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盛宠令 第一百四十五章小气

时间:2018-07-23作者:夜惠美

    ,精彩小说免费!

    顾明珠浅笑,眼看着娘亲把一大片的羊肉放到父亲面前。

    “咱们家从来就不缺银子使,我只发愁怎么花光银子。”

    “若是着急用银子……还可以让金玉去赌场走一趟的。”

    顾金玉突然来了精神,自从散财赌场火灾后,顾金玉就一直被四叔他们训练,别说去赌场了,就连门都很少出。

    顾远笑道:“我也不在意皇长孙指出的财路,不过既是他算计到我头上,指望我拿出银子给他发财,甚至想坑夫人的银子……”

    “什么?他敢坑我的银子?”

    顾夫人水润眸子满是惊讶,“他敢这么做的话,我就去找他祖父秦元帝!”

    “娘,您认识皇上?”

    “不认识。”

    顾夫人摇头道,“我从未见过皇上,更同他没任何的交情,我估摸老头子是见过皇上的,要不老头子也不会在我嫁给远哥时,特意送了几件物什回来。”

    “岳父深谋远虑,他担心我会被仇恨迷失惹祸,特意送些东西回来。”

    顾远再次抿了一口酒,怅然道:“若没有珠珠,我怕是……现在我把以前的经历当做磨砺,没有以前受得苦,我又怎会享受有夫人,有儿女的欢愉?”

    “远哥说这些作甚?我同你说过,该报仇报仇,该揍人揍人,不必委屈自己。”

    顾夫人拍着顾远的肩膀,“我最是不耐烦你们读书人什么报应啊,因果啊,思考啊。”

    “他们不服敢于算计远哥你,揍他们不就得了?”

    “我们陪着远哥,是你命中就有的,同萧氏给远哥的苦难有毛关系?”

    “远哥若是因为我而忘记仇恨,不再给婆婆报仇,我反倒会看不起远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不过夜。”

    顾夫人桌子拍得啪啪响。

    顾金玉同顾明珠同时出手按住蹦跳的桌子,生怕顾夫人一时激动把火锅给掀了。

    顾明珠按着桌面,道:“爹,我觉得娘说得有道理,不能放过想要坑娘银子的皇长孙。”

    尤其是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为讨好顾长乐,这更是顾明珠不能容忍的。

    哪怕打击皇长孙会影响安国公常诏。

    通过乌木的事后,她已经想得清清楚楚,无法割舍下常诏,但她今生只是顾明珠!

    仅此而已。

    前世的种种,都随着今生常婉逝去而消失了。

    再难以影响到她。

    顾远看着众志成城的妻儿,“夫人啊,我何时说过不报仇?说过不给皇长孙一个教训?”

    “我只是在琢磨怎么做适合,毕竟皇长孙身后是太子殿下和皇上,以皇上护短的性子,我不仅要反击,还要让……让皇上感激我给皇长孙一个教训,促使皇长孙殿下成长。”

    顾远眸子深邃,泛着幽幽的光亮。

    这才是顾首辅!

    果然同一般人不大一样。

    打了皇长孙,还要皇上心存感激。

    这比单纯报复皇长孙更难。

    顾夫人道:“哎,所以我还是不喜欢远哥太过心细,不服直接干,有了皇帝感激又如何?”

    顾远:“……”

    “算了,我听远哥的,你不让我揍人,我绝不会出手。”

    顾夫人信誓旦旦的表态一切听顾远的话。

    顾金玉私下捅了小妹,小声问道:“你猜娘亲说得是真的?她忍得住?”

    顾如意扯了扯嘴角,顾明珠直接嚷嚷:“娘,方才哥哥说您糊弄爹!”

    顾金玉:“……”

    面对娘亲的横眉冷对,顾金玉蔫蔫的,可怜兮兮的。

    “爹,大哥还认为您管不住娘亲!”

    “……”

    顾金玉跳起来,双手合十向顾明珠作揖,“小祖宗,求您别说了成吗?”

    顾明珠眨着葡萄一般圆溜溜清澈眸子,好似反问她哪里说错了?

    “难道哥哥不是我说的意思?我明明就是觉得哥哥是这么想的。”

    顾明珠继续道:“莫非是我笨?理解错了哥哥的意思?!”

    顾金玉扶额长叹,这回不仅爹娘生气,二妹看过来的目光也带着‘不善良’。

    “没错,没错,你说得都对。”

    他不就是今儿下午得罪了小妹吗?不就是截留了一下康乐王给小妹送来的书简?

    小妹这就打击报复他了。

    都是康乐王把小妹带坏的。

    等他寻个机会一定要让秦御好看。

    顾明珠从来没有生顾金玉的气,别说他只是多问一句书简的事,就是他收拾秦御,顾明珠也是站在顾金玉这边的。

    她之所以告状,主要还是怕顾金玉中了萧氏的算计。

    阖家上下,唯有顾金玉时常出门,他也是顾明珠认为家里最容易被算计的人。

    多多磨砺顾金玉,他会成长为她上辈子记忆中的战神名将。

    *****

    皇宫中,秦元帝摸着爱妃柔滑细腻的肌肤,享受着纵欲后的快感余韵。

    宠妃宛若猫儿一般乖巧趴在他胸口,手指轻轻在他胸膛游走,声音婉转诱人,“陛下看今日臣妾梳得发髻如何?”

    “挺好。”

    秦元帝淡淡应了一声。

    “陛下不觉得缺什么?臣妾是按照前朝的样式梳得发髻,总觉得同画上不大一样。”

    秦元帝只是下意识嗯了一声,闭目养神。

    宠妃贝齿咬着春花般朱唇,“臣妾听说南边进贡来一对步摇,正适合臣妾的发髻,有了步摇,臣妾愿意给您献上一舞。”

    秦元帝猛然睁开眸子,看着宠妃娇嫩的脸庞,轻轻推开她道:“朕早就说过,任何赏赐都要按照规矩来,伺候朕是你入宫的原因,朕也没短少你吃用。”

    “若想从朕手中再多拿一对步摇,你还不够资格。”

    “来人,送她回去,停一个月牌子。”

    “陛下……”

    宠妃颤颤巍巍楚楚可怜,“臣妾知错,知错了。”

    然而并没有任何作用,内侍上前拽走方才还被秦元帝称赞过的宠妃。

    秦元帝披上外衫,恨恨道:“都只会同朕要银子!就没有人似少年……顾明珠一样给朕银子。”

    “王安,去同皇后说一声,这次送上来的钗环步摇等首饰,朕先挑。剩下的,朕看宫妃们穿戴不错,她们也用不上,让皇后都存下来好了。”

    秦元帝道:“如此也可免了江南明年的进贡,宫妃们娘家都有银子,她们不缺银子用,银子多了,赏赐多了,反而骄纵她们不像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