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巡狩万界 第178章 百般密典,我自取我所求之物~

时间:2018-04-26作者:阎ZK

    楚烈上山,已经三月有余。

    炎炎夏日中显得有些酷烈的阳光随着树叶的枯黄逐渐被高旷的秋日光景所替代,三月之前那一道砸穿了云霄的狂暴拳势,响彻了半座青金城的雄狮咆哮,就如同是过去的每一个传一样被每日里发生的闲言碎语,家长里短所覆盖,随即消失在记忆的深处,偌大一座青金城,也只有几人还在思考着那个面色苍白却身形笔直如剑的年轻人。

    得。

    手中的茶盏轻轻放在了梨花木桌之上,王夜晴双目出神地看着院外的风景,琥珀色的眸子泛着光,似乎变长了些许的长发没有像往常一样扎起,而是随意地披散在了肩膀上,随着微风轻轻飘动着,看去是如同月下寒梅一般的静美,只是少女消瘦的身上,却有着厚重的气势在缓缓升腾着。

    呼呼呼~

    风吹叶动,一枚发黄的叶片随风飘来,少女随意伸手,那叶恰恰好落入指间,理所当然,似乎这叶片本身就是要往那修长的手指之间而去,婉转清脆的声音宛如这秋风般,悠远地落下。

    “楚烈,楚道友……”

    “三月不见,你的杀气,可已经有所控制?”

    呼啦~

    一阵微风而过,那枯黄的叶片从少女白皙的指尖飘起,在高旷的天空中打着旋儿,朝那冲天而起的孤峰而去。

    嗤啦!

    轰!

    凌厉厚重的破空声在孤峰之巅响彻,这座险峻而孤寒的山峰之上,唯有一座茅草屋,孤独地伫立在了山巅,左侧一株枯木,右侧一块巨大的青石,受风吹雨打,这青石有一般深深埋入了山内,另一半却探出了山巅,立足在这青石之上,可以轻易地俯视着云雾之下的巨大城池,极为险峻,而在这青石之上,身穿着黑色劲装的年轻人双足站立,掌中一杆墨色的长枪肆意的咆哮扭曲着。

    如同毒龙的咆哮嘶吼,化为了一道道黑影笼罩了他的身周,沉闷的破空声中,慷慨悲歌,血战八方的惨烈之气铺天盖地地朝着四方笼罩而去,足以令一般人的心脏骤停,呼啦一声破空声中,重重枪影猛然消失,随即化为一道黑线将这方天地都撕扯开来。

    轰!!!

    一声爆响,长枪狠狠地砸落在了地面之上,整座山峰似乎都有一种被震颤着微微震动的错觉,枪杆不住嗡鸣着,似乎还不曾尽兴。

    “……你的天赋,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出色。”

    片刻的沉寂之后,一身麻衣的高大老者缓缓踱步而出,看着淡漠地驻足在青石之上的楚烈,苍老的双目中闪过了一丝赞叹与骇然之色:“这个已经许久没有战争的时代,你竟然能够在短短的三月时间之内就将这一路破军枪法习练到了这个程度。”

    “惨烈无匹,却孤勇至极,简直就像你曾经孤身一人在千军万马中拼杀死战过一般……在这枪法之上,我已经没办法再继续教你了。”

    “那么,继续学习兵法军阵之道吧……过来……”

    “今日为传承中的一项秘术,虽已经不知多少年不曾有过实践了,但是你还是要学的,而且你的道路本身也极为契合这一项秘术。”

    温和笑了笑,老者伸手招呼楚烈过来,随即也没有任何的讲究,直接盘腿坐在了地面上,散发着枯黄色时间余韵的竹简卷轴在腿上缓缓摊开,老者红木般粗大的手指指着竹简之上有些黯淡的字迹,含笑的声音缓缓落下,一旁的楚烈伫立,认真地听着老者将那一代代幸存者们留下的技巧传授给他。

