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盛宠令 第一百四十九章 帝王

时间:2018-07-29作者:夜惠美

    ,!

    秦元帝缕着修剪得很齐整的胡须,挺直腰背展现着对着镜子训练过很久的慈爱祥和,又带有几分帝王威严的笑容。

    一个笑而已!

    用不用这么复杂?

    秦元帝偏偏拿着镜子练了半个时辰,倒不是怕什么,而是觉得应该表现出来帝王的威仪,又不能太过高冷。

    毕竟顾明珠是女孩子!

    女孩子不都是亲近和蔼的长辈么?!

    他养了不少的女儿和孙女,有不少他自己都记不住,偏偏他不希望顾明珠怕自己。

    镇国公起身,跪下来,叩首道:“见过陛下,臣恭请圣安。”

    秦元帝嘴角不自觉动了动,“顾喧啊,你还是这么客气,起来,起来,朕今日微服出宫,只是随意走一走。”

    很明显顾明珠后退了半步,同顾煊一般敛衽行礼,灵动漂亮的眸子低垂着,盖住所有的异色。

    秦元帝觉得自己的功夫白费了,沮丧甩了一下衣袖,寻了一个椅子坐下来,顺便让顾煊起身。

    他对顾进他们并不陌生,顾进也算是秦元帝比较看好的后辈之一,觉得顾进磨炼捶打一二,应当能留给将来的新帝。

    顾远上前拜见,顾明珠轻声道:“他是我父亲。”

    小丫头的亲生父亲!

    秦元帝既然颇为喜爱顾明珠,又感念顾明珠诚实坦荡,自然而然要多看顾远两眼。

    别人家的丫头怎就养得这么好?

    他女儿也不少,安慧公主她们没少同自己玩心眼,没一个似顾明珠这么……有趣的。

    顾远文雅矜贵,相貌英俊,身上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一双眸子深邃……他恰恰是秦元帝最欣赏文人。

    洒脱而不迂腐,风趣而不古板,坦荡又不会少了心机智谋。

    “顾远……”

    “草民见过陛下。”

    顾远再次拜倒行礼。

    秦元帝直接伸手扶住顾远,不让他再拜,“朕同明珠有过一面之缘,同顾煊是多年的老兄弟了,你虽然刚刚回来,但朕看你如同看待进儿一般,不必称草民,自称即可。”

    “你这儿子比顾进像你。”秦元帝赞赏顾远的好相貌,“他们这一代,嗯,都比咱们当年出落得更好。”

    “看到顾远,朕就想起当初你同朕在桃源镇外……”

    “咳咳。”

    镇国公轻咳嗽两声,却听到顾明珠慢悠悠的说道:“陛下时常扶助幼小孤寡之人,颇有侠义风范,如今桃源镇还流传着陛下不少的传说。”

    秦元帝缕着胡子的手一顿,把揪掉的胡子悄悄扔掉,帮寡妇耕田挑水也算是扶助幼小?

    顾明珠真会说话呀。

    “哦,乡里乡亲还记得朕?”

    “怎会忘记呢?您时常加恩乡里,他们的日子过得很好,他们最常说得就是陛下年轻时的丰功伟绩,用以教训后辈,不能丢了陛下的脸面。”

    秦元帝眉开眼笑,顾明珠的乡音听起来分外悦耳,比京城官话还要舒心。

    他是典型的爱屋及乌,既然欣赏喜爱顾明珠,顾远长得也不差,很和他眼缘,对顾远说道:

    “前一阵子听说你顺利回来同顾煊认亲,朕本还担心顾煊被骗了,今日见到你……谁再叽叽歪歪说你不是顾煊的种,朕重重办他。”

    “朕还记得顾煊年轻时的样子,说实话在镇子上,顾煊一直就比朕受小媳妇大姑娘的喜爱。”

    “陛下……”

    “朕又没说错?!”秦元帝看着顾煊,“就是现在你也比朕显得年轻,朕需要操心的事太多,帝国在朕的肩膀上呢,朕的日子反倒过得不如你呀。”

    顾煊道:“陛下的威仪是臣万万赶不上的。”

    “顾远的娘……朕记得是镇子上唯一的秀才女儿,当初就是看你长得好,又会读书,才把女儿嫁给你。”

    顾煊眼里闪过迷茫,不是秦元帝提起,他都忘记了当初在贫寒时不要聘礼带着不少嫁妆嫁给自己的女子。

    当时镇子上的人无人不羡慕顾煊的好运气,哪有养大姑娘不要聘礼的?

    顾远的娘也是个温柔柔顺的女子,话不多却也洗洗涮涮照顾他,甚至为他奉养父母。

    秦元帝扯了扯嘴角,都怪秦御那个臭小子,没少同顾明珠说他的丑事。

    他还不了解秦御?

    为了讨好顾明珠,秦御是什么都敢说的。

    既然他无法洗白自己,不妨把顾煊一起拉黑,两兄弟半斤对八两,其实秦元帝觉得自己比顾煊还要强一点。

    虽然他比顾煊好色,纳进宫的美人很多,但他对皇后还是有着尊重的。

    美人,也不是他索要的,而是各家非要送女儿去侍奉他,连银子聘礼都不用他出,他不要还是男人吗?

    “听说顾远你身上有举人功名?”

    秦元帝问道,“在江南能考出举人功名证明你才学不错,朕当年……咳咳,考了几次连童生都没过,顾煊同朕一样,别看他现在似读书人,当年考童生时,他还抄了朕的答案呢。”

    这到底有什么可得意的?

    顾煊呆愣在原地。

    说谎吧,明明就是他给秦封传的答案,被考官抓住了,他被罚不许再参加童生试。

    若不是秦封,他绝对能中秀才。

    “前朝科举胡乱,不如陛下开明,如今朝廷官员尽心为朝廷选拔人才,于科举而言,纵然江南才子居多,我从来不觉得自己会落榜,苦读十年,历练五年,我已非当日幼童。”

    秦元帝眼里闪过赞赏,随意问了几个问题,顾远博古通今,回答颇为精妙。

    “好,好。”秦元帝搓了搓手,“顾煊,朕看他比你强,比很多举人都强,他们只把圣贤书看做官场敲门砖,顾远……他是彻底读通了,有治国安邦之才。”

    顾进抿了抿嘴角,“大哥才学很好,也是我所钦佩,往后我有不懂之处,还请大哥赐教,我们兄弟一起努力,振兴镇国公府,不负父亲和陛下的期望。”

    秦元帝脸上笑容渐渐淡了,勋贵子弟要不从文,要不从武,很少有一家两个儿子在文武上齐头并进的。

    他到是不是怀疑顾煊,而是顾煊两子若是文武全才,将来他的儿子能否压得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