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盛宠令 第二十四章教训

时间:2018-05-14作者:夜惠美

    ,精彩无弹窗免费!

    痴肥的顾明珠怎么可能看穿画眉的破绽?

    百灵心里颇为不以为然,面上恭敬回了一声是。

    男人最后望了一眼客栈方向,转身毫无留恋般离去。

    百灵紧紧跟上,隐隐感到主子的步伐有几分急迫轻快。

    是错觉么?

    主子已有一整年不曾笑过了。

    为了一枚簪子,主子差一点掀翻整个江南,好不容易得到簪子有可能落在顾明珠手中的消息,主子亲自赶过来,最后……竟然悄悄离去?

    主子不要簪子了么?

    百灵突然想到老和尚对主子姻缘的预言,再想到不近女色的主子竟是派身手最好的画眉保护顾明珠,主子的眼光太另类了。

    顾明珠那身肥肉,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客栈中,福安县主道:“她姓江,我娘可没给她改姓,死胖子……”

    顾明珠不似方才对死胖子斤斤计较,听到必是怨怼回去。

    她的目光在客栈内外徘徊,最终落在只能隐隐绰绰见到的某株树后,方才那道目光就是从树后来的?

    她下意识起身想去看个究竟,耳边传来顾远沉稳宠溺的声音:“珠珠玩够了?”

    “……”

    她已经不在前世,今生她是顾远的女儿!

    纵然是那人寻来有如何?

    先不说他能否认出她来,就算他找上门来,顾远也足以让他撞个鲜血淋淋,此时尚在蛰伏期间的他,绝不会暴漏他对皇位的野心!

    “没什么意思。”顾明珠不在意江氏少女的小伎俩,“同样是欺负人,福安县主有趣多了。”

    福安县主:“……”

    江氏少女:“……”

    顾远的目光在福安县主身上扫过,莫名得福安县主心头骤然收紧,好似她被顾远看透了,在顾远面前无所遁形。

    她攥紧笛子,嘴唇紧紧抿着,身体亦有几分僵硬。

    顾远没有说话,但警告意味十足!

    福安县主听得清清楚楚,以后就算顾明珠肥若猪,也不能说顾明珠是死胖子!

    否则顾远绝对会让她好看。

    顾远也太霸道了,明明他养了个胖女儿,却不让旁人说她胖?!

    他不在意华而不实,虚有其表的福安县主,顾远碰上真正尊贵的人,是不是也能如今日保护死胖子?

    江月曦向顾远行了个万福,“月曦拜见顾先生。”

    吴侬软语,温柔悦耳,好似方才她没有被顾明珠特意针对嘲讽过,“义母邀请顾先生和令爱搬去公主府,一应用度,比照我们姐妹。”

    “顾妹妹,以后我们常在一起,你就知道我的脾性了。”

    江月曦梨窝含笑,亲近又可人:“我出身不如姐姐,礼数上也刚刚涉猎一二,方才所言有错,顾妹妹别同我一般计较。以后我盼着顾妹妹能指点于我,顾先生的才学连义母都是推崇的,顾先生养出的女儿自是知书达理,静雅娴淑。”

    “你可知道你欠缺什么?”

    顾明珠扯起嘴角,不等江月曦回答,浅笑道:“自说自话,不管别人对你是不是反感,只听自己愿意听的。”

    江月曦:“……”

    “你哪来的勇气自信或是仗了谁的势以为说了一番自谦的话并称赞我几句,我就会发现你的美好善良?你把我归到知书达理上,我就不好意思当众说你?”

    打脸就要即时!

    就是要让江月曦难看难受!

    顾明珠此时心情不怎么好,更不留情面:

    “方才我说过了,我不是你爹娘,没空也没心思指点你!女孩子知书达理是对值得的人,而你……呵呵。”

    意味深长的笑声令江月曦胀红了脸。

    “怕你听不明白,又给自己找出千百个理由借口,我就直说了。”顾明珠站起身,“我爹教过我,亲君子,远小人,江姑娘以后最好离我远一点,因为我娘也教过我如何对付假模假式的虚伪小人。”

    福安县主问道:“令堂怎么教你的?”

    顾明珠翻了个白眼,拉开同她的距离,生疏道:“我和县主不熟,家传绝技不好同县主说。”

    福安县主脸一阵红,一阵白,狠狠踹了身边随从发泄不满,手中的笛子指着顾明珠,鯁了好半晌:“死……顾明珠,你给本县主等着!”

    顾明珠笑容越发甜了,点头道:“好,我等着。”

    气死了!

    福安县主有吐血的冲动,死胖子,死胖子,默念好几声死胖子,转身大步走出客栈。

    顾远眸子再一次眯起,一抹精光快速闪过。

    “姐姐,姐姐。”江月曦在后面喊了两声,福安县主脚步越来越快,根本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江月曦无奈的摇头,刚想说些话展现自己的长处,耳边传来顾明珠的笑声,“呵呵。”

    她生生把话憋了回去,“马车已准备好了,顾先生请上马车,我……我不方便陪顾先生一起,又担心姐姐,我先行一步。”

    顾明珠缓缓道:“江姑娘有点进步,然进步步伐不够大,女孩子的光芒无需身边的人陪衬,福安县主是安惠公主爱女,她纵有千百缺点也不是你这个义女能比的。”

    “顾小姐不必提醒我!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

    江月曦轻蔑般扫过顾明珠一身肥肉,回以呵呵冷笑,指使同来的侍卫,“请顾先生登马车,公主府吃用齐全,顾先生随身的衣物行囊不必带去了,省得下人们还得处理清洗衣物。”

    “是,二小姐。”

    侍卫对江月曦恭敬有加,公主府多以二小姐称呼她。

    江月曦虽只被公主收为义女一年多,她已是能当大半个公主府的家了。

    公主府的中馈早就由江月曦操持了、

    侍卫们状似邀请顾远父女上马车,实际上带着明显的强迫。

    “顾小姐,顾先生。”阿秀一脸紧张担心,“你们要小心啊。”

    顾明珠道:“福安县主方才无缘无故砸了客栈,江姑娘是不是该帮她出银子赔偿刘掌柜的损失?方才我们都听得清清楚楚,江姑娘管福安县主叫姐姐呢。”

    “你还说我同姐姐关系不亲近,此时却让我赔银子?”

    江月曦回嘴,嘲讽道:“你自己说过的话不会都忘了吧。”

    顾明珠笑道:“我高看了江姑娘啊,本以为你们姐妹关系纵是不好,起码也值个百八十两,没想到江姑娘连几两银子都不舍得,比纸糊得都不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