    …………………………………………

    习练兵家秘传枪术,兵家军阵,控兵之道,谋略计策……

    三月之前上山之后,老者让楚烈佩戴了一枚黑色的虎形玉牌,随即并没有将如何驯服杀气的方式传授给楚烈,而是将这些兵家的真传核心直接倾囊相授,而楚烈也没有急不可耐地直接询问如何去控制杀气,而是老者教他什么,他便去学什么,而不知那枚玉牌究竟有着怎样的来头,在佩戴了之后,楚烈的杀气虽然日益汹涌,却不曾有一日突破了他意志的关卡,真正造成失控的情况。

    或许是他真正地经历过战争的洗礼,他接受这些兵家技巧的速度远远超过了这位老者,甚至于是远远超过了他自己的预料,不过是三月时间,兵家控兵之道,基础的军阵,以及那专用于冲阵破将的破军枪法,就已经尽数铭记在心。

    白日里习练枪术,学习秘术与控兵之道,夜间则是研读老者精心给他挑选的典籍,而在第一百天的夜里,漫天繁星错落的时候,楚烈等到的却不再是一卷新的兵家典籍,而是一声苍老的呼唤,将他唤到了院落之中。

    天空当中迷蒙的星辉散落在山巅之上,清寒而孤寂,而在下方,便是那温暖明亮的万家灯火,楚烈出来的时候,那名自称为‘将’的老者正盘腿坐在青石之上,苍狼般的双目看着下方温暖明亮的红色火光,左手拎着一壶酒,一口一口地吞咽着,他喝酒的模样不同于那些酒馆中肆意吞咽的莽汉,也不是那些细品慢啜的达官贵人,一口一口,永远不慌不乱,稳定地就像他踏过那红尘的脚步,苍白的头发在夜风中吹拂着,似乎在酿酒的时候也将过去的岁月酿在了酒液中,俯视着人间,也在俯视着自己的过去,将岁月拌了酒,一口一口咽下。

    “你叫我,有什么事情……”

    脚步驻足,楚烈站在了老者的身后,目光越过老者宽广的肩膀,投落在了那万家灯火之上,沉声道:“今日,没有典籍了?”

    “哈~典籍?”

    老者轻笑一声,回身,苍老的双目打量着楚烈冷硬如石的脸庞,其中满是看到了后辈成长了起来的那种纯粹喜悦,以及一种浓到抹不去的哀伤,如同纵横沙场半生的武将,终究有一天将帅印虎符交予了年轻一代,喜悦而悲凉,看着看着,老者突地嗤笑了一声道:“没了啊……没了……”

    “我兵家!”

    “武道典籍你不取!修习功法你不求!只看兵法!三月之内,仅存兵法典籍你已经阅尽了……控兵之道,军道阵法,以及我兵家最强攻伐之道破军枪,虽不纯熟,但你已尽数习得!”

    “唯有一事,还不曾告知于你!”

    楚烈的眸子里面,一道精光闪过,在他身前,老者身子挺得笔直,目光笔直盯着楚烈,看着那如同深潭一般的眸子,而在其中看到的唯有沉静与坚韧,老者的嘴角微微咧开,又抬手咽了一口酒,身子有些踉跄地转身,脸庞之上涌现出了一抹晕红,并指指着下方那气势如龙盘虎踞,气吞山河的城市,有些悲凉地放声狂笑,“哈哈哈哈,三月习尽我兵家传承,三月!三月!哈哈哈,是我该夸你天资禀赋非人,还是我兵家我诸子我人族当真已经没落至此!”

    咕嘟!

    仰脖将壶中酒液一饮而尽,随手将酒壶砸在青石之上,老者猛然转身,泛红的双目逼视着楚烈:

    “我这一事已经想了三月,足足三月!”

    “今日我便直接问你,楚烈!我且问你,且问你!我兵家驯服杀气之道,有上下两路!上者必生,下者难活!你选哪一条?!”

    “一者杀气内蕴,不求突破,一者则与杀气厮杀,百死之间寻那一线生机,一线突破!”

    “天人之隔!天人之隔!百死相争一线天!”

    ps:感谢老铁路人黑的十万赏,本书的第二位盟主大大新鲜出炉,感激涕零,即便是今天刚刚被毕设老师虐成狗?,我都感觉被套了一个超强buff。。。。。可以是超级感谢了。
小说推荐