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盛宠令 第九十九章 威武(三更求月票)

时间:2018-07-14作者:夜惠美

    ,精彩小说免费!

    果然,顾远手中有尚未爆炸的霹雳弹!

    不能给顾明珠再次开口的机会。

    方才在城门口看热闹的两人,推开挡在身前的百姓,几步跑到顾明珠面前。

    “王贵,何守拜见……拜见大少爷。”

    健壮的汉子抹着眼睛,哽咽道:“真没想到,大少爷还……还活着,更没想到国公爷还有同大少爷相见的一日。”

    瘦一些的黄脸汉子道:“小人何守专门奉国公爷之命,来接大少爷回家。国公爷一直不相信大少爷去了,旁人再如何劝说,国公爷始终坚信大少爷还活着,果然是父子连心,国公爷终于盼到了大少爷。”

    说到最后,两人已是扶地大哭。

    顾长乐呆愣一瞬,大少爷?

    不就是祖父的嫡长子?!

    丰腴少女莫不是顾远的女儿?

    方才被丰腴少女抽了的勋贵子弟们纷纷抬头,目光颇是复杂。

    被镇国公孙女抽了,好似也没那么丢人!

    顾明珠浅浅一笑,“到底是镇国公派你们来的,还是镇国公夫人?”

    “……自然是国公爷。”

    “也是,镇国公甚是爱重萧夫人,但凡她所请,无不应允。即便你们是萧夫人派过来的,镇国公也会应下来。”

    顾明珠把霹雳弹收好,“不知镇国公是爱萧夫人,还是恨她,一味纵容维护,今日尚可,不让她记得教训,何人不能惹。等到她惹下天大麻烦,镇国公都解决不了时,她……”

    “这就无需珠珠操心了。”

    顾夫人催马上前,温柔一笑道:“她可以去求皇上呀,镇国公无能护不住她,皇上总是可以的。”

    “娘,她为何能去求皇上维护她?”

    顾明珠佯装好奇的问道。

    求别再问了!

    这不仅仅是官差,便是围着看热闹的百姓都想堵住自己的耳朵。

    勋贵子弟和名门小姐都清醒的认识到,不管少女他们是不是镇国公嫡长子一脉,她们惹不起。

    顾夫人笑道:“这是大人之间的事,你不懂。”

    虽然没明说,可顾夫人那富有深意的笑容已经说了一半了。

    顾长乐死死掐着自己的掌心,上前裣衽行礼道:“侄女拜见大伯母。”

    顾夫人伸手。

    顾长乐顺势想着起身。

    然而顾明珠的反应更快,抓住娘亲的手,顾夫人稍稍用力便把顾明珠提上了马背。

    众人沉默。

    原来顾夫人才是最有力的一个。

    谁会相信娇柔软媚的女子能轻而易举提起丰腴的少女?

    “我带珠珠上马,你站起来作甚?不是向我行礼么?”

    顾夫人摇头失望说道:“都说萧夫人是名门之后,怎么教导出来的孙女这么的没个礼数?长辈不叫起,贸贸然就起身,哎,还赶不上我长在乡野的人。”

    顾长乐:“……”

    “不过你也不必灰心,以后看我的珠珠,你就会懂得不少的礼数道理了。”

    顾明珠抿着嘴唇,娘亲威武!

    “对了,对了,还要给你一个封红当见面礼,我若因为你无礼不给你封红赏银,倒是显得我生你的气了。”

    “我不要……”

    顾长乐的话没说完。

    顾夫人的声音远远盖过她,“其实我从来没生你的气,你无礼不敬长辈丢脸得是你爹娘,旁人也只会怪萧夫人不会养孙女。”

    “幸亏珠珠和如意一直在镇国公府外长大,否则还不得被你连累坏了名声?”

    顾明珠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了,娘亲这么厉害,以后她怕是没有出手的机会。

    莫怪上辈子她死前都没发现顾夫人的真面目,外人都说顾夫人是个最守规矩,最正统的贵夫人!

    “不过今日我看在你也姓顾的份上,教你一句真言,省得将来你犯错被我赶出去,怨我没提醒你。”

    顾夫人紧了紧手中缰绳,眼里闪过一抹嘲讽,缓缓说道:“虽然你在你祖母身边长大,你祖母对你言传身教,但你万不可学你祖母当年,倾慕有妇之夫,不顾名声,舍命相随。你祖母是运气好,碰到了镇国公,换个男人,他未必会娶送上门的女子。”

    顾长乐:“……”

    “也许享受过后,就扔到一旁去了。”

    顾夫人捅上了最为扎心的一刀,“失了名节,失了贞洁,又被占了你身子的男人抛弃,即便去寺庙清修,尼姑都嫌你腌臜,污了佛门清净之地。”

    说得好似顾长乐已经被男人抛弃了。

    顾夫人利落的一抖缰绳,“我银子方才都撒出去了,没有封红给你,你若是没银子用,可从地上捡一些。”

    她直接纵马飞过伏地哽咽的男人,直奔城门而去。

    精湛的骑术令人大开眼界。

    她的马好似有灵性一般,即便速度再快,依然可以完美闪过行人。

    “娘,等等我。”

    顾金玉同样炫起精湛的骑术,此时他不拿出全部本事,她娘绝对饶不了他。

    他紧追着娘亲,同顾夫人一般,控制宝马灵巧躲避行人。

    马车中的顾远放下书卷,轻轻敲了敲马车墙壁,坐在车夫位置上的四叔一甩马鞭,带出清脆的声音,马车同样加速前行。

    不一会一行人已经在众人眼前消失。

    李明诚摸着脸上的鞭痕,嘶了一声,很疼,这么说不是做梦?

    镇国公嫡长子一家回京了。

    他被镇国公的孙女抽了,这仇怕是没法报了,脚下的银子静静发着银白的光亮,好似嘲笑他。

    她已经赔钱了,即便找上门去,他还能拿鞭子抽回来?

    何况他打得过她么?

    顾长乐闭着眸子,一个人静静的站了好一会,妖娆的身躯慢慢从颤抖回归平静。

    这次陪着她的小姐们不知该如何安慰顾长乐。

    她们以前只听过萧夫人和镇国公患难与共,荣辱与共的爱情。

    只见到镇国公夫妻琴瑟和鸣,白头偕老。

    她们从不知道镇国公还有个嫡长子?

    难道嫡长子不是萧夫人生的?

    更不知道萧夫人倾慕镇国公时,镇国公已有妻室。

    顾长乐缓缓睁开眸子,苍白的面容稍有血色,“让诸位见笑了,伯母对祖母误会颇深,等见了祖母,说开误会,大伯母便不会再偏激了,反而会感激祖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