抓畜生,我同你没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