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盛宠令 第一百二十三章嚣张(月票加更)

时间:2018-07-21作者:夜惠美

    ,精彩小说免费!

    有道是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

    多少人费尽心思讨好主子,只被主子划到别有用心的范围。

    那位少年给了银子后都没看一眼主子!

    却被主子记住了。

    “走,咱们也跟上瞧瞧去,他还能怎么花银子。”

    男人快步迈上二楼,不是没有伙计阻挡,不过见男人身边的所从,悄悄退下了。

    最近总有富豪打扮寻常,佯装一般的人,也不知道这股风气是怎么形成的。

    面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相貌一般,浓密的胡须遮挡住大半的脸庞,令人看不清具体的相貌。

    不过男子不怒自威的眸子甚是恐怖。

    赌场的伙计自是不敢再拦着。

    开赌场的人大多本着少得罪人宗旨,就算男子家势寻常,单凭他那双眸子也足够去二楼了。

    此时顾明珠已去了专门供给富豪勋贵子弟的屋子。

    对比楼下装修,二楼更为精致,摆设铺陈金碧辉煌,却不是很俗气,在角落中还配有松树和珊瑚等摆件。

    顾金玉微微点头,轻声说:“这间赌场单就装饰已远胜过其他,虽然不是京城最顶级的赌场,但是装饰别具一格。”

    赌场伙计难掩骄傲,说道:“别看我们散财赌场在京城比不上四海赌场,但在装修上,老板是下了大工夫的,摆设布置都是老板亲自设计。”

    “据说请了不少的高人推演,这里面每个摆设都不能随意移动,比如说那边的盆景,就是给客人聚财用的。”

    “小人可以把赌场的风水说给您听,哪个方位能赢银子。”

    “赌场开业时,老板专门请了高人辟邪聚财。”

    顾明珠浅浅一笑,这倒是萧氏的风格,她总是把所有的恶毒都掩藏在善良无辜之下。

    哪怕是开赌场赚银子也不例外。

    难怪这些年她名声越来越好。

    “我倒是第一次听到开赌场的老板盼着客人多赢钱,我很想见一见你们的老板。”

    伙计更是满脸骄傲,“公子怕是来京城不久,您不妨去打听打听,我们散财赌场最是讲义气,从未有过逼迫客人还钱的事,若是客人赢了银子,怕遭遇不测,我们赌场还会派人专门送客人回家,或是直接帮客人兑换好携带的银票。”

    “而且分文不取,更不会管客人多要银子,不少老客户只认散财赌场。”

    伙计指了指里面的屋子,“若是客人累了,可以去里面歇息,同样不会管客人多要银子,不是小人替老板吹嘘,里面的装饰更为舒适,就是京城最好的客栈都未必有我们赌场好。”

    顾明珠也不得不赞叹萧氏能把人心把握到极致。

    这种体贴入微的服务,难怪占地不大的散财赌场客流量很大。

    尤其是吸引不少讲究格调的富商和勋贵子弟。

    真正赚银子的客人是这些人,平民散客的赌资有限。

    一掷千金的豪客才是赌场在主要来源。

    “每天一楼的客人都可以喝到暖茶,夏天更有冰镇酸梅汤和西瓜,同样不收取任何银子,随便客人享用。”

    赌场伙计继续介绍,并端上最好的茶水和精致的糕点:“您先尝尝我们赌场厨子的手艺,不是小人吹嘘,不少勋贵子弟专门就为来赌场吃糕点,点心方子是老板不传之秘,在京城没有第二家。”

    “有一些勋贵子弟想买点心方子,出过高价,可老板却不肯卖,只说欢迎他们来赌场免费品尝,即便不来赌场耍钱,他们也可以来赌场吃点心。”

    顾金玉也算是走遍天南地北的各个大小赌场,还没见过这么大方的老板。

    嗯,他若是把银子都赢走了,想来老板也不会上门去哭求了。

    这个萧氏不简单啊。

    做为长子,下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妹子,他肩膀上的的担子很重。

    顾明珠不在意说道:“勋贵子弟会专门来吃点心?要下点银子,赌场也不是做慈善的,不过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点心银子怕是你们老板早就赚回去了。”

    赌场伙计:“……”

    只能尴尬的赔笑,从未见过客人如此直戳实质的。

    老板若是不赚钱,何必费尽心思开赌场?

    往日听到老板善举的人都会露出钦佩之色。

    他们伙计也都卖力宣传老板的‘善举’。

    紧随着顾明珠迈入二楼的男人神色微楞,显然他听到顾明珠的话,不由得寻思起来。

    闻名已久的散财赌场的老板心机不小啊。

    顾明珠掏出一叠金票,亮瞎人眼的金光令金碧辉煌的屋子都更闪亮几分。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少年手中的金票吸引。

    不是假的吧。

    即便阔绰的名门子弟或是同秦元帝打天下的功臣都未必能拿出这么多的金票。

    这可是即刻就能兑换金子的金票!

    谁家会平白放这么多银子?

    一般人家有了银子都会买田置产,或是插手海贸赚取更多的利润。

    只有土财主才会攒银子。

    然而所有人都不会认为面前潇洒淡然的少年是土财主!

    他就是有那么多的金票,随意花销的金票。

    “你拿去眼看一下,是不是德胜银楼的金票。”

    顾明珠随意把金票扔给伙计,自己坐在了赌台之前,侧头询问道:“这是推牌九?”

    顾金玉越发确定小妹炫富比娘亲高杆,娘亲炫富完全遗传给了小妹。

    不,小妹这不叫炫富。

    该怎么说呢?

    男人眼睛都看直了,都是银子金子,都是银子金子!

    伙计不大一会捧着一张不少的金票小跑过来,更加热情谄媚,“全是真的,都是即可兑换的金子的金票。”

    顾明珠勾起嘴角,抽出一张金票扔给伙计,“银票已经输光了,金票赏你也是一样的。”

    伙计被突然降临的馅饼砸晕了,幸福来得太突然,他差一点脑充血一头栽倒,跪下来连连磕头,“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顾明珠看都没看他一眼,慢慢挑选出几张金票,扔到赌台上,清亮的眸子环顾四周,“你们谁同我赌?”

    整个屋子里无一人敢于出声,赌客们呆呆看着少年。

    他到底是哪家的?

    他是哪来的?!

    顾金玉默然哀伤,他赌一辈子,都没这一刻小妹高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