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盛宠令 第一百三十四章闹鬼

时间:2018-07-27作者:夜惠美

    ,精彩小说免费!

    迎春宴会临近,萧氏把所有的注意力都用在了顾长乐身上。

    萧士完全把顾远一家抛到脑后,眼不见为净似的。

    而且她对镇国公也更加温柔婉柔,到是让镇国公重新找到以前的感觉,对萧氏也很体贴。

    “祖母,我一定能一鸣惊人,把顾明珠彻底踩到脚底下去。”

    顾长乐信誓旦旦发誓,“只要我重新得到皇上的喜爱和器重,祖母也会代替皇后娘娘主持农桑。”

    萧氏微微点头,“成败在此一举,我已求得你祖父帮忙,再加上颇受皇上倚重的皇长孙,想来皇上看到吉兆的份上,也会多偏爱你几分。”

    “只要顾明珠这次给你做配,以后她的任何光彩都会有你一份!”

    顾长乐眉开眼笑,自得般说道:“祖母的招数很是管用,我从未说过委屈,皇长孙就嚷嚷着为我出气报仇了。”

    “只不过是丫头几句为我不平的话,皇长孙对我越发怜惜,我越说无事,他越是认为我太宽容。”

    顾长乐咬着嘴唇,“他竟是不知道我恨不得把顾明珠抽皮剥骨,把她挫骨扬灰!”

    “长乐……”

    “祖母,我再您面前还瞒着的话,会被生生憋死的。”

    顾长乐靠在萧氏怀里,“您就让我痛快痛快吧,横竖院落外都是我的人,谁都进不来,谁也听不到这番话。”

    萧氏轻轻摸着顾长乐的额头,“你到底还小,要知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以后这些话,还是要少说。”

    “顾明珠背后可还站着一位会用毒的妖女,顾明珠听不到,万一被耳朵尖的顾如意听到了……我不想你入宫当日突然犯病。”

    顾长乐闻言打了个冷颤,哪怕萧氏温软的怀抱都无法驱散彻骨的冷意,以及记忆中被鼻涕虫支配的恐惧。

    “祖母就不能想想办法?让顾如意滚出去?”

    “我也正在安排,所以才让你多加小心,少骂顾明珠几句,你现在就是大骂她,也改变不了什么,对她毫无影响,不如想办法彻底压下顾明珠。”

    “是不是外人说的会咬人的狗不叫……”

    顾长乐哑然,哀求道:“祖母,我错了。”

    “你这口无遮拦的毛病怎就改不了?我自然会原谅你,可在外人面前,哎,都是我太娇惯你了,以为你这辈子能顺风顺水,谁知道碰上顾明珠这个魔星。”

    萧氏推开顾长乐,起身道:“你自己仔细练武,我该帮你都安排了,能走到哪一步,还要看你自己。”

    “祖母……”

    顾长乐抓住萧氏的衣袖,萧氏坚决甩开她,“你不能靠我一辈子,似你这么大时,我已经帮娘亲谋划正室地位,已经成为萧家最出众的小姐,无论哪个姐妹没有说我不好的,她们唯我马首是瞻,而且我已经知道要什么。”

    萧氏身姿迤逦,“甚至已经选好了将来的夫婿。长乐生来就得天独厚,我为你也煞费苦心铺路,可你现在的表现……令我很失望,果然是娇养长大的女孩子鲜少能有出息的。”

    顾长乐咬着下嘴唇,呆呆站在原地。

    “以后我不会再帮你了,剩下的路,你要自己走。”

    萧氏狠心般转身离去。

    顾长乐若是这次还无法翻身,她也不会再在她身上浪费心血。

    夜晚十分,镇国公用了萧氏亲自端来的补汤,两人甜甜蜜蜜喝了甜汤,共同上床歇息。

    镇国公揽着萧氏说起朝廷上的几件大事,萧氏认真的听着,“这么说皇长孙到是颇有才干和魄力,敢于下手整顿江南盐税。”

    “同陛下有几分神似,皇长孙比太子殿下更似陛下。”

    镇国公大有深意看了萧氏一眼,萧氏粉拳锤了镇国公胸膛,支起身子,乌黑头发垂在胸口,“国公爷是担心我向着三皇子?”

    “不是,不是。”

    镇国公连忙解释道:“我只是随意提一句,三皇子也是个能干出息的皇子,若是没有皇长孙,他倒也是个适合的人选,他张口闭口叫我姨夫,到底他是你妹妹的儿子。”

    “我们萧家女闺训第一条就是出嫁从夫,以夫家利益为上,国公爷不愿意掺和到争位夺嫡去,别说三皇子是我外甥,就算是我娘家命令我支持他,为国公爷和顾家将来,我也不会答应。”

    萧氏眸子明亮,“您见我何时帮三皇子说过话?哪次入宫去,我不都是先去看望皇后娘娘?几次三番劝萧妃尊重皇后……”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好的。”

    镇国公眼里闪过愧疚,抱住萧氏一顿安慰,耳鬓厮磨之间,两人滚做一团。

    幔帐上映出两道交缠的身影,等到月上中天,镇国公突然挥舞手臂从睡梦中惊醒,“走开,走开。”

    “国公爷?”

    萧氏宛若被突然惊醒一般,起身查看身边镇国公,“您是怎么……”

    镇国公狠狠推开萧氏,大而无神的眸子盯着雪白的墙壁,“火,火球,好大的火球从墙上滚出来,来人,来人,拿我的兵器,我要斩杀这些魑魅魍魉。”

    他宛若发疯一般,光着双脚,在地上转来转去。

    萧氏悲悲戚戚,披着长衫围着镇国公,安抚着,哭求着,可镇国公仿佛中邪一般,对萧氏毫无反应。

    一会指着天说,天降火球,一会指着墙壁说鬼气从墙里弥漫开来,一会让人牵马拿兵器,一会镇国公在地上跳来跳去躲避尸体火海。

    除了镇国公外,旁人认为周围都是正常的。

    萧氏自己一个人根本按不住镇国公,颓然坐在炕上,只能让顾兴等健仆先把镇国公捆绑起来,省得镇国公因为激动而伤了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萧氏提着帕子,抹着眼泪,“见国公爷这样,我好心疼呀。”

    “奴才看是不是镇国公杀伐之气太重,跟着皇上征战时杀戮过重,怕是被腌臜污秽给缠上了。”

    “国公爷不信鬼怪之说……”

    话没有说完,窗棂上出现一个女子身影,飞快的一闪而逝,惊得在屋子里的人一身冷汗。

    萧氏呆呆喃道:“莫非真有命硬一说?国公爷同人犯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