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盛宠令 第一百二十七章冷淡

时间:2018-07-21作者:夜惠美

    ,精彩小说免费!

    秦元帝目色凝重,眸子深邃望着顾明珠。

    帝王是多疑的。

    顾明珠暗道一声,还是小看了秦元帝。

    她有点着急了。

    不过话既是出口,她也没有后悔。

    何况她本就没指望一次就能让秦元帝对萧氏有所反感。

    只是在秦元帝心中中下一根刺罢了。

    顾明珠迟早是要入宫拜见皇后和皇帝的。

    自然无法彻底隐藏掩盖身份,秦元帝不至于她换回女装就认不出她。

    顾明珠笑容变淡,直接说道:“交浅言深,是我的错,您就当我方才没有提过,我不打扰您用茶点了,方才我所说的赌局也作罢。”

    她直接站起身,拽着愤愤不平的顾金玉去了另外一边,再不曾看秦元帝一眼。

    好似秦元帝变成了洪水猛兽,不值得结交。

    秦元帝生生把胡须扯下来两根,虽然胡子多是假的,但总有真的胡须。

    他偏偏撤掉的就是真胡须。

    真疼!

    脸也有点疼。

    他做什么了,不过是警惕的看了少年一会,少年就不理会他了。

    这年头还有人的脾气比他还大?

    若是少年继续说下去,秦元帝疑心会更重。

    可少年留下一句交浅言深的话后,就走掉离开了,再也不同他说话,秦元帝反而有几分怀念同少年说话了。

    少年的声音不疾不徐,好似没什么事能让他惊惧恐慌,如微风拂面,听起来很舒服。

    没有他指点,少年被女人骗了怎么办?

    他很想赌局继续下去,就少年哥哥那副傻小子的模样,能赢走赌场所有的钱?

    弄不好最后他哥把他也给压上去翻本了。

    这么容易赚钱的买卖,他怎就错过了?

    只要一想起他私库一角还缺一箱子银子,秦元帝莫名觉得自己仿佛错过了许多银子!

    “他又在看你?!”

    顾金玉轻声说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以小妹的傲气很少同寻常人说家里的事,更不会在陌生人面前佯装羞涩。

    顾明珠怕顾金玉再莫名得罪秦元帝,便用扇子在兄长肩头点了点,“秦封。”

    声音很轻很轻,轻到顾金玉都怀疑自己没听到。

    然而他听到了!

    不就是秦封嘛。

    又是个姓秦的,每一个姓秦的人都对小妹居心不良,前有秦御,后有秦……封?

    “别慌,你一慌,他就看出来了。方才我做的安排也就没用了。哥,你就把他当做一个贪财好色的糟老头子就行。”

    顾金玉面容有一瞬的扭曲,糟老头子?

    还贪财好色?

    莫名的紧张因小妹这几句话更加紧张了。

    被秦元帝听去了还了得?

    他绝对不能拖小妹后腿。

    顾金玉面容平静下来,仿佛没听到秦封这个名字。

    顾明珠满意点点头,“一会就看哥的,把赌场赢下来。”

    “那他怎么办?就冷着?我见他还是很想同你说话的。”

    “他有脾气,我也有!话不投机,即便他是……又如何?”

    顾明珠清楚秦元帝的特点,越是冷着他,他反而会消除此前的疑虑。

    何况她的脾气就没哄着什么人。

    仔细回忆前世一直是秦御在退让,讨好她嘞。

    也许老秦家的人都是这样?

    “你笑起来好奸诈。”

    顾金玉直戳实质,“又想算计谁了?”

    顾明珠无辜眨了眨眸子,浓密的眼睫忽闪着,“明知道我奸诈,还不谨慎?大哥是不是很想我告状?被爹娘和姐收拾啊?”

    “我错了……”

    顾金玉乖巧的低头,认真的认错!

    噗嗤,顾明珠笑了起来。

    一瞬间,见过她笑容的人都能从心头感觉到甜蜜幸福的味道。

    秦元帝更是瞪圆了眼睛,这样的小子……怎就不是他家的?

    纵然她笑容明媚,也不会让人怀疑她是女孩子。

    镇国公府,萧氏拿着小巧的剪刀修剪盆栽,她拿着剪子的手异常灵活,很快就把多余的花枝剪掉。

    让盆栽看起来更完美。

    “夫人,门口有人传话,说是……”

    云溪眼里闪过鄙夷之色,“金玉少爷同明珠小姐去了赌场。”

    萧氏依然很漂亮的眉头凝起,“这两孩子怎会去赌场那地方?”

    “真真是不省心,去了赌场的人很难再戒赌了。”

    “我说的话,偏偏他们不肯听,以为我有存了坏心似的。”

    萧氏忧心忡忡放下剪子,“这事倒是让我为难,若不告诉国公爷,我怕两个孩子走上歧路,若是同国公爷说了,我反倒落个搬弄是非的名。”

    云溪道:“夫人的难处连奴婢都看得到,要不您索性不要管了,只等他们的事被国公爷发现,自有国公爷处置他们。”

    “不行,我到底是做他们祖母的。”

    萧氏摇摇头,“姐姐当初把顾远托付给我,我没却让顾远失踪,这些年我一直不好受,愧对姐姐,如今我岂能眼睁睁见他们沉迷赌博?”

    突然萧氏想到了一点,“来送消息的人是?”

    “是散财赌场派人来的。”

    云溪记得赌场的字号,“他们运气不错,散财赌场在京城的名声尚还算好,若是去了四海赌场等地方,不榨干他们的银子,这些老板是不会放手的,不少人家都因出了一个赌徒而家破人亡。”

    当初她爹就是因为欠下赌债而把她卖到青楼去。

    因此云溪格外讨厌赌博的人。

    萧氏眸子闪过慎重,是意外吗?

    应该不会有人知道她控制着散财赌场的。

    他们才来京城多久?

    连京城的门路都没摸熟,怎么可能知道这等隐秘的事。

    萧氏自信连拥有厂卫的秦元帝都能瞒得住,何况两个不大的孩子。

    这段日子,一直有人蛊惑顾金玉,想来是起了作用,顾金玉想着去赌场见见世面。

    萧氏在心头盘算了一阵,对云溪道:“你拿一个封红给送消息的人,就说我已知晓。”

    云溪点头应喏。

    萧氏自然不会在此时就出手管教顾金玉,如何告诉镇国公也需要机会。

    不久,云溪再次走进来,把一张纸条递给萧氏,这次云溪郑重许多,“宫里的消息!”

    萧氏眼里闪过讶然,这些年时常有宫中的消息传过来,这个纸条……

    萧氏接过纸条,又取出药瓶,沾着里面的汁液,空白的纸条显现出字迹。

    皇上去了散财赌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