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废柴狂妃 第360章有一腿

时间:2018-03-30作者:红薯梨

    第360章 有一腿

    四周的人们,此时听到猎户的这番话,更是纷纷嘲笑,显然是有不少人也知道当时的事情,不少人想起了当时捉奸曲儿和这个猎户的场景,皆是各种鄙夷,说出的话也是十分侮辱。

    “没想到这曲儿竟然真的和这个丑男人有一腿啊?看他说的一板一眼的,这意思,好像两个人还那个啥过了呀?这曲儿未免也太不守妇道了吧?这谁要是以后娶了她。那不就是带着个绿帽子吗?”

    “这你都不知道,听说当初这个曲儿就是因为和这个男人通奸,当场被抓住了啊,要不是这样,学院怎么可能轻易地就把她逐出去啊?毕竟是院长弟子,要不是证据确凿,说不定,还就被她糊弄过去了呐!”

    “这件事我清楚,我当时就在场,就和那猎户说的一样,他们两人私会被抓住了,当时那个曲儿明显的衣冠不整,一看就是在打野战呢!真是又骚又浪啊,太不要脸了!”

    慕洛听这个猎户胡编乱造得如此下流,心里气得不行,但是她越愤怒就越是逼自己冷静,细细推敲着那猎户说的话,紧接着就反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和曲儿的关系已经那么亲近了?”

    那猎户猥琐一下,挤挤眼,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那不是肯定的嘛!”

    慕洛却依旧面无表情,心下微动,继续问道,“既然你们已经那么亲近了,那你肯定知道,曲儿的左手上有个胎记,一个红色的蝴蝶喽?是吗?”

    猎户听到她的问题,迟疑了一下,嘴巴张了张,却没敢吭声,显然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偷偷的瞄了一眼一边的紫烟,等待着对方的暗示。

    紫烟听到这个问题也是愣了一下,她和曲儿的关系并没有多好,对于曲儿身上有没有胎记已经记不清了,她努力回想,似乎小时候是有看到过一个胎记,这样想着,她暗暗点点头。

    慕洛将这一幕默默看在眼里,心里冷哼,对这件事是紫烟搞出来的猜测几乎完全肯定,只差最后的确认了而已。她心里愤恨,对紫烟的心机更是又刷新了一次下限。

    猎户瞄到紫烟微不可见得点了头,于是也变得有底气来,装作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点头道,“是,是有一个胎记,那又怎么了?”

    慕洛听到他的话冷笑一声,眼中满是戏谑,紫烟看见她的表情,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只听慕洛继续说道““放屁!”慕洛走到曲儿的旁边,举起了曲儿的右手翻给大家看。

    白嫩的手上果然有一个小小的蝴蝶胎记,见众人都已经看到之后,慕洛才说道:“这个胎记根本就不是在左手,而是右手!你根本就没见过!”

    她放下曲儿的手,眼神凌厉的看向那个猎户,“你这个谎话连篇的骗子!根本就是一直在说谎!”

    猎户见此,神色十分慌乱,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他完全没有想到会被这样揭穿。他下意识的直接朝着紫烟看了过去。

    紫烟心里也是一阵懊恼,这才想起来自己居然记错了左右手的胎记,她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脸上却还是温婉的笑容,只是在看到猎户看过来的时候,淡淡的给了他一个眼神。

    猎户收回眼神,见紫烟什么都没说,显然是让他自己看着办,心里不免有些害怕,只能狡辩道:“刚刚是我记错了,是我记错了,那个胎记的确是在右手,右手!”

    那猎户神色中透露出几分畏惧,毕竟这是大名鼎鼎的大陆第一学院梦歆学院,这里面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他所能招惹的,如果他污蔑曲儿的事情真的被完全揭露出来,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这样想着,他心中更加忐忑不安,额头上冒出汗来,完全没有之前得意洋洋的劲儿了。

    旁边的村妇见事态不对,眼睛骨碌碌得转了一圈,然后又竟是直接冲着曲儿冲了过去,伸手就要打曲儿,嘴上更是骂骂咧咧,瞬间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

    “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婊子!贱货!我看你还敢不敢随便勾搭人!臭不要脸的东西!我打死你个小娼妇!打死你!”

    她的动作十分夸张,让不少已经开始怀疑的人又转移了视线。

    慕洛见妇人再次撒泼,眼神十分凌厉,上前一步,挡在了曲儿和南宫少前面,只轻飘飘的拍了一掌就将那个农妇直接打飞了。

    那农妇向后倒飞了两米远,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只听她哼了两声,然后就晕了过去。

    旁边的猎户看得目瞪口呆,心神俱裂。慕洛却趁着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直接上前掐住了吓愣住的猎户,手一翻,塞了颗药丸让他吞了下去。

    那猎户不住的挣扎,不停地拍打慕洛掐着他的手。但是慕洛已经用上了灵力,又岂是他可以挣扎掉的,一直将药丸塞进去让猎户吞下去之后,慕洛才松开了手。

    慕洛松开手后,猎户就死命的扣自己的嗓子,希望能把药丸吐出来,然而那药丸入口即化,他显然是徒劳无功了,他的表情不禁更加绝望,隐隐有些懊悔。

    慕洛看着他在那里做无用功,冷笑道:“我刚刚已经给你喂了我的独家秘药,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能把它解开,如果今天你还不说实话,我就让你直接肝肠寸断而死,让你享受一下极乐世界。”

    那个猎户被吓得魂飞魄散,竟是直接跪倒在地,砰砰地磕头求饶,嘴里也是不住得喊道:“女侠饶命啊,女侠饶命,我再也不敢了啊,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他咽了咽唾沫,终于说出了真相。

    “当初的事的确是假的,都是我瞎说的,是有人让我陷害那个曲儿的!我和那个曲儿确实什么都没有,我连她的一根寒毛都没有碰!饶了我吧,饶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啊,是我财迷心窍,我只是受人指使啊,是她,是她,就是她让我那么说的!”

    猎户忽然想到了什么,伸出手指向人群,众人也跟着转移了视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