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废柴狂妃 第722章 奇怪的男子

时间:2018-03-30作者:红薯梨

    第722章 奇怪的男子

    722

    日渐中午,曲儿突然过来,说是男子已经醒了,要见慕洛,说是有话要说,论南宫少怎么问,男子愣是一句话没说。

    慕洛跟着曲儿一道过去的时候,男子已经被南宫少包裹了一个严实,起码暂时是不会又生命之忧了。刚才曲儿跟她提及过,这男子还服用了应对珍奇坊箭伤的药丸,倒是让慕洛猜不透这男子究竟要做什么。

    “姑娘来了,坐。”男子见着慕洛过来,还挣扎着要起身,也没人拦他。许是伤的太重,挣扎了半晌也没起来了,无奈地冲着慕洛欠了欠身子,表示歉意。

    “打开天窗说亮话,找我什么事?”慕洛一如往日的神情,并没有心思看他的苦肉戏。

    “昨夜我去了珍奇坊,那日……那日我也没有料到。”男子说道这里,眼底净是愧疚。

    “你要跑过去送死?”曲儿听了这话,确实忍不住骂到,知道自己没有这个本事,还往前冲,她想不通,这个男子怎么看着也不像是没有头脑的人!

    “姑娘既然不相信在下,那在下必须自证清白。”男子紧接着曲儿的话说道,眼神极为认真的盯着慕洛,见慕洛依旧没有一丝动容,然后自嘲了一番,“好在是我命大,中了几箭,装死被扔在后山,这才逃过一命。”

    “你若是想我们帮你,早些坦陈相待,也不至于如此。”

    慕洛轻声说道,瞧了男子一眼,眼底看着古井无波,但是男子却知道,慕洛意有所指。

    想要取得慕洛的信任也不难,将自己的真实目的说出来,若是不伤天害理,慕洛也情愿助他一臂之力,但是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被人当靶子使了,慕洛自然不甘心。

    男子知道,自己今日这一身的伤算是白受了,除非自己将真实的身份说出来,否则慕洛是铁了心的不会在帮他了。

    慕洛冷眼瞧着再三犹豫的男子,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给男子自己思索考量的时间,至于这最后究竟要怎么选择,慕洛就不得而知了。

    三刻钟之后,曲儿等的着急忍不住要打岔,被慕洛阻止了之后,然后那男子总算是开口了。

    “你先下去吧。”男子对着守在自己身后的侍卫说道,然后见房门被带上了,侍卫守在门口,男子方才接着开口,“本宫南平国太子慕容复轩。”

    然后就瞧着男子突然从怀里取出了一枚银红色的丹药,服用了下去之后,胖胖的男子身上,脸上的肥肉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

    很快,一个颇是清秀的男子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若非是箭伤的位置没有丝毫变动,慕洛几人根本就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同刚才的胖胖的男子竟然是一个人。

    “你说你是太子慕容复轩?”

    曲儿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他们来南平国随手救了一个小小的锻造师,然后这个小锻造师竟然是南平国的太子,这样具有冲击力的消息曲儿确实需要半天去消化。

    慕洛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着男子接下来的解释。

    果然,只听男子说道。

    “本宫虽身为太子,但是自幼痴迷锻造,并无心于国家大事,所以这才溜出了皇宫。”只听慕容复轩说道。

    这会儿,慕洛对着胖胖男子的真身,方才觉得总算是人声合一了,怪不得之前总是觉得男子的表现同着他所营造出来的身份不一样呢!

    曲儿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面前好似变了一个人的男子,然后对着南宫少打了一个手势。

    “珍奇坊?”南宫少正准备同曲儿出去,听到慕洛这么说,顿住了脚步,然后支楞着耳朵准备听这个太子怎么说。

    “无意间,我发现了珍奇坊背后竟然有高人坐镇,想要造反!”男子说道这里,眼底尽是愤恨,“身为南平国太子,我没有理由不管。”

    “原来如此,那你知道这珍奇坊背后的人究竟是谁么?”曲儿问道,这会儿曲儿对男子的话几乎已经没有怀疑了。

    至于容却,在一边听了后,从始至终没有说一个字,只是看着男子,自称是太子,不知为何,容却这心里却是有一抹异样的感觉,倒不是怀疑慕容复轩的身份,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太子还有什么事瞒着他们。

    但是慕容复轩说到这里之后,明显没有准备再说下去了。他自信自己将身份说出来之后,定然能够取得慕洛的相信。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只要慕洛这一行人看中了他太子的地位,自然会帮忙的。

    可是,这会儿慕洛的反应却是让慕容复轩瞧不清楚了。

    慕洛在看到了眼前的男子变身之后,眼底只是飞快的闪过一丝错愕,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

    这个世界本就玄幻,变个身吃个易容丹就行。

    可是,男子的太子身份并不能成为慕洛无条件帮忙的理由,反倒是这个太子身份,慕洛想要打听自己父亲的下落,倒是可以好好筹划。

    “你可听过龙傲天?”

    慕洛突然发问,打的男子一个措手不及。

    “龙傲天?好像……”男子下意识的跟着慕洛的节奏,只不过真说道一半,却突然停住了话音,“你跟这人是什么关系?打听他又是做什么?”

    慕洛瞧着这太子突然转变的脸色,哪里不知道太子是警觉了自己的意图。但是,同样的,慕洛也知道,起码自己的父亲这个太子是听过的。

    “一个故人罢了,听说在南平国,故此想拜访拜访。”慕洛眼底闪过一道瑞光,随即故作淡漠地说着无关紧要的话。

    “哦?这个人我倒是挺父皇提起过,不过具体情况不太了解。”太子说道,不辨真假,然后又关心起珍奇坊的事情来了,“姑娘,本宫现如今身边实在没有可用的人,珍奇坊的事情还请姑娘帮忙。”

    慕洛听男子这么说,哪里不知道他是打的什么注意,先不说是不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的下落,但是若自己现在同他撕破脸皮,那就是真的不知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