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盛宠令 第八十一章公布

时间:2018-07-03作者:夜惠美

    ,精彩小说免费!

    顾夫人没等摔得头昏脑涨的穆鹏爬到穆知府面前,抬起一脚狠狠揣在穆鹏下身。

    “啊。”

    “鹏儿。”

    一声惨叫,穆知府心头一颤,绕过面前的桌案,几步来到穆鹏身边。

    穆鹏下身已碎,鲜血很快染湿了裤子。

    “你……你好大的胆子。”

    穆知府火了,怒视顾夫人,脸色铁青,“来人!”

    “你不用叫了,他们都被我打趴下了。”

    她冷冷一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真若心疼你的私生子,就该好好教导他,督促他上进,教他走正道,而不是一味纵容,你知不知道他方才在做什么?”

    “诬陷同窗不说,他欺凌践踏不肯屈服顺从他的钱谦,若不是我及时赶到,钱谦怕是就要自尽……”

    她没有说出下面的话,毕竟这不是好事,对钱谦的将来影响太大了。

    “穆鹏是你的儿子,你心疼他,钱谦就没有父母亲人?他的姐姐就不疼他?”

    穆知府眸子闪了闪。

    “在你眼里,你儿子的命才珍贵,旁人家的孩子即便被糟蹋被践踏,也无所谓,因为他们的出身赶不上你,天生命贱,是不是?”

    此话正好说中穆知府的心上,他安抚黎民,被称作百姓的父母官。

    自然要比寻常百姓地位高!

    他一句话就可断百姓的富贵荣辱。

    顾夫人指了指顾远,“那巧了,远哥的出身比你高,我是远哥的媳妇,自然也比你贵重,按照你的想法,天生低贱的人就该被欺负,我踹爆他的下体,也是应该的。”

    “你可不能怨恨我哦!”

    顾夫人咯咯笑着,满是嘲讽。

    秦臣首次见有人利用身份地位如此明目张胆的欺负人。

    顾夫人从怀里掏出厚厚一叠银票,遗憾说道:“没想到镇国公府的收成也不怎样,萧氏名声到是响亮,却是个不会赚钱的,看起来这些年镇国公顾家也没积攒多少的家底,她为了名声还往外撒银子,以后镇国公府的中馈庶务,她还是别再管了,被她弄个入不敷出,咱们可就吃大亏了。”

    说这话的顾夫人是不是忘记方才在公主府甩了江月曦一脸的银票?

    穆知府愣了片刻,看向静静坐在一旁的俊美文雅的中年男子,“你……你是……”

    镇国公对他们的压力仅此于秦元帝。

    既然他们一家已经决定上京,顾远也就没想过再隐瞒身份,高深莫测说道:“我姓顾!”

    穆知府呆了一瞬,迟疑问道:“您是镇国公世子?!”

    看年岁,镇国公世子同面前的男子相当。

    顾远意味深长笑了笑,“我可以同穆大人透个底,若我犯了什么事,镇国公撇下世子不管,也会来帮我抹平祸事。”

    “若是谁令我生厌,不开心,哪怕那人是世子爷的人,镇国公也会亲手诛杀。”

    穆大人彻底听糊涂了。

    顾远淡淡说道:“你不用试探,也无需打听我的身份,该知道时,世上之人都会知道,只是穆大人能不能等到那一日,还要看接下来穆知府是否听话识趣了。”

    一杆银枪抵在穆知府咽喉。

    冰冷的触感和死亡的威胁令他通体生寒。

    而银枪另一端却是握在柔美的夫人手中,只要她稍稍用力,银枪便能刺破他的喉咙。

    穆知府冷汗淋淋,顾不上已经疼晕过的穆鹏,沙哑说道:“别,冲动,顾夫人。”

    既然中年男子姓顾,眼前的美妇肯定是他的妻子。

    嫁人会随夫姓氏,通常会以夫姓相称,除非似萧夫人这样颇有名望且得到朝廷正式册封的一品诰命的女子,外人才会以娘家姓称呼萧夫人。

    “好好同远哥说话,按照远哥的吩咐做,明白么?”

    顾夫人冷声道:“你若再动小心的话,我能饶你,我手中的银枪可是还没开刃饮血呢。”

    撤回银枪,顾夫人重新收好银票,站在顾远身后,琢磨着去京城前,是不是多抬几箱子银子去?

    镇国公府不够富庶,她的珠珠受苦怎么办?

    何况镇国公府下人在萧氏的影响下,怕是长了一双势利眼,捧高踩低,嫌贫爱富,她先用银子把他们砸晕了,眼晃花了,他们也会听话上几分。

    有句话不是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么?

    她就没见过对钱财无动于衷的人。

    就连秦元帝……也是一样,据说极为抠门。

    许是他穷怕了,登上皇位后拥有天下财富,也没见秦元帝大方过。

    穆知府小心翼翼问道:“不知顾……顾先生来此有何吩咐?只为取走镇国公府的银子?”

    “我方才说过三桩事,已经办成两样。”

    顾远瞥了一眼穆鹏,“既然钱谦是冤枉的,穆大人是不是该为他洗清冤枉,严惩真正做下奸杀案子的真凶?”

    穆鹏命根子被废,已无法传宗接代,对他已无用处。

    何况再继续保穆鹏,只会连累他,他勾引嫂子进而让嫂子生下奸生子的事迟早会大白天下,到时他只能以死以谢天下了。

    哪怕他的兄长是病重而亡,旁人也会编排出他怕奸情暴露,杀兄的经过。

    “我自会秉公处置,明日我便还钱谦清白,缉拿穆鹏归案,并且我会上报朝廷,向刑部大理寺等承认错判,慕鹏罪大恶极,按律当斩立决,不用等到秋后勾绝。”

    穆知府心头隐隐泛着疼,他也不是全然冷血无情,到底养了穆鹏十几年。

    此时此刻他也只能断尾求生了。

    穆鹏也是眼瞎,竟然招惹了这对煞神夫妻,若是寻常人家,何至于今日?!

    顾远点头道:“好,现在我们该谈一谈第三桩事了。”

    “穆大人坐下说话吧。”

    顾远侧头对秦臣道:“你也坐下,同穆大人详细说说,你是如何奉安惠公主之命潜伏进刘广余孽中去的,又是如何计划协助皇上彻底荡平这群余孽。”

    穆知府:“……”

    明明他就是刘广余孽的主事人,几天没见怎么成了内应?

    成了秦元帝的臣子?

    “在下秦臣见过穆大人。”

    从顾远身后闪出,他正式行礼,这也是他正式踏入官场的第一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